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370
board.png

SCP-5370在1983年7月17日布局的8乘8截选。颠倒的相在此代表了alfil,一种能斜向跳两格的棋子

项目编号:SCP-5370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基于SCP-5370规则和动态布局的问题已提交给顶级数学组织,供蓝方成员寻找潜在候选人。蓝方候选人应当:

  • 对超限对弈理论和现代象棋战术有高度理解
  • 在与异常实体的外交谈判及基础性悲痛咨询上得到全面认证
  • 经历了对候选人死亡率>95%之指派所必需的强制心理评估。

当前,与SCP-5370的交互已被暂缓,等待得到监督指挥部和伦理委员会同时批准的对弈策略开发。

mainframe.jpg

完美之蓝,当前存储SCP-5370的主机

描述:SCP-5370是一场进行中的异常性奇异象棋1对弈,双方分别为:蓝方—基金会数学家特遣队,以及红方—[限于5370/蓝方权限]。SCP-5370的规则最初是在1977年由基金会编订,对弈开始于六年后的1983年1月4日。

SCP-5370与国际象棋间最重要的规则差异概括如下:

  • SCP-5370是在一个由电脑硬件模拟出的无限大棋盘上进行,但大部分对弈都维持在一110x110的范围内。
  • SCP-5370起始时,双方各持有128个棋子,而非16个棋子;且包含有各种非标准棋子,诸如只能斜向走质数格的惠更斯。
  • SCP-5370应用了一种修改版的50步规则:若经过50步后没有棋子被吃,或没有1步棋2移动过,将宣布为和棋。每次落子间的时长限制扩充到10年。

截至目前,蓝方相比于红方取得了相当的棋子数和布局优势,且可能会在下200步内取得胜利。

SCP-5370的主要异常性质在于其可以使人员在与红方的交流中生还。因运作上的安保风险,更多信息需要5370/蓝方权限查阅。


附录SCP-5370-A:蓝方可能战术概览

目标:确保SCP-5370尽可能久地持续进行。

理由:

  1. 确保SCP-5370尽可能久地持续进行使基金会得以从红方能够提供的信息中获得最大价值。
  2. 伦理委员会的应用研究组证明,因红方所受禁锢的性质,结束SCP-5370将对其造成不可接受的后果。

方法:

  1. 研究出可能进行观念沟通的次最优对弈。这使我们能回避时间原因造成和棋,同时也保持与红方的交流能力。
  2. 利用创造该对弈的仪式中的漏洞,尝试修改游戏规则。由于关于SCP-5370创造的很多文件大体上不正规到难以详查,这最终只能取决于红方所能提供的信息。
  3. 若红方的局势持续恶化,根据伦理委员会批准,蓝方人员可被选为红方的直接参谋。


附录SCP-5370-B:SCP-5370沟通记录示例

日期:2009年7月23日

目的:重收容美国的超常技术轨道平台“晨星”

参与者:

  • O5-11
  • Maria Jones,RAISA领导人(MJ)
  • Dr. Amitha Sanmugasunderam,SCP-5370典礼主人(AS)
  • Via Cervantes,SCP-5370的伦理委员会联络员(VC)
  • 37名各式人员(HM-1到-37)

<开始记录>

[多余略去]

AS:—交流本身和辨识出正确下法一样简单,困难之处在于获得连贯通顺的结果。因此才需要你今天所见的仪式器械。

VC:我…明白了。介绍没提到—

AS:放松。这不是你的工作;你要做的只是观察。确保我对他们不过分刻薄。(对MJ)鱼钩,谢谢。

O5-11:我知道她是新来的,Amitha,但也从来没见过你做这种事。有什么变化吗?

AS:你的人是个叛徒,十一,把我们从队伍里分离棋手的常规方法搞砸了;我们无法确定完形能让他配合,所以这意味着我们无法只是下一步棋然后等回应。

O5-11:呃。

AS:所以我们必须为下棋灌入重要性,专门呼叫他。把红方想做是一袋硬币,我们这里的志愿者在此就是整理机。我们从他们每个人中抓起一定的特质—

[限5370/蓝方权限]

AS:离婚者—

[限5370/蓝方权限]

AS:—前酒鬼—

[限5370/蓝方权限]

AS:—两个孩子的父亲—

[多余略去]

AS:—不是你想的那么浪费,幸好。他们失去的那一部分过一会儿就会长回来;好吧,也许孩子不行。

VC:我…我能休息下吗?

AS:不。桌子背后有呕吐袋。

VC:噢。

AS:现在,我们寻找的最重要特质。背叛。

(停顿)

O5-11:那个纹身。你以前是蛇手?

AS:五分钟后就不是了。(对MJ)芬太尼,谢谢?

[限5370/蓝方权限]

VC:天啊,我要—我要拿根止血带,这—

AS:我流的不是血。闭嘴把眼球吃了。

VC:你说我什么都不用做的!

AS:我问过你吃不吃下水的,你以为我他妈开玩笑的?

VC:我—不,但这—这太荒唐!我要—

AS:你要把眼球吃了,然后你要告诉我我们要怎么下。

[多余略去]

VC:—再也不会嫌弃牛舌了—

AS:怎么下?

VC:(咳嗽)相!相,至-至a32。

AS:记下了。

(停顿)

VC:在哪—呕吐袋在哪—

[多余略去]

AS:Alfil至g31。有趣。

O5-11:已经隔多少步没有抓到俘虏了,现在?

AS:二十九。所有人都在棋盘上有一大堆棋子,不必担心。

O5-11:嗯。还是比我记忆中的要空很多。

AS:是你叫我们做这些的,十一。

(停顿)

AS:他说你会想看我们在里根的星球大战计划里找到了什么,从搜查抚养之家开始。噢,还有关于你丈夫的一些事:非常成人,我知道为什么他背叛了。

<记录结束>


附录SCP-5370-C:初期计划提案

介绍

基金会存在的机构知识问题是任何同体量国际组织所无法相比的。它的伤亡率可与许多同时代军队持平[9][21],权威性岗位人员调动率居高不下[7],在记录保存上还存在历史空白,即收容工作的必要信息几乎只有口口相传[2][5][11]—而这些还只是不独属于我们工作的问题。针对信息危害污染的记忆删除治疗具有的无差别性,以及心智影响异常的高流行性[19]又产生了更多压力,我们能够保持在可用状态的有经验员工数量、还有他们能够传递给未来特工的经验本身都由此受限。

在本提案中,我们提出了一种方法,通过创建一个名为“黑室”的地点,理论上能使人手损失对机构知识不再可能产生负面冲击。与此前提议过的类似黑室相比,此方法有多个优点:

  • 它将捕获任何于职务中损失的人员,无论其个人信念或者基金会体系内职位如何。避免此种大量知识丢失在没有进行诸如集体会谈等必须步骤时发生[3],或是将基金会的组织构建图重构为仪式可塑状态[11],均为此前没有解决的问题。
  • 它不会遇到所谓的地狱问题[9]。此前尝试解决这一问题时,会造成黑室的潜在住民因自己在工作中的举动而无法造访之。我们的解决方式是创建一道德中立的价值空间,令其即可被访问,同时最小化对其住民施以的伤害。
  • 所用交流方式与其他方式相比,能让信息危害性数据的传播更为安全。为取代直接心灵感应接触、自动书写,以及其他有欠模因安保的交流方法,我们采取了基于象棋的加密法,其输出可被自动清洁。

我们估计本计划将消耗大概十年来完成,会需要七千五百万美元资金,若在与黑室的交流上施以审慎限制,将可以维持26万年。

[更多信息限于5370/蓝方权限]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