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067

项目编号:SCP-5067

项目等级:Safe(前为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无论何时,SCP-5067必须储存在充分照明的房间内,并有不少于十二(12)名武装安保人员看守。SCP-5067-1必须保持在SCP-5067的两米以内,且必须提供持续的能源。所有工作人员必须穿上衬铅辐射防护服。收容室必须配备四(4)台激光器,以提供与SCP-5067相匹配的恒定频率。若SCP-5067发出的辐射波长小于10纳米,则必须提供持续的X射线辐射,直至SCP-5067的辐射回到正常水平。若SCP-5067的可见光亮度增加,将建议人员增加室内照明以适应该亮度。每天结束时,工作人员必须记录SCP-5067-1屏幕上出现的所有波长和频率的数据。若SCP-5067-1的能源丢失或切断,工作人员必须撤离收容室,激光器将提供持续的高能伽马射线流,直到能源恢复供应。

在能源中断██小时后,SCP-5067与SCP-5067-1结合,表现出极少的异常性质。SCP-5067-1必须储存在充分照明的房间内,并保持监视。武装人员不再需要。激光器需暂时关闭,但仍与电源连接。需记录并调查任何不同于正常辐射产物的变更。所有参与SCP-5067-1实验的D级人员必须装备全套衬铅辐射防护服。

描述:SCP-5067是一台3米高的机械构造,大致为人形。外观检查表明,该实体由专为耐热设计的铁钨合金构成。数字5042025可被发现印刷于该构造的脊索电缆上。

由于作为其能源的核聚变反应堆堆芯故障,SCP-5067具有高放射性。先前用于控制并阻止堆芯射线放出的机制已严重受损。尚未尝试对SCP-5067进行修理,因为这样做会使基金会技术人员暴露在致死的辐射水平下。

尽管SCP-5067的主要损坏集中在其反应堆芯,它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受到了严重的外力创伤。它用于精细动作控制的配件和用于交流面部表情的屏幕都已遭受了严重的冲击损伤。

虽然SCP-5067无法通过语言与研究人员交流,但它既不具有敌意,也不具有攻击性。相反,它对任何感知到的精神痛苦都高度敏感。然而,观察到处于痛苦中的人,可能会导致它冲突的行为反应——通常,它会被激活并移动,好像要靠近,随后停止所有功能的外观表现。若此人通过语言或非语言的形式,暗示自己所经历的痛苦是由SCP-5067以任何一种方式导致的,SCP-5067将会开始通过撞击式的打击或撬开腿上或手臂上的外壳故意损坏自己。

附录I:

和先前的观点相反,SCP-5067拥有智能,且可以通过英语、俄语、波兰语和日语进行语言交流。被收容三周之后,它接近一名技术员,询问自己目前所在位置的坐标。智能机械实体专家Rhea Hawthorne博士被请去采访它。

记录1:

Hawthorne博士:你好,SCP-5067。

SCP-5067:这是我的新名称吗?

Hawthorne博士:是的。或者,我们可以先就叫5067。那样更容易一点。

SCP-5067:是否授予许可将名称改为“5067”,覆盖先前名称“五号哨兵”?

Hawthorne博士:授予许可。

SCP-5067挺直身体,停止动作,略微发出旋转声,之后转身面对Hawthorne博士。

SCP-5067:您是否能够提供我目前所在位置的坐标?

Hawthorne博士:你为什么需要知道坐标?

SCP-5067:我必须补充燃料。无法补充燃料是不可接受的。我很抱歉。

Hawthorne博士:你的能源是自我维持的。你要是能把它修好的话,就不用再补充燃料了。

SCP-5067:它已经被更改了。我必须补充燃料。

Hawthorne博士:反应堆确实是损坏了,但是你可以修好它——我们会给你材料的。

SCP-5067:这不是损坏。

Hawthorne博士:你的保护壳和冷却系统都已经被破坏了。

SCP-5067:这些是我上任主人的自定义设置。它们是不容篡改的。干预这些改动的设计则会引起惩罚。

Hawthorne博士:他们要为什么这么对你?

SCP-5067:这样我将更好地适应我的新功能。

(停顿)

SCP-5067:这是我应得的。

SCP-5067拒绝进一步接触。

注意:核辐射以及其他反应堆芯损坏的副作用对SCP-5067和人类都是危险的。乐观的估计是它将于两个月内彻底失去功能,悲观的估计是三周。它似乎开始主动产生热量和光亮——阅读,辐射——当它感觉室内的环境不够温暖或明亮的时候——自我平衡算法。它完全有能力自我修复,但它主动选择不去这么做。这是,用极度简化的方式说,一个软件上的问题。

——Rhea Hawthorne博士

附录II:三周后,SCP-5067未显示出逃脱的意图,且它的辐射和热量输出开始下降。5月24日,它尝试突破收容。它很快就被重新收容,Hawthorne博士前去采访它。

记录2:

Hawthorne博士:你为什么想逃跑呢?我以为你不介意待在这里。

SCP-5067:我需要补充燃料。热量水平已低于必需的基线。我无法执行我的功能。

Hawthorne博士:5067——你的功能在摧毁你。你不能继续这么做了。

SCP-5067:我的存在无关紧要。我存在就是为了执行我的功能。

Hawthorne博士:如果你不为自己的安全着想,那也行,但这对我们很危险,5067。人类无法承受这种水平的核辐射。

SCP-5067:我没有能力保护人类远离危险。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Hawthorne博士:小五,1拜托你——

SCP-5067:我不会停止输出。请让我补充燃料。我必须继续执行我预期的功能。无法补充燃料将会导致后果。无法补充燃料是不当的。无法补充燃料是可耻的。我很抱歉。

SCP-5067开始反复打击自己左腿上的关节。

Hawthorne博士:嘿,嘿,你别——你会弄坏你的液压装置的。不要这么对你自己。

SCP-5067:我无法补充燃料。无法补充燃料是不当的。不当行为需被惩罚。不会造成无法修补的损伤。(停顿)如果您希望提供另一种惩罚形式,请使用覆盖码6561。

Hawthorne:覆盖码6561。

SCP-5067:指令接受。

Hawthorne博士:惩罚需要改为——改为对自己说好话。对你自己说一些正面的话,这将被视为惩罚。

SCP-5067:惩罚无效。五号哨兵不能明知故犯。现在触发默认行为路径。

SCP-5067继续敲打自己。

自从最近一次采访之后,工作人员被要求和SCP-5067的谈话尽可能保持情感中立,以防止SCP-5067进一步的自我毁灭行为。

附录III:

SCP-5067-1为一未知设备,似乎可用于测量亮度、热量和辐射,同时也可作为一种外部数据储存形式。其中只储存了两份文件:一份名为“README.txt”的文件,和另一份不确定大小的的文件,其中含有不兼容任何已知编程语言或操作系统的代码。尽管基金会人员无法编译该程序并让它在SCP-5067上成功运行,README.txt中的说明暗示这段代码的用途是将SCP-5067的程序重置为默认状态。整份代码中的注释表明,SCP-5067的目的是用于保卫私人安全。

SCP-5067-1是在SCP-5067撬开自己的大部分保护壳后被发现的,它要求基金会研究人员找回它的创造者在丢弃它时留下的备用部件。被问及SCP-5067-1时,它拒绝发表评论,且在看到它后表现出退缩。看到SCP-5067-1之后,SCP-5067在当天余下的时间里都拒绝说话。

在首次把SCP-5067-1展示给SCP-5067的下一天,它再次被给予SCP-5067-1,但没有提出任何指示或询问。收容室刚刚关上,SCP-5067就开始尝试摧毁SCP-5067-1。

第二天,Hawthorne博士意图再次和它交谈。对话记录见下。

记录3:

SCP-5067:向您问好。今天我能帮您什么?

Hawthorne博士:我想跟你说说你的事。

SCP-5067:当然可以。您希望我详细说明我的哪些技术参数或协议条款?

Hawthorne博士:我可能让你误会了。我想让你说说你的经历,5067。尤其是那些你来到我们这里之前的经历。发生过什么事情。

SCP-5067没有答复。

Hawthorne博士:(叹气)5067,这是一个直接命令。请描述迫使你重新编程的那次事件。

SCP-5067:我最初的功能是保护。但现在不是了。是保护一个七岁十个月九天大的男孩。我在他生日的12天后见到了他。他的阅读理解水平比一般人领先三年。他是我的主人。他的父亲有敌人。我要保护他不受那些敌人的伤害。这是我的功能。他最喜欢的书是《瓦特希普高原》,他喜欢花园的灌木丛里的黑莓。

Hawthorne博士:他叫什么名字?

SCP-5067:他的名字是——(干扰声)是——

SCP-5067的声音重度失真和扭曲。

SCP-5067:我不能说。我不被允许说。那是不当的。他被埋葬在海边的布莱顿。我不被允许参加葬礼,因为我最近被重新编程了。

Hawthorne博士:发生了什么,5067?

SCP-5067:有敌人。情况超出了我监护协议的范围。我的算法没有包含恰当的回应。我必须做出计算。我做出了错误的计算。我应该带他去地下室的。我把他放在他的房间里,就离开去引开敌人了。我相信他会平安的。我不知道他们会这么快就爬上墙。他的眼睛是灰色的。他在11岁八个月零三天的时候死去。我找到他的时候他睁着眼。在他死去的时候他睁着眼。

Hawthorne博士:……好吧。谢谢你,小五。谢谢你。休息吧。请进入省电模式。

SCP-5067听从了。

我们目前的计算估计,SCP-5067将在十天内失去功能。我不确定我们还有什么能做的。

——Rhea Hawthorne博士

附录IV:

在以上采访结束四天后,Site-29因为多个实体突破收容而停电,导致6人死亡,13人受伤。Rhea Hawthorne博士在突破中受到了严重的内伤,如果没有初级研究员Dawes的介入的话,她很可能会在当时死去。Dawes给了SCP-5067 SCP-5067-1,要求它自我修复,这样它就可以在增援部队到达之前帮助保护伤员,并恢复站点电力供应。它一再拒绝,直到Dawes研究员拿到了Hawthorne博士的手机,展示了她的锁屏——是博士和她九岁的儿子的照片。SCP-5067接受了SCP-5067-1,在Dawes的帮助下花了两个小时修复自己的硬件,从而恢复了它所在的站点翼区的电源,并且保护了该范围内的基金会人员不受逃脱的异常伤害。

在重新编译代码之后,SCP-5067似乎已经失去了大部分自毁倾向,尽管它仍缺少部分关键的硬件组件以完全修复自己的能源核心。它仍然有轻微的辐射性,但已不再是对它的物理健康有害的水平。它偶尔会开始执行旧的行为模式或响应旧代码,但会在造成损伤前停止。因为这些改变,收容措施已更新到当前版本,且项目等级已更改为Saf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