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281-D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5281-D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Decommissione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Bonhomme.jpg

SCP-5281档案照片,1922年。

已归档收容措施:SCP-5281将每天二十三小时被收容于Site-43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它在19:00到20:00之间的行动当前没有对帷幕产生严重威胁。


已归档描述:SCP-5281是一个形如老年男性人类的存在,总是穿着一身十九世纪末的加拿大服装。基于它在19:00至20:00点之间的行为,它可能会套上额外衣物,或是脱掉现有的衣物。它在个人卫生上行为不佳,说着无口音的法语或英语,与其对话时表现热情友好。

于每日EST/EDT晚上7:00点,SCP-5281会通过未知手段显现出一个粗麻布袋,并从其房间内消失。阻止此过程的全部尝试都以失败告终。

SCP-5281能够随意显现出一种小型的麻布荷袋,其内装满二氧化硅。此物质能够使年龄在五到十岁之间的对象陷入睡眠。


附录5281-1,收容历史:SCP基金会的前身组织以及其他长期性常态稳定团体曾在1919年至1992年间零星遭遇过SCP-5281,而后终于将其抓捕。它的存在早在1890年就被法属加拿大的民间传说提及。

1992年11月6日,魁北克城市警方发现一无业游民生活在蒙莫朗西公园内。对此游民进行背景调查失败,他对询问给出的怪异回应也引起了更多怀疑,于是调查人员联系到了皇家加拿大骑警。该游民在审讯期间于7:00PM消失,一小时后又重新出现,RCMP的神秘及超自然行动特遣队随后将此案移交给了SCP基金会。.OSAT没有对异常人形实体展开无限期有效扣押的能力。

1992年11月9日,该游民被编为SCP-5281,转送到Site-43。初步收容采访摘录如下。

采访记录

日期:1992年11月10日

调查特工:专员N. Zaman(心理学与超常心理学部门)


专员Zaman:麻烦你说下你的名字,以供记录?

SCP-5281:Bonhomme Sept-Heure。

专员 Zaman:呃…行。这什么意思?

SCP-5281:你不说法语?

SCP-5281嘲弄地咋了咋舌头。

SCP-5281:意思是“七点钟人”。它是有积极内涵在的。

专员Zaman:好吧,"bon"的意思是“好”。

SCP-5281:你就是说法语!

专员Zaman:只会很基础的。

SCP-5281:好了,无论如何,法语就喜欢把他们的神话人物叫做"bonhomme"。他们觉得如果他们尊敬得当,就能受到庇护。

专员Zaman:所以这有用么?

SCP-5281咯笑。

SCP-5281:不。

记录沉默。

专员Zaman:所以,你每天晚上七点钟去了哪里?

SCP-5281:噢,许多地方。我必须得动作快速,你知道,魁北克这年头已经是个好大个的地方了。

专员Zaman:你是说你回了魁北克?

专员Zaman参照了他的笔记。

专员Zaman:这里说你被OSAT带进来的时候穿了三件外套。现在你只穿了一件轻薄披风。为什么这样?

SCP-5281:我感觉暖和点了。

专员Zaman:好吧,但为什么这样?

SCP-5281:因为我最近吃过了。

专员Zaman:噢,所以你是出去狩猎?

SCP-5281:可以这么说。

专员Zaman:你都狩猎什么?

SCP-5281:小孩儿。

录音静默。

专员Zaman:我麻烦你再说遍?

SCP-5281:说什么?

专员Zaman:你说你…吃小孩?

SCP-5281:噢,是你问我的。

SCP-5281声明它只会在每晚7:00 PM以前吃掉被要求入睡、或是回家的孩童。它会把异常生成的沙吹进他们的眼睛,引起昏迷来防止对方逃脱。

第二天,Site-43收到来自OSAT总警司的信件:

皇家加拿大骑警

神秘学与超自然行动特遣队

OSAT.png

从世纪之交以来,魁北克省警方一直会定期收到有儿童被不明人员绑架随后杀害的报告。这些儿童被发现时都遭到了部分啃食,在其肉骨上留下的啃咬痕迹与人牙相符。

本来并未关联到最近移交你们拘留的异常对象,直到昨夜七点左右,有目击者在蒙特利尔的玛利亚城目击到了此对象,且就在一次该类现象新发生的前不久。由于你们大概是没有抓住又放走异常对象的习惯,我们希望你们尽快给出一个解释。

— Benoit Gauthier中士,OSAT总警督

OSAT被告知,他们只是抓住了某个大型异常食童者集团中的一名成员。为此他们加快了对魁北克省居民区的监控。

在采取尝试防止SCP-5281从其房间内逃脱的同时,包括以现实稳定锚原型机、特别结构合金及奇术等,Zaman专员被指示继续讯问SCP-5281。采访选段如下。

采访记录

日期:1992年11月12-15日

调查特工:专员N. Zaman(心理学与超常心理学部门)


专员Zaman:所以,你是为什么要吃…小孩呢。

SCP-5281耸肩。

SCP-5281:我也不想吃些别的。

专员Zaman:好吧,你有试过么?我们可以给你弄来你想要的任何类型食物。

SCP-5281:噢,我不吃食物的。

专员Zaman:再说遍?

SCP-5281:我不会饿。我从来就没有饿过。我有你描述给我的这种感知,所以我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它对我来说就和我对你们一样陌生。

专员Zaman:那为什么…为什么你要…?

SCP-5281:因为我想。

SCP-5281指着专员Zaman的水瓶。

SCP-5281:你为什么要喝这个?

专员Zaman:因为我需要水才能生存。

SCP-5281:啊。行吧,那这就没法拿来说。

专员Zaman:你不需要吃小孩才能生存?

SCP-5281:不,当然不是。小孩体内没什么营养。比婴儿要多,这是肯定的,但依然没多少。绝大部分就是皮和骨头!


专员Zaman:你不会每天都吃。

SCP-5281:不会。

专员Zaman:然后你不吃就会感到冷?所以要加衣服?

SCP-5281:噢,没那么剧烈。我会变得冷一些,我觉得,但从来也不是真的不舒服。我就是喜欢脸上有点粉红的温热。

SCP-5281微笑。

专员Zaman:你这样不…依靠给养有多长时间?

SCP-5281:噢,我以前试过连续一个月,就是看看我能不能。

专员Zaman:对你有什么影响?

SCP-5281耸肩。

SCP-5281:我真没发现有什么影响。

专员Zaman:所以你不去吃的时候甚至都不会不舒服?

SCP-5281:真是没有。

专员Zaman:那你为什么一直这么做?

SCP-5281表现出困惑。

SCP-5281:因为我想呗?


专员Zaman:你应该意识得到儿童是人。有智能的人类。

SCP-5281:当然的。你知道,我确实会在吃他们之前把他们弄睡着。我肯定我提到过的。

专员Zaman:你还真周到。但你也该意识到他们有父母,爱着他们。他们走了之后会想念他们。

SCP-5281:是,这当然的。

专员Zaman:所以这你还…

SCP-5281:继续说?

专员Zaman:你还是要吃他们?

SCP-5281叹气。

SCP-5281:我们处的还不错,你和我,但你如此纠结于我人格里的这一个元素真让我开始厌烦了。


专员Zaman:我要说…我要说的是,你不需要这么做。

SCP-5281:但我很享受。

专员Zaman:但你不需要这么做!你可以直接停手!

SCP-5281:我不想要停手。

专员Zaman:我都不明白你在这有什么动机。完全没道理。

SCP-5281:你们老了就会死、非得要喝水、非得要洗澡对我也是一样没道理。这些事情对我就是一点道理没有。我知道我是什么,Noor,我也遵照着这么做事。你可知道你是谁?

在最后采访结束后,Zaman专员向Site-43主管Dr. V.L. Scout提交以下提案。

Sir,

我提议立即对SCP-5281适用废除程序。保留它没有任何道德借口,考虑到它这种癖性,我也没有预见到消灭它会有任何的负面结果。

此事时间紧迫;每过去一天都会有增加受害者数量的潜在可能。

— Noor Zaman,心理学与超常心理学部门

Dr. Scout立即将此信息和Zaman专员的笔记至伦理委员会。三天后委员会派出一名代表详细讨论此事。

会议记录

日期:1992年11月18日

出席:Dr. J. Cimmerian(伦理委员会),专员N. Zaman(心理学与超常心理学部门)


Dr. Cimmerian:我必须要说你运营了一座非常人道的站点。

专员Zaman:是的,好吧,我们尽力做。

Dr. Cimmerian:他看起来舒服到完美。也非常乐于说话。

专员Zaman:我们发现了。

Dr. Cimmerian:我会去再过一遍文件,但至少目前我不觉得这有伦理委员会会反对的东西。

专员Zaman:我请你再说遍?

Dr. Cimmerian:什么?

专员Zaman:他吃小孩。

Dr. Cimmerian:是的,嗯,别把任何小孩放到他那里去。你们也不会,不是么?

专员Zaman摇了摇头

专员Zaman:他会离开房间。去吃小孩。

Dr. Cimmerian试图回答但数秒没有说出口。

Dr. Cimmerian:你们让他跑出你们—

专员Zaman:他会瞬移到他的房间外面…

Specialist Zaman深呼吸一口。

专员Zaman:他会瞬移到他的房间外,去魁北克,然后狩猎小孩,然后他会吃掉他们。

录音静默。

Dr. Cimmerian:你得把文件里的描述说清楚些。这是,这…还好吧。这是很反常,但是…

专员Zaman:但是?

Dr. Cimmerian:但是我觉得伦理委员会也不会…行吧。他多久这么来一次?

专员Zaman:大概每月一次。

Dr. Cimmerian:所以,一年就十二名儿童?

专员Zaman:我觉得是?

Dr. Cimmerian:你知不知道魁北克的出生率是多少,不查数?我们得弄清楚这里的百分比。

专员Zaman急于回答,Dr. Cimmerian举起手打断他。

Dr. Cimmerian:监督者会问我这些问题的,你明白吗?而如果他们觉得干扰常态的风险并不是过高,他们就会否决你的废除申请。如果你不能提出一个足够强的理由,我根本就不会往上提;我必须谨慎挑选要打什么仗,他们很少严肃对待我们。

专员Zaman:你肯定是在开玩笑。

Dr. Cimmerian:如果我是在拿你开玩笑,我会选一个比食童狂魔更有趣的话题。

专员Zaman:我们肯定可以做些什么。

Dr. Cimmerian耸肩。

Dr. Cimmerian:你可以试试让他少吃点。

Zaman专员随后向SCP-5281提议采取一种新的做法:跟踪它的目标,但不去吃掉他们。SCP-5281同意在一定期限内尝试这种方法,魁北克省内无法解释的儿童死亡随之骤降。然而,在1993年1月18日,警方在魁北克拉瓦尔发现一名八岁男童的残缺尸体。Zaman采访SCP-5281以确认其是否参与。

采访记录

日期:1993年1月18日

调查特工:专员N.(心理学与超常心理学部门)


专员Zaman:是不是你吃了Philippe Macard?

SCP-5281:我不知道这是哪位。

专员Zaman:他是以前住在拉瓦尔的一个小男孩。

SCP-5281:我认识无数住在拉瓦尔的小男孩。你有照片吗?

专员Zaman把两张照片滑过桌面。SCP-5281检查了两张照片,然后用手指敲了敲其中一张。

SCP-5281:这张太糊了。你可以直接给我个脸部特写。

专员 Zaman:我希望你注意下你做了什么。

SCP-5281谨慎地打量了专员Zaman。

SCP-5281:你今天看起来不一样,Noor。更冰冷。

录音静默。

SCP-5281:或者是冰冷的愤怒?

录音静默。SCP-5281突然打了个响指。

SCP-5281:我知道这种眼神。以前有个男人发现了我做的事,我在他脸上看到过。我透过他女儿卧室的窗户注视着他。我是想看看…好吧。一直说什么我会让这些孩子的父母有什么感受,我就想看一看。你是对的,他非常沮丧。就像你现在这样。

录音静默。

SCP-5281:显然要准备庆祝了!这是个男孩,还是女孩?

专员Zaman关闭了录音设备。

专员Zaman在粗暴攻击SCP-5281后被免于进行采访工作。他申请永久调离到其他案件,称“有层叠的利益冲突。”由于暂无其他人员对SCP-5281有充分了解,此申请被否决。

1994年3月12日,一支车队携带敏感基金会文件从Site-43去往Site-19,途中被不明势力劫道,内容物失窃。第二天,全球超自然联盟副秘书长将一份信件寄到了Site-43。

Scout主管,

我希望你们收信时一切安好。我们以前没有进行交流的由头,若今后在未来再有由头,我希望情况会更加讨喜一些。

我们在追求大善上目标一致。在此基础上,我们一直对你们的一些不堪行为视而不见,即便是直接违反世界人权宣言的那些。

然而,就关于编号为5281的SCP项目一事,我们必须积极地异议了。别问为什么。你们知道为什么。

消灭这个项目哪可能有碍大善?消灭它,赶快,否则必有恶果。

此信件的副本已经送往O5议会。

— D.C. al Fine,全球超自然联盟副秘书长

O5议会告知副秘书长基金会已对SCP-5281进行了废除,但随后它在收容外自发重新显现。此掩盖被转达给Dr. Scout,以保证通信一致。Scout主管询问GOC是否对拦截车队负责;他被指示不得继续究问此事。

专员Zaman继续对SCP-5281偶尔开展采访,但他于1994年成功申请调任录用及规章部门。他对继续采访工作频繁提出投诉,视其为过度繁重。他还频繁申请考虑对SCP-5281进行废除,为此进行了下列会谈。

会议记录

日期:1995年1月5日

出席:Dir. C. Bold(废除部),专员N. Zaman(录用与规章)


主管Bold:所以,我都看过文件了,我也和这家伙聊过了。我很恶心,为记录,我们就开诚布公的说我们都同意他非常可怕。

专员Zaman:是的。他非常可怕。

主管Bold:友好,甚至讨喜,但极端的…可怕。

专员Zaman:是。

主管Bold:他能随意进出房间这件事,还有他出去的时候都做了什么…

主管Bold停了一秒。

主管Bold:要继续推进,我们也绝对就该这么做,我就有一个问题要得到回答。

专员Zaman:说。

主管Bold: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

专员Zaman:再说遍?

主管Bold:你是否知道他是什么东西?他怎么会成这样?他是什么做出来的,他的起源是什么?

录音静默。

专员Zaman:不。

主管Bold:他是什么神话人物吗?一个神祇?一个存在于所有时间线的非时间生物,或者说同时存在于每个时刻?

专员Zaman:我不知道。

主管Bold:他是一个思态体么?公众幻想里的一个要素,被交织在了法属加拿大社会里?

专员Zaman:我不知道。

主管Bold:他是—

专员Zaman:我不知道!

专员Zaman起身在房间里走动。

专员Zaman:我不知道。

主管Bold:所以如果我们要尝试废除他,你敢不敢说这不会让魁北克的每个人疯掉,不会改变过去,或者引发某种多元宇宙悖论?请在这理解我一下:我想帮忙摆脱这东西。我不喜欢不受控的变量,我也真的不希望杀人害命的不受控变量。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是个什么东西,究竟到底,能让我支持没了他我们会更安全、更好?

录音静默。

专员Zaman:[小声地]他吃小孩。

主管Bold起身。

主管Bold:请别放弃,我是站你这边的。一直和他说。弄清楚他知不知道他是什么。

专员Zaman:[小声地]我不想继续和他说了。

主管Bold:再说一遍?

专员Zaman叹气。

专员Zaman:没事,长官。谢谢你,长官。

Zaman专员就此问题逼问SCP-5281数周无果。SCP-5281最终同意若Zaman专员加入它定期开展娱乐活动,则可以提供更多信息;尽管强烈反对,Zaman专员被指示顺从此要求。下列采访是最后的结果。

采访记录

日期:1995年6月12日

调查特工:专员N. Zaman(录用与规章)


专员Zaman与SCP-5281在收容间内下棋。

专员Zaman:对你的起源你能说什么?

SCP-5281:大概不会超过你对你自己的起源能告诉我什么。

专员Zaman:什么创造了你?

SCP-5281:我的父母,我应该想象下。我那时候还不在那。

专员Zaman叹息。

专员Zaman:我们想弄清楚你到底是不是个人类,或者你是什么更为…复杂的东西。

SCP-5281:比如说?

专员Zaman:比如…我不清楚。比如说一个神话,或者某种被法属加拿大的集体潜意识梦成存在的东西。

SCP-5281爆发出大笑。

SCP-5281:这真的是太过了。

专员Zaman皱眉。

专员Zaman:我们是发现过这种东西的,你要知道。甚至最近就有。

SCP-5281:好啊,你们干得真棒。但我恐怕不是其中一员。

专员Zaman走了一步棋。

专员Zaman:你走。

专员Zaman叹气。

专员Zaman:你可能是无数受创心智的想想碎片。一个夜半鬼。我们有一整套技术术语描述像是你—像是这样的存在。

SCP-5281走了一步棋。

SCP-5281:我很抱歉要让你失望了,Noor,但我就是一个会吃小孩的人而已。你想太多了。

录音静默。

SCP-5281:你走。

1996年1月6日,Site-43发现了一名潜伏的麦克斯韦宗密探。麦克斯韦宗教会对站点数据服务器发动了一次报复袭击,结果不明。

第二天,Scout主管收到来自OSAT和GOC的信件,要求了解为何要就SCP-5281的状态提供假情报。在O5批准下,Scout主管同意于Site-43会见Gauthier中士以及D.C. al Fine。Bold主管、Dr. Cimmerian与Zaman专员也被受邀参会。

会议记录

日期:1996年1月8日

出席:副秘书长D.C. al Fine(全球超自然联盟),Dr. J. Cimmerian(伦理委员会),Dir. C. Bold(废除部),B. Gauthier中士(OSAT),Dr. V.L. Scout,专员N. Zaman(录用与规章)


Dr. Scout:感谢你们各位到场。

Gauthier中士:仿佛你很想要这样。

Dir. Bold:也许我们确实很想。取决于您了。

Gauthier中士:这是个什么意思?

Dir. Bold:给我一个好的理由,一个非常好的理由,来废除这个项目,我会以主管级特权去推动此事。

副秘书长al Fine:全无证据表明此异常在外会引发严重保密问题。它干出的事不过是迷惑几个警察,恐吓公园里路过的几个路人。收容它对维系你们的帷幕无济于事,这是我的看法。你们在做的就是让它一直舒心,同时它还会溜出去吃儿童。

Dr. Scout:所以呢?

副秘书长al Fine:所以,你们让这东西活着无助于GOC的目标。我们相信,任何能够被安全且隐秘消灭的异常,都应当被消灭。

Dr. Scout:好吧,你们并没有对我们锁在这里的其他东西提出过意见。

副秘书长al Fine:你们在这里锁住的其他东西也不会去吃小孩。我们的使命宣言并没有具体声明我们对做此事的东西应当反对,但它非常强烈地暗示过。

Gauthier中士:而且你们甚至都没有把它锁住!实际上没有。OSAT已经给你们让道几十年了,Scout,但这东西就在杀害魁北克的小孩。定期。我们已经厌倦了给你们收拾烂摊,我也在强烈考虑…

Dr. Scout:什么?

Gauthier中士:我认为我需要和首相谈一谈,关于我们到底想要给你们提供多少的配合,在今后。

Dr. Scout:嗯。

Dr. Cimmerian:可有人去问过5281他是否关心自己要出什么事么?

录音静默。

专员Zaman:从来没想到这。我以前还没提过将他废除这个话题。

Dr. Cimmerian:好,坦白的说,到这份上伦理算数已经非常清楚了。他现在犯下的人命得有几百条,而如果他自己都不关心自己的死活,我觉得伦理委员会没有理由去反对放倒他。

Dir. Bold:据我在你的采访中所见,专员,他肯定地认为自己并非不可分离的文化要素。而基于你…在1993年的爆发,他似乎也和任何人类一样脆弱。废除他可能会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在后勤角度上,而收益则是非常明显的。以及我也真的没看到有什么坏处,说实话。

Dr. Scout:你们二位参会真是太好了,但这还不足以说服O5消灭一个对帷幕还没什么影响的项目。

副秘书长al Fine:那你们觉得有什么或许可以呢?

Gauthier中士:我推荐我们各自回到办公室去,开始起草信件。

在收到全球超自然联盟及OSAT发来最后通牒、威胁要针对SCP基金会开展惩罚性行动及减少合作后,O5议会指示Dir. Bold提交一份对SCP-5281的终版废除提案。

SCP项目废除提案表


项目编号:SCP-5281

项目等级:Da'aS Elyon

牵头研究员:N. Zaman专员

支持人员:

  • Dr. Jeremiah Cimmerian - 代表伦理委员会
  • Dr. V.L. Scout - 代表Site-43

请对您申请理由对应的方框进行打勾或填选:
☐ 揭开面纱情形风险极高
☑ 极度危险
☐ 有能力废除的Apollyon级项目
☑ 昂贵
☑ 超出必要收容的伦理顾虑
☐ 法律顾虑
☐ K级情形高度风险(若是如此,请说明类型:____
☑ 其他(请说明):若该项目继续活跃,将减少全球超自然联盟、神秘学与超自然行动特遣队的支持,严重妨害到基金会在加拿大的行动— 专员Zaman

概要:容忍此SCP项目不受限缩地继续行动不再具有道德或后勤上的适宜性。已证实它不愿收敛自己,必须对其进行人道废除— Dir. C. Bold

SCP-5281在1996年4月3日被废除。在因注射死刑死亡前,它只说出了以下话语:“Dormez bien, mes enfants。”Zaman专员没有到场参加废除。

SCP-5281-D在第二年结案,此时Gauthier中士再次到访Site-43寻求咨询。

会议记录

日期:1997年7月17日

出席:主席N. Zaman(录用与规章),S. Gauthier中士(OSAT)


主席Zaman:是关于什么事,中士?

Gauthier中士:OSAT有个新的异常要你们考虑下。好吧…也许不是那么新。

主席Zaman:何出此言?

Gauthier中士:我们发现魁北克的失眠病例有显著上扬。五到十岁儿童里,有百分之十五无法在夜里入睡。

录音静默。

主席Zaman:“好好睡吧,我的孩子”。好上帝啊。

Gauthier中士:什么?

主席Zaman:噢,不。

Gauthier中士:什么?你在想什么东西?

主席Zaman:他每天晚上都会消失,但一个月只吃一次人。

录音静默。

Gauthier中士:你觉得是他每天晚上让魁北克的所有儿童入睡?你是想这么跟我说么?

主席Zaman:我是说…这…这也是有可能的?

Gauthier中士:如果确实如此,他不得和你提一下么?

主席Zaman揉了揉眼睛。

主席Zaman:我肯定他会,如果我问他的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