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62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5162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等待分级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warning

TheWeight.jpg

SCP-5162中的SCP-5162-A。

特殊收容措施:SCP-5162仅能被不了解其存在之人员所接触,此时基金会无法进行收容。如有必要,经历了与SCP-5162-A相关创伤的基金会人员将被给予内部精神疾病治疗。经历与SCP-5162-A相关的创伤且于基金会无关的人员对帷幕不产生威胁,此类案例应被记录并不作干涉。


描述:SCP-5162是弗里斯托泻湖,一具有异常清澈的水和花岗岩洼地的小型火山口。一条狭窄而浅的通道将泻湖与休伦湖连通;其位置有待确定。没有在对休伦湖的空中勘探中发现该通道,而由陆路或水路的接近仅能由对该站点及异常不了解的人员进行。

SCP-5162-A是维特号The Weight,一艘位于SCP-5162底部的雅各布时代高桅横帆船。其呈直立状态,桅杆与索具完好,缺少帆。.船名在船尾清晰可见。由于水的清澈性,该船与支撑它的洼地在任何时刻皆可从岸边被观测到。洼地内没有发现鱼类或植物的报告。

从SCP-5162岸边观测SCP-5162-A的人员将最终将此次经历视为错误记忆,但会在一段不定时间内遭受与之相关的侵入性思想(见下方附录)。此效应的发展在不同受影响者中有所不同。目前仅有一张该洼地及其内容物的照片被恢复;多数人报告称其在泻湖内精神处于恍惚状态,缺乏记录其经历的判断力。


附录5162-1,发现:2005年,Site-43文献与修缮部发起了一项基金会范围内的研究项目,以确定过去无意中遭遇未收容异常物体的人员。文献与修缮部主席Harold Blank博士就是其中一名受调查者;在一次由超心理学专家Nhung Ngo博士主导的采访中,他提供了一份对一未编入档案的异常现象的详细描述,其后很快被Site-43中其他受访者证实。

Ngo博士:跟我说说那艘船。

Blank博士:我小的时候,我父母有一艘小帆船。我们以前经常在休伦湖的格鲁吉亚湾附近度暑假,在各种各样的小岛和沙滩边抛锚,探索那些海湾和泻湖。

我……记得这个。我们驶过一条通道,来到一个小火山湖,周围是沙滩和森林。我们在岸边停了船,那就是记忆中我站的位置。我站在沙滩上,看向下面的湖。湖很浅,但看起来并不浅,因为水太清所以花岗岩洼地里的每一粒砂砾都能看见。这让它看上去就像是无底的一样,大得不像是真实的。像一张电影中的绘景。像某人在加拿大地盾上挖了一百英尺,然后将其装满……水的幻想,而不是现实。

而就在那洼地的底部,有如生命般巨大,巨大甚于生命的东西,那艘船。它很大。我能看清每个英寸上的细节,因为水太清太透了。没有水草。也许有鱼,不知道了。但看到的大多是平滑的洼地,以及那艘不可能存在的船。

我没法不看它。它像是在屏着它的呼吸,等待着什么事发生。然而什么也没发生。然后我才意识到我也屏着呼吸,而我停不……停不下来。我没法再次开始呼吸。

我能想象到我们的小帆船浮在水面,那艘船在底部的画面。就像是……那艘船在冲我来,穿过湖床,而小船随时可能被水流困住,或是掉入如同稀薄空气般的清澈水面。

我记得……我我记得在那湖里游过泳,低头看向那艘船。它正在接近,但是是从下方,如果这有任何意义的话。

你应该明白我为何从未和别人说过。

Ngo博士:你觉得这有可能是一段虚假的记忆吗?

Blank博士:它必须是,对吧?如果这是个真实的地方,其他人现在应该发现了。我的父母谈起过。我更年轻的时候以为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不会知道不可能的事情……不。但现在我不那么确定了。

Ngo博士:为什么?

Blank博士:因为已经二十多年了,而我依然认为这是显而易见的。就好像它就在我面前,想要我作出什么行动。它一直在那里。

文献与修缮部调查了雅各布时代的航行记录以确定维特号真实存在还是纯粹的异常表现。据发现,政客、航运巨头及东印度贸易公司董事Edmond Forrestall爵士在其1622年退休时在利物浦建造了一艘以此为名的船。没有回收更多有关/维特号的更多文件。Forrestall在退休时卷入了多起丑闻,既与其职业有关,也与其和蔷薇十字会著名神秘学家的频繁交往有关。未知SCP-5162以其名字命名的原因,因其从未到访北美洲;“弗里斯托泻湖”的名称由每个遭遇者独立而来,并无意义。


附录5162-2,访谈摘录:文献与修缮部确认了自1986年来十七名遭遇SCP-5162的人员。Ngo博士在进行记忆消除前对其进行了询问;下为采访抄录摘选。

5162-S02:我没法不想。它是如何矗立在那里,在那些石头上,在水底。

Ngo博士:你为什么觉得有趣?

5162-S02:那只是……只是太笨拙了,你懂吧?有太多石头,和太多船。船很大。一个那样巨大的人造物,就在湖底。像一栋办公楼倒了下去,沉入水中。看着它沉没,那是什么感觉?我几乎能看到水没过它。我几乎能听见。

Ngo博士:你没在那里。

5162-S02:当然没在。它已经在那里几百年了。几百年了,丝毫未变。我一生中的每一刻,它都在那里。它一直在那里。它一直……操,它现在就在那里。即便我没看着它。即便没人在看着它。

Ngo博士:这怎么会让你心烦?

5162-S02:不知道。它为什么不会让你心烦?


5162-S03:这……太难处理了。

Ngo博士:什么意思?

5162-S03:难以处理。一整艘该死的船,每一英寸都清晰可见……当然不是一次全看到,它太大了。这就更糟了。你也不能下去触摸它,这也会让事情变得更糟。你能做的不过是站在岸边看向水中。天杀的水啊……好像你站在悬崖的边缘,而那船在崖底,但你还是感觉它正在你面前缓缓升起。即使它是在一百英尺深的水中,还是什么别的。天啊……如果下面发生了什么……你束手无策。

Ngo博士:能发生什么?

5162-S03:如果它开始倾倒,而你只能看着呢?如果你没在看,它倒了,在湖底呻吟,却没人看到呢?或者……我不知道。如果有东西出来,或是有东西进去。你会看见。你不得不看见。

Ngo博士:为什么?

5162-S03:因为你看见。


5162-S07:他们说泰塔尼克号距水面有两英里。就是看一眼都得坐特制潜艇。它在寒冷的黑暗中渐渐锈蚀,但那没关系,因为你看不到。但这东西,他妈的,它就在眼前。如果说你离开了,别人来了呢?你如何向他们解释?

Ngo博士:你不用解释。那时你已经走了。

5162-S07:你那样怎么过得去?明知道别人可能会看见,它可能会变成什么东西,所有人都可能发现,而你根本不会知道他们发现了?我会失去理智。


5162-S08:我无法忘记。太……太沉重了,让我忘不掉。它的重量。一个整体。排开那些水……压在你的身上。

Ngo博士:它不可能压在你身上。它在泻湖底部。

5162-S08:跟我的恐慌症说去吧。


5162-S14:无法呼吸。我无法……无法承担起这责任。

Ngo博士:什么责任?

5162-S14:对那艘船的。对所有的木板和钉子。对所有的黑暗空隙,水淹的甲板和货舱。对所有并非空着的空旷空间。所有的……

Ngo博士:重量。

5162-S14:对。所有的重量。


附录5162-3,相关现象:以下摘自Harold Blank博士2009年年度心理报告。

Ngo博士:跟我说说那场梦。

Blank博士:我站在一块空旷的平地上。看不见细节。四周空无一物,除了那个巨大的……我猜那是个正方体?一个巨大的黑色正方体,太大而没办法看到,太大而没办法想到。太广阔了,仅仅是想象它的存在就能让你喘不过气。

Ngo博士:那正方体在做什么?

Blank博士:它什么也没做。不……不是的。正方体正朝我压来。而我正支撑着它。

Ngo博士:你在支撑着它?我记得你说过它广阔地无法度量。

Blank博士:确实。我撑着它的一个角,所有的重量都集中在那一点。在我身上。我甚至没有从自己的视角目睹这一切;就像是我在自己身后漂浮着,看着我自己承受这可怕的巨大重量。如果我松开手,它就会倒下,而我无力阻止它。我连动都动不了。我知道我没法一直举着它,但我知道我必须永远举着它。我不能让它掉落。我也不能放下它。

Ngo博士:为什么不能?

Blank博士:我不知道。因为……我会遇上麻烦?因为如果它开始掉落,它就会永远掉落下去。因为我是那个压力点,是支点,没有任何其他东西能让它保持平衡。因为如果我把它放下,这东西的巨大重量就会把这该死的地球给砸裂。因为它太大了,无法挪动。因为它是万物。

Ngo博士:那它为什么没有压垮你?

沉默。

Blank博士:因为它是我的。

Ngo博士:这些梦会妨碍你的工作吗?

Blank博士微笑,没有回应。

所有暴露于SCP-5162-A的人员皆报告了具有类似主题的梦境。此现象似乎不随时间推移而消失。


附录5162-4,来源:以下未注明日期的日记被认为是Forrestall对SCP-5162-A的制造的唯一确认:

Done.jpg

.
译注:图中文字译为中文为:
它已经完成了,但还没有快到一半。
他们说它会承担负载。
我没有问他们它在何处,他们也没有说。
在某个深邃遥远的地方。细节并不重要。
我又能呼吸了,而那就是一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