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24
stairsscp.jpg

SCP-5024 内部。由一位如今无名的特工在探索时拍摄。

项目编号:SCP-5024

项目等级:Keter 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 SCP-5024 位于超维度地点,且其访问点均为暂时性的,故不可能对其实现物理收容。因而应尽一切可能寻找一种能够进入 SCP-5024 的稳定方法,并且防止潜在的受害者进入任何一个暂时性入口。

作为初步收容措施的一部分,已授权机动特遣队 Sampi-6(“Imaginary Numbers”-虚数)与预先批准的 GoI-α-019 (“蛇之手”)成员一同工作。

该异常被无效化后,此措施正在等待更新。

描述:SCP-5024 是一个超维度的噬信息性实体,以奇术界成员作为目标。由于其位于标准存在范式之外,SCP-5024 仅可经由被其明确劫持的 Rosen-Forture 桥1进行访问。通常,在使用者执行一系列动作后,这些 Rosen-Fortune 桥会将其转移到一系列不同地点。然而,被劫持的 Rosen-Fortune 桥一经启动,则其会立即将使用者转移到 SCP-5024 内部。尚未分辨出何种 Rosen-Fortune 桥会在何时被劫持的规律,且被劫持的时间长度也似乎是随机的。

SCP-5024 外表上是一座由石头和木材构成的废弃建筑物,其确切大小未知。SCP-5024 内部在表面上与一座巨大的图书馆相似,但所有书架都是空的,且回收的所有书本都仅包含空白页面。现场的所有窗户外都仅呈现一种黑色虚空,甚至当 SCP-5024 建筑的其它部分在逻辑上应可见时也是如此,因此尚未确认到 SCP-5024 的外部结构。无法从受害者用于转移至此的 Rosen-Fortune 桥来退出 SCP-5024,但其它瞬间传送方式已被证明是有效的。

长时间暴露于 SCP-5024 内部将会造成逐步的信息消化。首先消失的将会是表面细节,如受害者的名字和近期记忆等,但会渐渐发展至受害者的存在已完全无法被他人或自己所确认2

虽然此过程带来的通常的信息缺失仅会影响直接受害者,但若该受害者保有、或是某个更具营养价值的信息3的主要来源,则其影响则不限于此。在此情况下,SCP-5024 会将受害者作为该信息的直接纽带,将其吞噬并从所有记录中消除,包括人类记忆。

scpoccult.jpg

据信为 Charles Dupuis 于 1875 年拍摄的照片。

需注意,虽然被吞噬的信息的所有记录均会被消除,但其它形式的证据仍会留存,可确认到对先前发生的事件并无实际影响。

由于 SCP-5024 的天性为仅以 Rosen-Fortune 桥的使用者作为目标,直到 GoI-α-019 (“蛇之手”)的某些成员主动联系、提供相关文档并要求协助时,基金会才得知 SCP-5024 的存在。


附录 5024-1(已归档的文档)

如下为一份信件的节选,据信从 SCP-5024 的最初创造者——法国神秘学者 Charles Dupuis 处寄出,其收信人身份目前仍无法确认。据信所有关于 Charles Dupuis 的信息均已在某个时间点被 SCP-5024 所吞噬。然而,由于被存储于反维度档案馆中,送至基金会的相关记录依然存在4

我追求真理的同志,

当我看到在被放逐者之图书馆中游荡的乌合之众时,我发觉自己越来越与你意见一致。那学问之乡已堕落至此,令人扼腕叹息。当万千知识落入不会善加利用的人之手,带来的岂不是只有灾难?这使我忧虑万分。

想到这里,又考虑到我们上次会见时你给出的建议,我也在思考如何能助力这一事业。图书馆已经荒废,这我们已无能为力——知识之井已被籍籍无名之辈的双手所毒害。但作为一份设计图的它却仍有不容否认的价值。

无疑,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现已毫无价值,但别的图书馆理应不尽如此吧?只要我们能制作一处相应的空间,使它懂得自行装满自己的书架,我们就能很快获得一个同等价值的知识宝库。

我已做好准备工作。当我们下次会面时,我希望能听到你对此的想法。

Charles Dupuis

GoI-α-019 也送来了一些其它额外文档,如创造一个自我维持的超维度空间的大量奇术蓝图以及曾被劫持的 Rosen-Fortune 桥的一份列表。

分析这些文档后,指挥部成员达成一致,认为 SCP-5024 的存续对于历史的连贯性已造成不可接受的威胁,并批准了无效化 SCP-5024 的命令。为了获得更多情报以加速这一任务,批准与寄送文档的 GoI-α-019 成员进行合作。

由于对神秘学界十分了解,且有处理奇术威胁的经验,此任务被分配给机动特遣队 Sampi-6(“Imaginary Numbers”-虚数)。


附录 2(谈判记录)

于 03/02/2020,为了分享信息并商议合作,机动特遣队 Sampi-6 成员会见了 GoI-α-019 成员。会见地点位于与罗马和平咖啡馆Caffè della Pace邻接的特殊空间“馆啡咖平和Ecap alled Èffac”内。

与会人员(MTF Sampi-6) 与会人员(GoI-α-019)
MTF Sampi-6-1,Michael Flammia,任 MTF Sampi-6 指挥官。在其青年时期的活动经历中接触过诸多神秘学团体。 PoI-2232(“杰克”),拥有未知能力的现实扭曲者。因诸多小型犯罪在世界范围内以不同名义被通缉。外表变化不定,通常表现为亮红色头发的年轻男性。
MTF Sampi-6-2,Sarah Locke,运输技术与诸多奇术法则的专家。当需要将 MTF Sampi-6 从某位置撤离时担负主要责任。 PoI-2233(“新娘”),据信为维度穿行者。虽然外表是人类,但据信她的心理特征及内在生物结构与人类有显著区别。
MTF Sampi-6-3,Abiola Buhle,主要接受了攻击性奇术训练,包括毕达哥拉斯分解法及多种 Gygax 派生攻击技法。负责对以传统作战收效甚微的威胁进行无效化。 PoI-2234(“红-832”),为 PoI-299(“红”)众多人造人复制品之一。在被制造时就被设置为精通雅典火卜格斗术,为一光头红皮肤人型生物。
MTF Sampi-6-4,Tyra Jansson。接受过各种占卜技术的训练,包括地卜术、水卜术、气卜术、手相术、肩胛骨占卜术等。负责现场侦察。 PoI-2235(“乔·史密斯”),业余奇术爱好者。据信他是第一个意外穿过 Rosen-Fortune 桥的人。情报指出他是一名数学老师,且有 2 个儿女。为一戴眼镜、有胡须的中年男子。

<记录开始>

(双方人员就坐。)

Flammia:你这地方还不错。

杰克:不错吧?拉丁人挺有两下子。

Flammia:我猜你在这里也不用排队。

杰克:(笑)这一点确实挺好。但不幸的是我们再也来不了这里了。

Flammia:为什么?

红-832:因为我们在这里一开完会,你们这些狱卒5就会像秃鹫一样袭击这里。

新娘:(无法辨识)

杰克:呃,也许没有你说的这么严重,但这的确让人担心。

(沉默。)

乔·史密斯:哇塞,这咖啡真是好喝啊!

(沉默。)

Flammia:我明白了。Locke?

Locke:好的。(清嗓子)为了回报此次任务中你们的协作,基金会愿意对于此类场所宽大处理,只要不影响到常态即可。

红-832:你是在照着台词念吗?

Locke:不,我没有。

Buhle:她把这些都背得滚瓜烂熟了。(笑声四起)走了一路背了一路!

Jansson:(轻笑)

Locke:拜托,麻烦请至少表现出一点点的职业精神好吗。

(沉默。)

杰克:宽大。这个措辞,唔,很耐人寻味。我也经常用这个词,所以我能理解。你们,呃,能宽大到什么程度?

Flammia:只要不被公众注意到,我们就完全不会干涉你们。

杰克:如此慷慨。

新娘:(无法辨识)

杰克:好,好,我会问他的。恐怕我们这个小——其实都算不上小组织——里的好几个成员都被你们拘禁了,有没有可能把他们放出来?

(沉默。)

Flammia:这取决于你指的是哪些成员。

杰克:新-奥丁?

Flammia:绝对不可能。

杰克:(耸肩)呃,我觉得也是。反正我也挺讨厌他的。

乔·史密斯:他是哪个来着?

红-832:那个机器人。

乔·史密斯:噢。噢。我也不喜欢他——他真的是个害群之马。

Locke:让我们回到主题吧。由于你们对 SCP-5024 比较熟悉——

(杰克端坐起来,手指向 Locke。)

杰克:哦!哇!你们听到了吗?他们已经给它编上号了!这太官方了吧!

新娘:(无法辨识)

(沉默。杰克又瘫坐下来。)

杰克:(清嗓子)啊,请继续。

(沉默。)

Locke:由于你们对 SCP-5024 比较熟悉,基金会希望与你们联合执行一次任务,进入该异常内部并对其进行无效化。

红-832:要怎么做?

Buhle:哦,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你不用担心。

Jansson:嗯。

红-832:你说的是要怎么做

Flammia:如果你们同意合作,就能得到相关情报。这是出于安保的考虑。

(沉默。)

杰克:在同意之前,我有一个问题。

Flammia:请讲。

杰克:如果我们同意的话,我们严格上来讲就是临时的基金会雇员了吧?那我们会有代号吗?我们的代号会是什么?

(沉默。)

杰克:哦顺便说下,这代表我们同意了。

<记录结束>


附录 3(无效化记录)

如下为机动特遣队 Sampi-6(“Imaginary Numbers”-虚数)与 GoI-α-019 成员于 27/02/2020 共同执行无效化 SCP-5024 之任务时的一份记录。在最初进入 SCP-5024 时,小队配有如下装备:

  • 多重信息防御层。其由大量的垃圾数据制成,如维护日志的副本、非重要会议的记录等。这些垃圾数据被转化为围绕 MTF Sampi-6 每名队员的概念壁垒。为 GoI-α-019 成员也创建了相似的防御机制。建立该防御层的前提是认为 SCP-5024 将会首先消化巨量的垃圾数据,然后才会开始直接吞噬与队员个人相关的信息。
  • 10 道预先编写好的分解法定理,均可将一人大小的威胁物蒸发为原子尺度。由于需要理解涉及到的数学原理方可使用,已交由 MTF Sampi-6-3 保管。
  • 8 个根据阿布拉梅林准则设计,带有魔法性质的文字方块6。每名 MTF Sampi-6 与 GoI-α-019 成员均保管一个方块。
  • 可供 MTF Sampi-6-4 在现场进行占卜的素材。出发前进行的占卜结果表明任务的成功概率尚可令人接受。
  • 封装有一句毒咒的一个密闭容器。该毒咒由精准操纵现存术语制作而成,一旦被 SCP-5024 所吞噬,则会引发一个负面反应,使 SCP-5024 失去稳定性,造成其形而上的崩塌。

通过在 Rosen-Fortune 桥的入口处跳莫里斯舞7,小队进入 SCP-5024 内部。

<记录开始>

(所有在场人员被传送至 SCP-5024 内的一处巨大空间内。该空间表现为一处图书馆大厅,但在任何书架上均没有书籍。厅内每 4 张大桌上放有一盏台灯,为此处的唯一光源。)

(杰克踏入厅内,一边摆动手臂一边大笑。)

杰克:不得不说,你们跳的舞还挺带劲。

Flammia:测试麦克风。

Locke:收到,长官。

Buhle:收到。

Jansson:嗯哼。

(沉默。)

乔·史密斯:呃,啊,我也得回答吗?

红-832:我觉得你想回答就回答呗。

新娘:(无法辨识)

(MTF Sampi-6 在大厅中散开,将武器瞄准前方。)

Flammia:杰克?

杰克:是的,我的主君?

Flammia:我们需要把毒咒直接射入这玩意的心脏里去,保证它能传播开来。我们的防御层中正在被它吞噬的这些信息——你能分辨正向哪里移动吗?

杰克:嗯,我本人也是充满了故事的,所以这并不难。(他舔了一下自己的手指,指向上方。)嗯……那边儿。(他指向一个相邻的走廊深处。)

Flammia:好的。前进!

(小队进入走廊。Flammia 和 Locke 在前列,Buhle 和 Jansson 殿后。GoI-α-019 成员夹在他们之间前进。)

杰克:这个地方实在有趣。隐形的根部将信息吸起,不顾信息的挣扎和尖叫,生拉硬拽地拖进走廊,就好像血管输送血液……于是,这必然暗示着有一个心脏存在。诸位,我现在真的很享受。

乔·史密斯:呃,啊,杰克?

杰克:是的,我往昔的战友?

乔·史密斯:我只是在想……啊,我在这里到底能有什么作用?我是说——下午三点我还得去接孩子们,所以……

(Locke 转过身看着他们。)

Locke:我们听说你是具备战斗能力的。

杰克:他是有的,是有的!别担心,小家伙们!(悄声对乔·史密斯)没事的,别担心。有我罩着你呢,伙计。

(杰克突然停下脚步。)

杰克:有什么东西正在靠近。

(小组立刻停下脚步,MTF Sampi-6 将武器瞄准至杰克看向的方位。在拐角另一侧,可听到某物蹭着地面前进。)

Buhle:以前我们每次派人进来的时候,这地方都空无一人。每一次都是这样。

杰克:以前你们可不是带着杀意来的。

(一个畸形、潮湿的手掌从拐角处出现,将它的主人拖拽着进入众人的视野。福特 M 系列汽车的技术规范叮当作响地从拐角处蹒跚走来,并将它的另一只手伸了过来。)

Buhle:(揉眼睛)这他妈是个什么东西?

红-832:不过是一块乱七八糟的松散信息。这地方把它们糅合在一起,派来追击我们。

Flammia:这是一个敌人。Buhle,集中精神观察它。

(福特 M 系列汽车的技术规范尖叫着跃向小队,MTF Sampi-6 的成员们向它开火。它随即倒在地面,漏出一种暗绿色液体。)

杰克:我觉得这任务会比你预想的要更麻烦。

Flammia:墨菲定律,我的朋友。墨菲定律。最好多往坏的方向想想。

Locke:至少子弹对它有用。

新娘:(无法辨识)

杰克:不,还没完。(向上方看)还有更多。

(Jansson 按下她衣领上的一个按钮,后者发出一阵高频刺耳噪声,各人员都弯下腰来。从 Jansson 面向的走廊方向,雅各布·霍尔特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和童年回忆伴随着颤抖和笑声冲锋而来。)

Flammia:开火!

(MTF Sampi-6 全体成员向袭击者开火,但它们对子弹明显具有更强的抵抗力,在几秒钟后方才倒地。同时,它们侧面的墙壁向内侧炸裂,威廉·亨利·哈里森8的总统政令开始使用双肢抓握着墙壁上的裂缝处,将其庞大的身躯从中强行穿过。)

Buhle:我操!

(红-832 从夹克口袋中掏出一支蜡烛点燃,并将一只手挥了挥。火焰立即从蜡烛上消失,而威廉·亨利·哈里森的总统政令则突然开始燃烧,在几秒钟后化成灰烬。很快,红-832 手中的蜡烛也分解为灰烬。)

(视野中出现更多的敌人——至少 10 个——进入雅各布·霍尔特的姓名、出生年月日和童年回忆的尸骸后面的走廊。)

Flammia:只要我们还在这里,它们就会不停出现。带路,杰克。我们得杀掉这东西然后尽快逃出去。

杰克:收到,收到!

(杰克开始向走廊尽头前进,其他小队成员紧随其后。Buhle 和 Jansson 在小队移动时提供掩护火力。)

(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的《E.T. 2:暗夜恐惧》9挥舞着两条庞大的手臂,一边咆哮一边沿走廊向杰克冲锋而来。)

(杰克从口中吐出某物,貌似是某类描述的一枚种子,落在地上。一棵尺寸可观的植物立刻从地面钻出,其藤蔓围绕《E.T. 2》生长,将其紧握、碾碎。《E.T. 2》倒地死亡。)

(《乐经》和《先知希拉里亚斯的第七宇宙》10从《E.T. 2》的尸体中跃出。《先知希拉里亚斯的第七宇宙》被炮火轻易击倒,但《乐经》身着铠甲,明显更加耐久。)

Flammia:(呼喊)Locke,和 Buhle 换位!

(Locke 照做。Buhle 向前移动,并从背包中拿出一个分解法定理开始朗读。此时,《乐经》抬起镰刀状的双臂冲锋而来。Buhle 朗读完毕后,《乐经》停止行动,并在一秒钟后分解为一屡细雾。)

Buhle:这个该死的走廊到底有多长?!

Jansson:(点头。)

乔·史密斯:噢,天呐……我感觉不太舒服……

Locke:所有人,掩护我一秒钟!

(Locke 开始设置一个全息奇术环,同时小队对她进行掩护。杰克用他手中突然的出现一柄斧头击杀了《爱的胜利》11。同时,“新娘”的面纱下猛地伸出一根形似鳗鱼的触须,扯掉了《魔琴》12的一个头颅。)

(片刻过后,奇术环围绕着小队开始显现,其边界上竖立起一面屏障。各实体无法穿过此屏障,只能不断用其肢体进行敲打。)

Locke:(对 Flammia)我们前进还是后退?

Flammia:前进。按计划进行。

杰克:我只想借用几秒钟来让各位知道,我此刻简直是太痛快了。你们也很痛快吧?

乔·史密斯:(呕吐)

(Locke 把她的手放在奇术环中心。随后,屏障内部的区域,包括小队踩着的地板,立刻开始以极高的速度沿着走廊向前滑去。短短几秒钟内,屏障就被其碾过的大量实体溅出的各种液体染成不透明色。)

Locke:还有两秒!

(移动停止。一秒后,屏障消失。沾满的液体泼洒在小队成员身上。MTF Sampi-6 各成员将护目镜擦拭干净。大量触须从“新娘”的面纱下涌现,将她服装上的液体舔舐干净。)

乔·史密斯:(再次呕吐)

红-832:太恶心了。

Jansson:嗯。

Flammia:不恶心的话我们早就死光了。注意看。

(小队现在身处一个大型房间中。大量的走廊从墙壁和天花板上的开口通向此房间。房间中摆放着一排排空的书架,肉眼可见的一缕缕光线从书架上流向悬浮在房间正中的一个物体。)

杰克:(轻声)这里的信息纯净多了。草莓味的。

(房间正中的物体形似一个巨大的人类心脏,由木头与石头构成,表面不断地流过时刻变化的文字。每当光流从其表面大量的空洞中进入该物体内部,可听到一阵响亮的咀嚼声。)

Flammia:那就是我们的目标。

Buhle:使用分解法定理吗,头儿?

Flammia:这东西要比一个人大了,Buhle,所以至少我们不想首先尝试用定理。先试试毒咒是否有效。

(小队朝心脏前进。心脏剧烈摆动,发出低沉的人类尖叫声。)

心脏:柠檬汁的沸点是摄氏 100 度!哈布斯堡王朝被公认在 18 世纪消亡!华特·迪士尼出生于 1901 年 12 月 5 日!我!我!我!

(天花板上出现一道裂缝,冈比西斯二世的失落军团13的位置从缺口处涌进室内,它众多的头上的嘴低吼着。它猛地抽出一条触须,扯掉了“新娘”的左臂。后者并无可见的反应,仅从面纱下发出一阵轻微的摩擦声。)

心脏:我!我!我!

(冈比西斯二世的失落军团的位置凭借它一只纤长尖锐的肢完全进入房间,小队随即它向开火。红-832 用他的蜡烛喷出的蓝色火焰进行攻击,但火焰接触到敌人后很快就熄灭了。另外,杰克又创造了一棵植物,试图将敌人逼回缺口中。然而植物的强度不足,被位置的先头所撕毁。)

心脏:我!我!我!我的王国!我的家园!我的大脑!

Locke:我们需要撤离,长官!凭我们的装备打不赢它!

(冈比西斯二世的失落军团的位置的毛皮逐渐被板甲覆盖,使得炮火对其无效。它咆哮着。)

(杰克转身向乔·史密斯。)

杰克:乔瑟夫,麻烦你再为我表演一次那个派对把戏吧。

乔·史密斯:呃,啊,天呐,你确定现在就要吗,兄弟?!

杰克:(夸张的舞台鞠躬)千真万确。来吧,请开始吧,我的朋友!

(敌人完全进入房间,并匍匐在地面,在心脏正面做出防御态势。)

(乔·史密斯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展开抚平。)

乔·史密斯:好了,啊,如果我没记错词的话,我得说——

(敌人向他猛扑过来。)

乔·史密斯:Rhyx Mianeth14

(房间被明亮的红光吞没,冈比西斯二世的失落军团的位置被向后抛向墙壁,被撞碎成一团颤抖的杂碎。)

(一个实体正站在乔·史密斯面前。它同时既是一群人面蝗虫,又是一个尺寸巨大的全裸的无头男性15。片刻过后,它冲向房间另一侧的那团杂碎并开始用它的下颌和/或手将其撕得粉碎。)

(此房间以及整个超维度空间开始崩塌。大块的木头与石头从天花板落下,地板也开始崩毁,露出下方一片漆黑的虚空。)

(心脏大声尖叫,将相貌改变成相似于 Charles Dupuis 的脸。它的牙齿上下叩击着,失控地挣扎着。房间继续崩塌。)

心脏:我的!我的!我的!

Locke:它完蛋了。我们开始撤离!

红-832:不,假如我们就这样走了,这个地方还会重现的!我们需要完成任务。

(沉默。)

Flammia:你们撤离。我来完成任务。

杰克:(迈步向前)嗯,啊,请原谅我的僭越——我一直如此,哈哈——但作为这图书馆的常客,理应由来给这图书馆的故事写上句号,嗯?

(沉默。)

Flammia:我明白你从何处而来,朋友。但花园是毒蛇之地。

(沉默。)

杰克:(叹气)啊,我本以为认出你了。那么,祝你好运。

(除 Flammia 外的 MTF Sampi-6 与 GoI-α-019 成员均使用魔法文字方块开始撤离。Jansson 在撤离前多停留了短暂的一段时间。)

心脏:我的王国!我的大脑!我的志向!我的!

(Flammia 手握密闭容器向心脏冲去,同时躲过从上方坠落的无数石块与信息实体。)

心脏:我的!

(他翻滚躲避心脏挥舞着舌头的一次攻击,跃过地板上逐渐变大的一个裂口,抵达了心脏面前。他一手抓住心脏的眼睑,另一只手紧握密闭容器。心脏痛苦地尖叫。)

心脏:毛贼!庸人!寄生虫!

Flammia:嘿!

(心脏停止咆哮,瞳孔快速移动直视 Flammia。封闭容器打开了。)

Flammia:[数据删除],蠢货。

(视频中断。)

<记录结束>

片刻过后,SCP-5024 超维度空间的摧毁得到确认。由于身处特定宇宙之外的后果是变化无常的,因此 Michael Flammia 被宣布在任务中失踪,他的下落有待确认。


附录 4(GoI-α-019 的进一步联络)

虽然 GoI-α-019 成员在从 SCP-5024 脱离后便迅速离开,但基金会在一周后仍收到来自他们的进一步联络——突然出现在 Site-22 的一些物品。

出现的物品包括:

  • 一只盘卷的鳗鱼,能在数秒钟内从受到的任何物理伤害中复原。暂时编为 SCP-████。
  • 一支蜡烛。一旦点燃,仅当在直接干涉点燃者的相应部位时才能被熄灭。暂时编为 SCP-████。
  • 一个小型的、形似蜘蛛的生物,能治愈其可接触范围内的任何影响肠道的身体状况。暂时编为 SCP-████。
  • 一头基因无异常的普通奶牛。

同时附有如下字条:

我们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的所作所为。但是,我们的一些同志对这个小小的“联盟”并不中意,所以我们最好不要再见面了。但仍然,我们之前很开心。

而且别担心,我们会找到你们的小伙子的。

J

确定 PoI-2232(“杰克”)及其下属目前位置的一切企图均告失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