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5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152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ghosty.png

SCP-5152。

特殊收容措施:SCP-5152目前无法收容,尽管如此,因其栖息地目前尚未被开发,有关收容SCP-5152的提议将被视为非紧急问题处理。为避免有关该项目的信息泄露,距SCP-5152活动范围约4千米处应被定为禁区,且该禁区范围应随SCP-5152活动范围增大而增大。Post-10229应被设立在禁区周围,并作为观察中心持续观测SCP-5152行动轨迹并研究其形成原因。鉴于SCP-5152的特殊性质,已实施的收容方案皆宣告失败,其余收容方案被定义为浪费物资的或待决策的。目前,对于SCP-5152的进一步收容手段被视为不必要的。

描述:SCP-5152为一个鬼魂状实体,栖息于加拿大育空河流域北部一片森林中,该地区被称为SCP-5152-1。由于SCP-5152的无规律运动性质,SCP-5152-1的准确边界目前尚未被找到,且尚未找到证据表明SCP-5152是否能够离开SCP-5152-1。截止到目前为止,未发现在SCP-5152-1范围外出现目击事件。

SCP-5152外表为一个半物质人形实体,戴着能够完全遮住面部和身体的黑纱,并拥有两组树枝状的附属物,该附属物位于颈部至胸部之间,形状类似人类手臂,且该附属物完全伸直后可垂至足部,据目前观察发现,SCP-5152有时会将该附属物伸至黑纱外。SCP-5152大多数情况下只对特定的一个人可见1,但在某些情况下,SCP-5152会对一小群人可见。

当SCP-5152靠近一群人时,项目通常会与人群保持约100米距离并静静观察直至其离开项目视野范围。然而,当SCP-5152靠近单独的人类个体时,项目会以缓慢的速度跟随个体。当个体注意到SCP-5152并试图观察项目时,该项目会暂时消失在个体视野中,在此之后,SCP-5152会持续跟踪个体直至其加入其他人。

SCP-5152初次引起基金会注意是一次位于Header河流域靠近SCP-5152-1地区的“蒙面人”目击事件,该事件被报告至当地警方后被基金会知晓。在目击事件之后的8个月里,有关该项目的目击事件在森林四周频繁出现,当地警方在该项目目击事件发生区域内举行了一次小型搜查,以失败告终。


附录5152.1-探索记录

作为试图确定SCP-5152活动范围的早期探索的成员,D-511904被送入SCP-5152-1,本次勘探记录如下。

视频与音频记录


日期:2010/5/11
地点:SCP-5152-1

备注:D-511904配备有一个头戴式摄像机,手电筒和一件保温夹克,并被指示向东穿过SCP-5152-1。


[记录开始]

指挥部:D-511904,你有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情况?

D-511904:这里只有……树和雪。但还是很让人不安。你是在白天送我来这里的吗?

指挥部:现在是下午4:38分。

D-511904:嗯没错。

«13分钟的无关纪录已被删除»

D-511904:呃……伙计,你确定你没有送其他人来这里?

指挥部:确实没有。

D-511904:但我听见……有脚步声,踩在雪里。

指挥部:已记录。脚步声从哪里来?

D-511904:这听起来像是从我身后传来的,我只能在我移动的时候听到,一旦我停下来,那脚步声就停下来了。

指挥部:我们有充足的证据表明跟着你的是一个实体。你最好继续按照指示向前走。

D-511904:好吧,我没有异议。

«2分钟的无关记录已被删除»

D-511904听到一阵树枝被踩断的声音

D-511904:(低声说)那是什么东西?

指挥部:请你说得更详细一点。

D-511904:我没有走在……树枝上面。

指挥部:请继续往前走。

D-511904:我只是……

指挥部:怎么了?

D-511904:我感觉有东西在我身后……我甚至能听到呼吸声。还有雪被踩踏的吱嘎声。但是每次我转过去看,哪里都没有任何东西。

指挥部:已记录,请继续移动。

«15分钟的无关记录已被删除»

D-511904抵达了SCP-5152-1中的一个林间空地,并发现了一个木屋

D-511904:呃,这地方我好像来过……或者说只是来过相似的地方。

指挥部:怎么会这样?你能回忆起一些细节吗?

D-511904:我试试。这木屋是……我很确定你们抹除了我的记忆,我进牢房之前的记忆都想不起来了。很好的把戏。除了……这个木屋……我记得它……的一些细节。就好像它们被重新灌入我的大脑了。

指挥部:记住不允许随意交谈。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会被记录。

D-511904:我想也是。

指挥部: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D-511904思考了一段时间并接近木屋

D-511904:我……我记得我就像这样穿过树林去学校。我家住在这个村庄里,离镇上有几英里远,在冬天的时候,雪很大,车开不过去,我只能一个人走过去。尽管我走了几个小时还是只走了一半路程,但是我还是很想每天都这么走过去。我是个,呃……挺奇怪的小孩。

指挥部:你确定它在你路过的地方?

D-511904:它就在这,一直都在,不是吗?

指挥部:这片森林位于加拿大育空河流域。

D-511904:你知道的,可能就是在这。我觉得是在召唤我回来。

指挥部:你的意思是?

D-511904:没什么,我到木屋里了。


cabin.png

林间空地上的木屋,图片来自D-511904的头戴式摄像机


指挥部:你被准许入内。

D-511904进入了木屋。

D-511904:我进来了。

指挥部:摄像机看起来出故障了,请你描述一下木屋里面的样子。

D-511904:这是间……空屋子,只有一堆木头放在地上。但这间屋子看起来状况不错。这地方看起来是有人居住的。

指挥部:你还看见什么了?

D-511904:这里有点黑。等下,我觉得那里有个——(无法识别)

指挥部:D-511904,你怎么了?

D-511904:没事,我在这里。那里看起来有间房间,很小……那里有一张,呃,床。看起来很奇怪,看起来像是我以前有的一个……呃。

指挥部:房间里没别的了?

D-511904:至少我看见没有。

指挥部:已记录,离开木屋。

D-511904离开房间,并发现SCP-5152站在门前。

D-511904:这什么……离我远点!

SCP-5152开始靠近D-511904,D-511904打破窗户并逃离。

«1.3小时的无关记录已被删除»

D-511904:这地方真的有尽头吗?

指挥部:你有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

D-511904:没有,那东西真的把我吓坏了。这很奇怪……我之前告诉过你我曾经走这条路去上学,但现在更多的记忆涌回来了,关于那个鬼东西的记忆。

指挥部:继续说下去。

D-511904叹气,并沉默了一会

D-511904:放学之后我和我的朋友常走这条路回家,当然,我总是最后一个走的。但有时候,当我们走到这里时,会听见……这些奇怪的响声,从森林深处传出来。有时候,我们也会看见有东西在移动,我们以为那是麋鹿或者其他的一些动物,但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也许这就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地方……也许你所说的那个实体想让我回来。也许我当初看到的就是它。

指挥部:收到。

D-511904:好的。

«14分钟的无关记录已被删除»

D-511904看向右侧并突然开始奔跑

指挥部:D-511904,你的情况如何?

D-511904:我又看见那东西了。

指挥部:已记录。你在哪里看到的?

D-511904:它好像……从树林里穿过去了……只出现了一小会。

指挥部:它还在跟着你?

D-511904:呃……可能我没法告诉你。

指挥部:你有听见任何异常声响吗?

D-511904停止奔跑

D-511904:(大喘气)没有……只是……感觉很奇怪。这里太安静了,我只能听见风的声音。

指挥部:继续移动。

D-511904:好的,我没意见。

«16分钟的无关记录已被删除»

指挥部:还是没有声音?

D-511904:没有……好像它已经走了。

SCP-5152突然出现在D-511904身边,开始快速靠近他,并发出某种低沉的呻吟。

指挥部:D-511904,立刻离开这里!向东边跑!

D-511904尖叫,摔倒在地,SCP-5152开始慢慢靠近并伸出爪子。麦克风接收到某种铃声从远处传来。

D-511904:离我远一点!你这鬼……鬼东西!你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你要从我小时候就一直跟着我?你想得到什么?为什么你要跟着我?为什么你从不从我身边走开?

D-511904头戴式摄像机掉落,SCP-5152在消失前延长其树枝状附属物并将D-511904盖在其黑纱下,D-511904被SCP-5152带走。雪地中的脚步声被麦克风持续接收,直至项目远离。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