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50

菜谱编号:SCP-5250

准备难度:Keter Safe

Frozen_Lake_with_Footprints.jpg

你觉得这张照片是个享用大碗SCP-5250的好地方。即便鹿留下了些许踪迹,你还是分得出哪里你不该去、不该看。

特殊烹饪措施:生在密歇根乡间,要论驱寒没什么比得上一大碗你妈妈的特制SCP-5250。现在,你知道有人说有一千零一种方法做SCP-5250,但它们都比不上困在冰下的鹿。你叹息,因为你都忘了要怎么做了。已经过去很久了。幸好,你在这就能看到菜谱!何等便利。

  • 密歇根乡间的一片湖泊。
  • 一片五米高的安保隔离带。
  • 两名武装安保守卫。1
  • 一撮声音抑制设备。

你怎么会忘了呢?这到底是个非常简单的菜谱。现在,你想起来,在做的时候还有几件事要避免。

  • 你绝对、绝对不能踩到冰上。不管那头傻鹿干了什么,不要去试图帮他。他不会有事。
  • 如果你不分享菜谱,就什么都别分享!疯狂老鹿会听到你的。
  • 别写,除非写的是菜谱。如果他读不到这个文件,你知道他逃不掉。
  • 只能用第二人称。不得第一人称,不得被动语态,不得第三人称。

描述:要烹饪SCP-5250这样的一道大菜,你首先要在湖边小屋找个基地。加入连绵不断的食欲,湖的边缘大开着,就像深海鱼张开的下颌。冰上裂开两道口子,是意外用勺子搅合而成的。记得不要深深凝望,深深凝望到它的深处去,因为在那里的东西不是人类,不管它的哭叫是什么样。你不能掉进它的洞里。你不能看那下面。你不能把你在心头织成的随便什么挂毯喂给它。

加入三品脱风味,和你在一口气吞下五个辣椒时看起来类似的那种。里面的火几乎在呼唤,伸手向你。热度和暖意让你感到更加舒适。你需要大量熟成来配它的鲜味—这不是说它可以理解味道、进食或者任何与之稍微有关的事情。它很安全,不管它是什么—它肯定不是一片湖泊,你皱眉。当一片湖泊会是…有利的,你想到,水能帮助你加入的些许香料,即便最有弹性的大厨也会嘲笑。

Whitetail-deer-buck-snow-falling_-_West_Virginia_-_ForestWander.jpg

真是一头傻鹿,你笑了。

它对被它带走的人会做什么,你至今不知道。但这菜还是少了些东西,你想到。你很难想到具体是什么,毕竟你是如此…缺乏烹饪专长。

给鹿加一点灿烂的踢打。尝一尝,保证你把盐加够了。味道很熟悉。让你想起了你屋后的树林。你曾在矮丛和树木间走动爬行,假装你是潜行的猎手。现在转换到另一边就很奇怪,当那个呼吸小声、眼睛长在脑袋后面的家伙。愚蠢的鹿,你想到,如此关心于谈论它的人身处何方。用两根沙拉叉搅合SCP-5250,然后用长柄杓搅拌,让鹿迷失方向。

现在把汤汁倒进大腕,你笑了,它的跛腿像个干尸一样拖在身后—它怎么能跟得上你。或者至少,昨天它是不能的,你想到。今天还挺好。但明天就不会是这样了。而后循环往复。或者你太傻了,居然没发现它只是受伤了还是怎么?但你忽视了鹿—只是想到它或者谈论它都是纯然有害的,因为它会找到你。然后,就像暴风雨抽打翻涌的海绵,它不会在你被卷入涡流时放你走的。搅动,起初轻柔,而后加快,以免汤汁和思维凝固。看看碗里的汤水会不会连上和纸一样薄的线,就像融化的奶酪那样。如果没有,那就继续搅,因为湖和鹿肯定是连着的。但—你为什么不能第一次就做呢?

洗一洗你的手,然后再继续。预热你的烤炉,拿出你的滤锅,无视湖的呼唤,让它们从滤锅的洞里流走。任何掉入它深处的东西都会立刻被带去彼岸的某地,这一点也要无视。统统予以无视。你唯一要专心注意的是冒泡的水流,随着它缓慢轻柔的呼喊,驱除海妖的歌声。

SCP-5250不是被你想到的,你根本就不能。你要一直记住是你奶奶做了它,是秘密家传菜谱,即便你本来没有。你也不是一直是同样的你。不过,你发现SCP-5250和你一直想到的那个湖边小屋非常相配,还有奶酪。熟食板和小屋是同种木料做成,那是在1999年建好的。它由两个男人拥有,Mr. Josephus Dryadre以及一位Mr. Neil Williams。两人都死了,2000年自然死亡。遗憾,你一边告诉自己,一边带着烤炉手套把菜从烤炉里取出。把菜食摆盘妥当,保证所有要素平等呈现,以神秘、熟悉而又崭新的方式,全部一起。这是一项艰难的任务—你确定你真的准备好了?

总而言之,你已经完成了看似神奇的SCP-5250汤羹烹饪!这道菜迷人美味的气场让你想到了家。甚至是你。但把这也无视了吧—你鼻腔里的这些小瘙痒必不得留到心头。你做的比你以为的要好。

你发现通过测试小屋、鹿和那摆盘精致的SCP-5250,你找到了谈论它们的正确方式,而后重新划分为Safe。你花了很长时间才发现,你这无能的废物。下面,你决定增添一些相关文件。你知道,给菜谱里多添一点香料,保证今后的受训厨子们能够呈上淫乐而壮丽的菜色,就和你应该的一样!让湖,还有鹿,两者一起过敏。它们如此不善于读写— 它们很难理解什么才是好的菜谱。


附录


你已经对SCP-5250做了些测试,这里那里调整了下食材,看看你如果品尝结果会有什么事。下面,你可以找到结果了,未来的大厨们!

行动 帮助性食材 结果
踏入湖泊。 雪鞋,帮助分散他的重量。 你看到他滑进了冰下。尽管如此,你还是能稍微看到一点它们的热度。
用电脑写下关于鹿的内容,然后读出来。 你可信赖的键盘。 鹿没有发觉。何等愉快。
看向鹿。 双筒望远镜。 鹿想要你一直靠近。
尝试杀死鹿。 些许暴烈的火药,两颗带粗俗寓意的.45口径子弹。 失望的表现,鹿完全没事。
准备一道精美的鹿什锦。 一撮盐,一些视觉阻隔目镜,热成像系统,红外感应器。 湖不太喜欢这样。你不该看那下面的东西。
等待 些许的什么也没有。 风呼啸。湖饿了。

在小屋里,当你和别人第一次到访,你发现了一本由Mr. Dryadre写下的日志。小屋里,没有别的东西了,除了在门边找到了一把枪。你决定把日记添在下面,得到了你的站点主管批准。你好像也没别的事可做了。你被卡住了,在外面狂怒的雪中。鹿似乎对他有兴趣,他是其中一个在外面的守卫。打开你的炉灶,调到文火。

1999年1月20日

我很高兴,我在这看到的就是心头所设想的。火在嘎吱,Neil在打鼾,而我在写这些。我们明天就会完成小屋的工作。是很难的工作,但Neil已经提供了些许的肯定。

他在回来的路上和皮毛商聊了聊。成功给我们弄来了够两个月的腌肉,所以我们不会缺粮。我承认我对他有点…微词,发现他的东西是交易来的,但我现在觉得无所谓了。既然我们都计划在这生活那也不需要这种鬼东西。

- J.D.



你修订了菜谱,等待指令。雪在堆起。你真的没什么可以做,只能等。烹饪是惟一的出路,真的,但你感谢小屋里设备真好。

但你有点肚胀了,不是吗?已经吃了这么多的SCP-5250。真的很胀,还有那种只有意外咬到自己舌头才能品到的味道。这是奇怪的味道,肯定的,但也没什么太奇怪。也许是有一点熟悉,真的。

你坐下思考。思考到了鹿。它鹿茸的网络。它高贵的观望。它似乎很值得信赖,不是吗?林地间一位调皮、骄傲而高贵的统治者,不会对帮助你出去有所迟疑。所以为什么你不把外面那个人留在冰上呢?你很快摇了摇头。菜谱上这么告诉过你的,初级研究员。你打开电脑,看向一张你自己的微笑照片。你关上它。必须得节约你的电池。装饰以星星点点的思绪。

1999年1月27日

Neil开始对鱼产生了品味。他开始花时间在外面的那个小池塘冰钓。然后他花了大把大把的时间在那,之后他说一头熊把我们的补给都吃了。我们的新生活有个不幸的开头,但还好。

我今晚让他在床上靠紧我。他同意了,但提到他一直被刺戳。同意,我们有的几乎不能算是一张床,但我觉得它必须得是。他说了他抓到的东西。不是很多。就一只鞋子。还很旧。我惊讶于有其他人来过这里,但我想溪流可以把任何东西带过来。

有时候我为他担心。也许太过。不过很难不这样。他太容易轻信别人。

- J.D.



雪越积越多。风在你墙外呼啸。你看向了小屋的书架。空的。你打开电脑—几乎没电了。你认不出屏保上的人,你也记不得密码。你耸耸肩。没事的,你们大概也不会在这有联络。加入两茶匙的糖。

1999年2月1日

我们的食物将近耗尽。Neil昨天去了林子里。早上回来,我从来没把他看成山民,但无法否认这幅灰熊样挺吸引人的。

他说他昨晚在我们的小屋外打到了一头鹿,但他没法走上冰面去够到它。那太危险。这,当然,我是相信的。之后他告诉我明天去宰它。

只是,我有点没睡好。我昨天没听到有枪声。Neil从来不怎么说谎。在镇里发火的时候是他第一个给我辩护,然后真正想要我们到这里来。他从来没对我说谎过

我在为他担心。风暴在酝酿,他似乎只是一直想着找食物。

- J.D.



外面的守卫走了。你不太确定他们去了哪里,但你觉得他们可能是在风大前离开。他们真可笑—你有食物,你有你找到的菜谱书,你还有取暖。

1999年2月14日

鹿没有死。风暴最近越来越大了。Neil有点不像他自己,还在试图钓鱼。他没有太多地这么做,我想这比他以前那么费时要好。我上周拍了拍他几次,花了点时间他才反应过来。也许草药有致幻性,或者别的什么。谁知道?

今晚我再次要他在床上靠紧我。他只是看着我然后…告诉我说我在想他已经说过的事。或者类似这种。然后转过身去。

此外他居然再也没说什么。

- J.D.


你感觉到了鹿。它靠近了。你想要靠近它。你可以和鹿讲讲道理。它很像你,不是吗?受伤,害怕,只是想在冰面上活下来。你很惊讶这家伙居然活了这么久。但它是个大调皮,肯定很难搞。它可以被做成很好的鹿肉汤,如果你能宰掉它的话。也许你之后来试试。让我们先等30分钟。

1999年2月25日

Neil对我说谎了。我会好吧,离开他,但风暴…还在外面。

我想风暴只是个借口。我其实是不想。我还是做我们以前的事,装样子,但我找到了之前交易来的肉。藏在地板下面。然后Neil一直告诉我说我奇怪他怎么找到的,即便这是我做的。不是他。

我睡得不好。他甚至都不和我一起睡了,雪也快要挤破小屋。很冷。他也几天没吃东西,我恐怕他要饿死。

我听到窗户外有时候蹄声,但当我转头,那里什么都没有。

- J.D.



你打中了它。大地颤抖,鹿猛摆着进到了冰下。何等可怕的巧合。你丢失了食物,还有地震。你叹息。不管湖是什么,它很饿。她不会正常进食。你知道不少—所以你从一开始才得要那么写。它到底知不知道人一般是怎么进食的?它只会在你提到它却不用“你”的时候听得到。所以这…让它有点饿。但它知道你在这里。加入2杯的你。

我相信他是死了。我不知道我何时写的这些。我不知道我在这做什么。我全都不。鹿没死。它完全没有事,我看到他走出去到池塘上去杀它,然后它—他—好吧,掉进去了。就这样。鹿也是这样。然后鹿又出来了。它之前受了伤,但接着又完好无损。然后鹿听起来也完好无损。而他没有回来。而我—

他是个骗人的混账。但他是我的骗人混账。

- J.D.



今天你走到了湖上。鹿回来了。在小洞里,刚好适合一个人冰钓,你看了下去。你几乎就要跳进去了。但你没有。你感觉它在吸你,在呼唤你,好像有一部分的你迷失了。何等可怕,可怕的是你和湖必须彼此分离,可怕的是你和鹿必须彼此分离。要是能走过去和鹿一起该多好。

但是,你很冷。要是杀了鹿偷走它的皮那就能暖和了。但它没有皮毛。它不太算是它自己,就像你不是你自己。好像你是透过一面脏镜在看它。好像你被映射在了一面脏镜里。

商贩已经来了,每隔三天这样,给我吃的。我没了他们就会死。大概他们是可怜我。但,他们现在已经走了。一个星期多没回来。很难分辨,毕竟外面很黑。我必须堵上窗户,因为所有这些雪,还有什么东西穿透进来的洞。像是枪,我不知道。

我听到门口有敲门。也许是他们。
- J.D.




那不是他们是鹿

鹿听起来像人。鹿听起来像他们。

我听到了它在说救命。我被困住了。冰上还有两个洞。池塘更大。

我看到鹿进到了他们的口里。然后它走了。然后他们进到了鹿的口里,一起进到冰中。

我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噼。啪。噼。啪。 小屋外有声音。然后没有了。接着电话铃响,但电话在外面。是守卫的电话。他们回来了!你真走运。但守卫没有应答。没有。然后你注意到响铃声来来回回带着噼和啪。在高热下烹煮40秒。

你已经等待着、静默着,如此三天了。你只能靠飞鸟分辨时间的经过。夜里是乌鸦和猫头鹰,早上是麻雀。这有敲打声。你希望Neil在这。

等待。

你听到敲门声。

也许是Neil。

你发现之后再没有日志篇目。失望,也许你就能知道鹿是什么了。然而,你的热成像显示鹿走到了冰下。它的蹄子上连着薄薄的、薄薄的线,通向一大坨在水下耐心等待的物体。它在响铃。它在噼。它在啪。它哭喊着要人听见,因为它饿了。

你的电脑终于从车上勉强发出了一道联络,它在用最后的腿跑着。你可以听到有什么在戳它,从它的顶盖上跑过,把它破坏成金属渣滓,而后传来一道巨大的泼洒声。然后你失去了联系。但这至少有足够时间发送文件了。你记得,至少,一部分的你。

但,你被卡住了。雪堆积在你的小屋上。你给未来的大厨们写下这些。

门边有敲门声。你备好枪,锁定并装弹准备开火。也许你有了救援。也许你饿了,非常非常的饿,你想要再做一碗SCP-5250。美味、细腻、温暖冒汽的SCP-5250汤。湖感觉就像这样,像是一大锅的汤。

所以也许说到底,你希望那是鹿。也许是你在门口。也许。你开门,然后 —

噔噔。你的菜做好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