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37
Daniel Morowitz
To: <pcs.noitadnuof.citememitna|sregorn#pcs.noitadnuof.citememitna|sregorn> 详情

2019/3/9 19:13

Nolan Rogers,

你的SCP-4937草案毫无用处。 首先,你插入的图片里有模因危害,就算不讲道德不道德,这也是不能接受的。 然后是收容措施,只说[数据删除]?很多地方都没有授权,我甚至不想讨论你的描述。

另外,SCP-4937是什么?我们记录管理部门根本一丁点记录都没有。

真诚的,
Daniel Morowitz,RAISA

Nolan Rogers
To: <pcs.noitadnuof.asiar|2ztiworomd#pcs.noitadnuof.asiar|2ztiworomd> 详情

2019/3/9 19:13

Daniel,

我觉得你没搞懂我的意思。 主要是,如果我用另一只手数数的话,我遇到的问题就跟我的手指一样多了,因为我无法用两只手数数,如果我用你的手数数,那我就不会数数了,那就不算数了。 关键是……嗯。

不管怎么说,发生收容失效的站点就是收容SCP-4937的站点,于是我们去了那,它像一个气球鬼魂似的,还是动物形状,因为所以它老像个幽灵一样漂浮着,上面什么都没有。为什么我老转移话题?因为我试着说出来正确的事情,但什么是正确的已经离开了我的头脑,我脑子里剩下的东西都是错的。当我们试图确保一切正常时,有时候一切又会错乱,气球就会往上飞。

万一它在站点里而且没上了天去,意思是它没被炸掉,所以我们用备用照明下到了站点亚层。 整个建筑群的水泛滥成灾,一点光也没有。 我穿过很多又黑又长的长廊,到了一个左右分岔的岔路口,我就选择往右走了,那是正确的路,因为左边(right)的路不是正确(right)的路,而我就应该选择后者。我看到隧道尽头有一盏防洪灯,于是我穿过到阳光充足而没有水的隧道里,到了一个满是后者而没有前者的隧道,直到我遇上一个梯子后,我选择登上了梯子。

背着弓下楼,因为我上面的楼层已经塌了。这是正确的路,因为我的后面就是放大展开着的SCP-4937,我感觉像是被闷了一拳,因为虽然来这里纯粹是因为勇气,但我的直觉是对的。想象一下,但是你不会,因为没有照片,但是事实是:它不会浮起来,因为漂浮物不能漂浮,一些气球也没有。

真诚的,
Nolan Rogers,Antimemetics Division

Daniel Morowitz
To: <pcs.noitadnuof.citememitna|sregorn#pcs.noitadnuof.citememitna|sregorn> Details

2019/3/9 19:13

Nolan Rogers,

你根本没有解决我的任何一个困惑, 我已通知了你的上级,他们了解情况,请别跟我吹牛逼。

真诚的,
Daniel Morowitz,RAISA


项目编号: SCP-4937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4937被保存在一个████,30 cm x 30 cm x 30 cm的软垫容器中的收容室内,由于其易碎的性质,操作人员应谨慎处理。

描述: SCP-4937从外部观察是一个部分漏气的260Q白色模型气球,顶端到充气阀的距离为32厘米,外形通常是一只犬类。

SCP-4937具有认知危害模因, 其属性,行为和性质“难以描述”。 因此,只能通过直接观察来了解有关SCP-4937的信息。

对于SCP-4937本身的描述皆不成功,因此对其的描述可能是没有必要的,或者是对其本身的逃避。因此,关于SCP-4937的信息可能是真实的,也可能不是真实的,可能对收容室具有极大威胁。

一般来说,模因是种活的概念,而逆模因则是一种自杀性的模因。但是这一个则不同。它在成长,是的,但方向不对。它没有传播或隐藏自己的信息,而是在传播错误的信息。它只想让我们认为它是只狗气球,既然我们没法理解,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这可能就不是什么好笑的事情了。——Dr.Marcus Sonoma


附录4937-1:
初级研究员Nolan Rogers于█/██/████在Site-██回收了SCP-4937,此前没有关于SCP-4937的记录,而且Rogers无法给出█/██/████之前有关SCP-4937的信息。 Rogers声称无法谈论SCP-4937。 以下是专访的笔录。

日期: █/██/████

采访者: Dr. Marcus Sonoma

受访者: Nolan Rogers


<记录开始>

Dr. Sonoma:请介绍一下你自己。

Rogers:Nolan Rogers,不带d那个Rogers

Dr. Sonoma:我想你应该明白你为什么在这里。

Rogers:我想是有关于SCP-4937。

Dr. Sonoma:是的,让我们从头开始吧,你是怎么知道SCP-4937的?

Rogers:不知道,你呢?

Dr. Sonoma:额,当然是通过你。

Rogers沉默了片刻。

Rogers:那,这就是我的回答。

Dr. Sonoma:那么给RAISA讲之前你是怎么知道SCP-4937是SCP-4937的呢?

Rogers:我怎么知道?你们这些家伙叫它4937,而不是我。

Dr. Sonoma:不,在你寄给Morowitz的初稿里——

Rogers:听着,也许我明天能想起更多的信息,真的——

Dr. Sonoma:对,差点忘了,那些文字游戏是怎么回事?

Rogers:啥?

Dr. Sonoma:Tomorrow,还有这, Morowitz。而且在你的邮件里满是双关语。

Rogers:我不知……哦,啊哦!就是那个!

Dr. Sonoma:是什么?

Rogers:那是SCP-4937!

Rogers开始控制不住的大笑。

Dr. Sonoma:它是有关于什么的?

Rogers: 一切东西!不寻常的情况下,那就是一只裂开的气球狗和一切玩意!这是个笑话,我们就是那个笑点,那一点都不好笑!

Dr. Sonoma:啥玩意?

Rogers:那就是个气球狗! 我们牛逼吹大发了

<End Log>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