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41
根据监督者议会的命令
以下文档为2/4941级机密
禁止未经授权的访问
494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4941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header.png

由最初发现期间拍摄的SCP-4941视频中截取的静止帧。


特殊收容措施: SCP-4941收容小组的一名成员将在所有活跃事件期间与SCP-4941 在长唐岛(Long Down Island )的的布拉沃角(Point Bravo)会面,并记录该实体在交互期间的行为。若在任何时刻,实体表现出痛苦的迹象,收容人员应该尽一切努力来安抚它,通常是通过安慰它说Charlie Mason很快就会回来,并播放在岛上发现的水晶八音盒。

由于长唐岛位于主要航道以外,任何船只在无意中接近划定禁区的可能性甚微。无论如何,现场保安人员需维持1千米的禁区,并逮捕任何在活跃事件期间闯入该区域的任何未经批准的船只。

描述: SCP-4941是一头巨大的,无形的雌性座头鲸(Megaptera novaeangliae)。

SCP-4941只会在SCP-4941活跃事件中出现,该事件发生在满月之夜的日落时分。在这些事件中,SCP-4941将出现在长唐岛的最东角(一处约24米高的悬崖)附近,并在悬崖边缘的空中漂浮。SCP-4941将留在那里直到日出,即时它将消失。

若SCP-4941在活跃期间未受干预,它会发出响而低沉的声音,远及英国本土都能听到。这通常可通过在激活事件期间让一名收容人员与SCP-4941同处,并使用最初在岛上唯一建筑中发现的水晶八音盒安抚实体来预防。每当收容人员播放音乐盒,在歌曲的播放期间SCP-4941将与它一同歌唱。以下是这种歌声的一个样本。

附录 4941.1: 发现记录

SCP-4941于1995年被在该地区巡逻的基金会人员发现,当时他们无意中遭遇了正在进行中的活跃事件。后来经对该岛的勘查发现了一座废弃的建筑物。除了一把椅子、一张桌子、一张床和几本书以外外,整个建筑是空的,并且似乎已闲置了一段时间。

此外,在床下还发现了几封信件和一个小水晶八音盒。许多信件由于天气原因已被损坏到难以辨识的程度;不过,也有一些信件由地板上的一个空隙掉落,基本没有受到损坏。这些信件的内容如下。

附录 4941.2: 信件

亲爱的 Aoife,

日日夜夜,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战况每天都在恶化,而每天我们都被告知要坚强。我不知道没有你我还能怎样坚强。在最艰难的时候,我在思绪中找到你的脸,你头发的气味,你双手的柔软,我们身后是大海的声音,我又回到了家。

等待我,我的爱。我很快就会回来。

永远属于你,

Charlie


亲爱的 Aoife,

我们又转移了。邮局的小伙子们很尽责地将你的信送给了我,我应当感谢他们。你的言语对我来说像空气般重要,我读了一遍又一遍。我能远远地听到你的声音,但我担心某时某刻我将会失去它,就像一首很久以前听到却被渐渐淡忘的歌曲。枪炮从我身上剥夺了很多东西,但你的音乐般的声音将会是最后一样被夺走的事物。

我希望你一切都好,希望战争还没有波及我们的小岛。

我的挚爱,请等等我。不会太久的。

永远属于你,

Charlie


亲爱的 Aoife,

他们说霞飞将军要把法国军队调到凡尔登。你还记得我们去那里拜访Janette姨妈的时候吧?河水很美,看着阳光轻洒在你身上,我的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腔。就好像世界上所有的美都集中在一处,只属于我。

很难想象这里曾是一个美丽的地方。战争已在这里持续有一段时间了。它已经改变了这个地方,也改变了我。我希望我还是离开你时的那个人。我希望你爱着的,我的那一部分没有消失,没有被弹壳、烟雾和泥土击碎。上帝,我希望我不会死在战壕里。

等待我,我的星光。我很快就会回来。

永远属于你,

Charlie


亲爱的 Aoife,

世界变了。在这个新世界里,人不可能高尚。我只希望我能够再次回到你身边,远离这一切。我每天晚上都在向上帝祈祷,希望他能把我带回你身边,让我们再一次看鲸鱼在月光下舞蹈。这一切都感觉像是一个遥远的梦,几乎不再真实。那段时光已经逝去了如此之久,我记忆中只剩下你的脸的印记。我所看见的,真的是你吗?当我只能见到泥土、鲜血和铁丝网时,我又该怎样确认?

中尉说这之后,我们就可以回家了。我想再次见到你,听到你的声音,触摸你的脸,哪怕只有一次,也足够了。

永远属于你,

Charlie

附录 4941.3: 未寄出的信件

一封信随后被于书架上两本书之间又发现。这封信,地址简单地写着“给Charlie”,没有受到损坏。这封信的原文如下。

我的Charlie,

水手们说战争已经结束了,但从我上次收到你的信以来,已过去了很久。我保存着你的信,每天都读。在我们床上,你的位置闲置着。我非常想你。

我老了,Charlie。大海与天日在我身边匆匆流逝,而你所认识的那个女孩也随之离去。当你写你变了的时候,我很为你担心,但我想变化会以不同形式降临在我们每个人身上,就像歌里所说的那样。那个曾经的女孩已所剩无几了,只剩下爱你的那部分依然留存。

很快就会有一天,我需要回到大海。我要去那悬崖边,你多年前在那个星光闪烁的夜晚发现我的地方,那时鲸鱼在黑暗中向我们歌唱。我会等你,哪怕是上千个轮回。我知道你会回家的。

charlie.jpg

Charlie Mason

我爱你,Charlie。回到我身边。

永远属于你,

Aoife


随信附有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年轻人,后被确认为英国第四军的士兵Charlie Mason,他被列为在1916年7月索姆河战役的第一天被杀害的人员,有可能被埋葬在法国北部的一个集体墓穴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