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1D3N73-J

项目编号:SCP-41-D3N73-J

项目等级:糟糕透了!

特殊收容措施:呃……其实我也不知道。说真的……随便吧。它们现在在房间里,它们不打人。说真的,我猜如果它们之中有一个不对劲了就可以把它放在水里煮。我之前就在房间里装过一个炉子和水槽,因为这边没有主管管我。你不应该吃它们,但如果觉得自己生活太难了要吃它,我也不会拦着你。

描述:SCP-41-D3N73-J是一大盒子的意大利面,不幸的是,它们都会说话。这里有扁意面、天使意面、短通粉、直通粉,可能还有意式细面和鸟人的发丝,我也不知道。它们整天吵得我已经不想去看它们的盒子了。它们总是以伤人又坦率的意大利口音说英语。这相当侮辱人,尤其是当你知道我的父母是意大利移民的时候。嗯,谢谢把这个东西给我,我妈妈四个月前去世了。酷。

SCP-41-D3N73-J实体不能移动,它们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和其他面条胡说八道,而且说的都是些不连贯的,无意义的或是再平常不过的东西。我做过一些研究,证明了SCP-41-D3N73-J是我们收容的最蠢的东西。详情见下面的采访。我尽可能让语言变得准确,这样它们的愚蠢就大大方方的表现出来了。

对41-D3-管他什么东西的采访

我:你好,我是Dr. Fattore。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SCP-41-D3N73-J(一盒波纹贝壳状通心粉):我的天哪!当然可以啦!

我:上帝啊。嗯……好……你记得最早的是什么事?

SCP-41-D3N73-J:让我想想哇!我觉得那是我妈妈给我做了一个又大又辣的肉球的时候!

我:…….

SCP-41-D3N73-J:嗯也可能是那次我爸爸第一次把我带到教堂去!我当时好小的!只有三岁!我在那里吃了人生中第一个煎饼卷。

我:好吧。好吧。我要重新说一下这个问题。

SCP-41-D3N73-J:好哒好哒!

我:停,停,停下。

SCP-41-D3N73-J:我啥也没干哇!

我:为什么你会选择变成这样?

SCP-41-D3N73-J:蛤?你说啥?

我:你自己想要什么吗?

SCP-41-D3N73-J:诶诶诶……我……我不太知道诶。

我:你的语气下降了。

SCP-41-D3N73-J:我我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我:你注意到我把你的邻居煮了吃了吗?你现在想不想螺旋意大利面小姐?

SCP-41-D3N73-J:我妈妈有时候也会煮螺旋意大利面哇……

我:不不不,我说你旁边的那箱螺旋意大利面。就那个经常和你谈威尼斯的那箱面,那箱从来不回答我问题的还一直在喋喋不休地谈论墨索里尼。所以我把它丢进了一壶的沸水里,现在它看起来不怎么健谈了。

SCP-41-D3N73-J:…那我也会有生存危机了!

我:有时候我居然要以每小时$78的价格和你这样的东西讲话我太难了。

SCP-41-D3N73:我知道你说什么啦!就像意大利面不出来一样!1

我:…哦,该死的,这就是为什么…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你编号41-D(生气的以乔·佩西风格喃喃自语)…不敢相信。有些白痴可能会以为这个很滑稽。这个地方是由(更加佩西式的2的嘟哝)

SCP-41-D3N73-J:我的妈耶!

一盒意大利面撞上混凝土墙的声音

隐约可以听到的最具佩西式的咕哝

附录-1:嗯,呃,我知道我不应该在这里写东西,或这摸东西。但是其中一盒意大利面掉在地上,用刺耳的意大利语尖叫着。还有Dr. Fattore也不在办公室里。他做了一个粗糙的假人放着让人以为他在笔记本上睡着了。所以我把意大利面盒放回货架上,现在它只在因为我把他们准时放回而哭泣3。请别把我炒了。——东南监狱的专业人员Ardy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