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300

以下记录是百臂巨人3号飞船遭遇SCP-5300的详细经过。百臂巨人3号飞船“新星”Nova号船员包括蕾妮·格里芬Renee Griffin上校(船长),约瑟夫·萨伊奇Josef Zajic少校(大副),齐惠Qi Hui上尉(二副),杰克·佩托夫斯基Jack Petowski博士(飞船工程师),阿玛尔·帕蒂尔Amar Patel医生(飞船医务员),以及叶莲娜·罗塞夫Yelena Losev技术员(飞船技工)。除另有注明,其余音频记录全部由佩托夫斯基博士的个人录音设备所记录。

音频记录

备注:该段音频记录的是新星号与指挥部的例行通话。例行通话每48小时一次,以报告新星号当前目标和船员情况的最新消息。


[记录开始]

指挥部:指挥部呼叫新星。新星请回答。

格里芬:收到,指挥部。这里是新星。

指挥部:新星,指挥部请求你们报告自己当前的位置。你们过去48小时内有没有发现URA-████的踪迹?

格里芬:没有,指挥部。没有任何踪迹。佩托夫斯基博士发现一些仪器读数不太正常,但我们无法确定这与我们的目标是否有关。

指挥部:能否更详细地解释一下读数的情况?

格里芬:他说那看上去像霍金辐射,但是没有找到任何可辨认的来源。我们应该可以平安避开读数最高的区域。

指挥部:新星的船员状况如何?

格里芬:船员都很好。虽然到目前都没成功发现什么,但士气还不错。我想提一下齐上尉又闯了次祸。看样子她正在开始找其他人的茬。

指挥部:你知不知道她这种变化是出于什么原因?

格里芬:现在还不知道。我会让帕蒂尔医生——

新星号方面的音频中突如其来地传出一阵沉重的吱嘎声。

格里芬:见鬼了!怎么回事?

吱嘎声变得越来越响。同时还可以听到低沉的呼啸声。

指挥部:新星!出了什么事?

呼啸声音量到达了顶峰,吞没了来自新星号的一切音频信号。新星号的通信又维持了13秒,随后中断。后续的联络尝试全部失败。

[记录结束]

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佩托夫斯基:我是杰克·佩托夫斯基,百臂巨人3号飞船“新星”号的工程师。20分钟前我们搁浅了,我们的飞船穿入了某个系统没能侦测到的异常。它把我们传送到了一个像是某种口袋次元的地方——我们出现在距离地面大概40米的地方。现在,飞船所有的主要系统全部停运,刚才的坠落应该不至于破坏得这么严重。飞船的船体还是完好的。

齐:还录呢,佩托夫斯基?他们本来就已经让我们天天录了。

格里芬:等我们出去了,他们可以利用一切他们在这里得到的信息。把那东西拿过来,博士。

周围的环境很有趣。地面是某种粗糙的灰色沙地。和地球上有些地方差不多。沙子的深度至少有15米。没有任何植物。看来我们是这里唯一的活物了。

这地方只有一件事还值得一提,那就是雾。我从没见过这么浓的雾。十英尺开外就看不清了。真是疯了。

萨伊奇:不过我们都在书里读到过这种东西,对吧?

罗塞夫:把我们传送到这里的异常入口在这一边应该也还在。理论上,只要我们能够到它,我们就能逃出去。

齐:那我们倒是要怎么才能够到它?新星已经彻底坏了。佩托夫斯基只是个工程师,又不是神,而且我看他也没带着40米高的梯子呀。

佩托夫斯基:齐显然是刚才掉下来时摔傻了。

齐:去你妈的。

格里芬:够了,你们两个。萨伊奇?

萨伊奇:是。既然船摔坏了,我们只能步行探索了。齐上尉,帕蒂尔医生和我一起去探索周围地区。

[记录结束]

船员日志——齐上尉


我们花了几个小时在地上打标记好记住来时的路,现在我可以很确定地说,这里连个都没有。只有沙子和雾。

萨伊奇到底以为我们能怎么样?为什么我们要寻找这种只有百万分之一可能存在的另一个出口,我们明明可以想办法去够到那个我们明知在那里的出口呀?他装作一副完全明白自己在干什么的样子,但其实他和我们大家一样摸不着头脑。他还不停地讲些傻逼笑话,简直比佩托夫斯基还让人受不了。要是能有什么办法让他闭嘴,我一定立刻就会去干。

现在我们吃了不到四分之一的干粮,这样我们至少还能再走四小时。好他妈开心啊。

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佩托夫斯基:我是杰克·佩托夫斯基博士,百臂巨人3号——

罗塞夫:你知道,其实你没必要每次都重复一遍的。他们转录这些的时候肯定会区分出来的。

佩托夫斯基:你肯定想不到有多少数据库是因为人为错误被搞残的。我这还没提那些不知藏在哪儿的信息危害呢。谨慎一点总没有坏处。

探索小队出去转悠的时候,我和罗塞夫被派来检查新星号受到的损害,确定它是否还能被修好。最优先的项目是通信系统和推进器。

我要打开阿库别瑞引擎1的核心了。你看看能不能重启二号电脑运行一次诊断。

随后的四分钟内,可听见佩托夫斯基博士和罗塞夫互相交流着设备方面的情况。

罗塞夫:说起来,你为什么总是带着个录音机?

佩托夫斯基:大多数人都觉得基金会永远会保持远离公众的视线。但万一哪天面纱脱落了而我又正好不在,我希望能留下些可以解释我都做了什么工作的东西。

罗塞夫:就像谢尔盖·科罗廖夫2那样?

佩托夫斯基:或者艾伦·图灵3。就像那样。

罗塞夫:多么浪漫。你有那么重要吗?

佩托夫斯基:有。

罗塞夫:你搞的研究我只听说过一个用SCP-1243来解决旅行推销员问题4的可笑计划。

佩托夫斯基:你的权限还不够查看我做的大多数事。而那个计划本来是可以行得通的,可惜让我的上级给毙了。

罗塞夫:看来二号电脑还没坏。我可以运行诊断程序了。

你不必故意引起我注意的,你知道。

佩托夫斯基:哦,拜托。如果我想吸引你,你根本就无法拒绝我。

罗塞夫:讥笑)凭哪方面的魅力?

佩托夫斯基:该死……

罗塞夫:怎么了?

佩托夫斯基:左舷的三个曲速配置模块(WCM)全都坏了,右舷也坏了一个。

罗塞夫:也就是说?

佩托夫斯基:WCM决定了阿库别瑞引擎空间扭曲的形状。没了左舷它就启动不了了。

罗塞夫:右舷不是还有两个吗?我们可以拿一个改装一下安到左舷去。

佩托夫斯基:哦是啊,真聪明。你这么聪明怎么不凭空给我变块三明治出来吃吃呢?这些机件复杂到你根本想象不到,几何形态上哪怕有一个显微镜才看得见的瑕疵都有可能把整艘船都汽化。所以两边才各有三个,这样如果有一个坏了,其他的也可以接替它。诊断好了吗?

罗塞夫:快好了。通信看上去不难修好。我们能透过这个异常向外发信吗?

佩托夫斯基:如果我们的传感器接收不到信息,我很怀疑我们是不是能把信息传出去。

罗塞夫:所以就这样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了?

佩托夫斯基:我不知——等等,逃生舱怎么样了?

罗塞夫:坏得只剩下一个了。

佩托夫斯基:如果我们能在那个逃生舱里装一个发信器,然后把它送到异常外面去,我们就可以让基金会知道它的准确坐标,他们应该就能来救我们了,可是……不,穿出异常的时候它也一定会坏掉……

罗塞夫:二号电脑在我们穿进来的时候是关机的,它就没有坏。如果我们事先关掉发信器,把它设定成穿出去之后再启动——

佩托夫斯基:对!这就是我们逃生的船票——我去告诉格里芬!

罗塞夫:等等,别走——

佩托夫斯基博士跑出了工程区域。

罗塞夫:……好吧。那我自己做完这些吧。

[记录结束]

船员日志——帕蒂尔医生

就像往常一样,我会给日志中最重要的部分划线。


大约3小时前,探索小队(我、约瑟夫·萨伊奇少校和齐惠上尉)探险回来了。有几件事我需要记录下来。

这里的地貌没有任何可见的变化。在整个探索过程中,我们没看到哪怕一丁点不一样的东西。没有植物,没有动物,没有特别的地理特征。也没有昼夜循环。有种暗淡的光透过雾气照射着,但它始终一动不动。

虽然探索过程(7小时)中绝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按直线走的不知为何我们最后又回到了最初出发的地方(坠毁的新星号那里)。没有哪颗行星小到可以步行7小时就环行一圈,这证实了这个地方有某些(或者全部)元素是异常的。但是,现在我们也只能了解到这个程度了。

在我们的初次探索中,我们停下来短暂地休息过几次。如果没有休息,我们也许6小时以内就能走完。不错。

修理逃生舱的工作进行得很顺利。佩托夫斯基和罗塞夫再过几小时应该就能修好它了。

全体船员身体都不错。但齐上尉最近变得有点奇怪。虽然她本来也很孤僻,但最近她不时地表现出敌意和攻击性。等回到基金会后,我会让她去做一次心理评估。

我20分钟前刚刚吃了顿大餐,可我现在还是感觉很饿。我估计这是压力造成的症状。

音频记录


[记录开始]

佩托夫斯基:我在录音了。准备好了吗?

罗塞夫:一切应该都已准备就绪。

佩托夫斯基:很好,大家都退后。如果这次成功的话我们说不定今晚就能回家吃饭。

萨伊奇:那真不错。我可不想让你妈久等了。

佩托夫斯基:呵。呵。

罗塞夫:启动发射程序。

逃生舱的主推进器点火,可以听见逐渐远去直至突然消失的噪声。

罗塞夫:我已经侦测不到它了。看来它成功穿出去了。

齐:那么现在我们只能等着?

格里芬:是的。如果基金会收到了我们的信息,他们应该可以在我们的补给用完之前赶来救援。

萨伊奇:呼,不说笑了,其实我现在感觉好饿。我要去找点吃的。

帕蒂尔:你不是刚刚才吃过吗?

萨伊奇:是啊,刚吃过。可是好像根本没吃饱。

帕蒂尔:我也一样。我们回来之后我已经吃了两顿了,但感觉还是像一整天都没吃饭一样。

短暂的沉默。

萨伊奇:你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蹊跷?

齐:操,我就知道我们出去的时候肯定出了什么状况!这个鬼地方对我们做了什么?最后我们莫名其妙就回到了飞船这里,你们两个竟然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萨伊奇:你什么意思?我们以为那只是——你要去哪?

[记录结束]

船员日志——格里芬上校


这场任务正在变得越来越糟。

我的半数船员正在渐渐饿死。我们不缺少水,食物也还有很多,但出去探索的那三人却无法消化任何食物。我眼看着帕蒂尔、齐和萨伊奇一点点消瘦了下去。

帕蒂尔医生的一部分设备还在运转,尽管他自己现在是这样的身体状况,他还是拼命在寻找原因。他化验了雾气,但只是发现它主要的成分是水,没有任何异常属性。我希望他是对的。因为我们大家都接触过雾气。

我从没感觉这么无力过。基金会教会了我为保护船员的安全而战,但我不知该如何跟这种东西作战。我什么也做不了。我试图维持秩序,但我们已经开始人心涣散。萨伊奇在给他的家人写信。我根本不忍心去看。

我觉得齐已经开始崩溃了。她一直在喃喃自语。说那些雾怎么怎么的。

我可能就要亲手埋葬我最好的朋友们了。

船员日志——齐上尉


好饿。好饿。太可笑了,因为这里明明有这么多吃的。一周来我像个橄榄球中后卫一样狂吃,我从没像现在这样想吃个馅饼过。我已经快没力气写字了。

错了 反了 变了。一切都不一样了。我能感觉得到。指甲看上去不对劲。我绕着这个星球走了一圈然后我就变了,我们都变了,我知道。

我觉得恶心。昨天开始我就没再吃饭。已经没有什么食物可吐了,谢天谢地。沙子搞得我流起了鼻血。什么东西闻着都有血腥味。

看见萨伊奇吃了些探索时吃剩的食物。他说吃这个能吃饱。我才不要吃。万一要是有毒 他一定有哪里不对劲。他变成了别的什么东西。帕蒂尔说雾是安全的,但肯定是雾的问题。雾肯定对他做了些什么。

音频记录

备注:佩托夫斯基博士在和罗塞夫一起寻找其他逃离SCP-5300的办法期间记录了大量的音频资料。其中大多数的对话都没有取得任何重要的进展;因此,这是这些音频记录中唯一被收录入本文档的一份。


[记录开始]

罗塞夫:我们就不能试试吗?

佩托夫斯基:不行。没有合适的装备就试图改造一台WCM跟直接扔了它没什么区别。

这样下去没结果的。我要休息一会。

罗塞夫:叹气)你在写什么,萨伊奇?

萨伊奇:没什么。就那封信。还没写完。

佩托夫斯基:写得怎样了?

萨伊奇:你不挖苦我,反倒关心起我来了,佩托夫斯基?我好感动啊。

佩托夫斯基:得了吧。我去倒杯咖啡喝。

萨伊奇:其实有个词我不太确定怎么拼。你能过来帮我看看吗?

佩托夫斯基:当然,没问题。

短暂的沉默。

佩托夫斯基:这——这是写给你家人的信?

萨伊奇:是啊,怎么了?

佩托夫斯基:你为什么是反着写的?

萨伊奇:你说什么?

佩托夫斯基:你这一整封信的字都是反的。怎么回事?你自己没注意到吗?

萨伊奇:哎,我知道美国的教育不太行,但真没想到竟然糟糕到了这地步。

佩托夫斯基:不,你才是——等等,等一下。

佩托夫斯基的写字声。

佩托夫斯基:看得懂这个吗?

萨伊奇:不,字是反的。

佩托夫斯基:萨伊奇,我想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老天啊,我想——

齐:什么是反的?

佩托夫斯基:上帝啊,你刚才一直都在这儿?

齐:谁他妈是反的?

佩托夫斯基:萨伊奇的字是反的,但现在我明白了!这里根本不是一个星球,这里是——

齐:所以萨伊奇变了?我他妈就知道。

罗塞夫:你说“变了”是什么意思?她在说什么啊佩托夫斯基?

佩托夫斯基:我也不清楚,但我觉得她一定有她自己的怀疑。他确实是变了!如果我没猜错,整个探索小队都变了,就在——

齐:不!我和他一样!他在欺骗我们。变的是他!

萨伊奇:冷静点,齐。你到底在说什么?

齐:你走进雾里然后你就变了!雾抓住了你,它——它改造了你,你已经不是你了!

佩托夫斯基:不对,齐,不是雾,而是——

齐:那为什么萨伊奇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为什么他反过来了?

佩托夫斯基:不仅仅是他!你们几个在回到飞船的时候,全都变成了自身的镜像!你们——

齐:不,不,不!我跟他一样!我还是我,我没有变,我还是我!

萨伊奇:齐,冷静。我们只要——

抽出武器的声音。

齐:你他妈别过来。

萨伊奇:好,好,我退后。你可以把枪放下了。

齐:少来这套!我知道你是什么东西。我们穿过那里之后你就反了——你变了!你想要杀我!

佩托夫斯基:不,齐,不是这样的——看,我可以证明。只要让我写——

齐:不,不许动!你相信我,我跟他不一样!

萨伊奇:看在上帝份上,我没有变。我和你是一样的!我也在挨饿!你看看杰克写的字啊!

齐:不许说你跟我一样!你骗不了我,我知道雾肯定对你做了些什么!

萨伊奇:求求你,把枪——

一名船员的武器发射,片刻后又是另一声。

罗塞夫:可是。我……

[记录结束]

船员日志——佩托夫斯基博士


总之,我们成功了。我们找到了出去的路。

格里芬带了一台右舷的WCM,协助帕蒂尔医生再次走了一遍探索小队第一次走的路线。正如我猜测的一样,他的手性5再次发生了翻转,在环绕异常走完第二圈后他恢复到了原先的正常状态。而那台WCM的手性则被颠倒了,现在它变得与一台左舷模块完全一致。趁格里芬走第二圈时,我应该能修好推进系统。

萨伊奇少校和齐上尉都死了。萨伊奇想夺齐的枪,结果被她射死。我掏枪慢了一步,没来得及在她杀死他之前先杀了她。

幸运的是现在有很多事可以供我思考。我一直在想,我们撞上了这个异常是不是等于降落在了行星大小的魔方上。这是某种星际尺度的谜题。也许它被创造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考验百臂巨人3号,甚至是考验我自己。

URA-████也许是很危险,但它并不了解我们。而这个异常会不会意味着更大的危险?

有关该记录中所描述的异常的更多信息,请参阅SCP-5300的数据库条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