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4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645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gevurah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SCP%20Blackmail

SCP-4645-1个体截图(点击放大)

特殊收容措施:SCP-4645当前收容于Site-15内的电磁隔绝观察间中。每四天一次,将往SCP-4645内植入一Mirren数字化记忆危害。SCP-4645在上午7:00到SCP-4645-1生成期间须有至少一名研究员看管,之后将对生成个体进行记录,立即送交站点主管。

若站点主管认为记录到的威胁构成严重危险,记录将被提交至O5议会,投票是否满足其要求。其他情形下一概不得对SCP-4645提出的要求予以满足。由于SCP-4645针对基金会运作的攻击,它被指定为Gevurah1扰动等级。

描述:SCP-4645是苹果MacBook Air Site-15标准计算机终端。除了能在无稳定电源或妥当维护下无限期运行以及其主要异常能力外,SCP-4645在功能上与其所属计算机相同,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来源或篡改。

每天上午7:00到下午之间,SCP-4645会生成一份SCP-4645-1。SCP-4645-1是一页面基金会文本编辑器文件。SCP-4645-1由两部分组成:“要求”和“威胁”,其排版格式如下2

致SCP基金会:

我要求[要求]。

若我的要求未得到满足,那么[威胁]。

祝好。

由于SCP-4645-1个体采取第一人称措辞,加之其对某些外部刺激有所反应,现确定SCP-4645具有知性。SCP-4645目前尚未尝试过与人员展开交流,也没有对任何主动的交流尝试做出反应。

SCP-4645的要求一般为对基金会极为有害、造成人身损失、需要过多经费或工作才能完成、或是会令世界秩序发生重大改变。案例包括:

  • 处决O5议会成员(见上图)或其他重要基金会人员
  • 释放各种SCP项目
  • 将基金会交由各种关注组织或人士掌控
  • 推翻各种世界政府

此外,需求还包括有截止时间,总是在下午5:00到晚上10:00之间。

与此相反的是,SCP-4645提出的所有“威胁”相比之下具有滑稽的良善性,从不会大过轻微烦扰。威胁示例包括:

  • 关闭Site-15沙拉吧台一整天(见上图)
  • 所有人员在本日内至少撞到脚趾一次
  • 网络连接状况极差
  • 各种设施故障

SCP-4645也能把威胁锁定到某些人员上;不过,其影响力从未超出过Site-15。需注意威胁和要求都可能重复出现,这表明SCP-4645的行为可能存在某种方法论或目的。

若SCP-4645的要求未能在指定截止时间内被满足,SCP-4645-1个体的文本内容将变为“时间到”。在午夜时,该SCP-4645-1将被删除。第二天将发生一次新的SCP-4645-A事件,SCP-4645给出的威胁将在当天全天或某一时刻得到落实,具体取决于威胁的性质;控制或阻止该威胁的尝试均未取得成功。

附录4645.1:在一次SCP-4645-A事件把全部基金会终端机重置到出厂设置后,Ferris Jaeger研究员进入SCP-4645收容间内,用一把工程锤击打SCP-4645,同时大喊污言和咒骂3。守卫很快将他拘捕,但在此之前他已将SCP-4645破坏到无法修复。

此事故后,发现SCP-4645有能力将自己转移到最近的基金会计算机终端上。获得能力的计算机终端能在无电源下运转,随后被转移到SCP-4645的原本收容单元内。

事故后的三十四天中,SCP-4645提出的要求一直是以各种形式处罚Jaeger研究员,包括将他处决、以各种方式展开折磨、将他与各种Keter级异常一并收容、以及对他的家人施以类似惩罚。

附录4645.2:从2009年6月18日起,SCP-4645威胁的危险度轻微但显而易见地提高了。当前,这被视作最小风险威胁。

附录4645.3:于2009年8月11日,发现SCP-4645的效应范围在以每天约1m2的速率增大。此外其威胁程度急剧增长。需注意其要求仍然保持不变,只有威胁不断升级。

附录4645.4:从2009年9月4日开始,SCP-4645开始引发具积极危害性的SCP-4645-A事件。新的威胁示例包括:

  • 研究员Yvonne Ferris遭遇车祸,双腿和数根肋骨骨折
  • Site-15内爆发流感
  • 煤气泄漏爆炸,造成9人受伤;两名人员受到永久性伤害

因其威胁等级不断增加,SCP-4645已被重分级为Keter,正在研究将此对象无效化的方法。

附录4645.5:无效化尝试:下面是对SCP-4645或其效应进行无效化的尝试记录。

无效化尝试4645/1

方法:将SCP-4645转移到偏远目的地。SCP-4645被装入防水容器以免受损,将其沉入海底。SCP-4645处于开机状态,用一台摄像头面朝其显示器以记录其表现。
结果:失败。SCP-4645-1个体照常生成,SCP-4645-A事件随后放生。需注意,SCP-4645-A事件仍是发生在Site-15内,表明无论其地点何在,效应始终以Site-15为中心。

无效化尝试4645/2

方法:临时撤空Site-15。所有异常项目被运出Site-15。
结果:失败。后续的SCP-4645-A影响以Site-58为中心,大部分Site-15人员当时身处该地。

无效化尝试4645/3

方法:受控电磁脉冲,隔绝在SCP-4645收容单元内。
结果:失败。SCP-4645在脉冲过程之中和之后仍然运作。

无效化尝试4645/4

方法:使用SCP-560感染SCP-4645及其异常功能。
结果:失败。SCP-560仍保留在其存储媒介内,没有尝试访问SCP-4645。原因未知。

附录4645.6:于2009年11月20日下列提议被提交到站点主管,提议人为高级研究员Andrea Mirren:

SCP-4645的危险性持续增加,我们也慢慢意识到SCP-4645不可能被完全无效化。按当前速率,SCP-4645可能会在明年内引发K级情景。

然而,我们也许有突破了。目前推测SCP-4645有能力做出强力的事,是因为它的力量莫名在增加着。但可能还有其他答案。一种理论认为SCP-4645有知性,它里面有某种智能,而不是随机生成一些威胁和要求序列。完全有可能的是,SCP-4645抬高威胁等级的理由是它在学习,它想试出来到底什么程度我们才会满足要求。

如果它在学习,就如我们相信的那样,那么破坏它的内存就能让它回到原点。即便我们不能像对付常规电脑那样删除它的内存,它的智性可能意味着它对模因易感。我们的团队当前在开发一种数字化记忆危害4,能让SCP-4645忘掉它学过的一切。它还是会有一股效应,但会消减到过去那种温和的骚扰状态。只要频繁植入记忆危害,SCP-4645就再也不能回到严重威胁的状态。

提议被采纳,于Mirren数字记忆危害被开发成功,为其植入到SCP-4645。随后SCP-4645个体显出以下内容:

致SCP基金会:

我要求Site-01、07、17和19的站内居民和工人自己拆除以上站点。

若我的要求未得满足,那么Site-15内所有人的我的世界账号将被删除。

祝好。

特殊收容措施已更新,SCP-4645被重分级为Euclid。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