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468

来自基金会档案和信息安全管理处的通知:

以下异常最后一次出现于8/19/1998。
尽管该异常没有被认定为无效化或已解明,但在16年中它已被认定为不活跃异常。
不久后它就会被归档为SCP-4468-ARC,由GoI-386研究小组继续研究。
——Alexis Rose,数字化部门主管

104

SCP-4468-A-104和与其关联的SCP-4468 实体

项目编号:SCP-446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4468与SCP-4468-A具有无害性,难发现性的自然的自我无效性,现无合适的收容措施。

根据伦理委员会的指示,基金会将不会企图对目前状态的SCP-4468的扩散进行干扰或控制。任何收集到的SCP-4468的实例将据项目主管的意见分发至其研究团队成员。

描述:SCP-4468是不同形态和尺寸的填充动物玩具个体,与许愿基金会看望过的绝症儿童(SCP-4468-A)的身体有关联1。当SCP-4468被拥抱或其他温柔和有爱的方式对待时,相关的SCP-4468-A实体会报告称感受到被拥抱和/或被安慰。

SCP-4468的行为从未被观察到,但SCP-4468可在被许愿基金会拜访过的SCP-4468-A的家庭住所后的48小时内从SCP-4468-A的家庭住所中被发现。它们通常在适当时间出现在SCP-4468-A的玩具收藏中,另一方面也倾向于出现在它们床上。SCP-4468的标签上表面写有“许个愿吧”,而下表面则写着“抱抱我”。SCP-4468实体不显示任何模因特性。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SCP-4468-A实体在SCP-4468出现三周后均离世。理论上说,SCP-4468具有预测能力,且仅表现在无康复机会的儿童身上。迄今为止,所有的SCP-4468个体在与其关联的SCP-4468-A实体死亡后都已停止异常活动。

附录 5/12/1988 | 访谈记录/ SCP-4468-A-032
SCP-4468-A-032是基金会发现的未死亡的首批SCP-4468-A实体之一。在指挥下,特工Damascus伪装成一名在医院工作的护士,试图获取更多有关许愿基金会看望SCP-4468-A-032的信息。她在口袋里装了一支录音笔,且记录下了一些诸如对象的点头动作之类的细节。

采访者:特工Damascus
受访者(们):SCP-4468-A-032,Macintosh Iversen,以及对象的母亲Aileen Iversen。


Damascus:早安,Mac,Iversen女士。 你今天感觉怎么样,Mac?

A-032:

Iversen:抱歉,新护士在他身边他可能有点害羞。 几个小时前他告诉我他对Dr. Greene说他感觉不太舒服。

Damascus:啊,没事的。你不用怕我,伙计。我只是来检查一下你的情况,可以吗?

A-032:好吧。

特工Damascus走向A-032的医疗设备并检查了静脉注射装置,然后转身面向了项目。

Damascus:我喜欢你的熊。它看上去和我小时候的那个一模一样。

A-032:…真的吗?

Damascus:当然啦!他叫骑士雷金纳德勺子(Reginmald Scoops)三世。

A-032微微一笑,咳了两声。

Damascus:你敢相信吗?我说出这名字的时候所有人都笑了。多可怜的小家伙!

A-032:这名字好傻呀。

Damascus:我知道。是我自己给他起的名字嘛。

特工Damascus指了指SCP-4468。

Damascus:它是你妈妈送给你的吗?

Iversen:哦,不是的。我觉得是某个医生送给他的。 一个半小时前我还在上班。 我才刚到这儿。

A-032:是从许愿基金会那儿来的熊(Bear)先生送我的。

Iversen:布莱安(Brian)?

A-032:不,是熊(Bear)。他真的超好,送我泰迪熊之前他还给我变了个小戏法呢。

Damascus:你之前见过他吗?

A-032:没有…

Iversen:没事的Mac,许愿基金会的人是你的朋友。

Damascus:多聪明的孩子。你知道不能从陌生人那里拿东西是件好事,不过你妈妈对熊先生的看法没错。要是我在附近看到他,我会替你感谢他的。你还记得他长什么样吗?

A-032:嗯…他长着一头黑发,而且真的非常非常高。他还穿着蓝白相间的衣服…他的脸也涂成了蓝白相间的颜色。

A-032抱起泰迪熊。

Damascus:我会留意他的。那你的小熊对你怎么样?

A-032:他一直陪伴着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Damascus:这真是太暖心了。

Iversen的手机响起。

Iversen:呃。稍等,甜心。我马上回来。真对不起。

Iversen离开了房间去接电话。

Damascus:你妈妈可真忙,是吧?

A-032:她没法总来。

Damascus:那…这种日子对你来说一定很难。我很抱歉。听着,我想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

A-032点点头。

Damascus:你能再多告诉我点儿熊先生的事吗?

A-032:他蛮有趣的!他能从耳朵里吹气球呢。

Damascus:那他有没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

A-032:嗯…他是和其他许愿基金会的人一起进来的,不过他打了个响指他们就都站着睡着啦。

Damascus:熊先生还做了什么别的事吗?

A-032:他告诉我他可以让我觉得舒服一点儿。

Damascus:是吗?他打算怎么做呢?

A-032:他让我闭上眼睛,伸出手。不过,他不让我告诉别人这件事。

Damascus:所以这是个秘密?

A-032点点头。

Damascus:既然我是你的护士,也就意味着我是你的朋友。我发誓要是你告诉我我会保守秘密——绝不会有人听到的。

A-032:你保证?

Damascus:我保证。

A-032靠近了些,低声耳语。

A-032:我听见他“哎呦”了一声,抓住了我的手,他的手湿漉漉的。然后我觉得怪怪的。

Damascus:怪怪的?哪种奇怪法?

A-032:我说不出来。那之后我变得特别累…

Damascus: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戏法。后来发生了什么?

A-032:他的手微微发光,之后他在上面贴了创可贴。

Damascus:他受伤了吗?

A-032:是啊,不过一点也不严重。你能让熊先生回来吗?我想多看些小戏法,上次他来的时候我太累了,所以没全看完。

Damascus:要我说,如果我找到他,我会告诉他你还想多看些戏法。这听起来怎么样?

A-032虚弱地点点头。

Damascus:再问一个问题,好吗?

A-032在点头之前短短的咳了一下。

Damascus:他…有没有让你觉得舒服点儿?

A-032:他让我感觉很疲惫…不过泰迪还是不错的。他让我觉得很开心。

Damascus:好样的,Mac。你是个好孩子。

A-032:我能问你个问题吗?

Damascus:好啊。

A-032:我可以给我的泰迪取名叫Reggie吗?

Damascus:我觉得对泰迪熊来说这可是个很酷的名字啊。

<记录结束>

笔记:A-032于1988年5月26日去世。特工Damascus注意到对象病历预测他的去世日期应是次年一月。

附录 2/27/1999 | Justine Everwood博士收到的信
Everwood博士在GoI-386研究小组的公共邮箱中发现了一封格格不入的信件,似乎是要发送给SCP基金会内部。信封的颜色为淡黄色,其上有一个巨大的紫色“W”印章。由于从未与SCP-4468进行过接触,GoI-386研究小组表现的十分困惑,直到更进一步的调查显示出其中可能的关联。信中写道:

wondertainmentSmall.png

二月24日, 1999年

来自

最古怪的助你心愿成真之人的书桌!

亲爱的SCP基金会,

C.M.Wondertainment已于前不久去世,我接任了他的位置。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从现在起我们与许愿基金会唯一的交易将是对其的匿名资金支持。对于我们可能已经造成的麻烦,我们在此深表歉意。

毫无疑问,你注意到了许愿遥控拥抱器!™已经停产。我认为你有权了解那些都是之前的Wondertainment博士的作品,而新的管理层认为它们有点儿不道德。现在的Wondertainment博士公司不赞同出于任何目的篡改和/或带走孩子的灵魂,尤其是在这种篡改无可避免的减少了孩子的寿命时。因此,又一种受到广泛欢迎的Wondertainment博士"产品"的停产了。

Dr. H.L. Wondertainment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