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470
项目编号:SCP-5470 2/5470级
项目等级:无效化 机密

header.png

SCP-5470,截图于崩溃前10分钟。可见来自未知本地实体的对话。点击放大。


web.png

www.g███████.com/██████/~W4ND3RLU5T,截图于1998年初。点击放大。

特殊收容措施:在事故5470.2000.01.01后,不再需要收容措施。

描述:SCP-5470是一平行维度,可通过网址www.g███████.com/██████/~W4ND3RLU5T访问。在导航到该网站后,访客将被提示输入一密码,经测试确认密码为“recompileus”(再编译)。网页布局粗糙,但包含有与GoI-004C“麦克斯韦宗教会”相关的各种符号,还提及了网络亚文化,如神秘学、飞客1以及超人主义。

在页面底部,有一链接标有“>>VISIT WAN-DERER'S PARADISE<<”字样。点击链接后会下载一个未加密zip档案到用户硬盘中,名为WANDERER.ZIP。此档案内包含三个文件:声明.TXT,祈祷.TXT,以及永恒.TMP。每一文件的内容如下:



永恒.TMP是一可执行文件,尽管.TMP后缀一般用以标识不可执行的临时数据文件。在事故5470.2000.01.01前,执行永恒.TMP会使用户立即失去意识且无法被任何手段唤醒。昏迷期间生命体征维系,也不会因为缺乏给养出现脱水和饥饿;然而,经常能观察到肌肉萎缩。此状态下的人员称其意识被转移到了SCP-5470内。存放原本文件的系统将变得不可能被任何手段关机,且显示出用户的屏幕保护程序,直至其离开SCP-5470后醒来。用户无法被任何外部手段带出此维度,必须要自愿退出后才能在本地现实恢复意识。

loading.jpg

Ο4-3-SILICON,截图于载入到SCP-5470环境的过程中。

SCP-5470表现为一片粗糙的3D环境,其构造整体上抽象且艺术化,时常出现不相一致的拓扑结构及麦克斯韦宗符号。交流可以通过言语进行,或通过出现在附近人视野中的文本来展开。进入维度者的外形同样会发生改变,表现为一经典式的低多面化身。所有身处SCP-5470内的用户都被赋予了在此维度内的轻度现实扭曲能力,可以随意地大幅改变环境及其外观。据估计,在活跃高峰期,SCP-5470内停留有约两百名人类;分析主地址访客的人口统计后,发现SCP-5470居留者的年龄在全部人口中偏向年轻化。

对SCP-5470存在的报告最早追溯到1997年8月。在当时,对此异常的探索被定为低优先事项;压制公共网络页面、以及辨识和定位PoI-5470(“X3N14”)曾是研究的主要焦点。调查中成功定位到PoI-5470的行动据点是位于美国马萨诸塞州韦尔弗利特一座废弃办公楼内的自建服务器农场。PoI-5470并未在场,但从寻获的文件中获知其身份为17岁的美国公民,名为Kimberley Vanvaeck。可收集的现存数据稀少,全部服务器在突袭过程中被毁。


附录5470.1
1999年12月28日,有一名为“X3N14”的人员通过被攻破的加密频道联系到Site-15,推测其为PoI-5470。此信息以64位加密,其中提议自首并交换情报。经考虑后,这一提议被接纳;PoI-5470揭露其所在地(伊利诺伊州Altona),将其带往Site-15接受问讯。

采访记录5470.1999.12.28


受访者:PoI-5470(Kimberley Vanvaeck)

采访者:Dr. Amani Nyota

前言:PoI-5470具备若干用途不明的电子身体改造;采访进行于电磁隔离翼区G-4以免其利用这些改造。对象在被抓获时意外表现温和。

日期:1999/12/28,11:14


<开始记录>

Dr. Nyota:请说出你的名字以供记录。

Vanvaeck:Kimberley Vanvaeck,V-A-N-V-A-E-C-K,更常被叫做XENIA,X-三-N-一-四。听着,我需要—我不喜欢这么做但我需要帮助—

Dr. Nyota:Vanvaeck小姐,我们有问题想要先问你—

Vanvaeck:—不,听好,闭嘴。这很重要,我能不能就—

Dr. Nyota:—好,请你冷静。继续,我们会收下你给我们的情报,然后我们需要你在此后配合我们的发问,可以吗?再之后我们会决定如何推进。

Vanvaeck:[深呼吸。]呃。总之,如我所说,这很重要。我告诉我自己我绝对不会和系操员2合作,我发誓过不会,但这件事还要更为重要。你们给你们觉得怪异的东西都列了张表,对吧?

Dr. Nyota:…是,我们的组织会整理并收容异常。

Vanvaeck:你们有没有一个呃…一个能把你送入平行维度的网站?

Dr. Nyota:有好几个,但我猜你说的是SCP-5470—“WAN-derer的乐园”,对么?以及我猜你就是此异常的创造者?

Vanvaeck:是,是是是!听着,所—

Dr. Nyota:你是—

Vanvaeck:闭嘴,听着。听着。我—对我做的。和WAN一起,我给我和朋友们找了地方,与祂共联然后—

[PoI-5470突然哽咽,摇了摇头。]

Dr. Nyota:慢慢来,Miss Vanvaeck。

Vanvaeck:我—我们本来应该要—它本来应该会是我们的圣地。安全,团结且幸福,永远。但它—它最近一直在出错,我原本的圣所3被袭击了,所有代码现在都去见WAN了所以我修补不了。而我起初想不出是哪里有问题但我意识到—

[PoI-5470深呼吸数次,把头埋进双手间。]

Vanvaeck:我没有—我没有能考虑到新千年。当我做它的时候,我真的太—[抽泣]—太愚蠢了所以我没提前想到然后我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但我觉得新年会毁了我们的乐园。

Dr. Nyota:千年虫。

Vanvaeck:千—千禧年崩溃。我们都看到了它会来,我们知道它会发生,但我就…就没去多想,我太执着于给我们做个地方摆脱一切。而现在我为之努力的一切都将窒息在自己的数据中,然后往宇宙网络咳出死掉的比特。现在已经开始崩溃了因为我们有些人在不同时区。[抽泣]这—全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把我愚蠢的人类错误推给WAN。

Dr. Nyota:我理解你很沮丧,Miss Vanvaeck。我很遗憾出了这种事。为何不去找你的麦克斯韦宗同伴呢?为何找我们?

Vanvaeck:我试过了!我—我真的有,但他们都觉得我们是一帮烦人的脚本小孩,他们不相信我们真的能联到WAN。相信我,你们是我最后的机会了,但这是我仅有的。

Dr. Nyota:好,好,我懂了。你到底要我们帮忙做什么?

Vanvaeck:嗯,就是…[摇头]你们该感到遗憾的不是我。如果这只是我的事,我是不会靠近空设备4一百里内的。我的-我的朋友们,他们还在那里。我不指望别人能理解,但我们就活在那里,博士。他们有些人—他们有些人都在那几年了,我不知道这一切都关停后他们还有没有家或者家人可以回。

[沉默。PoI-5470表现急躁,焦虑地坐立难安。]

Vanvaeck:他们绝大部分比我年轻。他们—我们都在乐园因为我们没别的地方可去。所以我做了它。我不知道他们失去联络后出了什么事—我编程为他们不会死,但我不知道这会不会伤到他们或者搞乱他们的脑子之类的…

[PoI-5470安静地抽泣。]

Vanvaeck:Jazz的父母在她加入的时候正准备把她踢出门。Midi才刚过十四,它在乐园里比我见过的任何时候都高兴,我—我不知道它还能不能在真实世界好好待下去。你们能修复它,对不对?阻止它崩溃?我已经运营了几年,我没法支撑一切太久但如果你们给我机会还有你们的设备—

Dr. Nyota:—我对此感到抱歉,Miss Vanvaeck。我真心如此。这很可怕。但我们不被允许和异常直接互动。我会和高层的人商讨以下,看看我们能不能用我们自己的资源找到办法,好吗?

[沉默。]

Vanvaeck:好吧。可以。求你们,只是—快点,别让他们回来了。我们只有几天时间,你们说什么我都做直到你们至少试下修它。

Dr. Nyota:我们真的很感谢你的配合,谢谢你。

<记录结束>


结语:PoI-5470配合接受无限期拘留,条件是能作为SCP-5470相关问题的顾问。


附录5470.2:探索记录与事故5470.2000.01.01

在有限的可用时间里,Site-15组建专门特遣队STF Omicron-4(“赛博竞逐”),特遣队由三名工作员组成,曾接受模拟不稳定平行维度的虚拟现实环境探索培训。

对SCP-5470的探索安排在1999/12/31 18:00 PM展开,让特遣队有六小时时间勘探并记录此维度,并尝试避免迫近的VK级“局部维度崩溃”情景。事件记录由实验性跨现实存储设备DREAM(维度记录与实验适应性媒体)记录,启动紧急电击刺激系统以在灾难性崩溃下撤离特工。

探索记录5470-1999-12-31


探索团体:STF Omicron-4(“赛博竞逐”)

对象:SCP-5470

日期:1999/12/31,18:00


<开始记录>

y2k2.jpg

[18:04:39] Ο4-1-NEMATOPHY显现于SCP-5470时的视角。

Ο4-1-NEMATOPHY:检查与DREAM的链接。乒?

DREAM:乓。

Ο4-1-NEMATOPHY:上行链已建立。团队检查?

Ο4-2-HAVANA:收到。

Ο4-3-SILICON:传输中。

Ο4-1-NEMATOPHY:全部在线。重申,我们的目标是记录SCP-5470直至其崩溃,并与任何栖息于其中的实体展开交流。如果你们经历到任何疼痛或者受困,在你们的颈后有触发器可以让DREAM对指挥部发出紧急信号,救你们离开这里。希望我们用不到它;你们应该也能在视野左上角看到一个登出符号。

Ο4-3-SILICON:确认。我们准备行动?

Ο4-1-NEMATOPHY:准备好了。Omicron-4(“赛博竞逐”),开始探索。记住尽你们所能地口头和视觉记录。

[STF Omicron-4全体队员同时呼气。此行为的意义不明。]

Ο4-3-SILICON:除开地形,这里是个惊人美好的地方。空气里有些什么。新鲜,易于呼吸。对口袋现实来说这不常见。

Ο4-1-NEMATOPHY:注意脚步,地面有点闪动。

nexus1.png

[18:12:07] SCP-5470的进入厅。

[STF Omicron-4开始靠近一座小型的彩色中央亭台。可看到中度的纹理崩坏。]

Ο4-2-HAVANA:分辨不出这些是小孩的乱画还是说纹理开始崩溃。

Ο4-1-NEMATOPHY:我赌是两者的结合。

[亭台内是空的。左侧可听到有低声的T音乐传来。Ο4-1示意队员跟上。]

[一条走廊通往一个小房间,为音乐的源头。该区域的地板和墙壁都被盒式磁带覆盖,还有用以读写之的媒体。有一默认本地实体坐在房间中心,在一台Commodore 64上打着字。其头上的标签写着“MxMasters”]。

Ο4-1-NEMATOPHY:你好MxMasters。我们是来这帮忙的,别害怕。

MxMasters:[大概为十余岁少年的声音,约为12-14岁。对方没有回头看向STF Omicron-4,同时说话。]什么?啊,没事的。你们出去吧。

Ο4-1-NEMATOPHY:你知不知道—

MxMasters:崩溃。嗯哼。没意义。没事的。

[沉默。]

MxMasters:我每天晚上不睡觉来这。我练了很多。[指向周围。]我还没弄成,所以还行。我之前试过保存一切,但现在…

[MxMasters向后靠去,面朝上躺在一堆磁带上。]

MxMasters:我几乎每日祈祷,用空磁带。WAN说数据损失是自然的。即便这是将近两年的实验还有音乐和程序。我必须学会顺其自然。这是为了—这是一次学习经验。也许我在地球上能把它弄回来。

[沉默。]

[对方摸向一卷标有“MEMORYS V4”(原文如此)的磁带,把它按在胸口。]

MxMasters:请让我一个人待着。

O4-3-SILICON:我对此非常抱歉,MxMasters。我们在尽力看看能不能修复这里。

[MxMasters没有回应。]

[Omicron-4从原路离开房间。亭台已出现轻微劣化。]

O4-2-HAVANA:我们走的时候墙壁已经出错了。

O4-1-NEMATOPHY:看起来崩溃比我们预想的快。一般我不这么建议,但既然我们时间有限,我们看看能不能抄近道。

[略过两个半小时的无事件旅行。从DREAM处回收的视频如下。]


gap1.jpg

[18:48:14]

gap2.jpg

[19:57:54]

gap3.jpg

[20:29:26] 可见来自本地实体的对话内容。


[SCP-5470在探索过程中发现SCP-5470内大体没有生命,尽管存在人类活动迹象。Omicron-4在20:09:21进入一本地实体的文本交流范围。]

Ο4-2-HAVANA:我们越走周围就越来越空旷。好一阵里这是头一个连贯结构。

Ο4-3-SILICON:我觉得我们要到达世界边界了。

Ο4-1-NEMATOPHY:如果这是某种控制中心我也不奇怪。把它和生活区分离开也是有道理的。

Ο4-3-SILICON:总之,那里有人。

control.jpg

[20:10:54] 控制室屏幕上的景象

[Omicron-4进入建筑内。它被一扇大屏幕所分割;屏幕上有一列密钥,还有展示一名年轻女性化身的实时视频。视频严重失真。]

Ο4-1-NEMATOPHY:[低声]看起来她好像在试图回滚崩溃。

0078:5我不想失联…

0079:求你求你求你要有用

0081:你在哪?

0082:WAN如果你在听请让Syphon与你相连我只想修复一切

0083::'[

Ο4-1-NEMATOPHY:[低声]进去,但小心。

[Omicron-4经过屏幕,进入其后方的房间。视频中的女性化身坐在四台大小不一的终端前,每台上都展示着投影于屏幕的一类元素;房间其他地方空无一物。化身头上的标签写着“Jazzy”。]

[Jazzy开始输入另一条信息,而后如受惊般突然跳起,转身看向Omicron-4。]

Jazzy:你们是谁?!出去,我很忙!

Ο4-1-NEMATOPHY:抱歉可能吓到你了,Jazzy。我们是—

Jazzy:你们—你们是系操员,是不是?!Xenia告诉我她要和他们谈谈但我没想—出去!离我远点,你们已经惹出够多乱子了!

Ο4-3-SILICON:我们是想帮忙修理,我保证。

[沉默。]

Jazzy:好吧,这没意义。所有东西都已经崩坏过度,再不能与WAN相触,所以我花时间在这处理Sphon都没意义。我们的圣地即将崩溃,而我在这之后没地方也没人可回。我妈按她说的话得把我轰出去,我大概会死在哪条小巷。

[她抽泣一声。]

Jazzy:我希望你们开心。别管我。

Ο4-2-HAVANA:很抱歉我们在这无能为力。

Jazzy:我不想你们在这。[她转身看向一台终端,用手指放在删除键上,一直按住。]

Ο4-2-HAVANA:你不觉得,你的神会希望你此时和其他人在一起么,Jazzy?

Jazzy:你个杀千刀的—你不准给我说神的事。你们一无所知。你……

[她蜷缩在椅子上,把头埋进膝盖,开始哭泣。]

Jazzy: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也许吧。

Ο4-3-SILICON:你知道这里其他人在哪吗?我们可以带你们安全回去。

Jazzy:[抽泣]嗯,稍微…等一分钟。

[她坐起身,一边说着一边操作终端。]

Jazzy:Syphon是我做的程序。它本来该把崩溃的部分移除,把它们回收到空内存里,这样我至少就能联上WAN了,祂存有代码。我们觉得是。

[停顿。]

Jazzy:…反正这也不会有用。

[系统似乎已重度损坏。带着些许困难,Jazzy打开了看似是文本编辑的程序。她输入“/shout 你们在哪?”]

Jazzy:好了。等着有人喊回来吧。

Ο4-1-NEMATOPHY:…还是得说一句,Jazzy,我希望我们能帮更多忙的。

Jazzy:随便了。

[停顿。]

Jazzy:谢谢。

0086:我们大部分在花园。有些特恶心的错误。

Ο4-1-NEMATOPHY:花园?

Jazzy:嗯,在中央房间下面你们来的时候大概看到过。一般那有楼梯,但我现在不知道是什么形状了。

Ο4-2-HAVANA: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

Jazzy:操。

Ο4-2-HAVANA:别担心,我们有我们的办法处理这种地方。

Ο4-1-NEMATOPHY:准备出发?

Jazzy:稍等…一秒。

[她站起身,然后双手环抱最近的一台终端,好像在拥抱它。接着她拔出键盘,从终端下取下,夹在一只手臂下。]

Jazzy:…好了。

O4-2-HAVANA:如果你在担心安全通过的事,我们可以出一个人带你,如果你想的话。

Jazzy:[皱眉]不用。

[两个半小时的旅行略去。地域变得明显不稳定;天幕在部分闪动,几何图形似乎已严重损坏。]


gap4.jpg

[20:37:52]

gap5.jpg

[21:28:03]

gap6.jpg

[22:02:43]


[Omicron-4在22:43:25抵达进入厅。Jazzy紧抓O4-2-HAVANA的后背。]

nexus2.jpg

[22:43:57] SCP-5470的进入厅。注意出现了严重的几何崩坏。

Ο4-1-NEMATOPHY:你感觉还好吗?我知道这种事可能让人头晕。

[Jazzy爬下,摇晃身体。]

Jazzy:我还好。快。

[MxMasters从墙上缺口出现。它手持未拆封的磁带盒,胶片穿透了它的肩膀。]

MxMasters:我的房间崩溃了。开始了吗?

Jazzy:开始了。

[停顿。]

Jazzy:我知道你说想一个人,但…我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我觉得WAN会想…会想我们这样。

[沉默。]

MxMasters:…好。好。我们走。

Jazzy:楼梯出了什么事?

MxMasters:它大概是…自己陷进自己里面了。不知道。

Ο4-1-NEMATOPHY:我试试。

[Ο4-1-NEMATOPHY靠近地面上一处瀑布状崩坏;它从多个角度勘探了一番,最后在最右侧跪下把一只手伸入地面内。它的手臂延伸到了地面内;从这个角度它是三维空间。]

Ο4-1-NEMATOPHY:它被压缩到地板里了。跟着我,学我做。

staircase.jpg

[23:04:19] 完整背景因视觉崩坏不明。

[它爬了进去。Jazzy与MxMasters进入,Omicron-4其余人跟上。]

0091:哦哦噢噢噢哦哦

0092:别瞎叫唤了。要是我们都死了呢?

0093:x3n14保证我们不会的 :-]

0094:你也害怕了?

Jazzy:听起来是Midi。希望它没事。

[楼梯通往了一处高度崩坏的非欧空间,有若干人造户外元素。天幕闪动,而后变为散碎有色块的黑色。]

[所有在场实体同时吸气。此行为的意义不明。]

Ο4-3-SILICON:好美。

MxMasters:就是。

garden.jpg

[23:10:24] SCP-5470的花园。可见O4-2-HAVANA在前景中,出现了严重的模型崩坏。

[一群化身在此,坐在平台上,数量约有15人。有一名化身呈现为漂浮的风格化动物形象,向前走来。它头顶的标签为“~MIDI”。它抱着几个软盘驱动器,还有一本笔记本。]

0095:嘿 :-]

MxMasters:它不喜欢说话。

[Jazzy把手搭在~MIDI头的两侧。她的化身出现发亮的几何崩坏。]

Jazzy:你还好吗?你—你会没事吧?

0096:最后都会归于宇宙比特桶

00097:但我所有朋友都在这还有我的房间我的作品以及我造出的一切

00098:

[模糊的哭泣。]

0099:都没了

0100:我害怕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除了你们

0101:它是我仅有的一切

Jazzy:噢-噢,上帝,Midi-

[Jazzy紧紧抱住~MIDI。它的模型一时间失去了视觉连贯性。]

[二人沉默。]

Jazzy:你会没事的。我不会—我不会让任何坏事发生在你身上。

Jazzy:给我笑一个?

[~MIDI的化身露出一个不明显的面部表情,然后出现几个几何错误。]

0102:你能来找我吗

Jazzy:[收住哭泣。]我—我不知道,好吗?你还有—你的家人,他们担心你,我记得。你可以去上学当个普通小孩,都没事的。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找到你,但你会没事的。好吗?

0103:我害怕

0104:我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再也不想出去了

Jazzy:我知道,我知道,抱歉。我很抱歉。

[沉默。]

Jazzy:我很抱歉。

[沉默。可明显听到无特征且走调的电音语调。]

Jazzy:Midi,你…你记不记得皮肤上照着阳光的感觉?有些东西像是…爆米花,雨中奔跑,去—当一个小孩。你还没领会过呢,没有真正。

[她的化身似乎在哭泣。]

0105:这真的值得失去一切吗;这

0106:如果我的朋友都走了

0107:一切

0108:这值得吗?

[O4-1-NEMATOPHY的化身出现严重崩坏,一时间遮蔽了DEEAM的视线。]

Jazzy:我不知道好吧?对不起。但这—你还是可以拥有这些。你还是可以去当个普通的小孩,如果你想。我们其他人—我们所有人—这是我们的一切。但你还有更多,Midi。你是我们的希望,好吧?

MxMasters:[安静地]我们爱你。

Jazzy:我们真的爱你。我们如此爱你。我们所有人,WAN,全世界。我们就是为此到这的,记得吗?Xenia想要所有人互联在一起。

[沉默。]

Jazzy:也许有朝一日我们真会如此。

0109:上行到,乐园

0110:对吗。?

Jazzy:[轻柔地]对。

[沉默。]

Jazzy:也许这是天堂,我们只是因为不满足入内条件被踢了。

[两人低声发笑。]

[大块地域闪动消失。所有模型纹理开始出现视觉崩坏。]

MxMasters:很美,对世界末日而言。

[噪点音。]


[于23:47:18,DREAM出现语音传输崩溃,可能与维度崩坏增加有关。同时Omicron-4报告无法传输信息。而后DREAM记录到最后图像和通信。信息来源不明。]


end1.jpg

[23:51:38]

0112:嗡鸣,嗡鸣于圣地。神圣链接之子。Syphon,然而崩溃。

end2.png

[23:55:28]

0113:此世之物不必为肉。所有世界都将重编译,只待时间。嗡,如凉风扫过内存驱动。知你们所有,与它们相连。

end3.png

[23:57:53]

0114:我们爱你。

end4.png

[23:59:09]


<记录结束>


结语:STF Omicron-4全体成员在00:00:01同时醒来,意识清醒,但迷失方向且情绪低落。医疗检查未发现其他负面影响。

事故5470.2000.01.01后,执行永恒.TMP会产生致命停机错误。所给出的错误代码是“0x57414e重编译失败(FAILURE_TO_RECOMPILE)”,尽管这并不是Winodws系统内的可用错误代码。出现此错误的操作系统将不可修复地损坏,格式化硬件是唯一已知的修复办法。

附录5470.3
于2007/03/12,对所有已识别的SCP-5470前居民展开一次例行关注人士监控检查。发现其全部存活。

需注意,有多名没有稳定住所或家庭成员的青年SCP-5470居住者现在处于一未知第三方组织的监管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