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357

项目编号:SCP-435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标准钢加固3 x 3 x 1 x 1米4维门径将被超空间安装在SCP-4357周围。将为通过SCP-4357、进入SCP-4357-א的人员提供能过滤有毒硫化物的呼吸机。至少一名出动人员必须熟悉该地区的书写语言,且注意尽可能减少与当地SCP-4357-0居民的联系。

以SCP-4357-א本地符号系统写成的“禁止入内”标志将被贴附于该异常于א的一侧。 若有SCP-4357-0个体打探SCP-4357状况,将告知其建筑有了新的管理方,没有可出租的房间。

SCP-4357所在公寓楼已被基金会取得,现编为秘密站点-102。其内所有房间对基金会员工折扣出租,包括SCP-4357研究人员。严禁研究员家属、客人进入该建筑。请联系高级研究员Richard Giordano,讯问站点-102公寓出租事宜。

描述:SCP-4357是一空间断点,位于马萨诸塞州波士顿一栋公寓楼的四楼走廊内。SCP-4357的三维尺寸大致填满了一个标准美式6'8"木质内门框,但该异常的非常超空间结构使之向四维空间延伸出了一定距离。经过SCP-4357后将能进入(且脱离)一相异闵可夫斯基时空,编为SCP-4357-א,与基准地球在4维左侧间距大致37厘米。

SCP-4357-א内的统治生命形态被编为SCP-4357-0,这是一种巨大、具有智能的蠕虫,由早期水生脊索动物演化而来。SCP-4357-0文明、文化的演进与人类显著相似,也曾发现了先进的冶金学,且在过去万年内经历过一次技术革命。SCP-4357通道的来源不明,推测其可能是א一侧在2009年内或此前进行的科学或形而上举动所致。

SCP-4357是在建筑时任地主Hugh Dennehey于2015年9月因偷税及洗钱被捕后为基金会所掌握。多名逮捕警员因于报告中记录“走廊内有怪兽”而被处以精神病离职,使基金会注意到了Dennehey。以联邦特工为伪装, MTF-Eta-4 (“黑衣人”)迅速出动接管调查的指挥权。

此后不久,SCP-4357通道被发现并控制。 此过程中遭遇到若干名SCP-4357-0个体,它们全体对特遣队表现出一定程度的非暴力、非激进敌意。没有在建筑内观察到人类。在走廊内发现了含硫气体痕量,与之后采集于SCP-4357-א的大气样本相符。高湿度与低温被归结为加热系统故障所致。

在脱离警方拘留后,Dennehey与基金会科学家保持配合。他解释称,自己于2009年初发现SCP-4357,随后花了数月时间与附近的SCP-4357-0个体建立起双向交流。最终,Dennehey赶走了剩下的人类租客,并把整个公寓都出租给了SCP-4357-א居民。他收取稀有金属、宝石和其他易于对美国国税局掩盖的资源作为租金。

该建筑现编为秘密站点-102,当前居住有参与研究SCP-4357-א及其住民的基金会研究人员。需注意,Dennehey公寓的许多前居民依然住在本地,且对地球表现出好奇。有一个体,编为SCP-4357-0-A,对与人类交流尤为渴望。对个体的采访记录摘选提供如下。

采访记录4357-0-A_10-02-2015

采访者: 高级研究员Richard Giordano



SCP-4357-0-A被提供以电子文字转语音键盘。


Dr. Giordano: 你好。你能理解我吗?

SCP-4357-0-A上下舞动若干触手,模仿人类的“点头”。

Dr. Giordano: 好的。你明白我是谁吗?

SCP-4357-0-A: 人类 科学家

Dr. Giordano: 是的,没有错。你有名字吗?

SCP-4357-0-A: 蛞蝓蝓

Dr. Giordano: 嗯,行。蛞蝓蝓。是你的房东给你起的名字?Hugh Dennehey?

SCP-4357-0-A: 是的。你的名字是什么

Dr. Giordano: 我的名字是Richard。

SCP-4357-0-A: 你怎么拼写

Dr. Giordano: R - I - C - H - A - R - D

SCP-4357-0-A: 字母太多。 RICHARD有更短的写法吗?

Dr. Giordano: 更…短的写法?

SCP-4357-0-A: 是。我觉得我的大脑太小记不下这么多字。

Dr. Giordano: 什么意思?

SCP-4357-0-A: 感谢你用如此简明的方式说话,就像你和人类儿童说话一样。让我更容易理解你。我能叫你鸡巴吗。

Dr. Giordano: 你就叫我Rick吧。 R - I - C - K。

SCP-4357-0-A: 我觉得这不对。在我看来你像是一根鸡巴。

Dr. Giordano: 我不太明白你什么意思。

SCP-4357-0-A: 其他研究员在你不在房间时就是这么说的。他们边说边笑。为什么这样?我不明白。

Dr. Giordano: 怎…什么?

SCP-4357-0-A: 是的,他们对此笑了很多。特别是有人提到你的时候。

Dr. Giordano: 呃,我们之后再继续采访。

SCP-4357-0-A: 听着不错。反正我也要迟了,再见,鸡巴。

在高级研究员Richard Giordano建立起初步友好关系后,初级研究员Rudolph Harlan被指派为主要负责SCP-4357-0-A采访。在研究员Harlan从基金会离职前,采访每周进行一次。他的采访部分摘选如下。

初级研究员Harlan建议,今后指派到SCP-4357的研究员应全文阅读这些采访记录,而后再决定是否搬入秘密站点-102。

采访记录4357-0-A_11-28-2015

采访者:初级研究员Rudolph Harlan



Dr. Harlan: 嘿,蛞蝓蝓。你怎样了?

SCP-4357-0-A: 我很好。公寓怎样了?你们都搬进来了?.

Dr. Harlan: 还不太是,我还有很多箱子。但是看着不错!我是说,对不起我占了你的老地方。

SCP-4357-0-A: 别在意,我明白。注意散热片,它泄露。我觉得墙上还有霉。

Dr. Harlan: 噢噢,我还在想呢。很多散热片都堵上了,不把整栋楼的供热关掉根本降不了温。我觉得Dennehey从来不怎么搞维修,是不是?

SCP-4357-0-A: 其实,他做过。你们地球对我们太冷,所以热和湿是好的。他甚至能接受二氧化硫。他想去掉霉,但对蛞蝓这不是问题。

Dr. Harlan: 啊,行。感谢提醒。至少我觉得硫磺味在散去。

SCP-4357-0-A: 总之,你有读过书吗?如果你想学DAN语我可以借你我的。不难。

Dr. Harlan: 我在试,但克尔凯郭尔太大部头了,更别说翻译版。

SCP-4357-0-A: 你可以先试试康德。

Dr. Harlan: 他读起来要更容易吗?

SCP-4357-0-A: 不,但他是如此愚蠢,你可以一直出于恶意去读。

Dr. Harlan: 好吧,其实,Giordano博士想让我把这些书带回地球。我们的地球。

SCP-4357-0-A: HUGH把它们作为礼物给了我而我还没读完。鸡巴可以在我读完后拿走它们。

Dr. Harlan: 那得是什么时候?

SCP-4357-0-A: 我不知道。我就是一蛞蝓。他还能活多久?

Dr. Harlan: 好吧,他大概五十岁,所以也许还有四十年?

SCP-4357-0-A: 他可以在四十一年后拿到。

采访记录4357-0-A_12-27-2015

采访者: 初级研究员Rudolph Harlan



SCP-4357-0-A: 你看着很累。

Dr. Harlan: 很高兴见到你,蛞蝓蝓。

SCP-4357-0-A: 嗯。我有和你说过老鼠吗?

Dr. Harlan: 没,我觉得没有。

SCP-4357-0-A: 楼里以前有过鼠患。我们家里没有哺乳类,所以我们就认为这是常态,直到有人提醒了房东。

Dr. Harlan: 你们做了什么?

SCP-4357-0-A: 别乱想,我们没有吃了它们。HUGH设了陷阱。

Dr. Harlan: 吃—我没说你们吃了它们!

SCP-4357-0-A: 你在这么想。

Dr. Harlan: 啊,所以你又在读心了?

SCP-4357-0-A: 是的。

Dr. Harlan: 等下认真的?你们的物种有读心能力?我们必须测试,等下。有整套协议…

SCP-4357-0-A: 我的上帝,RUDY,学学解读讽刺。我就是在唬你。

Dr. Harlan: 好吧。抱歉。

SCP-4357-0-A: 我原谅你。

Dr. Harlan: 总之,你说Dennehey设了陷阱?他用的是哪种?它们一直无视粘鼠板,我又不喜欢致命陷阱。

SCP-4357-0-A: 哦不老鼠回来了?

Dr. Harlan: 对。

SCP-4357-0-A: 你能不能叫鸡巴处理一下?

Dr. Harlan: 我们,呃,好吧,资金紧张,他不太能叫个检修员来。

SCP-4357-0-A: 那散热片呢?这里对我依然是舒适无比。

Dr. Harlan: 他也不太能叫个水管工来。我们也得把窗户关严实,你知道。秘密站点。

SCP-4357-0-A: 所以你们的房东让你们住在闹鼠患还发霉的桑拿里。所以你总是如此劳累吗?

Dr. Harlan: 呃。我觉得采访到此为止吧。

采访记录4357-0-A_01-19-2016

采访者: 初级研究员Rudolph Harlan



Dr. Harlan: 今天的采访会很短,抱歉。我希望你可以给我多说点你们种族的繁殖和生长循环。

SCP-4357-0-A: 耶稣基督,RUDY,你看起来好可怕。

Dr. Harlan: 喔,好吧。

SCP-4357-0-A: 不,我认真的,有什么问题?

Dr. Harlan: 我…呃,所以,你们的幼年阶段是水生的,对吧?你们是在搬到干地上后才性成熟,还是先有更多发育和成长?

SCP-4357-0-A: RUDY,和我说说。

Dr. Harlan: 呃。好吧,你知道。这里的工作很忙。很棒的工作!但我没时间去,呃,嗯,干其他的。特别是这个“不接访客”政策,很难…呃,所以,你们的种族倾向于结成长期繁育配对。这是为了最大繁殖成功率,还是有社会原因?

SCP-4357-0-A: 我们一般终身结对。有很多理由。人类也这么做,对吧?

Dr. Harlan: 是。好吧,不总是这样,不是。我是说,这是预期,当然,但事实上要比这更复杂。有不少…呃,总之,你们物种的雌性要比雄性体型更大。这是否引起了社会分工差异?

SCP-4357-0-A: 你们的人把性别二分看的太过严肃。人类恋爱是滑稽的。你有读过《傲慢与偏见》吗?这是我看过最好玩的东西。

Dr. Harlan: 我喜欢这书。

SCP-4357-0-A: 看吧,我研究你们已经很久了,对人类心理了解了很多。我其实对此话题怀有些许自信。

Dr. Harlan: 你在研究我们?

SCP-4357-0-A: 很明显。你觉得我为什么一直跑回来?

Dr. Harlan: 我就以为…没事。这有什么关系吗?

SCP-4357-0-A: 我对人类心理深入而透彻的理解告诉我,你完全不是出于科学好奇才来询问我们的繁殖习惯。

Dr. Harlan: 这就是,行吧。我们不允许有访客,或者家庭生活,工作又是这么忙,我没时间外出。而我老婆,她,呃。她不能…

Dr. Harlan把手按住前额,沉默18秒。

Dr. Harlan: 她就是不能。嘿,我们再多说说你们地球的学术吧。所以,你是科学家?

SCP-4357-0-A: 哦,抱歉。你不能搬走?

Dr. Harlan: 理论上我可以,但鸡巴—啊,Giordano博士需要有人在这搭把手。

SCP-4357-0-A: 哎呀。好了,至少你能从他那得到免费住宿。

Dr. Harlan: 呃。

SCP-4357-0-A: 上帝啊,RUDY,你还要为这种垃圾窝交房租?

Dr. Harlan: 我们有折扣的!就是,你知道,很便宜的。

SCP-4357-0-A: 你的老板让你付钱享受在地狱发霉廉租房里离婚。

Dr. Harlan: 我的意思是,按你这么说的话,听起来就…很坏。非常坏。

SCP-4357-0-A: RUDY,我挺喜欢你。如果你不是把我赶出我家,在气味开始散尽之前就搬进来,我其实还可能叫你是朋友。但你必须明白,从我的观点看,这在客观上非常滑稽。

Dr. Harlan: 我…对。行了,我明白。

SCP-4357-0-A: 嘿。伙计。回家去稍微想一想吧。

Dr. Harlan: 我就在家呢。我离大厅就两个门。

SCP-4357-0-A: 哈哈对,我知道。

从1/20/2016起,初级研究员Harlan离开基金会返回平民生活,此后再未进行更多采访。采访会在足够人手补充到秘密站点-102后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