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42

项目编号: SCP-4642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642的收容室由Site-17中一个未被使用过的机库改装而成,该收容室拥有一个直通该站点焚化炉的排水系统。其机库门必须保持焊死状态,且只有通过南墙上通向净化间的新建安检门才能进入收容室。

除已批准的实验程序外,SCP-4642应安置在收容室的地板上。当前实验计划中要求每月使用三名D级人员来制作SCP-4642-1。D级人员应以裸体形态进行测试。

描述: SCP-4642是一种由人体结构元素和不明黑色金属构成的生物力学体。该物品被认为用于艺术目的。测试已证实SCP-4642中的所有生物材料具有相同的遗传基因。

SCP-4642由三具人体躯干组成,并以仰卧姿势并排排列,其中皮肤和肌肉被移植到了一起。连接点通过连接相邻胸腔的金属带加强。每个躯干的四肢与骨盆都已通过手术切除,胸骨裂开,即使这些部位的皮肤似乎并未受到损害。每具躯干的脊柱部位通过下端加入的额外脊椎延伸至2米长。脊柱末端向上向内弯曲,并在一点处相交。

该个体腹部器官缺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组28个膀胱,每个膀胱中含有特定的人体体液(如胃酸、精液和玻璃体体液)。SCP-4642被激活时,这些液体从膀胱渗出进入尿道管,并以未知方式进行补充。尿道导管组成了一个复杂的网络,在SCP-4642的腹部面上形成一系列80个括约肌。每个括约肌中含有一个人类舌头,舌头可以独立移动,并能延伸至SCP-4642主体外4英寸远。

如果转动曲柄,便可激活SCP-4642。一种未知的浮力气体将充满每个躯干的肺部,这些肺部膨胀形成一个飞船,将分离的胸腔推开,填满了空的腹腔。SCP-4642也可以漂浮,并以未知方式在空中推动自己。处于这种状态下,SCP-4642腹面上的舌头从括约肌中伸出,来回缓慢地移动。1

SCP-4642移动时将漂浮至最近的人类受试者。并将一种或多种液体通过导管系统从膀胱中释放出来,SCP-4642将试图用舌头在受试者暴露的皮肤上涂抹这些液体。该个体将试图在未充分暴露皮肤的地方脱掉已被记录的衣服。

SCP-4642的人体彩绘(简称SCP-4642-1个体)主要由抽象的几何图形组合而成,但其中也包括类似于点彩、塔希主义和厚涂的画法。由于该液体可用于绘画,SCP-4642-1个体可能暂时不易被看到。SCP-4642-1个体对观察者不存在异常影响。

SCP-4642绘制的主题表现主要包括对SCP-4642的新或改变的观点的异常心理效应。SCP-4642通常在产生SCP-4642个体后停止活动,但在某些情况下可以观察到个体的非典型行为。

附录1:值得注意的SCP-4642-1个体

个体 受试者 使用液体 SCP-4642反应 受试者反应
SCP-4642-1-E D-1407 血液,脓状分泌物,唾液 SCP-4642-1完成后,SCP-4642继续接触D-1407,而且保持活动时间比往常更久。 受试者对SCP-4642表现出积极反应,并要求进一步接触SCP-4642,同时表明扩大检测范围。
SCP-4642-1-G D-0483 淋巴液、腹腔液、脓液 SCP-4642在开始作画前进行了多次尝试,完成后,该个体每个可移动关节都可单独弯曲。 受试者将SCP-4642描述成“需要进一步操作”,并要求拥有“修复”SCP-4642的机会。
SCP-4642-1-J D-1672 眼泪、胞内液、阴道分泌物 SCP-4642-1个体由极其复杂的螺旋形图案组成。SCP-4642立即清除该个体,并重新进行绘制。 受试者在焦虑与沮丧的状态之间反复切换,并询问其他人能否理解SCP-4642。
SCP-4642-1-N D-4495 皮脂、脓液、胃酸、耳垢 SCP-4642-1个体被完成后,SCP-4642立即停止活动。 受试者详细概述了SCP-4642的机械与生物要素及其该要素的用途。受试者对它的结构有一定的批评,但在总体上描述出一种“自豪感”。
SCP-4642-1-R D-3084 尿液、水状液、胆汁 SCP-4642迅速移动,并反复撞向墙壁和地板直至该异常被控制住。 受试者强烈表示出摧毁SCP-4642的愿望。并将SCP-4642描述为“失败”和“尴尬”。受试者表现出轻微的偏执症状主要体现在其他人是否“喜欢”SCP-4642。
SCP-4642-1-Y D-2926 羊水、脑脊液、乳糜 SCP-4642在本次试验后的六个月内都无法被重新激活。 受试者对SCP-4642反应平静,但后来遭受了严重的自伤行为。详情见下面的采访摘录。

附录2:采访摘录

受访者: D-2926
采访者: 高级研究员Denis Kuznetsov

备注:D-2926因手腕、躯干和小腿的划伤,以及牙齿和下巴严重创伤导致急性失血,已被送往现场医务室。在整个录音过程中,D-2926的声音很模糊。演讲稿已尽可能地记录下来。

Kuznetsov: 好的,让我们回到这次事故中来。一周前你接受了一个异常物体的试验,是吗?

D-2926:<模糊>

Kuznetsov: 让他离麦克风近点。请再说一遍。

D-2926: 是的。

Kuznetsov: 该对象在你身上画画了,对吗?

D-2926: 对。

Kuznetsov: 你在试验期间也没有报告感到任何疼痛、不适或焦虑?

D-2926: 没错。

Kuznetsov: 之后也什么都没感觉到。

D-2926: 并不是。

Kuznetsov: 好的。立刻告诉我你在试验之后的感觉。

D-2926: 怎么说呢?我感觉——我感觉就是足够的<模糊>。它有些令人愉快的地方,也有些本来可以做得不同的地方,但总体来说,我对这个作品很满意。我觉得我好像从这次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Kuznetsov: 而且没有感到有压力、不快乐或消极的感觉?

D-2926: 没有。

Kuznetsov:你现在感觉如何?

D-2926: 我感觉基本上是相同的。大概上是<模糊>.

Kuznetsov: 再一次,我想提醒一下你撒谎会受到什么惩罚,D-2926。你的医疗报告上写着,你用头的一侧敲打床架,敲掉几颗臼齿,然后磨掉这些牙齿的根部,用它们割开你的胸部和腹部。你显然把皮肤给剥了下来,并把它挂在皮瓣上。

D-2926: 嗯哼。

Kuznetsov: 你手腕和腿上受的伤是——是你用剩下的牙齿划开它们造成的。当勤务人员发现你时,你正试图将左手腕暴露出的动脉与右脚踝的动脉连接起来。你还咬下了一部分舌头,这是在你胸部的一处伤口中发现的。

D-2926: 没错。

Kuznetsov: 尽管有这些伤,你也说这种异常并没有让你产生自杀的念头?

D-2926: 博士,不管作品中有什么错误,这都不会让我自杀。反之,我无比振奋。

Kuznetsov: 振奋?去自残?

D-2926: 是为了新的创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