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524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524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将调拨大量资金进行一项全球性的虚假信息传播行动,其旨在毁谤任何声称发现SCP-4524的(专业或业余的)个体组织。

如果人类统一实现载人太空旅行,资金将用于保密SCP-4524,以防止在现阶段帷幕无损的情况下发生“破碎面纱”情景。

描述:SCP-4524是一个体积大致等同于月球的天体,全部由人类细胞构成,目前正绕天王星公转。SCP-4524的材质结构表明其最初为人形,以约4000年时间生长到了当前状态。尚不明确SCP-4524的来源,及其是否拥有生命、感知力或智慧。

基金会发射的空间探测器提供了有关SCP-4524表面环境的数据,这些数据表明SCP-4524表面适宜生命生存。目前未知SCP-4524如何维持其生态,有理论假设,SCP-4524使用了一种类似于普通哺乳动物体内的衡温系统。

附录-01:发现及访谈记录

SCP-4524最早于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在2013年提供的一份报告中所发现。MTF Alpha-3 (“made whole”—完璧)被部署于NASA总部,对除接收采访的首席研究员外的在站人员执行了记忆删除。

受访者:项目主管Dr. Mason Gobatti

采访者:MTF Alpha-3队长特工Darwin Clarke

前言:Dr. Mason Gobatti曾通过NASA与SCPF的ετ-“合理第一类接触”信息协议了解了基金会。

<记录开始>

Clarke特工:请简述您的姓名。

Dr. Gobatti:NASA研究员Mason Gobatti博士。

Clarke特工:跟我讲讲,您最早在发现这颗新卫星时做了些什么?

Dr. Gobatti:好的,呃…那个,一切都是从昨天开始的,当时我和同事在观察天王星,只看到些平常的景象,我们没想太多。

Clarke特工:照你这么说,那儿只有平常景象的话,你又是怎么知道这颗卫星存在的呢?

Dr. Gobatti:我们把哈勃太空望远镜对着天王星, 同时出去准备上次观察时收集的数据,看看它们是否相匹配。瞧,哈勃望远镜的图像在归档前都会送到我们这里检查。所以当新的一批数据下来时,我们就发现了那卫星。

Clarke特工:明白了。你们怎么知道它是颗从未确认新卫星呢?之前怎么没发现呢?

Dr. Gobatti:就是啊。它本来就一直存在的。

Clarke特工:能说详细点吗?

Dr. Gobatti:我们之前没注意到它,原因是它藏在天王星后面。我相信看到它只是因为在某一刹那我们刚好捕捉到了这颗卫星的反光。

Clarke特工:那么,你告诉我,在天文学史上有没有人知道天王星还有另一颗规则卫星?

Dr. Gobatti:我总觉得,难不成你们就是幕后黑手?

Clarke特工:我理解。成吧,占用您的时间了,我们很快会再联系的。

<记录结束>

后记:Dr. Gobatti因其天文学专长于不久后被纳入基金会。SCP-4524发现组中的其他人员在Dr. Gobatti的领导下执行了记忆删除并重新开始工作。

已经制定了收容程序以监视其他可能位于地球上即可发现SCP-4524的天文学项目。

附录-02:探索

在获取SCP-4524的坐标后,考虑到即使装备奇术技术辅助设备1,人工探索SCP-4524仍然不安全,于是使用了人工智能结构控制的漫游者探测车代替人类对SCP-4524进行探索。

由Dr. Gobatti撰写的探索记录如下:

SCP-4524探索记录:


漫游者-10号(由AIC“漫游者机长”控制)被派遣去探索这颗卫星,配备了一个加大容量的存储单元及通信发射管与其一同升空,它会把其存储单元内的所有东西传到最近的站点。

它的任务就是从地表采集样本进行分析,在继续探索前,它把它们储存在存储单元里。除了这些样本外,它还采集了一份着陆区附近一条河流的水样,接着进一步深入探索。

在着陆大约3小时后,探测车发现了建造在SCP-4524表面的一栋建筑。在同站点工作人员经过探讨后,AIC开始移动,采集了几小罐外墙的建筑材料并进入建筑。根据建筑四周堆积的土壤估计其已存在了几个世纪。

在此建筑的主走廊里有几本以某种语言书写的经文,后来认定为是印欧语系和原乌拉尔语系的结合体2。我们的AIC在继续探索前采集了一份用于建筑内墙材料的样本。

当探测车进入建筑主厅时信号出了问题,我们命令探测车撤退至厅室外。在短时间图像丢失之前拍摄到了一巨型圆形硐室的影像,其中间有一个石桌,另一张影像是硐室的穹顶,上面有一幅壁画。这幅画描绘了一个穿着红白长袍、没有特征的人型生物俯视着地面,而当使用图像处理软件时则看到壁画中有许多金属柱3

我们命令漫游者-10号返回室外,向最近的站点传输样本和数据。完成后,AIC奉命返回服务器进行汇报。以下是我们对回收材料的分析数据。

回收位置 材料分析
从最初着陆点回收的土壤 死皮细胞,来源未确认
着陆区附近异常物质的样本 鳞状肿瘤中的典型癌细胞
建筑外墙的材料 肌肉组织和骨髓
建筑内墙的材料 骨质,来源不明
从河流里采集的水样 人类体液的混合物,包括尿液和汗液

附录-03:MTF Alpha-3的短信

2020年,MTF Alpha-3向Site-17发送了一条信息。

尊敬的主管(们),

在对NASA的调查过程中,我们发现了许多要在SCP-4524坐标执行人工任务的请求,这些请求之后被撤销了,我们尝试查询请求的发送者,但一无所获。

有理由相信,这些请求的作者很可能是最早发现SCP-4524的团队的成员,或许是个在回避我们监察的研究员。Dr.Gobatti说他们那儿没有人有要求这样做。

还有一件事我必须指出,已经有许多报告称,有人在多个会议室里绘制了各种符号4。据门卫说,他们看到半夜有人待在会议室里,但是没法查明这些人的详细身份。我提议在这儿留两三个人,在我们返回Site-17部署时继续进行调查。

Darwin Clarke
MTF Alpha-3队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