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12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档为4/4812级机密
禁止未经授权的访问。
481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812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见下文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header.png

图片(自左至右):SCP-4812-S收容区域的入口(500m检查点处)/于Site-80内的SCP-4812-E收容拱顶罐/苏联喷气式战斗机追捕SCP-4812-K的早期文档图像


编号指定备忘录:由于SCP-4812-S,-E与-K之间关系的罕见特性,将只使用一个项目编号整体指代三个实体。然而,将介绍每个实体特有的异常性质,并在本文档中以此方式描述。

级别指定备忘录:由于SCP-4812-S,-E与-K的罕见特性,每个实体都将被分别指定一个收容等级。

  • SCP-4812-S:Safe1
  • SCP-4812-E:Euclid2
  • SCP-4812-K:Keter3
  • ███-████-█:见附录4812.4。

特殊收容措施:

  • SCP-4812-S:SCP-4812-S被收容于其发现地点。收容SCP-4812-S的洞穴的入口应被三扇最高安全等级地下室门封锁。禁止任何未持有正式证书的人员进入SCP-4812-S收容地点的入口。不论何时都不允许SCP-4812-S暴露于光线中。SCP-4812-S只得与MTF Vestus-12“北方之星”的全盲队员接触。

不论何时,都不应使SCP-4812-S接触SCP-4812-E或SCP-4812-K。

  • SCP-4812-E:应将SCP-4812-E收容于Site-80内一热控拱顶罐中。由于SCP-4812-E异常能力的性质,其收容间的温度应保持在1400°C。SCP-4812-E自身被收容于一罐熔融铁中。由于SCP-4812-E收容间的极端高温,对收容间的直接维修应在外部进行。应使用安装碳化铪外板的特殊遥控无人机对SCP-4812-E的收容间内部进行维修。应将内部温度降低超过50°C的情况视为收容失效。

不论何时,都不应使SCP-4812-E接触SCP-4812-S或SCP-4812-K。

  • SCP-4812-K:目前未收容SCP-4812-K。由于SCP-4812-K的位置与性质,其存在未必会暴露,但需进行警告,以确保有关此实体的信息被抑制。基金会信息安全部门应监视网络流量,以寻找与SCP-4812-K有关的图像、账户或录音。需要对SCP-4812-K的性质进行进一步研究,以预防该实体再次出现在地球上时发生的额外暴露。

不论何时,都不应使SCP-4812-K接触SCP-4812-S或SCP-4812-E。

skeleton.jpg

SCP-4812的牺牲者,自地下洞穴中发现了该实体。根据骨骼状态,受害者很可能死于三百年前。

描述:SCP-4812为对三个异常实体SCP-4812-S、-E、-K,以及一系列描述它们的回收文件(SCP-4812-1)的统称。

scrolls.jpg

SCP-4812-1卷轴作为Marshall、Carter和Dark柏林展的一部分出展。

附录4812.1:SCP-4812-1内文

SCP-4812-1为一系列自荷兰收藏家Markus de Wees死前持有的异常收藏品中回收的一系列文件与制品。此收藏品被给予了“Connington收藏集”7的名称,包括以下物品:

  • 16个形状大小各异的金币,没有一种可与现有货币名称匹配,
  • 五个莎草纸卷轴,源于埃及,内容似乎为古代星图。对这些星图的分析表明曾有一些笔记记录在页边空白处——然而,这些笔记现已被漂白,且不可辨认。
  • 三本大卷书,使用包革硬木装订,使用德语书写,内容似乎全部为古代坐标。其中一本书同样标志着温度变化。这些书的记录似乎耗费了很多年。
  • 一个黄铜单管望远镜,镜头使用水晶制作,已破损。其中一片破损水晶已遗失。通过望远镜观看,在其中可看到数个装饰华丽的小型机械装置。然而,它们似乎在过去已被破坏,已不具功能。
  • 一个厚麻袋,其显然容纳了至少三个连续的麻袋,中心有一厚胶状团块。对此麻袋的视觉接触会使接触者感到痛苦,眼后有轻微的灼烧感。
  • 一副镜框与实心镜片均为铁质的眼镜。其中一个镜片被毁坏。当人类实体戴上后,在看向麻袋时通过铁镜片可看到轻微的亮光。
  • 一个使用金与铂制作的小型圆环。三个刺状物位于圆环周围,其中两个似乎自根部折断。第三个中包含一具有温暖触感的小型玻璃球。
  • 一本由Winston J. Connington撰写的杂志。包含了全部三个SCP-4812实体的描述以及Dr.Connington自己研究的成果。

在三本记录坐标的书中,第二本内有一小节使用意大利文书写,假定为与书其他部分不同的作者8。此小节的开头为名称与日期的表格,以及传统的纪年法;许多日期中的年份旁有一其他数字,例如“1343 [89]”列在了名字“Yire的Tornold”的旁边。名称列表后是另一小节,在其中作者似乎列出了笔记,以包含后面出现的更长的小节。更长小节的译文可于下方获取:

虽然另外很多物品一般不显眼,但研究人员所特别感兴趣的是Dr.Connington的杂志。杂志内文大部分是由密文书写,其中只有几小段(通常是与文章剩余内容无关的小段笔记)所使用的语言为德文。

一小部分内容被翻译,由于一部分密文被刻在了一本大卷书的内侧。此处的文本已被翻译,可于下方获取:

附录4812.2:对SCP-4812实体的收容

Lamenellant.png

与全球超自然联盟防御系统交战的SCP-4812-K。

SCP-4812-K被基金会发现于1964年,其在穿过北苏时被误认作美国的试验性飞行器。在与数架苏方战斗机于楚科奇海上交战后,SCP-4812-K迅速升至平流层高度,并完全消失在视野之外。此后不久,实体以高速再次与战斗机交战,并迅速将其击毁。

自此之后,SCP-4812-K只在少数情况下被监测到,通常是以低速前进时被目视发现,这是由于光经其壳多糖外壳反射后出现了畸变。SCP-4812明显似乎会沿不定的路线行走,经常自SCP-4812-S、SCP-4812-E,以及于███████████的██████处收容的██████[见附录4812.4]收容站点的上空飞过。此行动的意义未知[见附录4812.4]。

Vinuvinex.png

发现后不久SCP-4812-E所行走的路线。

SCP-4812-E在获得SCP-4812-1后不久被发现,那时一基金会探险队正在调查第三本书中的一组坐标,并于███████的██████-███不远处一湖底发现一热学异常。对该地点的进一步调查扰动了地表,并在湖底打开一小裂缝,从其中流出湖水。此后不久,随先前被困于湖下一热喷口的SCP-4812-E升上表面,该地点温度显著下降。

探险队迅速疏散了该地点人口,而后MTF Ark-11“照亮他们”迅速赶往现场应对SCP-4812-E实体。然而,由于该地点气温迅速下降,且大气条件逐渐恶化,MTF Ark-11被迫与SCP-4812-E保持距离,并使用远程火炮类武器阻碍其前往最近的人口中心。

在对超过8km土地进行数小时炮击后,在SCP-4812-E附近造成了一次受控气体爆炸,随后立即通过一遥控无人运载机向其身上倾倒熔渣,最终将其收容。炉渣所覆盖的SCP-4812-E被移入一移动式电磁窑中,并运至Site-80内一热控深井拱顶罐中。

SCP-4812-S被列入基金会管理员Frederick Williams的关注地点笔记中,且在基金会前身组织神秘学调查团体成立后,已至少对其有模糊了解。在基金会介入前,其根本未被认作一实体——相反,许多组织相信洞穴本身对旅行者有危险,原因为再未听到进入者的消息。

附录4812.3:SCP-4812-K的敌对行为

于2002年6月9日,发现并收容SCP-4812-E三个月后,观察到SCP-4812-K偏离预期路线而转向北海上一区域。一基金会航空母舰舰队驶向该区域方向,而SCP-4812-K正在与一艘全球超自然联盟所属运输船交战。该实体不被GOC舰上常规武器干扰,似乎正在尝试破坏船体外部。值得注意的是——先前从未观察到SCP-4812-K做出此种无理由的敌对行为,特别是在海拔如此之低的位置。

基金会航空母舰集群迅速与该实体交战,并在短暂战斗后使其远离运输船。基金会航空母舰集群向GOC船只提供帮助,但请求被拒绝,船只继续向北行驶。卫星图像显示,该船停入一位于北挪威的未公开船坞中。

此事件与另两起涉及SCP-4812-E与SCP-4812-S的事件相符合。自与SCP-4812-K的交战过程中,SCP-4812-E自其收容容器内更加活跃,一度需要使用先前未经测试的技术以进一步增加深井拱顶罐内部温度以稳定实体。同时,在SCP-4812-S收容地点附近发生了数次震动,对该区域的地震测定显示,洞穴系统的很大一部分已坍塌。

随后对现场的观察表明,SCP-4812-S已向上移动了不少于70m。

附录4812.4:保密信件

注意:以下内容为4/4812级机密,访问受限。访问此文件需要适当许可。

附录4812.5:内部备忘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