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32

项目编号:SCP-5232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为防止对项目异常性质不了解的用户购买项目所提供的服务,任何尝试访问SCP-5232的平民会被重定向至另一网站。SCP-5232-1的已知地点会被全天候监控,以监测出现的标识和内部变化。

描述:SCP-5232是一家域名为the.perfectdate.now的网站,外观与2000年代中期的约会服务网站类似。2017年,基金会首次注意到此项目,多个约会论坛出现了对项目的积极评价,许多评价中出现了对空间和时间异常的描述。网站所在的服务器目前未知。

在访问网站后,用户可以填写一份简单的表格,对用户与另一人进行一次潜在约会提出了数个问题。表格填好后,网站会要求用户支付数量不等的费用,具体数值似乎与用户输入的信息相关。缴费完成后,用户会跳转至一个页面,其中有一个邻近的地址和两张可以在该地点参加一项活动的“门票”。

SCP-5232-1是由SCP-5232提供的地点,通常为大型的废弃建筑物,并且在用户所选择的约会对象住所的15分钟路程之内。在约会所指定的日期当天,建筑物的所有门均会被锁,一个标识会出现在前方以表明此处为约会地点,内部也会有巨大改变以使约会人员适应。在多次探索中,所观察到的SCP-5232-1的内部大小远超于外部所观察到体积,并且在一些地点的建筑物的内部配有独特的天气系统,以模拟室外的环境。

SCP-5232-1内部有其他个体或实体存在以维持该地点作为约会场所的功能。这些实体被标记为SCP-5232-2,且没有在SCP-5232-1以外观测到上述实体的显现。SCP-5232-2的实例包括服务生、保龄球馆工作人员、动物园内的动物、船夫,同时也有知名的演员、喜剧演员和音乐家。下列记录中含有对部分实例的细节描述。

SCP-5232测试备忘04/26/2017

至:Site-94站点主管

自:Dr. Gary Mander-Bassen

人事部已经同意我们派遣两名研究人员调查SCP-5232并对所发现的内容进行报告。反熵部和数字媒体部各出一人应该是最理想的搭配。鉴于目前对SCP-5232-1的推测很可能是合理的,我们已对志愿者列表进行筛选,所选人员应当满足在疑似的浪漫情境下能够处理未知潜在的模因或其他效应的影响。

在Dr. Ted Xavier和研究员Krone Midaeus的协助下,我已对候选人员进行面试。我们认为最适合此次调查的人员是研究员Raz Chearypark以及研究员Sage Hargyana。她们被选择的理由包括优秀的研究经验、记录在案的良好友善言行以及两人过去不存在任何关系。就在我刚刚我开始撰写这份备忘之前,两人已互相介绍并认识。我个人可以为Raz担保,她是一名非常专业的人员,并且过去曾协助我进行一些非常重要的工作。Sage同样是由Krona高度推荐的,并且她在面试期间也给了我类似的印象。

两人已接受如何在填写SCP-5232页面上的表格,并在有视频记录工具的情况下进入SCP-5232-1的指导。我希望如果在记录过程中,如果两人中出现对于另一人的浪漫举动,请表示理解,因为在对这一项目的研究过程中,她们就是类似小白鼠的试验对象。我应该强调我们非常确定项目所带来的影响不是模因性的,但我们不能在未进行直接测试的情况下直接排除这种可能性。如果有任何进展,我会让你知道的。

SCP-5232输入表格,2017年4月30日(第一次测试)

你的名字
你的约会对象
约会时间为?
你们之前进行过了几次约会?
如果有,请描述一下你和这个人的上一次约会:
你对这次约会有多兴奋?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让我们知道的吗?
使用此币种进行结算

SCP-5232结果表格,2017年4月30日

费用:40美元。

输出: 在一家名为放克欢乐屋的酒吧餐厅已支付费用的预定。

SCP-5232-1探索视频记录

研究员Chearypark和研究员Hargyana根据预定中提到的地址到达了一个废弃的加油站。外部有一标识写有“放克欢乐屋”。两人进入建筑。灯光昏暗,背景中可隐约听到迪斯科音乐。一个SCP-5232-2实例以女接待员的外形显现。

女接待员:两位好,欢迎来到放克欢乐屋!你们有预定吗?

Chearypark:呃是的,Chearypark预定的,两点半,两位。我们稍微有点早了。

女接待员:那也没问题,甚至更好。我们在这边为两位准备好了位置,用餐费用已经在预定时支付了。

女接待员带领两名研究员走向一张桌子。两人坐下,接待员为两人递上菜单。

女接待员:你们的服务员马上就来,要好好享受哟。

Hargyana:看起来大体像一个正常的酒吧。很多SCP-5232-2的实例,这些在酒吧里的人还有其他东西都是。如果不是工作时间我都会以为这是那种我和我朋友会去的酒吧。

Chearypark:里面肯定要比外部看起来大很多,天花板也是,太高了。我觉得我们完全可以确认项目包含空间异常了。

Hargyana:那我猜那些评价也是准确的,要不然我们都是暴露在某种模因危害之下了,之后看录像的时候就知道了。

Chearypark:我们是不是应该到处转转探索一下这个异常?

Hargyana:我觉得,我们应该验证那个……在网上提到这个异常的人给出的信息。他们很少给出对场所的具体评价,我们也可以试试吃的和喝的看看是不是符合预期。

Chearypark:我好像也没什么可反驳的。

Hargyana:所以我估计我能做的就是看看他们怎么调一杯莫吉托……当然是以科学的名义啦。

Chearypark:好吧,要是我们遇上问题了最好也是两人一起。我可以尝尝一杯异常的柯梦波丹是什么味道……也是为了研究目的。还可以再看看菜单。

Hargyana:嘿,这样才对嘛。

两人花了一分钟左右阅读菜单

Hargyana:我的天,可以自己搭配一个热融三明治,我就要这个了。

Chearypark:等等,热融?

Hargyana:就是熔化了的芝士,但还有点别的东西。

Chearypark:哦,就是辣火腿和芝士?

Hargyana:对,就是那样。

一位女服务生走向研究员们,在接近的同事拿出了一个记事本。

女服务生:女士们好啊,我是Marci,今天过得怎么样?

Chearypark:挺好的。

Hargyana: 是啊,过得挺好的。

女服务生: 那很好!两位需要喝点什么吗?

Hargyana:嗯,我肯定要试试你们的莫吉托。

Chearypark:呃……我就来一杯柯梦波丹吧。

女服务生:很好,很好。记下来了,你们已经决定好要点什么吃的了吗?还是说要再等一会?

Chearypark:嗯,我在想我能不能来个热融三明治,但里面只有芝士,就五种不同的芝士?

女服务生:当然没问题。

Chearypark:那好,那我要一个蒜蓉面包做的里面有波罗伏洛、瑞士、马苏里拉、古德还有曼切戈芝士的热融三明治。

女服务生:好的没问题,那位女士决定好了吗?

Hargyana:我要一个里面有手撕猪肉、烤洋葱、墨西哥辣椒和波罗伏洛芝士的热融。还有面包也用蒜蓉面包吧。

女服务生:好的没问题,请稍等片刻。

服务生带着点好的单走开,并走到了酒吧后方,通过厨房的窗口将订单交给厨师。

两名研究员沉默了数秒,环顾周围的环境。

Hargyana:所以,呃,工作最近怎么样?

Chearypark: 大体上还好……我经常埋头研究所以总感觉周围都挺安静的。通常我办公室里最吵的时候就是Dr. Mander-Bassen唱着老一点的迪斯科歌曲走进来的时候。仔细一想我们现在在一家放克主题的酒吧里,还有点好笑。总感觉周围的环境还挺熟悉的。

Hargyana:听着就跟我爸似的,他也是那种听放克的家伙。这种感觉有点像家里了。

Chearypark:你家乡在这附近吗?

Hargyana:那没有,我是从加州搬过来的。

Chearypark:我也不是本地人,但也没离太远。我是巴尔的摩人,搬到这里来就相当于把蟹肉饼换成鸡翅。

Hargyana:我是个在旧金山长大的小女孩,沉迷写代码,找了个把自己送到锈带尽头的工作,现在每天下了班就呆在公寓里磨练游戏技术。我的办公室差不多和你是正好反着的。里面全都是学计算机的,没人想社交。我都在这里工作三年了,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同事一起出来吃饭。

Chearypark:我已经第五年了,而且我也是第一次和同事出来。倒也不是没人邀请我,Gary偶尔会请所有人去卡拉OK,但我就,我没法一个人上台表演,我得有人和我一起。大学的时候我和朋友一起二重唱过,但我从来没有担任表演过。总会有点紧张。

Hargyana:别担心,一个人表演本来就很逊的啦。我会一个人唱也是因为我唱老掉牙的独立音乐热曲的时候一屋子人只能干听的,但确实两个人一起要好很多。没准你就是少一个像我这样可以在卡拉OK里陪你唱到昏天黑地的人呢。

Chearypark: 我会考虑的,我以前还是很能唱的。

Hargyana:没准现在也是。

Chearypark:也许吧。如果你不介意我问问的话,你是怎么开始接触编程的。就跟你说的一样,学编程的一般都不是什么社交能手。

Hargyana: 可能是因为我是个有点志气的社交能手吧,从我还有点艺术天赋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了。写一行函数式代码带给我的满足感和完成一幅画或者唱完一首歌带来的差不多。而且写代码多少还能让我有钱付账单。

Chearypark: 了解了,我差不多和你是反着的。反熵部……基本上就是搞物理的,最终会有个正确的答案。如果让我写首诗,我根本不知道我是不是按照正确的方法来的,一半的时候我还会担心是不是写得太烂了以至于都不想让别人评价。

Hargyana:哎呀,再烂也不可能有我在高中写得同人科幻烂的。

服务生把酒水和食物送了过来。

女服务生: 这是莫吉托,这是柯梦……两个自制热融三明治,这份只有芝士的是这位女士的……这份有手撕猪肉的是这位的。

Chearypark: 谢谢你!还挺快的。

Hargyana:是啊,谢谢。看起来好棒。

女服务生: 两位慢用!

服务生离开后,两人开始用餐并尝试饮品,都表达出了惊讶的情绪。

Chearypark: 天哪。

Hargyana: 确实。这简直……太好吃了。

Chearypark: 同意。我没期待过完美的食物真实存在。我明白为什么这个地方开始流行起来的。我本来以为那些评价,就,都受到轻微的模因影响了,但好像真的和他们说的似的。Gary还不想排除模因的可能性,我觉得我们可以了。

Hargyana: 是啊,我本来要说我都做好心理准备了,这东西要么有点恐怖要么会让人失望,但真的和那些人说的一样。我们都没考虑这里的食物会不会杀死我们就直接吃了,要是那些留过言的人其实都死在这里了,“他们在我的三明治里下了毒,零星”,那可就不一样了。

两人欢笑。

Chearypark:好了,我们是不是应该吃完饭然后再终端上做点记录?我们进来之后一个字都没写。

Hargyana叹气。

Hargyana:你说得对,这毕竟还是工作。不过我们有随身的摄像头,之后再看视频记录也可以吧?

Chearypark:嗯,有道理。我们可以在这里慢慢来,时间异常可能也能帮我们偷会儿懒。

两人用了大约一分钟的时间吃完饭,在此期间没有说话,然后彼此对视,再次欢笑起来。

Hargyana: 看起来我们俩都有那种动物的本能,有盘食物摆在面前就埋头吃也不吭声。

Chearypark: 天,我每天在Site-94的食堂可不就是这样的。

Hargyana: 我要是某天比较轻松能记得吃午饭也是这样。我很容易就只顾着眼前的东西了。一天之内的工作能让我吃好饭还能和人聊聊天,一举两得,挺好。

Chearypark: 还有喝的!

两人举起杯子,迅速喝完。服务生随即走到桌旁。

女服务生: 看起来两位对所有东西都很满意。

Hargyana:是的女士,我们很满意!

Waitress: 如果已经就餐完毕了,因为费用已经预先支付了,所以不用再结账了。希望两位今天过得愉快。

Chearypark: 谢谢你Marci。

服务生走回厨房。

Hargyana: 办公室里的人不会相信这些的,一切都太棒了。

Chearypark: 不过我们还要写报告和确认视频记录。虽然我也觉得你是对的,但这些从感官上还是说不通。食物,酒水,还有这里的整体氛围。希望我们能再来一次,可是我很确定这个异常下一次就不是这样了。

Hargyana: 是啊,我了解到的所有数据都说如果我们再来就是另外一个地方了,而且还取决于我们想不想有第二次约会。

Chearypark: 我的天,我都快忘了理论上来说这算是一次约会。我进来的时候还担心我会把所有事情都搞得极度尴尬,结果我们聊吃了就聊了一个小时。

Hargyana: 哎呀别担心啦,我觉得刚刚很有意思啊,你看起来也是这么觉得得。按照我的标准已经算是一次很棒的约会了。

Chearypark: 老实说,所有事情都棒极了。我们必须收容这个异常这件事还是有点可惜的,我要是那种一天要和十个人约会的类型那我一定会选这种地方。我估计我紧张的源头很大部分都来自于我怕让另一个人失望。

Hargyana: 那我可一点失望都没有。据我观察你应该是个标准的老女人杀手。

两人欢笑。

Chearypark:嘿,呃,走之前还有个问题,我们是不是应该给服务生小费。

Hargyana:嗯……正常情况下应该是的,不过在这里面我们走出去的时候服务生就会消失。所以……可能不用?

Chearypark: 我还是留张十块钱在桌上吧,这样不至于良心不安。

两人站起并准备离开建筑。

Hargyana: 哇哦,那杯莫吉托下肚之后我就没站起来过了……比我想的要猛好多……你不介意扶我走到门口吧?

Hargyana伸出了手,Chearypark也伸出手握住了。

Chearypark: 我可不信这种鬼话,不过也没问题。

Hargyana: 你觉得我图谋不轨?我真是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想,啧啧。

两人欢笑并牵着手着离开建筑。

两人在建筑外等候了一小时,并持续记录,直到一个SCP-5232-2个体离开建筑并移除放克欢乐屋的标识。该个体随后将标识放回建筑内并似乎锁上了门。研究员Hargyana再次接近该建筑,发现门已被上锁,且内部样貌变回一个废弃的加油站。

Hargyana: 没了,我们的探索也结束了。

Chearypark: 太可惜了。起码这是我干过最轻松的一天。

Hargyana:我也是。

视频结束。


SCP-5232输入表格,2017年5月4日(第二次测试)

你的名字
你的约会对象
约会时间为?
你们之前进行过了几次约会?
如果有,请描述一下你和这个人的上一次约会:
你对这次约会有多兴奋?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让我们知道的吗?
使用此币种进行结算

SCP-5232结果表格,2017年5月4日
费用:70美元。
输出: 两张红玫瑰的门票,一个配有酒吧的音乐会场地。

SCP-5232-1探索后报告2017年5月8日

报告由研究员Raz Chearypark撰写

此次异常同样位于上一次探索中的废弃加油站。外部的标识与从SCP-5232得到的门票相同。站在建筑之外身着安保人员着装SCP-5232-2在要求查看票据之后,让Sage和我进入了建筑物中。内部空间要比外部所观测到的显著地大很多,并且内部的大量SCP-5232-2发出的声音应当可以从建筑物的外部被听到,但我们在进入之前并没有听到。

场地内部有数个著名的装饰风建筑的蓝图作为墙纸。这点值得注意是因为我的童年梦想是成为一名建筑师,我在进入建筑之前也和Sage解释过。Sage对于挂在天花板上的仿造汽油灯特别感兴趣,场地内的光线也因为这些呈现出昏暗的效果。进来之后我们被带到了一个贵宾包厢,得到了饮品和甜品的菜单。和上一次探索一样,整个晚上的费用已经在支付进入时出示的门票时提供了。

我们点的食物和饮品到了之后,Sage和我聊了几分钟,关于异常、工作还有生活中发生的有趣的事。我们中间停顿的时候,一位音乐家登上了舞台。Sage和我都认出那个音乐家是Jeff Mangum,Neutral Milk Hotel的领唱和吉他手。他使用原声乐器演出。因为我们都很喜欢Mangum的作品,所以我们都很兴奋。演出过程中,我们只在歌曲之间稍微交流一下。Sage提到她打鼓的爱好,而我谈起了我曾试着成为一名贝斯手,但没有很用心练习。在唱了大约十多首歌之后,Mangum回到了后台场间休息一下。

休息的时候一位工作人员进了包厢查看我们的状况,还问我们有没有什么需要的。由于她之前表示过想和SCP-5232-2个体以进一步研究的目的进行更长的对话交互,Sage询问工作人员我们两个人能不能和Mangum见一面。那个工作人员离开了包厢,没过多久就回来并带着我们到后台去找Mangum。

我们和Mangum聊了也许有二十分钟,问了他各种问题,关于他和Neutral Milk Hotel的作品、旅行经历、我们喜欢的专辑,还有这个演出场地。他拒绝被录像所以我们没有这一段谈话的影像。出乎意料的是,Mangum邀请我们和他一起去台上演唱他第二场的第一首曲子。他借给了我们放在后台不用的乐器。Mangum换了一把电吉他,我们也把乐器接上音响。我们在台上和他一起表演了一首“Holland,1945”。我一开始还有点紧张,但Sage鼓励我继续。

我们回到了包厢。Jefff Mangum把Sage表演时用的鼓槌留给了她,我则留了Mangum掉的一个拨片。

Sage和我一直听完了第二场和返场演出。如果我之前没提到的话,我们点的食物和饮品都太棒了。我们点的饮品和上次探索时一样,虽然以酒很好喝,但明显味道有所不。我们在Mangum唱完最后一首歌二十分钟之后离开了场地。我们随身携带的计时器显示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但我们留在车里的计时器显示只过了40分钟。在我们离开35分钟后,场地变回了废弃加油站的样子。鼓槌和拨片依然存在,我们把它们带回到Site-9进行测试。他们本身不具有任何一场性质,除了拨片上的指纹与Jeff Mangum的相符。我们在异常里见到Mangum的时候,他本人正在另一个州接受一次采访,这也证实了我们现有的所有SCP-5232-2实例都是伴随着SCP-5232-1一起产生的猜测。

Sage请求下一次由她来提交表格,以测试异常会如何应对。我们计划在本月晚些时候再进行一次测试。

SCP-5232输入表格,2017年5月18日(第三次测试)

你的名字
你的约会对象
约会时间为?
你们之前进行过了几次约会?
如果有,请描述一下你和这个人的上一次约会:
你对这次约会有多兴奋?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让我们知道的吗?
使用此币种进行结算

SCP-5232结果表格,2017年5月18日

费用:150美元。

输出: 两张冒险宫殿的周末通行证,该地点为一处室内主题公园,同时还预定了附近一家酒店的套房。

SCP-5232-1探索记录,2017年5月19日

报告由研究员Sage Hargyana撰写

建筑物和前两次探索时一样。两个SCP-5232-2实体在检查我们的通行证后给了我们进入用的手环,然后带领我们进入。Raz和我自动升级成了贵宾,所以我们在任何项目上都不用排队。Raz告诉我她很喜欢过山车,所以我们立刻就去了公园里最大的过山车。她肯定玩得比我高兴得多,但她下车后的表情是无价的。我们又坐了几个过山车,然后决定慢慢来,去坐一下摩天轮。到最顶上的速度有点快了,不过我们在最上面待了一会。靠在彼此身上聊会天的感觉真的很好。

我们玩了一些嘉年华游戏,因为我们是贵宾所以也是免费的。我在掷环游戏里给Raz赢了一个巨大的小熊猫填充娃娃,因为这是她最喜欢的动物。

我应该强调一下,在一开始的几个小时我们遇到了数百个独特的SCP-5232-2实例,这可能还只是保守估计。这个公园的占地面积很大,过山车也有好几层楼高。在一天的游玩之后,我们转移到了酒店,也有20层楼高。我们的房间在最顶层所以我们可以从窗户看到整个公园。我认为我们都觉得这个地方可能有三平方千米。由于我们决定以在酒店里待整个周末以测试项目的时间异常性质。电视上的频道明显是由SCP-5232-1内产生的,但所有我们能找到的电影和节目据我们所知都是来自于真实生活中的。我们决定通过看一部我们都看过的电影来测试一下是不是这样,所以我们选了《勇闯黄金城》,但看到一半我们就分心了,所以即使有什么细微差别,我们也注意不到。

第二天我们去和SCP-5232-2的各种实例进行交谈,以纪录片制作组的身份为掩护。和我们交流过的人里面,很多都能给出他们来自的地方的细节,他们曾来过这个公园多少次,还有很多其他的个人信息。这些信息已经被提交以查找配对,但似乎没有任何结果,所以很有可能这些SCP-5232-2实例都是完全虚拟的。我们在那天还试着对不同的SCP-5232-2进行计数,虽然我们在某个时候忘记数到哪里了,但我们认为至少两千是合理的。

我认为通过在这个SCP-5232-1的经历,以及考虑到正常运作的电视以及其他科技设备,可以肯定地说SCP-5232是一个更值得我们从中学习的异常,而不是向我们的研究之前所推测的那样。

最后一天的时候,我告诉Raz她应该试着把那些过山车的蓝图画下来这样我们就可以拿它们去和其他游乐园里的过山车进行比对。她还是需要一些鼓励才能完成,但她的草图非常优秀,并且工程部正在进行检查。目前位置这些设计似乎从未出现过,其中的原理似乎也不是异常的。在草图画完后我们收集了一些纪念品准备带回来进行测试,员工注意到我们的手环后都免费送给了我们。

我们在酒店退房的时候,他们告诉我们还有一天,因为预定的时候包括了周日晚上。我们决定再待一晚上,测试一下在之前的探索中就注意到的时间异常的极限。第二天早上我们离开了异常,回到了车里。车里的计时器显示我们只离开了不到五个小时,而我们随身携带的计时器显示我们在SCP-5232-1里停留的时间已经超过了六十六个小时。

SCP-5232输入报告,2017年6月1日(第四次测试)

你的名字
你的约会对象
约会时间为?
你们之前进行过了几次约会?
如果有,请描述一下你和这个人的上一次约会:
你对这次约会有多兴奋?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让我们知道的吗?
使用此币种进行结算

SCP-5232结果表格,2017年5月18日

费用:90美元。

输出:两张拉娜希动物园的门票。

SCP-5232-1探索记录2017年6月2日

报告由研究员Raz Chearypark撰写

这是我们首个SCP-5232-1的户外实例。那个废弃加油站的门通向一个前台办公室的门,但场所的其他地方都是室外的。在第一个SCP-5232-2实例交流后,我们得知我们的门票是全程开放的,也就意味着不仅是动物园的,我们还能参观附近的一条自然步道和一处暗天公园,而且还能在一块露营地里过上一夜。

这种全程开放还体现在动物园里,我们得到了证件可以提醒动物管理员们只要是安全情况下,我们就可以和动物们接触。我们看着海狮们为了有一块更好的地方躺着而偶尔把对方撞下水面,看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而且一直都在笑。我们到处走,看到了各种动物:猫鼬、食蚁兽、乌龟。这是我们俩去过的最大的动物园。

我们最终找到了一个水豚展览区,Sage特别地兴奋因为水豚是她最喜欢的动物。她向一位管理员出示了证件,他们就让我们进入了展览区,于是我们就可以亲自去喂食和抚摸它们。Sage整个过程中都笑得咧嘴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后我们走过了一些其他展览区,然后发现了一个小熊猫展览区,就轮到我激动了。我们被准许进去之后就可以给一些特别活跃的小熊猫喂食然后一起玩了。我们还去了飞禽馆,给一些鹈鹕和太阳鹦鹉投食。我们记录下了大部分动物,我们的动物学家也认为这些动物都没有任何不寻常的行为,不过我们接触到的那些相比于正常的动物来说,显得更温顺而且更愿意与人类互动。这可能是SCP-5232-2实例表现出的友善性格的一种延申。

我们暂时休息了一下,停止了探索,检查了一些SCP-5232-1的数据。气温相比于我们进入的加油站之外要凉快一些。实验室有报告说空气是他们见过的最干净的。休谟扫描仪还是没有发现任何异常。我推测这说明这个异常其实相对来说比较正常,这一点也非常令人好奇。

自然步道相对来说走起来很容易。我们采集到的植物标本根据植物学家的说法没什么特别的。之后我们在小屋里待了很久,等着天黑然后收集SCP-5232-1的天文信息。我们在晚上十点半的时候出发前往暗天公园,并且让摄像机的镜头对准天空。我们坐在那里一起看了很久的星星。视频记录也显示我们之前估计星星的位置大致是准确的,除了一次规模比较大的流星雨持续了整整一个晚上。观赏天空两个小时之后,我们重新调整了镜头的位置,然后我们一定是都不小心把音频输入给关掉了。我们的观星活动持续到凌晨三点,然后我们就回到了屋子里。

我们在第二天早上七点的时候离开了SCP-5232-1。我们携带的计时器显示过了19个小时,车里的只过了一个半小时。但似乎SCP=5232-1里所展现的现实与它之外我们所经历的现实没有什么差别,除了SCP-5232-1里的所有一切都是为了进入它的人们精心设计的。Sage和我希望增加测试次数确保我们的结果是一致的。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还关心SCP-5232-1可能带来的心理影响,我想强调一下:摄像机确实拍到了我第一次对Sage说“我爱你”的时候,但我并不认为这是使用SCP-5232所带来的副作用。在我的公寓里我们一起看《阴风阵阵》的时候,我就对她有了这种感觉,所以我表现得像是我真的被吓到了一样,因为我希望这样就能得到她的怀抱。虽然我不是专家,但我的个人意见是SCP-5232对其用户没有任何影响。Sage也同意我的观点,并且表示她对我在一段时间内也有同样的感受,并且是在SCP-5232-1之外意识到的。

第五至五十九次测试已从文档中删除,以节省数据空间,如需要测试中收集到的数据,请联系研究员Raz

SCP-5232输入表格,2019年4月30日(第六十次测试)

你的名字
你的约会对象
约会时间为?
你们之前进行过了几次约会?
如果有,请描述一下你和这个人的上一次约会:
你对这次约会有多兴奋?
还有什么别的你想让我们知道的吗?
使用此币种进行结算

SCP-5232输入表格,2019年4月30日

费用:免费。

输出: 在一家名为放克欢乐屋的酒吧餐厅已支付费用的预定。

SCP-5232-1探索记录,2019年5月2日

她愿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