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583
3/4583 LEVEL 3/4583
CLASSIFIED
classified-lv3.svg
项目编号: SCP-4583
Euclid

Temporal-Influenza-LS.jpg

SCP-4583

特殊收容措施:

SCP-4583的活体样本当前保存在液氮容器内,位于Site-17内异常生物危害存储翼区的冷冻锁柜289-V。用作测试必须得到至少1名5/4583级高级研究员及项目HMCL监督员(现为Dr. Raj Samra, L5/Δ)批准。

测试必须在生物安全4级(BSL-4)条件下进行,以免未授权感染发生。受感染体外培养基可保存至多48小时时间,而后送交焚化。SCP-4583-1个体将从感染时间起安置于隔离下直至症状结束达24小时,接受足以抹去症状期间全部记忆的记忆删除治疗,而后在掩盖故事 ID-051下释放。2级+基金会资产若受感染,可根据HMCL决定采用掩盖故事AnID-012

为避免产生SCP-4583-2,任何时候不得基于任何理由故意创造多于2名SCP-4583-1。若出现意外感染,不得使多于3名SCP-4583-1个体彼此间发生信息联络,直至记忆删除治疗完成。

5/Δ级人员可查阅文件4583-Syn-L获取更多处置指导。

警告:本文件包含多个逆模因编辑触媒,会限制SCP基金会4级或以下权限资产感知完整文件。若你在缺乏必须权限下感知到此信息,请关闭文件并立即报告Dr. Raj Samra。未遵守者将可能遭受永久性认知残疾。


描述:

SCP-4583是一种异常性的强传染力A型流感(H1N1)毒株。SCP-4583感染的初期过程与其他非异常毒株相近似。症状包括疲乏、呼吸短促、头晕、头痛/体痛、恶心、上呼吸道炎症、发烧。

SCP-4583-1是指SCP-4583的有症状携带者。异常性质只会在发烧开始3后显现,大约是在最初感染的18小时后。在足够的自主应激(剧烈咳嗽、喷嚏、呕吐)发生时,SCP-4583-1个体将遭遇随机性的认知性时间穿越。SCP-4583-1 在这些事件中不会转移、复制、显现或消失;此种穿越的机制实为认知上的因果重构[1]。

SCP-4583-1经历到的穿越事件无法预测,但不会超出感染的时间段以外。SCP-4583-1个体将其经历描述为正常事件序列变为乱序状态,这时常产生迷失和不适感。在SCP-4583感染的症状发作时施以镇定能有效消除不适。

SCP-4583-2是某种不明信息悖论事件,能永久性将人类感知与其个人时间体验相割裂。SCP-4583-2的显现需要至少4名SCP-4583-1个体保持信息联络达到连续24小时以上。 暴露于SCP-4583-2的人员对这种割裂的反应各异,从单纯好奇到全面执行崩溃不等。在不到20%的已记录案例中,感染人员表现出暴力行为及自残, 推测是认知过载所致RCT-Δt成员被证实在感染中最具恢复力,保有看似未受妨碍的认知功能,推测是此前暴露于穿越因子XA-1780-T及相关模因性时间穿越方法所致。已证实SCP-4583-2可以回想起尚未发生的事件,且可就此类事件提供可靠情报,但并无能力改变未来事件的过程个体全部报告称其时间体验是“静态”或“不变动”的。施以A级记忆删除治疗后,普遍能有效消除SCP-4583-2。


发现:

于23/08/2003,在例行LKI4异常寻回任务中,RCT-Δt特工Arthur Blanchard 出现流感症状,遵照穿越后生物安全协议到Site-17医务室报告。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Blanchard特工突然激动起来,要求必须将他立即“放回收容”。在告诉他此前从未被安置于收容时,特工Blanchard却变得越发坚持,直至Site-17配合了他的请求。被收容后,特工Blanchard再次表现激动,对其所在地和状况表现困惑,称他没有提出过此类请求,且因病情恶化需要立即被释放。

由于特工Blanchard此前曾暴露于时间异常,时间异常部的其他资产立即被通告了此种行为反常,立即做出响应。在抵达时,特工Blanchard的行为已经第三次改变,此时他得以对同事解释了SCP-4583的性质。

时间异常部人员得到Blanchard特工的汇报后,再次发生了预期外的行为改变。Blanchard特工再次表现出顾虑和紧张,要求立即收容15名额外人员并隔离Site-17医务室。此时助理医师执行了BSL-2预防,对Blanchard特工进行了镇静。

接下来的24小时中,又有15名Site-17员工,包括医护、生物和时间部人员来到医务室报告症状,且有类似Blanchard特工的迷失感, BSL-4协议紧急隔离启动,Site-17非必要人员被部分撤离。RCT-Δt人员将此次爆发标识为潜在的回溯因果异常,向RAISA和监督者提交了特殊收容措施提案。于25/8/2003,SCP-4583以13-0决议获得编号。

初期措施要求对所有SCP-4583-1个体实施情报阻断。在Site-17医疗人员建议后,为全部16名个体安排了一间密封病房。供应以能让SCP-4583-1集体维持72小时舒适的食物、水及处方药物。在RCT-Δt、Site-17主管及Site-17医疗人员的主流意见中,造成此异常的病毒只是良性流感,可令其自行发展。为避免悖论性信息进一步传播,不允许有任何监控设备或书写材料,但个体间可以彼此交流,为有望恢复的基金会资产减轻无聊感。

于28/8/2003,病房开启。发现三名SCP-4583-1个体死于自残造成的失血过多。尸检发现在其胃内有人肉存在,表明其有过自食行为。还有三名个体死于钝器创伤。另有两名个体被发现处于昏迷状态,在其前臂和手掌有防卫伤。剩下五名个体保持清醒,在其手脚上有严重伤口,且有创伤后应激症状。

在排除SCP-4583感染后,所有幸存者在报告后接受A级记忆删除治疗。


警告:剩余文档受有未编辑的认知危害图像保护。在下方提交你的权限后,你将证明你同意暴露于此图像,且你已应对此认知危害进行了接种。易感人员暴露后将会致命。文件里没有值得去死的。不再继续警告。



Bibliography
1. Samra, R.; Shraeder I.等:《认知快子流:知性生物的自我证成与祖父悖论》,载《时间力学》,2005年4月28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