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43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5243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AAFD-1-2.jpg

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由单色相机拍摄于2020年9月8日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5243是一种重复发生的灾难性收容失效,需要通过改善它造成的影响来对其进行“收容”。

每年九月的第八天,在Site-43内必须采取下列措施:

所有时间精确到秒的行为均只有极短的实施时机。
当地时间 行为要求
06:00:— 技术和协助人员需要为即刻修复或重建全站点内各项目的所有收容设施做好万全的准备。所有可接受麻醉或镇定的收容对象需立即被麻醉或镇定。
17:18:22 D. Deering博士必须被执行注射死刑。
18:00:— 所有无收容任务的工作人员需被禁闭在宿舍内。
18:21:13 技术与协助人员需要开始修复或重建全站点的收容设施。
18:21:— 站点主管A. McInnis博士必须没有接起他的红线电话。
18:22:25 H. Blank博士必须出现在他的指定研究实验室内,在那里他必须说出:“那是什么?”
18:22:34 McInnis博士必须接起他的红线电话。
18:22:— 保洁与维修部部长N. Nascimbeni必须离开他的办公室并前往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
18:23:41 Nascimbeni部长必须到达AAF-D设施的气闸门。
18:24:20 McInnis博士必须通过电话向控制与收容部报告AAF-D中发生收容突破。
18:24:31 在听完McInnis博士的电话后,前控制与收容部部长D. Ibanez必须关闭安保办公室的内部对讲系统,并大喊“你们听到他说的了!Radcliffe,Gwilherm,Mukami,搞快点!”。她必须看向或指向被喊到的员工。
18:24:33 Nascimbeni部长必须向AAF-D的气闸门内大喊“里面有人吗?”
18:25:09 U. Okorie博士必须封锁应用神秘学部的收容单位CC-AO147。
18:25:— W. Wettle博士必须离开他的指定研究实验室并沿着走廊向北走。
18:26:01 Wettle博士将会/必须与人相撞。
18:26:35 Nascimbeni部长必须指示特工Gwilherm、Mukami和Radcliffe进入AAF-D并打开奇术溢流减压装置。
18:26:48 Nascimbeni部长必须在听到结构完整性警报响起后关闭AAF-D的气闸门,三名特工须仍留在门内。
18:26:53 L. Lillihammer博士必须从她的安全终端封锁控制与收容部。

如果上述人员无法完成其职责,须由他们的指定代理人顶替他们。

下列人员必须死亡:

  • Ambrogi,Romolo
  • Deering,Dougall博士
  • Del Olmo,Bernabé博士
  • Gwilherm,Janet
  • Markey,David
  • Mukami,Ana
  • Radcliffe,Stewart
  • Wirth,Reuben博士
  • Zlatá,Adrijan博士

所有因新的SCP-5243事件发生而死亡的人员必须被加入此名单内。


描述:SCP-5243是一场发生在Site-43奥秘消解部、应用神秘学部和控制与收容部区域内的年度性连锁收容突破/不稳定时间循环。剧烈的本地现实更替会复活并再次杀死已故的7名 8名 9名基金会员工并破坏站点各处的收容设施。

AAFD-2.jpg

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内的安全监控录像截图,拍摄于2012年9月8日。

Site-43的控制与收容部内保存着34个具有奇术特性的物品或实体。它们的收容室被巧妙地安置在应用神秘学部的正上方,这些收容对象产生的神秘物质——连同来自世界各地的基金会设施的类似物质——都是在该地点接受研究。应用神秘学部的正下方则是奥秘消解部,那里可以将上述的神秘物质转化为相对温和的工业废料。这些设施的“堆叠”式构造使异常物品产生的废料能够从源头垂直向下,在应用神秘学部被研究,在奥秘消解部无效化。但这也导致了2002年9月8日的事件,详细经过如下。

事故报告AAFD-I-117
日期:2002年9月8日
记录人员:D. Ibanez(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顾问:A. McInnis博士,N. Nascimbeni(保洁与维修部部长),U. Okorie博士

总结:在18:21,控制与收容部的某个异常实体产生未被侦测到的物质泄漏,这些物质通过应用神秘学部,渗透进了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造成了灾难性的超载。奥秘流质的秘度达到了临界值,引发了一次物质收容突破。.奥秘流质是一种幽灵状物质。它的秘度属性描述的是因其奥秘成分而难以被欧氏几何设备收容的程度。精炼罐和排污管道爆裂,奇术现象的连锁反应沿泄漏路线回溯,贯穿了三个站点部门。其后出现短暂的超自然活动爆发,大部分具有时间逆向性质,其效应包括但不限于:

  • 对上文中的实体的回溯性与不对等性的抹除.能从基金会的一些文档与历史记录中推断出该对象的存在,但除了被隐晦地描述为“未被收容”外,没有任何关于其性质或特征的暗示被留下。
  • 使可视/有形的维度增加/减少
  • 设备与员工发生形变
  • 可见光光谱变换
  • 皮肤萎缩
  • 时间呈非线性推进
  • 出现超维度实体的幻影
  • 重力方向颠倒
  • 无生命物体发生神经演化
  • 发生通感、失语、说出不存在的语言、能够使用陌生语言的现象
  • 语言具象化
  • 物体蒸发
  • 神化
  • 口腔干燥

细节报告:在2002年9月8日的18:18,Site-43主管A. McInnis博士离开他的办公室使用他的私人洗手间。因此他没有接起18:21时他的红线电话收到的一次呼叫,该电话是保洁与维修部的技术员R. Ambrogi打来的,旨在请求他对AAF-D内发生的紧急情况做出指示。(根据已确立的规定,在该种情况下应该立即启动Site-43的收容突破警告。技术员Ambrogi有可能未经过正确的训练,或忘记了训练的内容。)Ambrogi之后试图启动警报系统,但被奥秘流质击倒并发生了生理结构反转。

18:22,14个AAF-D内的处理罐发生了炸裂。H. Blank博士在实验室内听到了响声,并对其发表了评论。副研究员R. Wirth博士离开了实验室,试图找到炸裂声的来源。

这时,保洁与维修部技术员D. Markey成功启动了警报系统并致电McInnis博士请求进一步指示。McInnis博士从洗手间回来,收到了技术员Markey的报告,并打电话给Site-43的控制与收容部组织回应。特工J. Gwilherm接到了电话并用办公室的内部对讲系统将其公开播放。控制与收容部部长D. Ibanez派遣特工Gwilherm、A. Mukami和S. Radcliffe前往AAF-D。

18:23,收到报警系统自动通知的保洁与维修部部长N. Nascimbeni与研究员Wirth一同到达AAF-D的气闸门前。Wirth被一条半透明的橙色触手拉进了AAF-D而消失。(Nascimbeni部长无法说清他此后60秒内的行为。)18:24,Nascimbeni部长向AAF-D内呼唤,试图寻找仍然存活的员工,与此同时,技术员Markey出现在气闸门内侧的走廊尽头。由于未知的原因,技术员Markey听到Nascimbeni部长的声音后停下了奔跑并转过身去。一阵蒸汽从他全身掠过,他倒了下来,在此过程中崩溃为彩色的液滴。一阵来源不明的气流将液滴卷入了设施深处,现在可以听到那里传来尖叫声。

此时,身在应用神秘学部的U. Okorie博士走出一个收容间,在身后锁上了门。这个举动避免了应用神秘学部在此次连锁收容突破中蒙受重大损害。

三名控制与收容部的特工在通往AAF-D的走廊上撞到了W. Wettle博士,因而被短暂耽搁了一会。他们四个都倒在了地上。Wettle博士的头撞到了地板,昏迷不醒。根据规定,特工们把他留在了原地,继续前往AAF-D。

18:25,三名控制与收容部特工到达AAF-D气闸门,并与Nascimbeni部长进行了商谈。他指示他们进入气闸门,启动走廊尽头的奇术溢流减压装置。就在他们即将抵达控制装置时,AAF-D的结构完整性警报自动启动,Nascimbeni部长封闭了特工们身后的气闸门。

L. Lillihammer博士启动了安全封锁,但连锁收容突破此时已破坏了控制与收容部的一个收容室。一个收容对象被摧毁。(目前可以断定此次突破就是由该对象引发的。)

18:26,AAF-D中的特工成功启动奇术溢流减压装置。在两分钟内,该设施中的奥秘物质完全被冲刷干净,更多的控制与收容部人员被派遣至该建筑中寻找生还者。保洁与修理部技术员P. Deering被发现存活并被送往健康学与病理学部治疗。所有其他人员被发现时身体已严重变形,并被认定为死亡。他们的残留物包括:

  • 技术员Ambrogi的尸体,其内部被翻出到体外;
  • 一个人形物体(穿着控制与收容部的制服),身份无法辨认,因为它被变为了一棵cladrastis lutea(黄槐);
  • 一种彩色液体,与Nascimbeni部长描述中技术员Markey变形后的形态相符,有大约50%变为了雾状,还有50%留在上一条中的物体上;
  • 一根由生物伤口的组织构成的直径2毫米的“绳”,围着整个AAF-D绕了17圈;
  • 572张特工Mukami的真人大小、逼真的二维图像,看上去其处于极度痛苦中;
  • 所有营救人员都在三楼洗手间内感受到了某种无法逃避的“存在”,它在24小时后消散。

此次搜索之后Bernabé Del Olmo博士被宣布失踪。他最后一次被看到时正在与后来遭到摧毁的那个收容室中的对象谈话。21:14,在AAF-D的中央控制室的瓷砖中发现了新的灌浆。分析显示其中含有与Del Olmo博士吻合的DNA。

在上述事件结束后,发现Dougall Deering博士死于AAF-D设施之外。据推测是设施内异常效应出现时的巨响使他受到惊吓,突发心脏病去世。Wettle博士在事故后被健康学与病理学部收治并接受了轻度脑震荡的治疗。

调查正在进行中。

Olmo.jpg

Bernabé Del Olmo博士的残留物(部分)

此后每年的9月8日,以上事件都会精确重演。设施AAF-D在随后几年内经历了多次翻新、重建以及完全整改。其设备被更新,配件被重新安装,物质输送路线被优化,以保证时刻安全运行。该设施甚至曾经被废止,其功能被转移到AAF-B与AAF-C。然而SCP-5243仍在反复发生。每年都有7分钟的时间,该设施会回到2002年的布局。.这些转变发生时,AAF-D中的个体不会受到明显的不良影响,但当转变发生时,不应占据该设施任一时期内曾经放置过机器或结构部件的空间。

2002年死去的员工以及2015年新增的一名死者,会在其死亡60秒前的时刻被SCP-5243复活。他们均为有智能的人类,具有物理实体和力量,只要触发了相应的条件就会重复他们在2002/2015年的行为。如果遭到干扰,他们可能会错失与SCP-5243交互的时机。他们可能会存活,但收容也会因此失效。


需要安全许可5243-5来获得更多关于项目的回顾


附录:事故报告AAFD-I-118
日期:2003年9月8日
记录人员:D. Ibanez(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总结:最初认为,在2002年9月8日死亡的8名工作人员中,仅有7名是直接因收容事故而死。Dougall Deering博士的死亡被认为是一起独立事故。然而,当现已编号为SCP-5243的异常在2003年复现时,它复活了所有8名人员。Deering博士随后再次死亡,方式和他在最初的事故中完全一致。重新起草的该异常的特殊收容措施中添加了不得干扰Deering博士的规定。

更新 09/08/2013:Deering博士照例被SCP-5243复活,但没有死亡。控制与收容部长D. Ibanez在McInnis主管的命令下处死了他,以防潜在的时间线破坏。

更新 09/08/2014:对Dr. Deering的处决今后必须每年执行,该规定已被加入特殊收容措施。

Ibanez部长对特殊收容措施中Deering博士相关条目的不断扩展提起了正式抗议,而我已注意到此事。作为解释,我只能说,一旦SCP-5243创造的交替时间线解密、那里发生的事件公之于众,我们就会非常清楚为什么我们冒不起一点创造新时间线的风险。

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某种意义上,Deering博士也是这么做的。

— A.J. McInnis(Site-43主管)

长官,我和你一样亲身经历过那些时间线,而我不会撤销我的抗议。S&C部长还是另请高明吧。

— D. Ibanez(无任所主任)


附录:事故报告AAFD-I-119

日期:2015年9月8日
记录人员:R. Pensak(控制与收容部部长)

Adrijan.jpg

Adrijan Zlatá博士的残留物(部分)

总结:发生严重调度事故。雇佣与监管部的系统崩坏,导致A. Zlatá博士被告知其分配到的新宿舍不在宜居性与生命维持保障部,而在奥秘消解部设施AAF-D。当然,这一宿舍其实并不存在,而Zlatá博士直至SCP-5243发生时都在该设施内游荡。

18:25,Zlatá博士被一条破裂的超灵体接地导管中放射出的闪光击中,变为了47份有着亮粉色表皮和亮蓝色果肉的半颗柠檬。

并未发生时间线更替。

我希望这个该死的异常没有我的新地址。

所以这不是第一次新员工没有得到9月8日的特殊日程的适当介绍,但这它第一次导致死亡。Sampi-5243需要拿出全力应对真正的突破,既然我们不能让随便什么新人菜鸟闯进我们的年会派对,那么跨部门的合作会带来很大的帮助。

我知道我们已经坚持了很久,但我们能不能不要因为我们有一年一度的魔法爆浆而得意起来?我都不敢相信我刚刚输入了什么。

— D. Ibanez(追剿与镇压部部长)

更新[09/08/2020]:所有后续的SCP-5243都包括了此次事件。Zlatá博士的残留物——282份半颗的柠檬——被存放在Site-43的保险冰柜内。将这些残留物投入奥秘消解程序的提案已被无限期搁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