SCP-3931
Seymour_Logging_Road.JPG

SCP-3931

项目编号:SCP-3931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3931的不可移动性,公园被宣布成为临时Site-3931。在SCP-3931入口处设立了3931-A观测站(35° 8' 1.6476'' N, 81° 22' 9.346'' W)。观测站表面上是一个公园护林员站,始终有两名武装人员驻守,以监视SCP-3931。

SCP-3931已被主入口处两米高的砖墙和其他六(6)个可能的出入口处的金属门封锁,避免公众进入。将按照掩盖故事KM-H3发布警告,正在清理主要的滑坡。

一般认为平民不大可能试图接近SCP-3931,但应该避免此种情况发生。不建议使用武力,但是,根据 Carpe Diem协议1 ,不服从的人员可由特工自行决定扣留。

有关SCP-3931的影响及是否可能消除或逆转SCP-3931的影响的研究正在进行中,此研究被命名为Akhenaten项目,目前由Dr. Thorn领导。所有被记录的23个SCP-3931-1个体将在 Site-███由基金会永久保管。

描述:SCP-3931是位于南卡罗来纳州布莱克斯堡附近金山州立公园的一条徒步小径。SCP-3931全长1.93公里,穿过茂密的森林并与家庭野餐区相连。在基金会成立之前,这是一条很受欢迎的自然小径,有很多种动植物出现。值得注意的是,在白天,夜间活动的动物(包括獾、猫头鹰和浣熊)也很常见。

SCP-3931外观无异常特性,白天出行是安全的。它的影响只有在人类在天文意义的黄昏3后使用这条小径时才会显现。 使使用它的个体或群体,即SCP-3931-1,在感知和认知方面迅速发生重大变化,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影响不会立刻被察觉。

SCP-3931-1个体完全丧失了感知“白天”的能力,即日出和日落之间的时间段。个体仍将意识到“白天”是一个概念,并且会记住它,但将无法以任何形式体验“白天”。在视觉和机械感受上极度失调。医学检查表明个体本身没有问题,但受影响的个体会坚持认为它始终是黑暗且寒冷的(除非引入人工光和热)。随着感知到的“夜间”持续不断,导致个体的痛苦增加。长期的观察表明,SCP-3931的影响是永久性的,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其严重程度可能会增加。

附录3931-1:在05/██/2018,23:58时,所有收容的SCP-3931-1个体均经历了麻痹和轻度鼻出血。所有个体在235.86秒内都没有反应。症状与睡眠麻痹或“夜惊”相似。个体继而发出一分钟难以理解的声音,在这期间,半径30米范围内的所有人员都报告头痛,后来被确定为SCP-3931-1病例。所有的实例继续难以理解地4 发出声音1分钟,在此期间,半径30米以内的所有人员均报告头痛,之后被确认为SCP-3931-1实例。 所有██名前站点人员被记忆删除并被收容。

14天后,事件再次发生,造成█名新人员损失。此事件被命名为LC-3931,并已确定遵循同一历法,在每个满月和新月重复发生。截至06/03/2018,Akhenaten项目职员已实施了修订的收容程序。

附录3931-2:自公园于1934年成立以来,SCP-3931就已经存在。经调查已确定最初并未出现其异常影响。 从1945年至2002年,许多人在夜间使用该徒步小径的确证照片已编入文件C / 3931中。 Akhenaten项目的职员已识别出照片中存在的人物,并宣布它们没有异常。

最早被记录的SCP-3931-1个体是童子军██的负责人Gerald █████先生。当部队在公园露营时,█████先生醒来,并在附近的SCP-3931上进行了“午夜漫步”。三天后(03/24/2006),他因妄想症和幻觉症被非自愿地送入█████ ████精神病医院。在他的医院记录被标记为潜在异常之后,基金会特工Diana Lowery在六天后上报了他。直到第二名人员,Carol ███████女士被安保人员扣留在公园后,才与SCP-3931建立联系。两人都被带到了Site-███,并且收容措施于04/09/2006获得批准。

值得注意的是,在█████先生受到SCP-3931影响的前六天,地球经历了一次降交点5月全食(如此罕见的月球事件估计要到2053年8月才会再次发生)。在这次事件期间,在距SCP-3931六公里以内,有几名平民记录了“天空出现蓝色闪光”的报告。因果关系尚未确定,正在考虑二者可能的连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