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4978

SCP-4978.jpg

SCP-4978中心区的雕塑,描绘了城镇创始人Donald J. Brook和他自己的马展开赤身肉搏的著名场景。

项目编号:SCP-4978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指派到SCP-4978前哨的人员必须接受三个月的基金会认证自卫训练。1对全体人员提供高级徒手格斗、泰拳和柔道课程。这些课程不做强制要求,但建议参加以免受伤。

已在通往SCP-4978的所有道路上修建检查站,避免非居民进入。安保人员每两周巡逻SCP-4978一次,不得在镇领地内携带枪械。

描述:SCP-4978是位于美国中西部的白川镇。白川镇全体居民在基因上与基准人类存在差异,多种演化使其能在恶劣环境下生存。平均而言,这些变化包括:

  • 血清素等级更高。
  • 硬脑膜包裹层厚0.2毫米。
  • bpm2高10-15。
  • 更致密、坚韧的脂肪组织和血管。
  • 颅骨周围的脑脊液层更厚。
  • 血液中有一种类似干细胞的异常性真核生物3

未知这些异常是白川镇怪异文化的成因,还是其结果。

白川镇极其喜爱组织徒手格斗,以此解决纷争、决定选举以及作为大部分节日的庆祝活动。镇内禁止使用枪械或其他致命武器,并将此视作禁忌。然而,大部分暴力犯罪在此却反而被除罪。青年人组成街头帮派不仅被许可,更是作为课外活动受到鼓励。无论预期如何,罪犯大多不会受物理惩罚,而是在社会关系上受排斥。这在白川镇内被视为最大的惩罚;违反者受到的每日暴力将整体变少,且会被排除在大部分的社交及文化活动外。

格斗传统延伸到了市民组织的每一层面。公共官员仍是以大众投票选出,但依照传统,选民会偏好投给年度“议会候选人牢笼死斗赛”的赢家。


发现:白川镇在1881年被基金会首次注意到,当时在美国西部有流言称某个定居点的城镇广场被替换成了拳击场。一队基金会研究员及外勤特工出动调查。

前言:下列抄录记载了研究员Timothy Mulligan和白川镇镇长Frances L. Foley于镇外的首次会面过程。


研究员Mulligan:下午好。

Foley镇长:欢迎来到白川!

Foley镇长对着研究员Mulligan的下颌打出一拳,将他打倒。特工Worth与Nolan拔枪指向镇长。所有在场白川镇居民困惑地盯着特工们。

Foley镇长:咋?

之后展开第二次交流尝试,这一次以远程进行。虽然比之前远更成功,白川镇方面不同意建立任何正式外交关系,除非基金会能完成一项惯例性的坚韧精神测验: “拳球”。

这是一种美式橄榄球的变体,由4支6人队伍同时进行,内容为在其他各队的物理攻击下尽可能久地把球拿住。MTF-Alpha-6 “赛事变局者”4出动。他们采取的防守性放风筝战术被白川镇居民斥为“懦夫”、“有违体育精神”,但确实能有效对抗对手采取的传统式身体冲撞战术。Alpha-6赢得胜利,基金会得以建立永久性哨站。


4978-2.jpg

SCP-4978, 1995/11/17

附录4978-01 - 1995/12/15:虽然大部分时候无事发生,对SCP-4978的积极收容于近年来变得越发困难。大众媒体和流行娱乐的发展开始对新一代居民产生影响,令传统的孤立主义价值观逐渐衰退。此外,基金会的存在已引起了某些文化感染和未授权亲善行为,详情如下。

SCP-4978 | 证据记录1/4 | 1995/12/15

前言:1995年11月17日,安保员Neil Lomen及高级安保员Hentry Wentz意外记录了他们对不当行为的供认,因为Lomen安保员未能关闭其体载摄像头。


26分钟无关内容略去。

开始摘录

Lomen安保员的安保腰带和体载摄像机被挂在椅背上。镜头对准SCP-4978前哨休息室的北面墙。 有一木衣架和一派存储柜围绕着一扇窗户,外面是暗蓝的夜空和落雪。

Wentz:好吧,快九点了。换夜班的人应该来了。嘿,我能搭你车吗?那些基金会公交座位硌的我悲痛。

Lomen:抱歉,不可以。今晚要去看Wanda。

椅子被粗野拉开,发出巨大噪音。

Wentz:该死,伙计,闭嘴!要是有人听到了怎么办?

Lomen:谁能?拜托你看周围。所有人都已经下班了,以及谁在乎?我们在这其实什么都没干。你知道,我当初听说这个职务需要上功夫课,我就迫不及待报名了。我以为会非常激动的!

Wentz:等下,你是主动来值岗的?

Lomen:对啊当然啦。你不是吗?

Wentz:才不是,他们把我分过来的。我觉得我那时候这边更缺人手点。

Lomen:哈,对。最近人们要排队来4978。我是说,这里完爆每天在地下工作。“风险因素”和额外训练也意味着更大的酬劳。我就是希望能有,你知道的,更确实的风险!

Wentz:所以怎么,你就想着要自己制造一点?所以你就跑去和Wanda约会?

Lomen:啥?才不是哥们,不是这回事。 这可不是为了寻求刺激什么的,我……好吧,你看看。

镜头摇晃一下,Lomen从口袋里拿出某物。一阵模糊的吱嘎声,好像开启了某种小盒。

Wentz:你在搞我。

Lomen:我没搞你。


附录4978-2 - 1999/05/15:白川镇居民完全知晓他们和其余人类间存在文化和生理差异,对后者他们一般评价为“彻底落后”。为避免文化吸收,白川镇严格实施自我封闭的孤立。基金会已协助此种收容将近百年,且在此过程中雇用了38%的全部人口。 这些人员被证实对安保和高危收容工作有重大价值。

白川镇民的在职训练速度非常快;他们天然守纪律,大部分人也能在见到我们的致命小大爷后认识到枪械的价值。不过,还是有些人比其他人更为小气,一直坚持说他们可以“和那个丑鬼大蜥蜴大战十回合”。

不,真正的困难在于长期社会整合上。“办公室政治”和“容忍工作傲慢”这些概念对他们来说完全是对牛弹琴。我承认,有些困难我自己也有。这样伸张一种文化传统实在感觉有点超现实,它其实,老实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Dr. Vivienne Comeau,4978-101计划主管)


SCP-4978 | 证据记录2/4 | 1995/12/15


Wentz:你……看,Neil,我挺喜欢你这人的。我喜欢在这有人陪我聊天;所以我可以把你所有的那些烂事盖住。但这个?这就太过了。这怎么能保密得了?

Lomen:我没保密。我不关心基金会发现没有。

Wentz:哥们认真的?

Lomen:认真的。我已经看中公园旁边的一座二层小楼了。

Wentz:好吧,Neil,你真的过分了。你真想就在这住下去!?

Lomen:你不懂,伙计。白川自有其道理。如果你在这待久了,你就会发现为什么别的人都是这么的落后。我们一直把侵略性压抑起来。我们用言语相互攻击、或者是愤恨,甚至是该死的,武器!我们让问题越积越多因为我们禁止暴力。当然,白川可能打架打的多,但争斗更少,你懂吗?这里的愤恨和仇怨还有怒气更少。听起来可能很疯狂,但如果你去看看那些街头斗殴,这他妈就是一座乐园!

Wentz:你说得对,听起来真是疯了。你说的这帮人过万圣节就是打烂彼此头上的南瓜。再过两周,镇上最大、最烈的SOB就是带上大红帽、一路打到别人家里去在树下放礼物。这就是他们的圣诞节。这是个疯人镇。

Lomen:对嘛?你上次过圣诞是啥时候?

Wentz:大概,就去年!我去我姐家过的。

Lomen:对啊,但你真的有在过节么?还是你就是坐在那,喝蛋奶酒,假装你喜欢那件难看的汗衫。

Wentz:所以,怎么,这就是你的争辩?我们餐前洗手很无聊,你要来个餐前拳击才好?

Lomen:他们这是餐后洗手。

Wentz:在拳击之后!

Lomen:嗯,对。你肯定不想双手沾血吃晚餐。

WentzNeil。

Lomen:我认真的!不止这些。这是个好镇子,人也特好。比如,我又没有告诉过你我怎么遇到Wanda的?


附录4978-03 - 2001/02/23:尽管Dr. Comeau和她的团队已尽最大努力,仍有部分站点发生了与白川镇雇员有关的轻微打斗事件。应当说明的是,这些事件中并未出现严重伤害报告。

“……会得到快速恢复。痊愈祝福卡正在D翼区间传递。各位有机会的话务必签上名。

我要感谢所有人对我们将新同事引入Site-61保持耐心。当然,些许的文化摩擦是可预期的。虽说如此,我最近听说的那种消极进攻式的谩骂也是无理的。我和你们都坐在同一个餐厅里,各位。我没有作壁上观;我就身处在这种对话的交火之中。

白川不是我们的阿拉基斯5。我们不是在“繁育兽人”。我们从19世纪就开始与这些人共处,他们对我们的使命宣言怀着固有的尊重。他们理解收容的必要。我期望你们尽量欢迎他们的到来。

另外插播一句无关内容,医务室有四个新岗位开启招聘,因为近期工伤数量有小幅增多。准备在本月见到更多新面孔吧!

午餐菜单是……”

(Takeru Kobayashi,Site-61主管,2010年5月每月交流宣讲摘录)


SCP-4978 | 证据记录 3/4 | 1995/12/15



Lomen:所以说,那时候我还在和Sarah和Carter交朋友——

Wentz:哦对,我记得这些蠢人。

Lomen:我知道,我知道;但没他们我不会遇到Wanda。是他们想到要在晚上去白川逍遥一把的。我是说,好吧,我也不想开车四小时去酒吧,要我说实话,我也对4978很好奇。

所以,我们就溜进了镇上,亮出ID,一路杀过边界。我们喝了酒——天啊,你知不知道那酒有多烈?加拿大啤酒相比之下简直就是自来水。总之,我们花了两小时欣赏酒吧间斗殴,你都不敢相信。就这样一直打着喝着。Carter和Sarah基本是看着傻笑,但我是科学家模式全开。我几乎想记笔记!一片混乱中,更有一种……老道的优雅,你懂吗?没有人去拿酒吧的椅子,或者碎瓶子;靠,他们都没怎么撞上桌子或者把酒洒出去!当斗殴者在地上滚,人们只会抬起他们的脚,好像你的室友在用吸尘器。

过了一阵,酒吧开始忙碌起来,我也从“分析性醉酒”升级到了“傻瓜性醉酒”。我们一直想抓住酒保的注意好多来点酒,但在白川你必须真的要抓住酒保。那个家伙就和阿里一样会闪躲走位。我差点就要拿住那混账,突然,莫名其妙地,这个年轻姑娘就走了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领结。就和那些空手道电影一样,老师傅用筷子夹住苍蝇那种。就像是“嗖!”太快了!但是,我喝醉了,我觉得抓住她的胳膊要简单些。我想着,嘿,在白川做事就是要激进嘛!

Wentz:不是吗?

Lomen:呃,是又不是。他们的整个文化——好吧,和酒吧斗殴真是有不少相似。看起来可能是混乱而暴力,但乱中有序,知道吗?我用硬派的方式学到了这点,Wanda反过来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柔道背摔到地板上。

上帝,我记得我看到她,我眼睛里是星星。她的头发捆成了干练的小金辫。她的头顶有一篇朦胧发亮的光环。她看起来就是天使,哥。她是我见过最美的女人了。

Wentz:在酒吧地板上还是她扔翻的你。

Lomen:太对了。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像个球一样缩了起来。我喝醉了,头痛又心动,但我还是意识良好的。我想她接着就要好好来一脚,但没有。她帮我起来,发出爽朗的一笑,然后请了我啤酒和冰袋。

Wentz:等下,她撩的你吗?干完这些之后?

Lomen:哈。“撩”这里听起来有点微妙。她给我说她喜欢我的背。

Wentz:靠!

Lomen:对吧?我总是和女人在第一步上出麻烦,Wanda……Wanda就不一样。我们聊了一整晚。她风趣,但又不让人反感。她坚定,但很容易收住争论。没有一声刺耳的音符。该死,我们都走了之后她甚至还叫我怎么在搏斗中把手抬起来;“保护我漂亮的下巴”,她说的。在回哨站的路上,Sarah和Carter在那一摇一摆嬉嬉笑笑,但我只是想着她。

Wentz发出靠在椅子上的声音。

Wentz:在你们撞到我之前,你是说。

Lomen:在我们撞到你之前,对。我有说过那天你没告发我们我有多高兴吗?

Wentz:最近没有。

Lomen:我真是很高兴你没有-

Wentz:噢闭嘴。我更高兴的是Sarah和Carter被调回Site-12去了。他们就是一对S.O.B.

Lomen大笑,在座位上转过身把小盒放进兜里。

Lomen:对,我也不想念那两个傻瓜。但我想她。每一天。我知道这听起来挺腻歪的,但我真是数着秒等着下一次见她。她就是我的唯一,Henry。如果基金会不喜欢这样,好吧,他们炒了我就是。Wanda她爸在镇上开锯木厂。他们只会在午休打,因为工具太锋利了。我觉得我去那会很开心。

Wentz:我则非常肯定基金会只会把你记忆删除之后送去Keter任务。

Lomen:拜托,根本没这事。不过,要他们真做了,你可得来营救我。你要把我待会这里,让我记起我是有多爱Wanda。

Wentz:所以我为什么非要干这些呢?

Lomen:因为你就是个老好人。你那天晚上都准备去拿大红电话了。但等我开始念叨Wanda,突然间我们就是被“口头警告”了。 别说谎。你爱爱。

Wentz:好吧,对。我只是不想满纸填报你们的蠢事。

Lomen:好人。

Wentz:闭嘴。


附录4978-04 - 2019/02/23:基于他们的长期配合、忠诚服务以及总体善良的天性,基金会已决定减少SCP-4978相关收容协议。前哨和边界巡逻将继续围绕镇区进行,但不再采取措施限制其人口扩张。前镇民需要每两年报告登记,且必须回避一切非基金会医疗检查。预期中这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典型的白川人厌恶一切医疗。这一政策变化也基本是形式性的,98%的全体白川镇居民选择终生居住在镇上。

“为什么会有人离开?这里可是全世界最好的镇了!来吧,我听说Gifford老夫人总算逮住了那头翻她垃圾的熊!如果搞快点,我们就能亲眼见证著名的‘Gifford背摔’啦!”

(白川镇镇长Brandon Foley,2019/01/03)


SCP-4978 | 证据记录4/4 | 1995/12/15


安保员Wentz进入摄像头视野,从衣架上拿下外套穿上。一道亮光在窗外闪过。

Lomen:噢,嘿,那肯定是夜班的人来了。下班时刻!

Wentz:对对,等下,我穿外套。

Lomen:嘿,这是新的?穿起来挺好看的啊。

Wentz:谢了。是Paul挑的。

Lomen:好吧他是最懂的。嘿,如果Wanda今晚说yes了,你要带他来参加婚礼。

Wentz笑了笑,拉上外套拉链。

Wentz:我敢说他会喜欢。你知道他在我们的婚礼上差点搞出拳击来吗?我表兄一直在那叨叨。 他喜欢——该死,白川的婚礼是个什么鬼样子?

Lomen:哦,和大部分一样,只是你不能走着过过道;你要跑着去。新郎和新娘要在伴郎伴娘间铲出一条路,用花束猛砸他们。哦,还有派对过后——

Wentz:好了,我懂了!该死……我要租件无尾服。我才不要那件蓝色的好礼服上沾血。

Lomen:等下,你是说你真的要来?

Wentz没有回答。他拿出钥匙,走向门去。Lomen走进镜头内,一只脚跳着匆忙穿上鞋。

Lomen:哈!认真的?哦,哇。你想当伴郎吗?

Wentz:我连这有啥内容都不想知道。

Lomen:真的没啥。就是三人组队和女方家里坑中摔跤。拜托,求你?

Wentz嘀咕着和Lomen一起离开了哨站,走向安静的冬夜。


后续: 在因不良行为停职一个月后,Wentz安保员回到4978哨站,Lomen安保员从其职位上退役。由于Mr. Lomen意图定居于白川镇,记忆删除治疗被认定为没有必要。

截止2019/09/01,安保主管Wentz报告在SCP-4978内持续安定,只是有可预期的镇内斗殴。Mr. Lomen已接管Cunningham锯木厂,和妻子及三名子女一起住在两层楼的家中。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