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322

项目编号: SCP-5322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5322所在地产已被基金会收购,对公众封闭。试图进入SCP-5322的人员将由驻站安保进行逮捕、询问并随需要记忆删除。

描述: SCP-5322是一段单行短途道路,起始点位于佐治亚州哈克特的一座小农庄,延伸50米后通往一处无异常林间空地。道路起始处旁有一手绘标志,写有“108号大道”。

SCP-5322的异常性质只会在有人乘机动车驶过其全程后出现。若该人员在道路尽头处视觉观察其环境,不会发生反常现象。然而,若该人在此时闭眼,或是以其他方式遮蔽其视线,该人及其机动车将会完全消失。

迄今,因此失踪的人员无一再次出现。


实验记录5322-1

为更好了解SCP-5322性质,基金会人员在三周时间内进行了三次测试。在头两次D级人员进行的测试中,车辆如常消失,没有被找回。

在第三次测试中,志愿特工Simeon Woods配备了特质车辆,车辆外部装有摄像头及感应器阵列,为预防设备故障,还准备了一个手持音频记录设备。

下列记录是来自该音频设备的回收数据:

大致时间: 13/04/2019, 14:26. 车辆消失三十秒后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确认,呃,穿越—刚刚发生了某种穿越。

不太确定当前地点,大概是有十到二十秒的,某种,涡流?我不知道这个词来描述对不对。亮光然后车辆颤动,频率随机。我不太确定…我不确定外部设备还有没有功能。我听到有东西断了。

音频设备依然运作。如果安全将进行快速外部检查。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3/04/2019, 14:30。距上条信息过去四分钟。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是,嗯。好的。

外部设备肯定无法运作了,绝大部分完全失踪。不确定是被留在了另一边还是,还是什么。将继续以音频设备记录经历,呃,尽我所能。

我的周围。嗯,这里有条路,还是一条路—现在更长了,延伸到我所能看到的地方。在地平线外,大概是超过去了。我来这的时候周围还有森林,但现在只有平原了。普通的草,普通的…除了实在是太多了点之外一切普通。还是一天里的同一时刻,我觉得—至少太阳还是同样的位置。如果还是同一个太阳的话。

将继续按指示驾驶。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3/04/2019, 19:21。距上条录音过去大致五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正在讲话。

已经开了大概有五个多小时了。风景方面在这段时间里没什么好报告的。就是…两侧都是平原,还有继续延伸的道路。非常顺滑的道路—还没有多少凹凸不平。除了草之外还没发现路边有其他植物。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分得清,但我有点想去摸些东西来报告。幸好无线电里提前载入有音乐。

天有点阴?

噢—哦!是的。我一直一边开车一边注意着油量,当然的,仪表的位置好像一直就没动过。不确定这是某种故障还是说我其实根本没有耗油。我一有机会就会检查,确认到底是哪种情况。

在变暗了。继续专心开车。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4/04/2019, 11:42。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四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快速更新。

依然开车—从我进来起还没停过,真的。这,呃,这很无聊,但我没感到任何生理疲倦。任何类型的生理劳累—和我刚来这的时候一样清醒。我也不饿,或是口渴。所以我觉得这是这类情况之一。

就是,呃,外面漆黑一片。我觉得我还没说过这里完全没有任何路灯在。我是说,我从来没说过这里有,但我现在要专门说一下这里没有。就只有月亮发出的一点光—某种月亮,我猜是,也没法分辨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噢,还有—车头灯。谢天谢地进来的时候没有坏。

就…就有种冷静感,你知道么?只有引擎声。外面甚至都听不到虫子声音,或者鸟,就只有这东西在轰轰。我有点害怕,你知道的—会有那种发展之一,比如,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会冒出来但只限夜晚。有什么东西会试图跑进车里,或者我会瞥见黑暗里钻出东西,这之类的。

好吧,也不是我要给它妖魔化,但但看起来并不是那回事。这里就是啥都没有,据我所见。只有我,黑暗还有路。

也不是很坏。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4/04/2019, 11:45。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三分钟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忘了说了—我会对车进行检查,查看油量,等第一束光来到。

好,就这样。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5/04/2019, 10:02. 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十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好了,差不多要来个大更新。不想这事被一堆十秒记录给顶下去。

首先第一件事:做了我之前说过的油量检查,确实还是满油箱—所以我应该可以一直开车除非有什么意外发生。我是说,我也很难去撞车,所以…好,我说了。这其实就引出了第二件事。

日落几小时后路边经过了一间房子。一个小小的小屋,大部分是木头做的。看起来很温馨,那种…好像你在圣诞贺卡上会见到的?很理想化,我觉得这么说最合适。总之,我停下车去看了看周围—想看看是不是有任何的,我也不知道,土著或者,或者是其他人在这。

不消说,是没有的。这地方看起来被遗弃了。楼上的床铺被睡过,水槽里还有碟子—噢,是有水槽的—但冰箱里的食物看起来已经烂了有段时间。如果曾经有人住在这,他们也离开好久了。搜索完后就回到车里继续沿路走。

噢,它是在道路左侧,如果这很要紧的话。大概不是。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5/04/2019, 15:09. 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五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我们终于到些地方了。

有更多和我之前报告类似的房子—好吧,是更多的“地产”,我觉得。他们都有某种独特性:不同的设计,不同的尺寸。舒适小屋贴着现代金属玻璃然后又接着,好像,一座小城堡。没什么统一主题可言。我全都搜查过,当然了,就和之前的小木屋一样是被遗弃的。食物烂在了原来存放的地方,所以肯定是被留在那好久了。

这些东西似乎是集群冒出来的。我走了一小时只有平原,然后我就遇到了一堆这种东西一起冒出来。没有任何车辆—只有房屋。一个房屋一条车道,但没有车在里面。不确定这有没有什么含义。

油量表还是没有动静—大概近期是不会有什么变化。也不确定除了继续开车还有什么可做的,所以—继续坚持。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5/04/2019, 15:28. 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二十分钟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Brenda Calloway1.



[录音开始]

Brenda Calloway: 我刚说了?

特工Woods: 你刚说了。其实,其实,我应该来个—先来某种说明。稍等。

(特工Woods清了清喉咙。)

特工Woods: 我正坐在一个,呃,餐厅里,一家路边餐厅名叫…“Brenda的歇脚地”? 是对的吧?

Brenda Calloway: 嗯-嗯嗯。

特工Woods: 好的。是。我就在这,我在和这里的店主,Brenda Calloway说话。你介不介意我描述下你?这—我们只有音频,所以…

Brenda Calloway: 只要你保持礼貌,我觉得行。

特工Woods: 好的。Calloway小姐是一位呃,年轻的女性—二十多岁?你是二十多岁,对吧?她点头了。褐色头发的白人, 呃,绿色眼睛。穿着某种服务员制服—她还有个名牌,上面有她的名字。抱歉—以及感谢你的咖啡。

Brenda Calloway: 没问题。你搞定了?

特工Woods: 是,是,我搞定了。我必须的说—你好像看到我不是很惊讶。

(停顿)

Brenda Calloway: 好吧,你在这段时间里是第一个人,但总有人时不时会经过这里的。上次几个家伙是穿着橙色服装的囚犯,他们就不是很礼貌,但他们很快就走自己的路去了。

特工Woods: 我明白了。以及,呃,我可以问下你是什么时候…来这边的?

(停顿)

Brenda Calloway: 好吧,是…我觉得肯定是有段时间以前了。没法给你说个具体的日期,如果你是想知道这个的话。有天就是下班开车回家,拐错了弯,然后我就到这来了。

特工Woods: 到这个餐厅?

Brenda Calloway: 不不,我是说在路上。还在开车,就和我之前一样,但道路就是不停延伸。太黑了我好一阵都没发现,你知道么?等我发现了,除了继续前进我也没什么可做的了。继续开车。

特工Woods: 我来的时候没看到你的车。

Brenda Calloway: (叹气)好吧,你知道…你也只能一直开到某个时候,对吧? 最后,就,你就得接受你哪里都去不了。不管我开到多远,可能就只是死路一条。所以我,呃,我就停下来了。

(停顿)

特工Woods: 再然后…?

Brenda Calloway: 我停了车,出去到—好吧,你知道,我带了把枪防身—然后这里就有间餐厅。就在我面前,就像在这里已经好几年一样。Brenda的落脚处。我以前就是个服务生,我有说过么?我就只擅长这个事情—所以我想着为什么不呢?我开起了小店:我需要的补给都已经在这了,它们会时不时自动补货。

(停顿)

Brenda Calloway: (耸肩) 你能拿什么就都带走好了。

特工Woods: 你就满足于…留在这里?永远?

Brenda Calloway: 好吧,不是永远。如果我想,我可以一走了之,穿过平原…我感觉就是这样。但这里也不是很坏。我是让自己忙活起来,你明白?

特工Woods:行吧。

(停顿)

Brenda Calloway: 嘿…现在这是几几年?你能告诉我么?

特工Woods: 这是,嗯…

Brenda Calloway: 已经不是70年代了,对吧?

特工Woods: 不是了。

(停顿。模糊的抽泣声。)

Brenda Calloway: 你…你能不能?

特工Woods: 当然。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5/04/2019, 17:22。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二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问了她要不要和我一起,我很高兴载她一程,但…大概是不用。似乎留在那她就足够开心了。好吧,并不开心,但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两害相权你懂得,我觉得是。或者就类似这回事。

回到车上,回到路上。开始要,呃,开始有有点厌倦了—你们给我的这些歌曲。可能应该要考虑下一趟,呃,长途旅行的。好吧,我们根本都不知道会有这么一趟旅行,我猜。我没事。

又是阴天了。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6/04/2019, 05:11。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十二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歌唱)

橙汁加到椰子里… 哇噢,操。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22/04/2019, 12:22。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六天。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Harvey Preston"2


[录音开始]
特工Woods: —一切如常?

Harvey Preston: 对,就和你期望的一样。一开始我自己试的时候还有点担心,当然的,你也理解,但就是一切如常。还不错。你想…?

特工Woods: 噢,不不,没事的。不过,如我所说,你是有口信要我出去之后传达一下还是…?

(笑声。)

Harvey Preston: 我给你说了,小子。没什么地方是去不了的。只有道路以及你决定要在何时停下车来。你必须得在某些时候变得现实起来。

特工Woods: 全都一样。

Harvey Preston: 我…我不是傻子。外面也没什么人需要你帮忙递口信了。 我在这足够开心—就随我这样吧。

特工Woods: 你确定?车里还有座,我们可以..

Harvey Preston: 我觉得你该离开我的地盘了,小子。

(停顿。)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22/04/19, 12:49。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三十分钟。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那位是,呃,是Harvey Preston。他在我穿过的农场里—很大,就是很大一片地,平原还有种草以外东西的平原,其实。各种水果,作物,你知道的。甚至还有联合收割机在。我想知道能不能开它上路。大概是不行的。

上帝,出来真好。如果—如果有听到某种背景噪音,是我把窗户打开了。

总之,他就是,呃—抱歉没有更新,就没什么太多东西可以报告。没这种习惯了。他就是在干他的事。你在这不需要吃东西,但我觉得他是在享受这种工作。不过也不知道“享受”是不是正确的说法。更像是,呃….有什么事让你忙起来。你总得找到些东西来打发时间,我觉得。

现在又是平原了。

咚叮咚。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4/05/19, 21:43。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二十二天。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我得要,呃…

我不确定这到底算不算是自白—并不是说我做了什么错的事,确实。我就是感觉我必须要说出来,而我觉得你们就类似被胁迫的观众。将会是被胁迫的观众。希望吧,我是说。

我志愿来这里,在有两个家伙回不来之后。肯定看着像是自杀行为。也许本来就是——但我,我不觉得是。就感觉像…做这件事是要留下某种动静。献给某种不是我自己的东西——就像,像是某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很难找到词来形容。

我爸死的时候是三十岁,他的爸爸在他之前也是,然后—呃—如此这般。是我妈给我说的。我的意思是,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但这里就是有事。你们必须承认这里就是有事然后我—我现在都二十八了—所以是有点害怕。你知道的。你会开始想着你要留下点什么动静。不管这到底有没有意味些什么,无论它有没有意味着什么。

(停顿)

是有这种…有这种感觉,你就是想去担心去在意,一直都是—然后你发现你越是,越是这样去在意担心,你就浪费了时间。然而你并没有时间。它在飞逝,每一秒钟。哪怕是你在想着的时候。但它就是如此可怕所以你止不住。

(停顿。Woods特工发出叹气声。)

这条路…我感觉没有人能走到尽头。大概是没有的。这肯定是意味着什么事,对不对?如果我能弄清楚那边有什么呢?如果我见到了呢?必须是这样。我要做的就是一路开车。这是世上最简单的事了。

而如果这要一直到永远,那好…我觉得还可以有更坏的情况。除了时间我一无所有。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11/07/2019, 14:22. 距上条录音大致过去两个月。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没什么要报告的。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26/10/2019, 17:49。距上次录音大致过去三个月。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Lucy Carson"3



[录音开始]

特工Woods: 这位是呃,Lucy Carson。她住在[已编辑],继续说吧。

(停顿)

Lucy Carson: 快点,宝贝,如果你,呃—如果你在那边,我爱你。我好爱好爱你。然后—然后是孩子们。如果他们—如果你们也在听,的话,妈妈爱你们。上帝,你们现在可能都已经长太大了听不得这些了,是吧?长太大了,真的太大了。你们就,你们就继续走下去。好吧?我爱你们大家。我—我—太多了。这就…我…

(停顿)

特工Woods: 没事。你做的挺好。

[录音结束]

接下来的六十二次录音与此情况相同,均为Agent Woods特工让他一路上遇到的各类人员录下要送给爱人、朋友的信息。正在商议如何能在不违反保密的情况下把这些信息送达各自的收信人。

对这些录音的完整档案可在申请下查阅。本记录接在上述阶段过后继续:

大致时间: 11/09/2020, 13:39。据上次录音大约一年时间。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集群现在开始消失了。自Grey的地盘后已经一个多星期没东西了。刚过了一次车上生日,我才发现的,就在经过大城堡之后。今天是晴天。我喜欢皮肤上的这种暖意。就像…很不错。我把窗户开着。

我想知道会不会很快下起雨来。时不时就会下雨。我有说过这事么?不滑,但在窗户外面听起来很不错。好像是有手指头在玻璃上敲敲打打,但,呃…
(笑声。)

…比这要更少一丝惊悚吧,大概。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24/12/2020, 19:22。距上次录音过去约三年时间。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D-92214


[录音开始]

D-9921: 我确实很高兴,不过。
特工Woods: 没问题。你真的是厌烦小屋了,是吧?

(停顿)

D-9921: 嗯—哼。

特工Woods: 那个袋子是我们和你一起送来的?

D-9921: 肯定是。

特工Woods: 我读了文件—我不记得有。

D-9921: 我撞车的时候它就在小屋里。不是个什么大事情。

特工Woods: 我也没说这是个大事情。

D-9921: 行吧。

(停顿)

特工Woods: 如果我们要一起上路,我们可能也得尽量和睦相处。你在哪—

D-9921: 你是在录音么?

特工Woods: 对。

(停顿)
D-9921: 我想开车。

(停顿)

特工Woods: 当然的。让我先停个车。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24/12/2020, 23:57。距上次录音过去大致四小时。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必须得甩掉他。

感觉不妙。他对着那个袋子讳莫如深的样子我不喜欢。也许确实没什么,但…如果真的没什么,为什么他对此如此防备?也许是个武器?可能是把刀子。我不知道他会用来做什么。也许他被丢到这里来心里有些不平。我也不怪他。

或者可能就是没什么。

我感觉有点不好,但…没我原先想的那么不好。我也不是丢他在那饿死,冻死,或者独自去死这些。还会有人来的。有东西会来的—迟早。这里的事情都不按道理来。或者哪里都是如此。毕竟,这是一条单行道。

现在是非常空旷了。甚至没什么草。我觉得我要到什么地方了。

(哔哔声)
噢,圣诞快乐,大概。
[录音结束]

此时点之后时间戳不再明确,无法为每一条目具体确定日期。记录做适当调整。

大致时间: 不明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想象一下你见过最大的别墅建筑。

比如,想象一下你一辈子住在乡间。我不知道你,在听的那个人,能不能关联上—或者如果你们是组团在听,那就说你们中的某一位得了。我是在乡间长大的,当我去到城里面所有的一切看起来都是庞大无比。以一种不同的方式吧大概。在乡下,东西都很宽,延伸到永远—但在城里,东西都很高。直冲到天上。

想象有一栋楼—就是,就是你见过最大的。全都是人。然后再一次,一次又一次想象它,叠在自己的上面。就像小孩的玩具,堆成一叠。

就是这样了,现在,道路的两边…就,就有这种灰色的混凝土建筑积压在一起,一路叠向天空。太阳在空隙里还会露点头,但很少。

(低沉及压碎的声音)

听到了么?每隔一会儿,会有几十栋这种建筑直接从堆上滑下去,撞到路上然后就…就渐渐消失了。有点悲伤。起先,我以为这些是可以让人定居下来的地方,然后它们就…没了。永远。

这里也有人在,但我觉得这会儿我是不会停车的。我瞧见他们,透过破碎的窗户看着我,在破烂的阳台上打望我。他们眼含愤怒。不是说他们想要这辆车,我觉得不是,就是…“莽怒”,我觉得。我还在继续走着,而他们没有。

我能理解他们为何要愤怒。他们差点就做到了,我觉得。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不明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成功穿过去了。当我摆脱楼房,我能听到他们在我身后。在我后面大喊着,好像—好像一个合唱团。一个愤怒的合唱团。

我没回头。

现在又是平原——但不是同样的平原,我还没出去检查过—我感觉这再也不是什么好主意了—但我非常肯定这是芦苇,不是草。好吧,我知道芦苇也算是一种草但,你知道的,又长又黄而不是短而绿。只是觉得这可能值得一提而已。

(停顿)

赶快搞定吧。亮起来了。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不明,可能为16/04/2020.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还在开车,我觉得是。我听不到引擎—因为这里实在太亮了,我觉得是。好像我的车开进了太阳里面。甚至看不到窗户外面,但—你知道—我的眼睛不疼。甚至都不晕。好像一颗温柔的星星。

(停顿)

我觉得可能是我的生日。

[录音结束]

大致时间: 不明
讲话人: 特工Simeon Woods


[录音开始]

引擎停住了。我…好吧,这是…

(玻璃敲打声,窗户降下的声音。)

嗨-嗨。

(停顿)

好的,我..啊我的…上-上帝,这是…

(特工Woods大笑)

真是太美了。

[录音结束]

23/05/2021,Simeon Woods特工与他的车辆在SCP-5322镜头处的林间空地附近重新出现。在站人员很快发现了二者,Woods特工被当场宣告死亡。死因被归为在某个未定时间突发心衰竭。

Woods特工被发现时面带微笑。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