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18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183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5183个体都应与所有已知的SCP-5183图像一起收容在Site-17的安全物品存储柜中。未经当前研究主管的许可,不得拍摄SCP-5183的新照片或其他影视媒体。

描述:SCP-5183是一组奇术物品的统称,当被活生物体直接观测1时,它们能够以各种物理方式伪装自己。SCP-5183个体在不被直接观察时也能够改变其外观,以便更好地融入其环境。

SCP-5183-A至-C的真实形式如下:

A-质量为2公斤的石灰岩。
B-不确定其品牌的可重复使用的金属水瓶。
C-小动物的头骨,证实是松鼠。

间接查看SCP-5183个体会使个体遭受其第二效果。受影响的个体(以下称为SCP-5183-1个体)若在暴露后三小时内未接受记忆消除,将开始承受大量压力,并在几天内产生幻觉和强烈的妄想症。此后未发现治愈SCP-5183-1个体的已知治疗方法。

探索日志:在PoI-5183,Ramona Jimenez的故居中发现了所有已知的SCP-5183实例,以及有关奇文法学的一些文本。PoI-5813被认为是伊甸之女的一员。

附录-1:SCP-5183的次要作用在研究员Clementine对其文件进行定稿后才注意到。研究员Clementine应他的心理医师的要求,已经保存了自己的经历日记。该日记的相关条目如下所示:

日志 1 - 2019年1月8日

我现在到处都看到它,用松鼠头骨代替每一张纸。我发誓,它在跟着我。我试图让他们仔细检查其收容措施,以表明它们已被处决,但那帮人就是不听我的话。这有什么很难相信的?楼下收容室里有一只会说话的、死不了的大蜥蜴,但只有我能看见的魔法小骨头就是我有心理问题了?

我想我终于知道这里的每个人对我真真正正的想法如何了。我猜他们不喜欢我已经好几年了,现在我是可以确定这一点了。我有半心半意要闯入SCP-5183的收容间,但我已经知道他们无论如何也不会听我的。

日志 2 - 2019年1月9日

昨天我离开时,我的车上积雪是其他车的两倍。怎么?他们现在开始对我恶作剧了?感觉就像他们在因为什么而惩罚我。甚至今天上班路上的其他司机也似乎是故意地妨碍了我:当我在绿灯过路口的时候,一辆车几乎撞上我。如果我不迅速做出反应,我可能已经死了。

O5在追踪我?似乎太多的事情发生得太快、太方便装成巧合了,并不是说我相信巧合。他们还用滑稽的目光看我,不仅是其他研究员,还有保安、D级人员。甚至食堂大妈似乎也比平时多看了我一两分钟。我知道我搞砸了我上一个项目,但这只是…可疑。

高层管理人员在追查我,我已经感觉到了,我会深入调查的。

日志 3 - 2019年1月11日

成,我又进了一步并伪造了一些条目以备我的计划。希望他们不会再怀疑我伪造出来的东西以外的任何其他事了。我想我应该开始将O5的计划整合在一起,他们绝对在以某种方式与伊甸园的女儿建立起了联系,这是唯一能讲通的事。我认为他们已经意识到了,把世界上所有奇怪的东西全收容起来是不可能的。我敢打赌他们正在计划使人类恢复到上古的状态,用什么手段终结一切。多好啊,使我们成为又无害又易懂的动物。现在,我需要证明这一切。几天后我会闯入5183的收容所,看看能找到什么。他们一定将所有证据放在一起。

附录 2:在收到无关紧要的日记条目后,研究员Clementine的心理学家向他报告,派遣安全人员在他闯入SCP-5183的收容室时抓捕他。被拘留后,很明显,Clementine遭受了严重的迫害妄想。随后,他被记忆删除,并被送往配备了良好护理的精神理疗设施。



SCiPNET LOGIN

name
affiliation

Logi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