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67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675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特殊收容措施:Delta-Nosek记忆消除药剂供应品的剩余部分应被置于160公升桶内,存储于Site-31存储设施中。目前共有2582桶该物质处于收容设施中。

如需获取更多信息,请参阅“4675/Influx协议”。



goat.jpg

AO-4675-HPNJCGC, 约1907年.

描述:SCP-4675为一种自Delta-Nosek C级记忆消除药剂中发现的酸性化合物,自1998年5月11日开始,被基金会利用至2019年9月16日。液态时,SCP-4675呈淡粉色,在37°C时,粘度为5.9cP1

正确使用Delta-Nosek记忆消除药剂的方法涉及到以下方法:受记忆消除者在回忆不希望拥有的记忆时,将其注射入股外侧肌或股直肌2。记忆消除药剂携带SCP-4675,在到达受记忆消除者大脑前,会穿过其血液3。在到达后,SCP-4675将会被位于海马体、前额叶与小脑中的神经元吸收。紧随分泌物,SCP-4675的预期属性将会激活,抑制附近的神经元。

在此过程完成后,特定记忆将会从受记忆消除者脑中擦除。

对记忆消除药剂投放记录、MTF单位部署4与数次大规模抑制记录的大量分析与调查表明,SCP-4675的异常特性在初次使用约20年后出现。在达到此时限后,受记忆消除者脑中遗留的SCP-4675粒子会立即消失。其后,被抑制神经元的活性增加,导致被擦除记忆部分恢复。此过程被受记忆消除者描述为“一种即时的,强烈的既视现象”。

附录4675/1:保存记录

family.jpg

Alger一家。从左到右分别为Larry Alger Jr.,Larry Alger Sr.,Tyson Alger与Rover。

第一次对Delta-Nosek记忆消除药剂的大规模使用发生于亚利桑那州的黑水5,在Alger一家亲手将AO-4675-HPNJCGC无效化后进行。

AO-4675-HPNJCGC为一洛矶山羊(Oreamnos americanus),覆盖黑色皮毛,体貌特征被放大,经测量,其体长4.26m,高4.87m。其唯一可见的异常特性为加速的免疫系统,这使其能够迅速恢复伤口,并可忽略衰老6

于1998年10月29日,Larry Alger Sr.与他的两个儿子Tyson Alger Jr.与Larry Alger Jr.冒险前往AO-4675-HPNJCGC的猎场。此次行程的目的明显为定位并击杀此实体(详见附录4675/2)。第二天,Alger一家携带AO-4675-HPNJCGC的尸体回到了黑水。

在接下来几天里,基金会网络爬虫确定了一次信息的激增,围绕黑水出现的潜在异常事件。派遣MTF Epsilon-6(“Village Idiots”-乡里愚人)去往该村,并在回收AO-4675-HPNJCGC后,对Alger一家与有关人员进行了记忆消除。

附录4675/2:回收记录

在4675/Influx协议落实后,派出人员对黑水居民进行二次记忆消除。在进入Alger家后,只发现了Larry Jr.。搜索住房后,发现一本属于Larry Jr.的笔记本。笔记本内容抄录在下方。

今天帮着Mrs.Helga整理了一些图书馆的书。我找到一本老寓言书。独眼巨人、木乃伊、恶魔,这些个玩意。我问了问她咱这一片有没有什么传奇生物。她说这儿有经典的小镇传说,但她还记得她爸告诉她的一个关于恶魔山羊的童话。

据说,故事讲的是一个农民从一个可疑的商人那买了一只山羊,那个商人实际上是一个恶魔。那只山羊杀了他农场里所有动物,最后吃了他孩子。最后,农民在它吃草的时候,朝它的后脑勺开了一枪,杀掉了它。暗黑童话。

天娘嘞,那山羊是真的。

Tyson和我在打鹌鹑,我们就在田里看见了它。大的可怕。它直直的看着我们躲藏的地方,但我不觉得它看到了我们。Tyson傻逼似的,想着给它一枪。打空了,那玩意跑了。我发誓,如果他能瞄准的话,他会直接开枪的。

晚些时候,我问了我爹那只羊的事,他很生气。他说那给房子带来了负面能量。我问他之前有没有见过那只山羊。他告诉我,他之前在1957年的一个午夜开车的时候见过一次。现在都1998年了,这就是说那只羊已经51 41岁了。妈的,老子连算数都不会了。山羊真能活那么久吗?

我拿链子拴住了Rover,她吠的很大声。我喂了她点东西,她就安静下来了。

老爹和我在后院找到了Rover的尸体。我们得去干死那只该死的山羊。

对于一个吃孩子的恶魔山羊,这还真是出奇的简单。

老爹,Tyson和我走了三个多小时,直到我们看到它。Tyson想要射它,但他没准还会像上次那么傻逼地射偏。我设法靠近它,开了两枪。它倒地了,老爹把他的霰弹枪塞进它嘴里,弄死了它。Tyson很生气,但他啥都没做。

我们把它带回了镇子。老爹把它展示给周围的人,告诉他们我们已经干掉了恶魔。有人变得很生气,还报了警,但啥事都没发生。老天爷啊,从没有人告诉过我寓言对这个村子的重要性啊。

“当地家庭杀死了恐吓小镇的臭名昭著“恶魔山羊””

欧耶,它现在上头条了。

注:下一条记录所属日期为2019年5月13日,距上一条记录21年。

哇哦,我可不知道我还留着这个。我写这东西的时候几岁?

前几天我走在街上的时候,我突然想起来了点事,记起来了在衣橱里的这玩意。我读了一些,还有……这些都真实发生过?这没准是我在Mrs.Schwartz的课上写的一些创意写作作业。我喜欢它。

呃,我已经在里面写过了,所以我最好还是再更新一下。

我的父亲在几年前死去。在睡梦中的心脏病发作。我读了一些给Hailey的情诗。我们处了一阵子,但没成。我们仍然保持联系。Tyson去了大城市,合伙开了一家新兴化肥公司,他活得挺好。至于我呢,还在这儿将就活着。

我找了找报纸上那篇关于我们杀死山羊的文章。我在网上找不到,但我去图书馆查了查记录(不知为啥,Mrs.Helga还在那就职),然后看到了一份复制本。

显然,由于头版的语法错误,报纸被收回了。我看不出来,但我从来都不擅长写东西。它里面第一句就把我们称为英雄。英雄……妈的,这才是真正的自我膨胀。

但可是不能太过于关注过去。人们之前告诉过我那不健康。

不,报纸没有被撤回。

我把报纸给Mrs.Helga和Hailey看了,他们也都记得。有人把它拿走了。政府的人。他们来这里,做了……一些事。他们做了一些事,然后他们把它拿走了。一种病!对, 他们说新发现了一种和西南方的羊有关的疾病。他们给我们注射了疫苗,可我没有

不,不是这样的。没有任何疾病,这说不通。有些原因,但我不知道是什么。有一个人的制服上有一个图案,让我……

logo.jpg

附加的图像。

我把这幅画给他们看了。他们还记得。我不知道它的意思是什么,但我记得很清楚,所以它一定很重要。

我觉得我对这事太过执着了。我开始想象记者们围在我身边,一个个地问我问题。我会自言自语,回答问题。我只想……我只想回去。回到那个我和父亲把山羊带回小镇,所有人开始庆贺的时候。他们称我为英雄。。一个小镇上没有成功机会的卑微老机修工,成为了英雄。

这是一个梦想。一个凄惨、年轻气盛的梦想。但我仍然希望它实现。我得停止追逐它。

我今天跟Hailey和Mrs.Helga谈过了。告诉他们不要再为报纸担心了。那反正是个错,有个报纸编辑犯二了。Hailey生气了,说我放弃了,让政府赢了。她还说,她自个儿就能查清真相,不管有没有我。她很可能正坐在她家里,等着她阴谋论坛里面的网友回她呢。Mrs.Helga回了图书馆。她说他马上就要退休了。

注:下一条记录所属日期为2019年6月27日,距上一条记录25日。

今儿看了场电影。故事关于一个跟他的妻子去欧洲度蜜月的警察。警察遇到了一个亿万富翁,他邀请警察夫妇去他的游船上参加派对。东道主的儿子在船上自杀,所有人都觉得警察夫妇是凶手。警察说他是个侦探,并询问所有客人。在影片的最后,结果是东道主的侄子为钱杀死了他。真好玩。

注:下一条记录所属日期为2019年8月26日。

今天生病了。是感冒。

注:下一条记录所属日期为2019年9月18日。

因我看你为宝为尊,
又因我爱你,
所以我使人代替你,
使列邦人替换你的生命。
——以赛亚书43:4

证明这事的说:“是了,我必快来。”
阿门!主耶稣啊,我愿你来!
——启示录22:20

义人的父亲必大得快乐;
人生智慧的儿子,必因他欢喜。
——箴言23:24

阿门。

注:下一条记录上未注明所属日期。

我从未杀死过恶魔,是吧?

在寻获笔记本后,Larry Alger Jr.、Allison Helga与Hailey Woodcock被二次记忆消除。对Tyson Alger的定位与二次记忆消除工作正在进行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