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54

2/51542/5154
机密
classified-lv2.svg
项目编号: SCP-5154
Euclid
VoodooDolls

SCP-5154在被发现地点。

特殊收容措施:SCP-5154将被存放于Site-93的F级异常项目锁柜内。未经SCP-5154项目领导人(现为Dr. Ahmad Punjari)及O5议会共同同意,人员不得与SCP-5154展开对话。考虑到其善于操控的倾向,所有与SCP-5154的交流都应得到密切监控及审核。

描述:SCP-5154是由若干手工人偶组成的一个完形集合,人偶由棉、涤纶及各类塑料做成。构成SCP-5154的人偶在手腕处被棉线连接,无法做出独立活动,然而,该项目可通过未知方式发出说话声。SCP-5154会试图与周围人展开对话,且总是会寻求建立某种控制性关系,一般会提议让D级人员用各种草药、动物尸体、熏香及矿物来换取自由。迄今,SCP-5154已向不同的D级人员要求过鼠尾草、盐、一只蜘蛛、一块紫水晶、没药、一个鹿头骨以及无味蜡烛。SCP-5154表现出了多种不同人格,且在举动上均会劝诱对方,与之达成一个看似为互惠性的口头契约。这些契约的性质彼此各不相同,但在附录5154.1的事件前从未被成功执行过。

SCP-5154被发现于LoI-504(“骇灵街”)内一处废弃且重度失修的平房内,位于正常定居点以东三英里处。当时,在恐怖街行动的基金会秘密特工正调查失踪案相关传闻—镇上有一老年居民Adélaïde Hecaud已有三个月没有现身。Mrs. Hecaud的尸体在她的床上被发现,已于约九周前死于急性心肌梗塞。SCP-5154被发现于她住所的地下室内,安放在一个茶几上,周围环绕着黑火药和4瓶自酿黑朗姆。基金会在项目试图与特工进行对话后被告知此事。

附录5154.1:事故记录

在以间接交流进行的初步测试中,SCP-5154并为表现能完成D级人员所提任何请求的能力,该项目也没有方法能够操控其周边环境,也无法利用索求到的报酬。经O5议会同意,直接交互测试在SCP-5154项目领导人Dr. Ahmad Punjari的监控下开展。

目的:通过直接交互,了解SCP-5154谈判、建立及执行口头契约的能力。

日期及时间:2009年2月2日,1803 EST
对象:Dr. Ahmad Punjari、D-3415、SCP-5154、SCP-5154SCP-5154


[开始记录]


[D-3415被带入收容间,SCP-5154所在的项目锁柜被解锁。]

Dr. Punjari:D-3415,请靠近收容锁柜,把门打开。

[D-3415靠近锁柜,开门露出了SCP-5154。]

SCP-5154:什么东西来了,兄弟们?

SCP-5154也许是位朋友?

D-3415:噢操,你们都能说话。好。

SCP-5154好年轻!好软嫩!美味!

SCP-5154晚上好,朋友。请坐。我们有很多要谈的。

Dr. Punjari:D-3415,请你和SCP-5154展开对话。

[D-3415坐在SCP-5154收容柜对面的座位上,深呼吸一口。]

SCP-5154你的双眼尤为迷人。你叫什么名字,脆弱者?

D-3415:Chris,但,呃,这里的人叫我是“D-3415”。

SCP-5154何等残酷啊他们。何等…非人化。

[7秒的停顿,D-3415转了转他的椅子。]

SCP-5154你闻起来如忍冬,如麝香。何等饥渴!

D-3415:我建议你最好别对我的体味评头论足,谢谢。

SCP-5154:闭嘴,Calisto。

SCP-5154是,你让这可怜的东西不舒服了。

SCP-5154抱歉。我们不总是能收到肉的欢愉,你一定要理解。

SCP-5154:所以Chris,让我们来说正事,好吧?

D-3415:所以要做什么?我们要做什么正事?

SCP-5154:怎么,你最渴望什么就是什么!

SCP-5154我们看来很明显,你在这是不开心的。

SCP-5154是的。确实很不开心。

SCP-5154:我们可以帮你。我们可以救你。

D-3415:谁说我在这不开心的?我在这一日三餐还能遮风避雨。完爆一天到晚搞副业还住救济站。

SCP-5154你真的没错过点什么?发丝间的清风?女人温暖的拥抱?

SCP-5154冰凉的啤酒?海湾上的日落?

SCP-5154:让我们来打破镣铐吧。我们可以为你送上全部这些欢愉,你只需要请求获得自由。

[D-3415对着收容间的监控面板使眼色。]

Dr. Punjari:你可以继续,D-3415。

D-3415:好吧,那要怎么样?你们肯定要我给出点什么吧。

SCP-5154我们要很多东西,又不要。我们对你的要求很简单。

SCP-5154:祈祷。

D-3415:你们…要我祈祷?来交换自由?

SCP-5154不对假偶像祈祷。不对亚伯拉罕的神祈祷,也不要对大吞噬者。勿去崇拜破碎之神,勿向我等之前的冒名者。

D-3415:那我到底要向谁祈祷?

[齐声]
SCP-5154、SCP-5154SCP-5154Kalfu

SCP-5154:跟着我们重复一遍,噢好奇者。

[齐声]
SCP-5154、SCP-5154SCP-5154[数据删除]

Dr. Punjari:停止测试!D-3415,不准重复那些话,听到没有?D-34—

D-3415:[数据删除]

[全部音频及视频中断4秒。视频恢复时,D-3415已从收容间内消失,SCP-5154中出现了第四个人偶,呈蓝色。]

Dr. Punjari:锁住它,快锁住!

[喇叭声响起。]

SCP-5154什—什么鬼?怎么了我?

[齐声]
SCP-5154、SCP-5154SCP-5154欢迎,兄弟。

自2009年2月2日起,SCP-5154测试已被无限期延迟。

附录5154.2:PoI-504-L(“Papa Legba”)送出的信件

下列信件在附录5154.1事件后的一天出现于Dr. Punjari的桌面。

La Rue Macabre


Dr. Ahmad Punjari,

我注意到你的小子们吃了个开门亏。我肯定你们已经搞清楚了,这才不是啥古旧的巫毒人偶。他们是我的老朋友,Kalfu的财产。Adélaïde'老夫人这些年一直把它们都禁锢着,用朗姆力把他存下来。惊人的是你们在当时当地居然就没整明白,但我猜你们对巫毒该懂的是一点儿都不懂,嗯?但现在她人走了,而你们搞的一大堆把密西西比河岸最聪明的魂灵给叫出来了。

既然你们好像都不知道到底惹了谁,那我就给你们上节课。Kalfu即是Bealsey-Bub,老男孩本尊。他是厄运,失序,混乱。他比你们聪明,比你们快,脸上一笑离着一里外就能拐走你们的魂。在他的十字路口见面对你们不太可能有好结果,不管你们自以为聪明到哪。我要和你们这帮人说通透了—Kalfu不是可以随便打发的那种货色。Adélaïde和我几年前把他锁住过,但现在他有了新的魂灵玩乐,毕竟你们这帮基金会的就是管不住鼻子,非要去不该去的地方嗅探。

我的建议?把这些人偶锁起来再把钥匙扔掉为好。它们身上不会出好事的。把这些老鬼留给街道这吧。我和探子们会处理的。

至诚问候,
Papa Legba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