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76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762
等级等級6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无效化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risk-class}

cube.png

SCP-4762的提示,于事件4762-E中发现于麻省理工学院天文学部内。

已归档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工作专注于对SCP-4762的知识进行收容,并确认其是否在宇宙规模上对常态构成威胁。星际空间资产当前正在调查此种可能性。

所有从SCP-4762遭遇中恢复的人员将接受记忆删除。因SCP-4762所选人员的公共性,需要经常由基金会放出替身和绝症掩盖故事。

描述:SCP-4762是一超维程序,会自发显现在宇宙学1领域内顶尖人物使用的电脑中。需注意,SCP-4762迄今尚未锁定过对费米悖论2解释持相同倾向者。该程序一经显现便会自动运行,并覆写自身所关联的任何永久性数据存储媒介。完成后SCP-4762会展示出两个4乘4魔方,中间夹着一个人的像素画,人像上方有两个问号。左侧魔方的排列在不同次数的显现间从未重复过,但右侧魔方总是处在“已破解”状态。若用户在运行的设备上打字任何输入内容,将触发该异常的主要效应。

触发后,操作SCP-4762所在电脑的人员会进入一种无反应状态,并可能会如此持续无限久的时间。这期间,对象表现出连续的快速眼动,以及一般对应恐惧或欢腾的生理反应。反应包括低体温出汗、肌肉紧张或收缩,以及瞳孔放大。若受SCP-4762影响者从该症状中恢复,程序会将自己从受影响设备中删除。若受影响者持续处于瘫痪中,SCP-4762会在其死后自我删除。暴露后受采访的人员一般报告称体验到幻觉现实,要么是遭遇外星智慧、要么是人类全面灭亡,亦或是宇宙级的孤立。

kuiper.png

杰拉德·柯伊伯博士,曾编为D-4762-1。

附录4762.1:发现
SCP-4762于1973/12/21在毛纳基山天文台被杰拉德·柯伊伯博士发现,它出现在了柯伊伯博士的个人电脑中,但硬件上对有色图像存在限制。在基金会对天文台员工展开记忆删除行动后,柯伊伯博士和他受影响的电脑被转移到Site-17,一直在此停留至他于1995/01/15死亡。起初,柯伊伯的遭遇被认为是格鲁乌部门P针对美国空军A119计划3实施的报复行动,因为SCP-4792于1992/03/15第二次出现于同他一起参与过该计划的卡尔·萨根的个人电脑内。




附录4762.2:出现记录

事件 受影响者 解释倾向 结果
4762-A 杰拉德·柯伊伯 地球殊异假说4 保持瘫痪状态直至死于中风。
4762-B 卡尔·萨根 年轻假说5 32秒后醒来,对他的经历表示惊叹直至自然死亡。
4762-C 罗宾·汉森 大过滤器假说6 在1年7月22天后醒来,记忆删除前表达了恐惧观点。当前适用记忆删除协议。
4762-D 弗兰克·德雷克 狂战士假说7 在瘫痪状态下持续3年2月13天,直至事件4762-F。记忆删除前对人类种族表示出强烈的鄙夷观点。
4762-E 雷·库兹韦尔 动物园假说8 经过7天4小时,在事件4762-F之后苏醒,记忆删除前表示怀有更大的希望。
4762-F 斯蒂芬·巴克斯特 天文馆假说 SCP-4762在57秒后删除了自身和两个尚存副本,但其仍处在瘫痪状态。对象当前在Site-17接受生命维持。

附录4762.3:假说测试裁定


阿西莫夫探测提案概要


来自伦理委员会宇宙学联络人Dr. Nathaniel Ames


日期:2032/12/24

SCP-4762对巴克斯特博士的反应标志其开始偏离行为预期和活动表现。由于过去30年内不再有更多事件发生,我认为可以稳妥地说,我们对其性质已经有了足够良好的采样。我对研究团队的发现概要如下:

  • SCP-4762只会发生在对费米悖论解答有代表性的某人拥有并使用的电脑上
  • 受影响对象醒来时会保留亲自经历到自己解答的记忆
  • 此种表现在斯蒂芬·巴克斯特博士遭遇SCP-4762后终止
  • 巴克斯特博士是“天文馆假说”的提出者,这种观点认为我们的宇宙看起来之如此空旷,是因为周边天文区域乃是某一先进文明创造的幻像。

怀着这一想法,基金会宇宙学部门申请建造并发射一台能够展开跨星系旅行的阿西莫夫级9深空探测器。在不打破帷幕的条件下,于太阳系内没有办法生成其所需的能量,故该探测器将首先跳跃至人马座阿尔法,而后在两年内清理柯伊伯带。抵达后,它将在22年的时间里建造一系列太阳能基站,令其得以跳跃至仙女座,在那里它将重复该过程,并将自己的一个副本送回报告相关发现。

除开此次探索的材料成本,一个更明显的大问题便是关于SCP-4762。持续扩张和改变是人类的常态,我也知道我们终将遇上围栏的墙。尽管我确信4762是一封邀请函,但分开我们天文馆的投影帘幕也可能触怒背后的魔法师。我们正在注视着比我们的帷幕还要宏伟的帷幕,一个问题正与我们对视:“我们要打破它吗?”。

我们可以留下来,平安无恙,在我们的牢房里远离恐惧,或者我们可以怀着勇气去相信:有一个更壮丽的现实正环绕着我们。



伦理委员会裁定270号
代号:费米



投票记录


赞成:4 反对:3


动议通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