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01

项目编号: SCP-4901

项目等级: Keter

bubbly.jpg

图 1.1。 SCP-4901目前所在地。

特殊收容措施: SCP-4901位于芝加哥境内的冒泡溪中,目前未被收容。在SCP-4901能被成功、完全地收容之前,特殊收容措施将重点放在减少零星目击事件的发生以及隐藏SCP-4901的存在。

任何SCP-4901的目击者将被执行C级记忆清除以移除其所有关于SCP-4901的记忆,并且任何已记录的证据将被没收和销毁。芝加哥新闻媒体的任何提及了SCP-4901或Rudy Benson的消息将受到监控。提及Rudy Benson者应被记录在案。

对能够诱捕并拘束SCP-4901的移动收容单元的需求阻碍了SCP-4901的收容。然而,没有能轻易运输及隐藏的移动收容单元存在,意味着SCP-4901目前无法被收容。开发一个合适的收容单元的研究正在进行。

描述: SCP-4901是一个无定形实体,由污物、牛/猪样残骸以及人血组成,目前位于芝加哥境内的冒泡溪1中。组成SCP-4901的血液为半固态纤维状,其中的污物与牛/猪样残骸混杂形成了这样的纤维状血样。SCP-4901能够操纵纤维状血的黏度,将其暂时变成液态流体。

SCP-4901被认为是创造自一名人类,目前推测SCP-4901最初的精神状态是继承于这名人类的。猜想SCP-4901在被创造后的短暂时间里还留存有少部分的认知和交流能力,但它的精神状态由于身体状况的恶化而恶化。SCP-4901通常避开人世,主要倾向于在河床或其它隐蔽处消磨时光。

benson.png

图 2.1。 从芝加哥鬼灵获取的图片。描绘了SCP-4901被创造时的冒泡溪,并提及了SCP-4901。

SCP-4901虽有着无定形的身躯,但它能够改变其形态。它倾向于变为无定形四足动物的形态,但偶尔也在意识清醒的时侯变为类人形形态。

SCP-046-ARC2在1887年对一名竞争报童的异常谋杀中偶然创造了SCP-4901。SCP-046-ARC声称这名竞争对手的死是场意外,但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支持其辩解。查阅访谈记录-046-4901以获得更多信息。

目前,对于SCP-4901初步而不具体的认识正在整个芝加哥地区传播,其还是关于芝加哥鬼灵传闻中的一部分。其它关于SCP-4901的传闻已被证实是完全错误的,仅有部分传闻无法确定是真是假。由此认定这些传闻不会对常态产生威胁。

附录 4901.1 — SCP-046-ARC访谈记录

访谈记录文本

采访者: Thatcher博士

受访者: SCP-046-ARC

日期: 1946年03月12日


Thatcher博士: 您好,Chappell先生。今天过得如何?

SCP-046-ARC: 你这问的是什么问题?

Thatcher博士: 说得也是。我想-

SCP-046-ARC: 听着,我没跟你胡扯。鬼灵仍然以某种形式存在于那里,而我也不能令那些前来解救我的同伴们失望。

Thatcher博士: Chappell先生,芝加哥鬼灵已经匿迹十年了,纵使你未被收容,这个组织也没有能力把你从基金会设施中解放出来。

SCP-046-ARC: 我不信你这个说法。

Thatcher博士: 很好。现在我想和你谈谈你生涯中最早的一个异常-

SCP-046-ARC: 是夜先生。我一直在跟你讲,是夜先生。都是他。

Thatcher博士: 我们发现没有证据能证明这位被称为"夜先生"的人存在。不管怎样,我们现在想谈谈关于Rudy Benson的事。

SCP-046-ARC: 擦,那就和我有关了,很大一部分是。

Thatcher博士: 所以你承认了你的某些能力确实存在异常?

SCP-046-ARC: 不!我没法玩出什么把戏,只有夜先生能。那只是夜先生所给予我的一点小小的天赋。

Thatcher博士: 一如既往。

SCP-046-ARC: 为什么不让我从头谈起?在后来发生的一切犯罪与琐事之前,我年轻时是一名报童。我是这座城市里最好的报童,对湖岸大道形成了小垄断。我卖出了最多的报纸还有其它东西。甚至连大人都不得不承认我的能力。我正准备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成为一名新闻工作者。

当然,我没有成为新闻工作者。或许成为一个丑闻揭露者最后对我来说更好,至少我今天绝对不会坐在这。

话说回来,我当时是一名报童。其他人都对我心生嫉妒 — 记住,这个职业就是这样,每个人都知道其他人是谁。然后,大家都知道我不是一个文静内向的人对吧?所以每个人都闻我大名,知道我是这里最厉害的。他们开始对Dickie Chappell这个小子3妒火中烧,想给他浇盆冷水,让他学会谦卑。

进入到Rudy Benson这个混蛋的话题上来。他前来找我,打算从我这取得垄断权,但我是不会拱手相让的,对吧?我绝不相让,我可是Richard Chappell,这里是我的地盘。然后他和他的同伴一起来把我抓住了。我拼命反抗,大声叫喊,然后他们把我一路拖到冒泡溪边,扔下了水。

那个时候,我不熟水性。现在你能听到这个故事是因为我还活着,但当时我溺水了,性命难保。

若不是那个男人跳下溪中把我拖了出来,我已经死透了。关于他的事有些我已经忘了,我现在只能讲我当时简单一瞥所看到的。倘若我小时候是个胆小鬼,我已经吓破胆了。他就是夜先生,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

Thatcher博士: 找不到能证实"夜先生"存在的证据。一点都没有。

SCP-046-ARC: 你他妈的想让我怎样?

接着讲,夜先生给了我这个小口哨,叫我去Rudy面前吹响它。冒泡溪边哨声起,今后人生须得意。但这也暗示着Rudy Benson的日子不好过了,对吧?

我照做了。我在堤边与Rudy碰面,吹响口哨,然后…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口哨声尖锐刺耳,但这还不是唯一发生的事。Rudy全身各处开始出血:眼睛、嘴巴、鼻子、皮肤绽裂开来,这个小孩的血就这样流干了。他的帮派分崩离析,他们现在都惧怕我。

我是Richard Chappell。没人惹得起。

Thatcher博士: 这就是故事的全部了?

SCP-046-ARC: 是的。现如今人们唯一记得的关于Rudy Benson的事就是我杀了他。我们让鬼灵中的所有人都知道他,让小Rudy在记忆中永生,如何?

Thatcher博士: 我知道了。

SCP-046-ARC: 那么,你知道了什么?

Thatcher博士: 你无权知晓那些信息。

SCP-046-ARC: 什么?你现在就他妈的跟我讲这个!你他妈的为什么要在乎这个!Rudy Benson到底发生了什么!?

Thatcher博士: 我们的访谈到此结束。

附录 4901.2 — 观谬维基4帖文

2009年,如下贴文被发布在次要GoI-1109("观谬维基")的论坛上,详细描述了SCP-4901。由于帖文中真假信息混杂,加之关于观谬维基的一般信息安全政策,此事并不被认为是收容失效。

spicyghost 01/15/09 (Thu) 18:50:04 #83648190


在芝加哥城中心深处,生活着一个可怖的沼泽怪物,这与一个狡诈多端的黑帮,芝加哥鬼灵密切相关!这个怪物是由鬼灵杀死并抛尸在冒泡溪中的每一个死者的失魂残念组成!

大家可能都知道,芝加哥鬼灵是芝加哥城颁布禁酒令前后的最大的黑帮之一。而让它与其它黑帮与众不同的便是它那神秘的建立者 — Richard Chappell ,有传言称他一直在寻找新的魔法宝典。"锯齿"5,鬼灵的一名副官,据称复活了好几十次。"轮子"经常在两个地方同时出现。Derringer是一个货真价实的男巫。Leggy除了一双能跑得过汽车的腿,什么也不是。

首先交代重要背景,先讲冒泡溪,然后再讲Richard Chappell的和它的个人联系。厄普顿·辛克莱Upton Sinclair在其代表作《屠场》The Jungle中让冒泡溪变得臭名昭著,他这样描写:

"冒泡溪"是芝加哥河的一条支流,…方圆一英里范围内的屠宰场都将污水排放于此,实际上把这里变成了一个一两百英尺宽的露天污水道。…倾倒于其中的油污与化学物质发生了各种奇怪的反应,由此导致的冒泡现象造就了"冒泡溪"这个名字。溪水不停地涌动,好似一条大鱼正养育其中。

好一个令人神往之地(值得一提的是,现在这里还在时不时地冒泡呢)。当然了,厄普顿·辛克莱在《屠场》一书中所描述出来的问题在好几十年前就已经存在。事实上,这些现象大约出现在Richard Chappell身为孩童,初涉新闻业的时侯。

当一个同行 — 名叫Rudy Benson的报童 — 试图取代Richard的街头霸权的地位时,Richard Chappell迅速发起了骇人听闻的报复。他把Rudy Benson带到冒泡溪边,利用他的魔力,把他竞争对手的血给抽干了。鲜血染红了河堤边缘,与小溪中猪和牛的骨头、血液、脂肪、毛发混合在了一起。

Chappell长大以后,决定让所有人都记住他的过往。让别人记住他对Benson的所作所为,以此杀鸡儆猴。鬼灵会定期地把他们的敌人引到溪边,放干他们的血,然后抛尸溪中。在此处理尸体再好不过:溪中原本就堆积如山残骸意味着没人会特别注意那些腐臭味。

第一次目击到冒泡溪的沼泽怪物是在1920年末,禁酒令刚颁布不久,此时芝加哥鬼灵正如日中天。一名正在向溪中倾倒残骸的屠户看到了正处于人形的沼泽怪物。他被这个怪物吓得不轻,最后甚至洗手不干这行了。

鬼灵将Rudy Benson与沼泽怪物联系在一起,作为此次目击事件的回应,再次申明了:任何胆敢挑战鬼灵者,将落得此下场。鬼灵从未忘记这两件事,芝加哥也是。

至少,是在鬼灵倾覆以前。在1933年FBI突袭芝加哥鬼灵的酒吧,击毙了Richard Chappell后,黑帮就此崩塌,剩余的团伙们不再提起他们之前在冒泡溪的所作所为了。冒泡溪的沼泽怪物也不再频繁地进入人们的视野,当它现身的时候,更多时候是以四足形态甚至无定形态出现的。

如今人们还会目击到沼泽怪物(通常是在清晨,这是Rudy Benson被杀害的时间),最典型的是和芝加哥鬼灵一同在报纸、历史书或其他类似的出版物中提到。尤其是一起提及了Rudy Benson和沼泽怪物的。这些很有可能是目击者眼花了,不过…

它确实还在那里会怎样?

这篇贴文在观谬维基上得到了广泛的评论和浏览,在2009年01月一跃成为了观谬论坛中"最热门"的贴文。这也带来了副作用:使得广大民众知道了关于SCP-4901的历史收容信息。

在贴文发布之后,SCP-4901的目击事件显著增加。另外还提到,SCP-4901在此期间变得最人形化。对历史提及了SCP-4901的媒介进行更深入的分析、交叉参阅之后,确认了SCP-4901的目击事件与形态之间存在统计学上的重大联系。

根据前面提到的相关联系,推测SCP-4901变为人形的能力与其在公众中认知度密切相关。

附录 4901.3 — 冒泡溪探索行动

为验证由2009年观谬维基的一篇贴文所带来的关于SCP-4901的假说,基金会发布了一份关于SCP-4901的等级1(无限制)SCP格式的说明文档以增加受众数量。至2009年底,已有██,███名个体知晓SCP-4901。

在2009年的前几个月,SCP-4901的目击事件开始增加,多为人形报告。然而在八月下旬,目击事件突然停止。机动特遣队Zeta-2的Rosales特工被单独派往冒泡溪开展行动,以查明SCP-4901目击事件减少的原因。

以下为Rosales特工探索行动的文本记录,真实的探索足迹目前已被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RAISA封锁。

探索行动视频文本记录

日期: 2009年10月07日

地点: 冒泡溪,芝加哥

所属机动特遣队: Zeta-2

小队成员: A. Rosales特工


Rosales特工: 仅使用一辆厢型车的开展的小型行动?

指挥官: 这里是大城市的中心。我们正试图保持隐蔽。

Rosales特工: 好了。我现在出发。

Rosales特工打开厢型车的背门。时值清晨,离日升还有将近20分钟。Rosales特工向着冒泡溪的河堤走去。

Rosales特工: 我想我已经闻到4901的气味了。

指挥官: 事实上,这是冒泡溪的气味。

Rosales特工: 都过去一个世纪了,这里有气味?也难怪,他们在这里倾倒尸体。

指挥官: 这或许是观谬维基虚构出来的。除了Rudy Benson原来那场事故,再无此类事件的记录了。

Rosales特工: 这么说4901仅仅是指Rudy Benson,然后呢?

指挥官: 是指Rudy Benson和数十年间积累下来的猪牛渣滓。

Rosales特工: 怪不得他会精神错乱。

Rosales特工在河堤附近转悠,打开一支手电来照亮周围事物。他经过数个最近目击过SCP-4901出现的地点,但没有收获。

Rosales特工: 没有我们所谓的沼泽怪物的踪迹。

指挥官: 知道了。试着呼唤它?

Rosales特工: Rudy!嘿,Rudy!Rudy Benson!

视频记录中无任何可辨别的声响。

Rosales特工: 我觉得我听到什么了,但很细微。我应该跳进灌木丛,在堤边走走。

Rosales特工下到冒泡溪中。

Rosales特工: Rudy!出来,Rudy!

一声安静但声调尖锐的呜咽声被音频设备记录下来。

指挥官: 现在我们接收到了。干得好,特工。

正当Rosales特工用手电照亮路径,摄像机捕捉到了一小团静止在泥土中的生物物质的画面。他在旁边蹲下,戴上乳胶手套,将其拾取。

Rosales特工: 看起来我们在这得到了4901的一部分。里面有某种骨头碎屑,要我猜,可能是猪肋。上面还沾有些许脂肪和少量毛发。可能来自冒泡溪的河床,但更可能来自4901。

指挥官: 把它装进袋子里。

Rosales特工将这团生物物质装入一个生物危险品专用证据袋中,然后把袋子收进了背包里。

Rosales特工: 接下来看看呜咽声是哪发出的。听起来像是在那里的一个洞穴发出的…嘿,Rudy!

在"嘿,Rudy"的发音后,呜咽声立刻变大。

Rosales特工: 呀,它就在那。

Rosales特工匍匐前进至灌木丛的一角,将周围的枝叶推开,暴露了一个小洞穴。但由于Rosales特工身体角度的问题,人体摄像机并未能够捕捉到洞穴内部的细节。

Rosales特工: Rudy?

SCP-4901: 请………停……下…来……

SCP-4901的声音经分析,符合为一个年幼、青春期前的男童的声线。听起来伴有强烈的哀怨和恶心感。Rosales特工从衬衫上抓取摄像机,重新调整角度,使之对准SCP-4901。SCP-4901的手上和膝盖上沾满了从嘴里喷吐出来的混合物质。

Rosales特工: Rudy Benson?是你吗?小报童?我不想伤害你。

SCP-4901: 伤………害!

Rosales特工: 我很抱歉,Rudy Benson。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

SCP-4901: 忘………………了。需……要。遗…忘。

Rosales特工: 把自己忘掉?真的吗?

SCP-4901剧烈咳出一大坨猪油和骨头。然后从地上腾起,一把抄过旁边的废纸。

SCP-4901: 号外!号外!快来读报!

SCP-4901将这沓废纸朝Rosales特工砸去,随后开始改变物理构造。尖锐的骨头从其手臂末端生出。Rosales特工迅速撤离洞穴,掏出了枪。

Rosales特工: 异常确认存在敌意,是否允许开火?

指挥官: 批准。子弹不会致命。

SCP-4901怒吼着从洞穴中现身。开始快速而反复地用手臂末端锐利的骨头戳刺自己的头部。溅出大量的污物和动物残留。

Rosales特工: 哈,看起来不是对我的敌意。

SCP-4901继续捅刺着自己,直到头部完全损坏。然后它又开始戳刺身体其它部位,纤维状血流得到处都是。

指挥官: 撤离此地。

Rosales特工: 不敢抗命。

所有在2009年接触了关于SCP-4901信息的人均被施以轻度记忆清除。自此,一切恢复常态。在2009年10月07日之后,SCP-4901不再被观察到以人形进行对话或出现,并通常潜藏于冒泡溪的水面之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