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04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104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Kite.jpg

SCP-5104-1来到费城伯温时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首席 指派特遣队
USINBL Area-179 R. Joseph Barrow E. Matthew Trenton NA

doc.jpg

PoI-9224在治疗一位病人。

特殊收容措施:SCP-5104-1被收容于Area-179的标准收容间SCC-03内。

PoI-9224已作为1级人员加入到基金会内部体制中。经申请,PoI-9224将对SCP-5104-1实施协议-SPINAL-TAP。

描述:SCP-5104是一统称,指代两个实体间的一种异常性关联:SCP-5104-1及PoI-9224。

SCP-5104-1是一蛇形实体,来源不明。SCP-5104-1的物理外形为一突起的尖头连接着一根分节的长脊柱。在脊柱上附有成对的弯曲附肢,沿SCP-5104-1身体分布,长度较短。SCP-5104-1的生理构成不明。

SCP-5104-1能够飞行,可漂浮在离地6米的空中,以缓慢速度滑行。

PoI-9224为费城伯温居民David R. Shaffer,是“Shaffer脊骨诊所”的所有人。除与SCP-5104-1有关外,PoI-9224不具备任何明显的异常知识或能力。

SCP-5104-1与PoI-9224本能地知晓彼此的物理所在地,无论间距多少。SCP-5104-1不能发出声音,但该实体可在短距离内与PoI-9224进行心灵感应交流。在收容前,SCP-5104-1曾追踪PoI-9224,试图与之进行交互。

附录5104.1:发现

于07/19/2020的17:38,伯温警方接到PoI-9224的电话,向其告知了SCP-5104-1的存在,并表示后者正在追逐自己。接下来的一小时里,多名目击者报警称SCP-5104-1经过了伯温。基金会特工截获报警,派出收容专家。SCP-5104-1与PoI-9224被成功收容并转移到Area-179。目击者被施以合适的记忆删除。

附录5104.2:采访

为了解信息和背景,对PoI-9224进行了一次采访。摘录如下。


<开始记录>

PoI-9224:我就这么给你说了!我在看电视,然后我晕过去了。等我醒过来,我就能看到,不,感觉到那东西。它就在第4大街,我知道它马上就要来找我。解释不清。就是知道。

Dr. Trenton:有趣。你也不清楚是什么造成了这些,嗯?没有去接触过你不该接触的东西?你确定以前从来没发生过?保密在这无济于事,Mr. Shaffer。

PoI-9224:我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真的。我是纳税人!我是个脊骨医生!我不搞那种异教的东西,如果你是想说这个。

Dr. Trenton:好吧Mr. Shaffer,也不是每天都会发生这种事情。我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顾虑。

PoI-9224:听着,我是爱国的。我会尽我所能帮你们,但我—

Dr. Trenton:大笑)放松,我在这陪你。稍等。

Trenton把手按在耳朵上,聆听通讯。20秒后他继续对话。

Dr. Trenton:是我同事。我们刚刚做完你的检查。社区里的正派人物,哈?好几次差点当镇长。非常惊人。啊对了,还有Yelp1,Mr. Shaffer?

PoI-9224:停顿)什么?

Dr. Trenton:你的生意。你有没有Yelp页面?

PoI-9224:噢,Yelp。我觉得我儿子之前给我设置过,怎么?

Dr. Trenton:会经常查看吗?

PoI-9224:从不。

Dr. Trenton:懂了。我们替你看了下。对这个你有想到什么吗?

yelp%20review.png

Shaffer脊骨诊所的Yelp页面上获取的评论(点击放大)

Trenton将平板划过桌子。屏幕上显示有一张Yelp评论截图。PoI-9224查看了一番。

PoI-9224:这什么鬼?

Dr. Trenton:你页面上的评论,好像挺可疑。最近的一条,发布时间就在那个实体自己出现在镇中央的几分钟前。我们希望你能提供下背景情况。

PoI-9224:嗯,抱歉。没头绪。

Dr. Trenton:可以理解。依然感觉得到异常的存在?

PoI-9224:呃,它就在几条走廊外的房间里。他就是个吓人的混账,那东西。

Dr. Trenton:要不我们去登门拜访下如何,嗯?看看它要怎样。

PoI-9224:绝对不要。

<记录结束>


附录5104.3:接触

略作争吵后,PoI-9224被带到SCP-5104-1收容间附近。事故抄录如下。


<开始记录>

PoI-9224站在了SCP-5104-1收容间前方。

Dr. Trenton:进去吧,Mr. Shaffer。

PoI-9224:它会杀了我的!我死都绝对不要进去。

Dr. Trenton:其实,它在收容中还是颇为温顺的。不会发狂,没有进攻性,如此等等。据我们看,这个实体没有什么实质威胁。

PoI-9224:上帝。

Dr. Trenton:我们可以直接把你放进去的,Mr. Shaffer。

PoI-9224:好吧,冷静。就是告诉你一声,要是我的手给它咬掉了,我可不怕打官司。

Dr. Trenton:肯定的。

PoI-9224进入收容间。SCP-5104-1悬浮在空中,分节的身体蜷曲在角落。一发现PoI-9224,SCP-5104-1便舒展开来向他靠近。PoI-9224表现紧张。

PoI-9224:我—我要做什么?它向我靠近了。

Dr. Trenton:交流!和它说两句!

PoI-9224:嘿—嘿!我不确定我该做什么,呃,噢。噢。

Dr. Trenton:怎么?

PoI-9224:天啊,它就在我脑子里说话,怎—

Dr. Trenton:它说什么?

PoI-9224:停顿)等下…我明白了。它,呃,告诉我,听说了对我的…赞美?它要我对它进行我的…治疗处理。什么鬼?

Dr. Trenton:要不是我已经留意过背景情况,这到可能是个有趣的转折。

PoI-9224:先生,我觉得这家伙是想让我来给它…捶捶背。它一直喊疼。

Dr. Trenton:那你就这么做吧,Mr. Shaffer。

PoI-9224:你们要我给它来个脊骨治疗?

Dr. Trenton:给这东西捶下背,Mr. Shaffer。

PoI-9224:紧张)这可是条天杀的飞天脊椎!我要从哪开始?

Dr. Trenton:做就是了。应该还算容易。

PoI-9224:叹息)更糟的我也捶过。

<记录结束>


研究员笔记:PoI-9224对SCP-5104-1进行了两小时的脊骨治疗。实体对PoI-9224表现出明显的喜爱以及对治疗的满意。SCP-5104-1对PoI-9224评论称,此次治疗“解除了所有疼痛”且“[它]给5红形”。

使用异常性符号学、成像术及各种威胁评估协议更彻底地检查了该实体。几乎可确定SCP-5104-1为非恶意实体,对基金会或世界不造成紧迫威胁。

考虑到这点,加之PoI-9224有能力随时感知到SCP-5104-1的存在,决定雇用David R. Shaffer驻站,担任脊骨医师并随需要协助SCP-5104-1。PoI-9224被给予1级安保权限。

SCP-5104-1处于收容下,许可其申请接受PoI-9224的治疗。

附录5104.4:更新

yelp2.png

Shaffer脊骨诊所的Yelp页面上获取的评论(点击放大)

于07/27/2020,下列评论被发布在Shaffer脊骨诊所的Yelp页面上。

PoI-9224被要求与SCP-5104-1交流。实体告知PoI-9224“准备治疗”,拒绝进一步解释。

于13:56,费城伯温出现一巨型传送门。数百个外形类似SCP-5104-1的实体从门内出现,而后通道关闭。基金会人员立即做出响应,将实体收容并保全了帷幕。

在被转移到Area-179后,PoI-9224对这些实体进行了脊骨治疗,整个过程持续了3天。对SCP-5104-1种族的更多信息有待处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