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14

记录与信息安全管理部提醒

下列文件内容已由O5议会特意从基金会正式文档中剔除。尽管如此,文件内仍包含了SCP-5114相关的准确、最新信息,应在对其所描述异常的收容中用作参考。

我们为由此可能带来的不便表示道歉。

2/5114 LEVEL 2/5114

CLASSIFIED

classified-lv2.png

项目编号: SCP-5114

项目等级: Safe

SCP-5114.jpg

SCP-5114在被取得前。

特殊收容措施: SCP-5114将被收容于标准收容间内。除非得到两名5级人员专门许可,人员不得与SCP-5114发生物理接触。

若人员遭遇一次伊西多尔事件,将通过探查无法律约束力文件及证人证言来确定其过往法律地位。基金会将通过前台公司为受伊西多尔事件影响的平民对象提供法律援助,遏止其公开化。受SCP-5114影响的有约束力文件将被秘密编辑,恢复对象此前的法律地位,所有受伊西多尔事件影响、或是目击到其结果的非基金会人员将被记忆删除。

更新03/09/2012:在事故-5114-1后,SCP-5114已被暂时转移到户外收容。若SCP-5114必须被转移, Site-132将保有两名个人记录及官方文件可被随时且完整追溯的D级人员。

将保留一份包含对SCP-5114描述的有约束力文件,以从SCP-5114处接收交流。为避免篡改,所有其他含有SCP-5114信息的文件必须为非正式的、无法律约束力的文件。

描述: SCP-5114是一高2.3米的混凝土雕塑。SCP-5114具备智能,但无法移动也无法发声。 除自我保护外SCP-5114目前没有表现出其他行为动机。SCP-5114在不被物理交互时保持惰性,但若对其进行移动或破坏尝试,它会此产生一种具有易变性的官僚危害。此种异常性质的激活被称为伊西多尔事件。

若遭伊西多尔事件锁定,该人员的相关法律约束力1文件及人口统计资料将被随意篡改,一般会造成煽动性及经济损失的结果。 伊西多尔事件中制造的篡改在所有正式文件内保持有内部一致性。这些变更包括但不限于:

  • 将某人的姓名在法律上改变
  • 将某人的住址在法律上改变
  • 将某人的工作在法律上改变
  • 使人丧失公民资格
  • 撤销某人的婚姻关系
  • 与随机人员登记结婚,无视其性别、性取向、年龄或当地法律对此类条件的规定
  • 丧失对一个或多个子女的法定监护权
  • 被登记为性侵犯
  • 收到数量过多的恶作剧诉讼
  • 收到数量无力偿还的债务
  • 被登记为通缉犯
  • 被宣告为一个或多个知名犯罪组织的成员
  • 在法律上被宣告为死亡

此外,假说认为SCP-5114可观看到任何具法律约束力或正式性文件的内容。然而,尚未在测试中对此进行验证。SCP-5114可掌握的信息范围尚不明了。

由于SCP-5114只可影响到此类文件,伊西多尔事件的影响可通过秘密且彻底地取得并修正文件来得到消除。 然而,伊西多尔事件时常造成受影响对象在社交和经济上遭受毁灭性打击。故心理治疗、悲痛咨询、以及法律援助同样为必需。

发现: SCP-5114发现自加利福利亚州的拉古纳海滩,它在11/25/2010和11/26/2010之间的夜里突然显现在了主海滩上。SCP-5114起初被大众误认为是当地的快闪艺术展品。在该项目与多起财产破坏行为产生关联后,基金会注意到了SCP-5114。

SCP-5114被顺利转移,最终空运到了附近的Site-132。此后,全部五名直接负责转移工作的基金会人员2遭遇伊西多尔事件。

最值得注意的篡改包括:

  • 特工Cahlry的姓名在法律上被更改为一串长度超过10000字符的黑条3,造成所有包含其姓名的文件无法阅读。
  • 特工Ibiza被登记为来自月球静海的非法移民。其出生年份被篡改为公元前10年,且与荷兰国王威廉-亚历山大登记结婚。此外还发现特工Ibiza被认可为了一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
  • 特工Frohike的名字被篡改为“John Frohike '); DROP TABLE Residents;—”,由此引发了多起数据库损坏。其居住地被篡改为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且被宣告为恐怖组织乌兹别克伊斯兰运动的实际领导人。
  • 收容专家被正式选举为罗马主教。他也在法律上被宣告死亡,理应属于他的地产被列为破产。
  • 收容专家Ulrich的名字被正式修改为“Phatt tha Rappah”,她的出生日期被改为“你妈”,她的种族被改为“丑陋”,她被列为一名飞天意面教徒。
  • 此外,所有上述人员都收到了发生在彼此之间的超过200起诉讼,且有高利率贷款被记到了他们的名下。

对平民及基金会人员相关文件进行了修复,所有受暴露平民被成功记忆删除。对SCP-5114的测试被认定为过于耗时费力,且对信息安保存在危害,为此将其视为低优先度事项。截止2012年1月,只在初次发现时观察到过SCP-5114的异常性质。

附录5114-Alpha: 事故5114-1

2012年3月4日,SCP-5114的文件接受了标准筛查程序,此时发现其已遭篡改。收容人员忽略了要对SCP-5114与自身发生物理接触的情况加以考虑,因此造成伊西多尔事件对其自身的正式收容文件发生。4

下面是在事故5114-1中对SCP-5114文件的修订记录。所有格式与拼写保持原样。


修订01 - 2012年3月4日:

嘿。

你们能把我搬出去之类的么?我真想要点新鲜空气。

当时这被认为是一种诈术,意在对更多基金会人员施加伊西多尔事件、或尝试突破收容。

此前未将SCP-5114具备智能的可能性列入考虑中,因为SCP-5114从未尝试过展开交流。负责SCP-5114收容的Dr. Ahlry起初认为不应对SCP-5114做出回应,双向交流可能使收容更加复杂。


修订02 - 2012年3月5日:

抱歉我开了个坏头。我只是想确保安全,你们知道吧?这房间是目前最好的,我很感谢真的,但我不能留在这。请把我搬走。


修订03 - 2012年3月7日:

我真的,真的很抱歉。真的。虽然很有趣,我并不想搞乱这些人的档案,我是太害怕太紧张了,好吧?那时候我太怕—你们干出傻事。你们之后会后悔的事。

请把我搬到外面去,我用全身每一寸料保证我绝对不会再捣乱。


修订04 - 2012年3月8日,08:21:

好了我明白了,你们想玩硬的。好。

那我给你们派上用场如何。比如混沌分裂者的那帮人,嗯?你们想不想要点名字啊住址啊之类的?我可以给你们搞来名字和住址。我和你们交易…十二条联络方式换你们把我搬出去。这样如何?我免费送你们一条证明我不是开玩笑。

SCP-5114接着列出了POI-14017的姓名及当时所在地址,后辨识出确为混沌分裂者工作员。有适当权限的人员可参见文件5114-Alpha获取详情。


修订05 - 2012年3月8日,14:49:

好吧好吧,我坦白。我一直没对你们完全坦诚,但你们得听我说一下啊求你们啦。

我一直在挖掘些东西,我非常肯定最近几天内这里要发生地震。基于这地方的布局,我也非常肯定它绝对不防震。所以我说我需要搬走。以及因此[原文如此]这不是我能做得到的。

每次有点振动我都有沉陷感。有人在我楼上两层用风钻,我的神经都要死光了。5我求你们啦。十二个混沌分裂者的人外加…十个异常艺术家!我光是在南加州这边就能找到这么多,甚至都不用跨州界。

求你们啦啦啦[sic]

此时,基金会情报行动确认了POI-14017是居住在所提供地址的真实人员,且可能与混沌分裂者有关。SCP-5114就搬去户外的请求被纳入严正考虑。

SCP-5114对Site-132结构完整性的担忧被认定为没有依据。Site-132在2007年已经安装了大量调谐质块阻尼器6,因其所在地靠近圣安德列斯断层线。

决定不应向SCP-5114告知这一事实。


修订06 - 2012年3月8日,20:06:

好吧!

这是我的最后报价,我说真的这是最后报价我发誓我都感觉到前震了。

一百个分裂者,二十五个异常艺术家,还有一个伪装成了青年营的第五派[原文]儿童拐卖活动。外加,你们可一得到六位神秘关注人士,全都系系[原文]keneq优先度以上的家伙,绝对保证!

求求求求求你们啊啊啊[原文]我不想死在这里啊!把我送到院子里去让鸟对我拉屎,我不管放我出去啊啊!

此时基金会地震学家并未侦测到任何前震,但发生地震的可能无法被排除。此外,由于极有可能获取到珍贵的战略情报,开始紧急筹备将SCP-5114转移到户外收容。

在修订06后的两个半小时内,信息分析学部成功地控制了将负责SCP-5114转移的两名D级人员的全部法律文件。在采取这些安保措施后,Site-132主管、以及美国西海岸地区主管,批准对SCP-5114展开转移。
修订07 - 2012年3月8日22:30:537:

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谢
[40行相同内容略去]

SCP-5114被转移到Site-132的内庭,安置在家禽网搭建的临时顶棚下。参与转移的人员均未遭遇伊西多尔事件。

3月9日02:05,Site-132遭遇里氏3.2级地震。如预期,没有出现建筑损坏。更多检查后发现,因一名已退休基金会员工的贪污行为,2007年对调谐质块阻尼器的安装一直未获法律许可。假说认为这妨碍了SCP-5114对相关文件的查阅。


最后修订- 2012年3月9日, 06:23:

好吧所以,

我可能是在昨天允诺过一两件事, 为自保,我得说我那是太恐慌了,需要些价码。

我其实并没有那么多名字和地址可以告诉你们。我确实给你们的那个只是运气好而已。其实,异常罪犯们不怎么会留下纸面痕迹。第五教的青年营也是真的,但我觉得他们真的没有搞过拐骗儿童。

再道一声:抱歉。

此文件后附有六名人员的名单,使用所提供的信息将其全部逮捕。其中四人被发现是混沌分裂者工作员,一人为Are We Cool Yet?成员,还有一人是叛逃的前基金会人员。此外还附有一处第五教会位于密歇根州的洗钱活动据点。不过,由于其并非异常,基金会没有施以干预。

由于进一步活动可能引发伊西多尔事件,决定暂且将SCP-5114安置在户外收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