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895
farmhead.jpg

SCP-4895的“自画像”(在突破收容失败后在对象的寝室内休歇)

项目编号:SCP-4895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4895被收容在一间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其收容间内应配备有灯箱,镜子,电子琴,塑料建筑积木和摄像机。根据对其他人员的服从情况,SCP-4895被允许自由观看长达一个半小时的电视或使用平板电脑绘画。

描述:SCP-4895是一个缺失上半部分头部的类人生物。SCP-4895头部的上半部分完全平坦,其顶部有着一片草地。一座微型谷仓坐落在其表面上,除此之外还有栅栏,一座小池塘和两个微型生物,下文称为SCP-4895-1与SCP-4895-2。SCP-4895-1是一名高约7厘米的人类男性,不存在面部特征,穿着工作服,戴草帽,并且被观察到有时会手持一个小型餐叉。SCP-4895-2是与SCP-4895-1成比例的微型奶牛。观察到SCP-4895-1和SCP-4895-2都避开了SCP-4895的头部边缘。SCP-4895-1和SCP-4895-2似乎不存在重力影响,因为大量测试表明它们不受SCP-4895的速度和位置的影响。

SCP-4895具有自给自足的特性,因为对象本体、SCP-4895-1和SCP-4895-2都不需食物或水。如果以任何方式将SCP-4895-1和-2从SCP-4895中移出,先前的个体将消失并在24小时内重新出现在SCP-4895上。尽管没有耳朵或眼睛,SCP-4895在视觉与听觉方面不存在任何障碍。

SCP-4895具有很高的社交性,并很乐意与基金会工作人员交谈以及进行其他许多社交活动,包括
-画画
-写歌/作曲
-用摄像机录像
-用塑料积木搭建

SCP-4895对它的“创作”表现出极大的热情,除非基金会工作人员查看SCP-4895所制作的任何作品,否则它通常会抵制测试程序。当SCP-4895的创作被忽略时,则会表现出抑郁和冷漠的状况。

4/22/18
嗨,我叫乔治。我今年17岁了,还没有工作。我的心理医生告诉我,我应该开始写日记,这就是我正在做的事情。昨天我和一些工作人员共进午餐。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4/26/18
嗨,又见面了,我昨天试图逃跑。事实上,我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么做?那些人有吓死人的枪,而我只有一件他妈的橙色连身衣。不,我头上的农场什么也没做,别再问了!当我被抓到在做坏事后,他们会让我不能看电视,我已经盖好了乐高积木,所以我现在只能写日记。希望我明天能写一首好歌

4/27/18
歌词:我刚刚做了一个梦,在那里我可以穿越水面
与我双眼相视
深处通往地狱
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在那里我能够逃离急流
是位于我首的农场
才让我得以如此的
与众不同

7/4/18
我讨厌这个地方,我讨厌这些人。他们不在乎我,也不在乎我喜欢做什么。他们只是不了解我和我的生理运行方式。他们不是为了帮助我才想要了解我,他们只是纯粹的想了解我,这样他们就可以有更好的自我感觉,但是我不知道再会有什么研究可以拯救这颗该死的星球。不会有人在乎的。当我只知道这栋楼里的这个房间时,我就很难去关心我是否合规了。你认为我会知道为什么这个农场在我头上吗?我他妈的懂个鸡巴!我不了解自己,也不想了解自己,我只是想去别的地方。他们能不能给我一个新的脑袋?我保证我不会告诉任何人你的精神折磨程序,我无所谓你们把我的脑袋切开。当我在这周末的时候将这本日记交给你时,我敢打赌您会给我一个令人无聊的玩具什么的。是的,你真他妈的很牛,不是吗

11/17/18
我要拍一部电影,这真他妈的很棒。我会拿一些我的乐高突击队士兵,把它们放在我的头上,看看那个农夫小家伙和他的奶牛会如何反应,这太棒了。操,我可以躺下,然后让他们用我的乐高积木建造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我给小农夫起个名字叫做约翰,他的母牛就是约克。你最喜欢的披头士专辑是什么,博士?
艾比路。
不错,那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11/19/18
我想要两只狗,我要他们取个名字叫保罗和林戈,我们就是披头士!

11/22/18
有时候我觉得我没有像这里的其他人一样面临艰难的苦难,这意味着我没有权利对事情感到沮丧。也许我在这里很好。不,不可能。我想我只是对这种复杂的临床“基础”生活方式感到厌倦。可能什么也没有,我只是这么想着。我希望我能为你们提供更多帮助。你们觉得我可以拥有一台电脑用来玩《我的世界》吗?

11/29/18
每当我弹琴或画画时,我都会选择对着镜子前做。我从未真正停下来思考过约翰和约克,他们看起来很高兴。
约克早些时候掉进了池塘,而约翰在试图把她弄出来的时候笑了。那就是我认为我需要的一种共生关系,哈哈。哦!我也得到了《我的世界》,非常有趣。我最喜欢的部分是建筑,我在战斗的时候很差劲,所以我比较喜欢创造模式。

12/2/18
自从约翰和约克获得我的乐高系列玩具以来,我就一直很羡慕他们。我想他们不知道他们在哪里,但他们绝对很聪明。我现在在镜子前写作,我在看约翰·米尔科·洋子。这很简单,令人欣慰。为什么那里面的不是我?当然了,我指农夫,而不是奶牛。

12/25/18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我成为了约翰。我醒来时戴着草帽和吊裤带,然后我开始工作。我拜访了约克,拥抱了她。没有人可以束缚我,我不离开。我照料我的小麦,然后回到谷仓睡觉。另外,圣诞快乐。

1/22/19
自从我上次写日记以来已经过去了好几周,我只是想说我已经有了更多关于成为约翰或约克的梦想。不知道这会把我留在哪里,真好。

7/2/19
自上次以来已经过了几个月。我现在只想睡觉。谢谢你,基金会。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