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733

« 虽已离去, | SCP-4733 - 但未忘却 |

awcrop

PoI-1851,去世前不久

项目编号:SCP-4733 03/4733级
项目等级:Safe 机密

awapartment

PoI-1851的公寓,SCP-4733的初始位置

特殊收容措施:PoI-1851的公寓已经被基金会买下。SCP-4733-1实体(SCP-4733-1E除外)并且SCP-4733-2将被收容在安全收容容器中。在确定Nora记忆删除极限之前,其所在的所有房间都将封闭。

描述:SCP-4733是在PoI-1851“A██████ W█████教授”公寓中发现的几个异常项目与现象的总称,A██████ W█████教授是一位著名的心理学专家和副工程师,活跃于维多利亚时代,直到1914年去世。

SCP-4733-1是各种通信设备,交通工具,音响,时钟的相关科技集合体的总称。SCP-4733-1能够在不同程度上成功并准确地将使用者1的记忆实体化。这些设备中有一些关键部件明显缺失,故不起作用或表现出异常的残留。

mach.jpg

SCP-4733-1A。

  • SCP-4733-1A主要有一根刺扎手指的针,一卷羊皮纸,几瓶墨水和一个齿轮链条转动系统而构成,部分被金属外壳所掩盖。一些部件已经被拆下,如顶盖。一旦用来刺扎手指的针接触到了血液,SCP-4733-1A将会在羊皮纸上写字,而后羊皮纸会从前盖上的槽上滑出。虽然SCP-4733-1A所写出的字句通常难以辨认,但可以从清晰的部分分辨出这为受试者当时思想的粗略誊写。
tele

SCP-4733-1B。

  • SCP-4733-1B是一个内部改装后的电话座机,其内部连接到几个装有未知无色的液体的玻璃罐上。以电缆将其连接到听筒上。当听筒开始运作时,会有来源未知的液体涌入罐内,此时受试者将会出现类似于短暂的记忆缺失状况。其液体一旦进入容器,便会开始流动,并扭曲形成各种场景,其场景内容为受试者记忆中的模糊场景。
lamp

SCP-4733-1C。

  • SCP-4733-1C是一个木质底座的开关,由电线连接到外部的灯具上。逆时针扭动将会打开,并且同时会回忆起有关婚姻生活的记忆,灯会亮起,呈绿色。
  • SCP-4733-1D是一个经过改良后的黄铜锅,其悬挂在火上,其内包含有醋,汞,人血和一种不明化合物。混合物部分已熔融于黄铜锅底部,在不损坏其的前提下无法取出。几根橡胶管接在铜锅的小孔上,每一根管子都通往一个玻璃罐,罐中装有各种颜色的同类化合物。与这种物质的身体接触会导致强烈的定向障碍和永久性顺行性遗忘。在与受试者进行身体接触后,SCP-4733-1D内的液体将开始发出受试者对最近记忆的高度加密和混乱的显现。
  • SCP-4733-1E是一个改装后的电话亭,连接到一个复杂的时钟系统和一个金属盖子上。SCP-4733-1E中有PoI-1851的尸体。SCP-4733-1E固定在了地板上,PoI-1851也异常地被固定在了SCP-4733-1E的内部。SCP-4733-1E在其最初激活时似乎就已经不能使用了,故不能判断它的用处。

SCP-4733-2是一种液体,其主要成分为天蝎花(Myosotis scorpioides2的花瓣粉末,高浓度汞和水,最初装在标有dado的沉湎记忆药的破碎药瓶中。SCP-4733-2的容器放在一大堆广告上,广告上写着“dado的护理业务”以及一个收件地址3,瓶内大约还剩下11%的SCP-4733-2。

摄取SCP-4733-2会导致暂时性的抵抗记忆丧失现象,特别是个人认为重要的记忆。长时间服用SCP-4733-2会大大增加那些记忆的记忆强度,但会导致服用者难以回忆其那些记忆的细节,而且会减轻其他无关记忆的印象。

Nora躺在PoI-1851的的公寓的地板上。Nora是不可描述的,没有任何其他事物与Nora相似,即便使用非常规手段也无法将其描述或与其他事物相比较,一切与Nora相关的事物无法被遗忘。所有信息都抵制任何形式的记忆删除与顺性型遗忘。

附录:在PoI-1851死亡之前的几个月内,PoI-1851联系了各种异常和非异常化学家、医生和工程师,以寻求帮助创建SCP-4733-1实例。经过短暂调查,找到并审问了三名在他死前与PoI-1851密切接触的人。以下是这些访谈的记录:

采访记录


采访者:研究员Adrian Mehr

受访者:Orville Glenn

前言:Glenn是欧盟中的一名著名的建筑设计师。经过进一步调查之后,发现Glenn与大量异常有关系。


[开始记录]

Mehr:你好,又见面了。

Glenn:我不知道你们还想从我这里问到些什么。我已经全部都已经坦白了。

Mehr:而我所听到的,可并非全部。

Glenn:啊?你在搞什么?

Mehr:嗯……我知道你和……嗯……你和A██████ W██████之间存在有各种——

Glenn:哦,他?他只是一个该死的笨蛋而已。他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笨蛋,但他很有实力。不断地向我提出一个又一个的疯狂想法。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他就按照他的想法去做了。

Mehr:合情合理,那么,你能告诉我一些关于他的事吗?

Glenn:好吧,但其实我并不了解他,有一天他到了我家,和往常一样喋喋不休地说他妻子的事情和一些别的。然后“砰”的一下放下一堆草稿,上面画的好像是一个插满管子的豪华电话机。然后他就大哭起来,边哭边注意自己不要让自己表现失常。然后我就把我棚子里的一些废料卖给了他,他就把它们带走了。

Mehr:这是你最后一次见到他吗?

Glenn:不不,完全没完。第二天他带着更多的图纸和零件来了。想要给我看看他为他妻子做的那些灯具什么的。然后他说他要我帮忙给他整一个电话亭,我听到这儿就忍无可忍了,把他赶了出去。接着,第二天我就在报纸上读到第一大道上丢了一个电话亭,很奇怪吧?

Mehr:跟我们找到的一模一样。

Glenn:所以他干的?(笑声

Mehr:你说他经常谈论自己的妻子?

Glenn:啊,好吧,是的,我想他们或许已经离婚,他说他很想让她回来。你那样想想其实是很让人难过的。

Mehr:他有没有说他妻子的情况吗?比如相貌?

Glenn:我——呃,我不记得了。(停顿)天哪,他曾经说过那么多关于小姐的事。我才她可能有些迟钝,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Mehr:好吧,那就这样。

Glenn:等等,你说她会不会根本不存在?好吧这样的话是真的令人悲伤。

Mehr:我们现在还不确定,你可以回到你的房间了。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


采访者:研究员Adrian Mehr

受访者:Isaak Jekaterina

前言:Jekaterina是俄罗斯著名医生与心理学家。


[开始记录]

Mehr:好吧,那么你之前是否知道或认识一个叫做A██████ W█████的人嘛?

Jekaterina:是的,A.W.,我和他谈过很多次了。

Mehr:那么,怎么样?

Jekaterina:啊,很多事情,他说,他很想把他妻子带回来。我想,他妻子应该已经走了吧?

Mehr:我们尚不确定。他如何把他的妻子带回来呢?

Jekaterina:他给我看了很多设备。他说,如果他能很好地记住她,这个装置就能把她带回来。他问了我很多关于记忆和大脑的问题,试图让他更好地记住她。虽然不知道你他怎么可能会忘记妻子,但是,呃。

Mehr:那你又跟他说了什么?

Jekaterina:没什么,我把他想知道的全都告诉了他。

Mehr:啊,那你觉得他是不是有些缺钱?

Jekaterina:那个可怜的人能看出几日几夜没合眼了。能看出他有些缺钱。后来我把他介绍给了我的朋友。

Mehr:他叫什么?

Jekaterina:他叫dado。啊,“d”是小写的。

Mehr:停顿)你是从哪里认识的dado?

Jekaterina:你也认识dado?啊,他是个可爱的人。农场镇上曾经爆发过天花。许多儿童妇女都生病了。dado就写信给我,说他听说镇子上爆发了天花。我是镇子上唯一的医生,我无路可走了,就接受了他的帮助。几天之后,一箱子药品出现在我家门口。然后所有人都被治愈了,简直是一个奇迹!

Mehr:没有副作用吗?

Jekaterina:没有。

Mehr:所有都治好了?或是脓包变小?

Jekaterina:真的难以置信,他们全都治好了,没有任何副作用。即使打喷嚏也只会有少数几个人。

Mehr:停顿)那——好吧,你跟W█████ 说了dado之后呢?

Jekaterina:他写下了他的姓名和地址,谢过我之后就走了。

Mehr:好接下来呢?关于他你还要说什么吗?

Jekaterina:剩下的我想不起来了。我可以走了吗?

[记录结束]

采访记录


采访者:研究员Adrian Mehr

受访者:PoI-0984,Alexander Katenbrot

前言:Katenbrot是一个在基金会关押下的大术师。


[开始记录]

Mehr:早上好,Katenbro-

Katenbrot:这里可是大术师Katenbrot!我多年来的努力赢得了这一称号,我——

Mehr:是的,是的,你早就跟我说过了。

Katenbrot:曾有过一个智者说过,“未学之语,乃未闻之语”,你可知那个智者是谁?

Mehr:不知道。

Katenbrot:我!我就是那个智者,所以我才配得上那个大术士的称号

Mehr:叹气)呃,那,你有么有接触过一个叫做A██████ W█████的人?

Katenbrot:哦哦,是的!一名神奇的工程师。也试着学炼金术。

Mehr:炼金术?为什么?

Katenbrot:哦,他是一个可怜的灵魂。跟你想的一样,他把他妻子从现实中抹除了。他有一天晚上过来找我。如果我不认识他的话,我可能会把他误认为是一个流浪汉。他——

Mehr:停,什么?

Katenbrot:嗯?

Mehr:你说他呃“抹除了他的妻-”

Katenbrot:哦,是的,是的,他确实这么做了。简单的抹除工具,魔法剪刀,咔嚓咔嚓,就是这样。你这行以前可能遇到过这种情况。

Mehr:呃,嗯,我绝对没有。你能告诉我更多吗?

Katenbrot:就像屋子里的智者一样。

Mehr:这不是屋子。

Katenbrot:我还可以告诉你更多!你看,他的妻子很讨厌他,又有了外遇,于是A██████就疯了,所以,嗯,你可以脑补后续的故事了,除非你需要聪明的大术士Katenbrot将所有内容拼凑成-

Mehr:不不,我明白了。别担心。所以他来找你用炼金术抹除她?

Katenbrot:哦,所以你还是什么都不懂!我可能是个聪明人,但你-说谎者!是的!(清嗓子。)好吧,回答你的问题,不,他要把她带回来。我认为A██████早就意识到,一个人如果有外遇,完全消除他的存在是一个有些轻微的、过度的反应。他需要把她铭记于心,所以他想让我为他做点事情。

Mehr:那你做了什么?

Katenbrot:哦,好吧,他一无所有,想要用几英镑就把我所有昂贵的材料都买下来。我告诉他去找别人。哦,你知道他到底有没有这样做吗?我很为他担心。

Mehr:我没有权利告诉你那件事。

Katenbrot:来吧,不管你告诉我谁。我可能跟他有喝一杯茶的关系。

Mehr:暂停)好吧,实际上,他正在与某人联系-

Katenbrot:不,不,不是他。A██████永远不会求助于

Mehr:您是说一个被称为“dado”的人,对吗?

Katenbrot:别说他的名字。我能看穿他的伪装,他的怪癖,这是所有优秀的资本家都会做的。无论。什么。时候。他们一开始都很完美,从不偷工减料,只提供最好的产品。给他们很好的名声。然后过了几年,他们开始走下坡路,但没人在乎,他们已经被爱和尊重了!

Mehr:你说跑题了。我们不是来讨论-

Katenbrot:你可能都不知道他的名字是什么意思。所有非大写字母在古代各部落的意思都是“下”,如“地狱”或“世界之下”。“dad”显然是父亲的意思,或者某种父辈的意思,“o”呢?哦,好吧-

Mehr:我们应该回到他的话题上——

Katenbrot:他是一个该死的超凡脱俗的资本主义之父!

Mehr:先生!

Katenbrot:好了,好了。你又想知道什么?

Mehr:A██-

Katenbrot:哦,是是是是的,他也给我看了他的一些机器。大的,小的,非常有趣。他甚至莫名其妙地搭上了那个新的电话亭。

Mehr:说说那个电话亭吧。

Katenbrot:嗯,算是他的代表作吧。本来是要把他妻子带来的。他从哪儿弄到那个电话亭的?

Mehr:集中精神,好吧,怎么才能带他妻子回来?

Katenbrot:不会的,它不会起作用的。我试着告诉他,但他就是不听。如果你不听像我这样聪明的大术士的话,就会发生这种事。这不会让他的妻子复活,Nora,是吗?对,就是这个名字。它不会把Nora带回来,它只会把Nora带回来。

Mehr:这是什么意思?

Katenbrot 好的,(变出香蕉)比如说——

Mehr:你从哪儿拿的?

Katenbrot:-这是Nora,如果我(开始用力砸香蕉),那是他在抹除她。现在-

Mehr:上帝啊-

Katenbrot:-那台机器所能做的就是-

Mehr:警惕)你能检查一下那些反奇术的东西是否起作用了吗?

Katenbrot:-好,(开始尝试改造捣碎的香蕉)那。现在,那不是Nora,不是吗?至少不是我们开始的那个。

Mehr:如果-(清了清嗓子)你要这样违反我们的条件,我就不得不结束这次采访了。

[记录结束]

附录:在发现SCP-4733和PoI-1851尸体的几周后,PoI-1851公寓门口出现了一个装满各种水果和肉的篮子。篮子上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你好,dado对你的死亡很抱歉。

dado也经历过死亡。他对他导致的死亡很抱歉,但同样希望现在你的妻子可以读到这封信并且很开心。

dado把死亡视为机遇,希望你的妻子也这么想。

彼致,
-dado :(

经过进一步调查,发现篮子里的肉来自家养仓鼠。

« 虽已离去, | SCP-4733 - 但未忘却 |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