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XTDOC-5495

文件信息


你正在查阅外部文档5495,来自EXTORG-002,“基金会”。文件已与托勒密指挥部分享,以在LTE-5495开展善后之后保持相互配合。

可疑陈述已被高亮标为蓝色—悬停以查阅心智部门调查后的相关结果。


托勒密指挥部
UNGOC


2/54952/5495
机密
classified-lv2.svg
项目编号: SCP-5495
Neutralized

800px-Teletherapy_Capsule2.svg.png

SCP-5495结构图解。

特殊收容措施

SCP-5495已被空运至Site-341,正在接受逆向工程,并对其异常效应展开调查。限L4/54952访问。


描述

SCP-5495是某一无功能超常武器的元件,由伊斯兰器物回收组织(ORIA)建造。SCP-5495的确切性质及机理尚在研究中,但已知其对周边人员、物品和地点具有本质促动效应。单独而言,SCP-5495的效应多变、暴烈且不可控制;理论认为该武器的其余部分被提供了聚焦功能,使该武器可被制导并有效使用。

在物理上,SCP-5495是一长0.5米、宽0.25米的钢制圆柱体,两端各盖有一铍青铜碟片,重20千克。其内部构成为此处删改的原因被列为“敏感信息”。[已编辑]

参见心智部门调查项目Charlie。ORIA否认对SCP-5495或其剩余部件有任何知情。不鼓励开展更多调查,以保全他们与“西方”异常组织间业已紧张的外交关系。

SCP-5495被发现于1990年,当时从阿富汗加兹尼的一座小村Andar传出多起异常性本质促动活动报告。报告中的活动为多种本质促动性效应,包括但不限于实体自发生成、记忆变动、地貌变动、生物突变、突发性本质促动能力,等等。当地村民不知SCP-5495的效应或用途,将其从未受看管的存储设施内取出(可能是要作为废品出售),期间受其产生的潜伏性本质促动污染所影响,由此引发了这些异常。


时间线

来源

由于ORIA缺乏配合,对SCP-5495的来源缺乏确定性了解。理论认为它至少是从1980年起在军方领导人的命令下制造,推测是要用于两伊战争中。同样不清楚该武器是从未完工还是曾被使用、后又拆解;确实已知的是,SCP-5495在1990年8月时被存放于“Qardū”并未出现在心智部门掌握的任何ORIA设施列表中,但也可能正体现其保密程度。指控非法居留有疑—阿富汗-伊朗间在革命前后的关系使得ORIA有合理可能设置前哨。一座代号"Qardū"的废弃ORIA存储设施内,(非法地)位于阿富汗境内加兹尼省Nawa区。

脱离Qardū

8月14日,27岁的Jamsheh Behzadi在自家农庄数公里外发现了Qardū的入口。ORIA的设施总体上更倾向于涉及蓝型能量的秘传安保。其金属入口门被锈蚀封闭,他记下地点,决定之后带着帮助返回。

8月15日,他带着19岁的堂弟Farhad Behzadi返回,还有来自邻村Andar(人口598人)的好友、21岁的Abdullah Hashem。一行人使用从Hashem父亲处拿到的工具破开了门上的封印,进入到两室的设施内,自认为他们是偶然发现了一个怪异的指控,但对年轻的乡下人来说完全有可能—问题在于基金会采访者如何能发现这些事。巴基斯坦的军事前哨。它们发现此处已被废弃且空置,只有几个装有未过期食品、弹药的软垫板条箱,Farhad则发现了专门装有SCP-5495的软垫板条箱:

我们太傻了。愚蠢的青年扮演起了探险家,对我们走入了什么地方一无所知。如果我能穿越时间就一回,我会很乐意用这机会回去告诉我们三个人掉头,快跑,越远越好。

我是第一个看到它的,你得知道。Jamsheh还在为机枪子弹和军粮而惊叹,而我试探打开了另一个箱子,它被丢在老远的角落里,那地方光线如此黯淡,还满是灰尘…有那种被遗忘角落的稠密空气。当我切开锁,Farhad往里一看,我就看到了这个古怪的金属玩意,他还伸出手去摸—他说它中间是温的,而边缘是凉的—我们还觉着是发现了什么神奇的东西!我们谁都不知道它是什么,当然了—Jamsheh过几周就要去首都拜访在大学的几个朋友,他说他到时候会把它带过去,弄清楚值几个钱,然后他会和我们几个分。我们太傻了。

一行人把SCP-5495和弹药、食品装上手推车,运回到村里Hashem的家中。他们决定在此存放以免被Behzabi的父母检查,直到Jamsheh把它带去喀布尔。

在他们各自离开时,可能只有Farhad因为直接吸入了少有制导超常武器概念会泄露到周边空气内。容器内陈腐的受污染空气而遭到沾染。

核心暴露

8月17日,Hashem已经卖出了大部分的弹药,赚取了一笔在当地相当可观的收益。他调查了SCP-5495,希望能就其用途或功能找出些线索;他在偏光镜片应用于武器核心则太过于脆弱,且整体上是科学设备专用。偏光镜片的侧面找到了一个小孔,试图将其打碎—不良的存储条件已造成其他主要封印劣化到了失效的程度。接着他使设备的内部核心暴露在外—该设备已开始潜伏性地降低局部现实水平,破坏封印又使该过程效率翻倍。他为损坏了设备感到不安,连忙把它放到一边,直到第二天前再未将它挖出。然而,直接接触内部核心可能意味着他已暴露于了压倒性剂量的此处编辑的原因被列为“敏感信息”。[已编辑]

于Behzadi家中,Farhad在发现SCP-5495的下午就已经发病。到8月18日晚,他已卧床不起,诉称酸痛且恶心。当时以为这是食物中毒所致。他的姐姐,20岁的Raazyah Behzadi,在当时是他的主要照料人:

他的房间感觉好奇怪。我每隔一个小时左右就带着水来查看他,他只是在床单上翻来覆去的,都被汗湿透了。他的房间感觉比以往大了好多,有几千米长,但我又能一步就跨过去很难解释,但就是感觉不是很真实。

事后想来,应该能让我看出这事非自然的东西,其实,是老鼠。我醒来听到有干呕的声音,好像他被什么东西呛到了。我开门往里看,我以为他是在呕吐,然后他就会没事了的。他坐在床边,眼睛瞪得老大。我问出了什么事,他就指着地上一坨灰点—我发现是只老鼠。灰呼呼的还冒着湿气,面朝天死了。我以为他刚刚弄死了这只老鼠,虽然老鼠在这也不是很常见,然后就关了门。我完全没意识到那老鼠是被唾沫浸湿的。

在照看Farhad的过程中,和他首要暴露于SCP-5495类似,Raazyah同样暴露于只有最莽撞的超常武器概念才会把绿型能量用作传播媒介—有极大风险误伤友军。他身体系统内潜伏的本质促动能。她所受的二手性污染受到大幅减弱,仅显现为空闲转变,且只持续了最多几秒时间。

8月18日,Hashem, Farhad, Raazyah及其父母Hussein及Latifa全部遭到污染。

失稳

8月19日,Jamsheh去往Hashem家中调查SCP-5495。Hashem当时正在销售剩余的弹药和食品、不在家中。Jamsheh发现了孔洞,而它已在整晚间把不稳定的本质促动辐射高速泄露到周边环境中—包括Hashem早上起床后要卖给全村的食物中。此事故造成污染从~4例暴涨至~300例,超过全村人口三分之二。理论上有可能,如果有预谋的话。摄入受污染食品造成不受控的本质促动能力被灌输给了村民,尽管个别而言是轻微的,但SCP-5495对地区现实稳定的劣化使之被极大增幅。随着大范围患病报告增多,开始有怀疑认为村中遭遇了某种瘟疫,另有流言称巫术或者某种神罚被施在了村民身上。

Jamsheh的调查行为包括使用锯子和断线钳一个武器级现实核心能被一人用原始工具拆解,这是极其不太可能的。拆掉了SCP-5495的一部分外壳,向内窥探。摘除外壳使更多的核心物质暴露,现实恶化速度为此翻了四倍。Jamsheh本人几乎在瞬间受到了巨大的过量接触,可能造成对于基金会调查者如何能在没有经验的前提下推断出如此程度的细节,无可行解释。其生理结构及构成发生了快速扭曲及变形,而后又突然恢复常态,造成严重内伤、骨骼和器官损毁、构思崩溃、以及体内液化。不清楚Jamsheh是否已因此而死,亦或是以一种准真实的状态存活到了8月20日。同时,自发性现实崩溃发生在了其他村民家中:

我觉得这是我这辈子里最害怕的时候。我正和Amir和爸爸坐在餐桌上,然后…我让谁给我递个盘子。Amir伸出手,然后一切就开始…振动。好像世界在暴烈地嗡嗡响。只持续了一瞬间,但我看得出爸爸也感觉到了,因为我看到他露出了怪相。 接着Amir摸到了碟子,它就变成了一头死奶牛,被捆扎着从杆子上流血,然后是母,然后是纳吉布拉3,再然后是Amir,全都在一秒之内。他尖叫,我也是,爸爸问我们为什么喊,然后我们看到根本什么事都没发生。

我知道我看到了什么。将临之物的一瞥。

村内的现实水平已跌落到危险低度,而本质促动能力者密度的快速增大造成供认现实于8月20日全面崩溃。

崩溃

8月20日清晨,Farhad Behzadi在床上死亡。然而,由于污染造成局部区域现实失稳,他的尸体起身、以颠簸、木偶般的步态走过房屋,还家中其余成员进行了交谈。在该尸体(仍存在物理分解)发展到尸僵、并在与父母及Hashem进早餐期间倒在厨房中央后,这种假象被打破了—无人发现Jamsheh的尸体,而Raazyah已去往镇上买杂货。在意识到Farhad其实已经死亡后,Hussein、 Latifa、Hashem以及Farhad尸体的集体性本质促动潜能在一阵情绪狂怒中发生爆发,确信由此引起了爆炸性连锁反应—当Andar村民看到Behzadi农庄被笼罩在炫目的色爆光冕下,他们的慌乱与恐惧造成自身能力被不自主激发,形成正向反馈循环。在对此事的目击者供述中,很难将本质促动创造与幻觉区分开来;但可以总结出一大体图景:

如此激动人心。

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坏的事,毫无争议。俄国人入侵的时候我正在山上,等他们走了,我又活过了战争、炮击还有塔利班。这是全新的一种苦痛。

我看到我的房子一层一层被剥掉,就像奶牛被扒了皮,露出里面带肌肉的骨架。我的家人变成了一串咕咯的爆炸,迫击炮弹冻结在爆炸的半途。他们绕着我的脑袋舞蹈,太阳冒出来又降下去,一秒钟里一千回。地面在太过遥远的远方,但我能感到我的脚趾还碰着它,而后我的脚趾就不在原地。我是一系列的砖石棍棒,而后是书法,然后就是我当做孩子养的山羊。我能看到全部的六方还有我所有的邻居、朋友、家人,都在做一样的事。如此持续数日,我的家,我父母的家,还有他们的父母以及他们父母的父母,就这么….解体开来,就在我眼前,因为从来没有什么东西真的把它聚在一起过。我们只是在那里,活在某种非真的私人地狱里。

或者是天堂里,也许。我不是很确定。

干预

在此时,当地警方中的基金会线人已经察觉到Andar发生事件,提交了一份调查警告。其中一名特工为GOC沉睡特工,向地区指挥部警报当地可能出现一绿型PTE。两名来自喀布尔的特工被派往该村,乘坐吉普车抵达:

好吧,那就是一场噩梦,不是吗?一场灾难。就像是超现实主义战场。所有的泥土房已经被完全毁灭,变成了某种湿乎乎的紫色方块物,只是看上去像瓦砾。在村中广场,我记得有个男人和他妻子的尸体,既肿胀又如太妃糖拉伸,躺在了他们自身旁边,如此重复又重复又重复到无限的天边去。然后我只跨了一步,我就越过了他们。我还是不确定到底是—是这尸体海量复制了自己,还是我在村里被一圈一圈的循环。天空是一片怪异的水影,这水则…好吧,我觉得这都无关。

我要说的是那太可怕了。我知道听起来我漫不经心,但这是因为…这些事你看到了其一,然后你就…不太能处理过来,如果你和你的周边只维系有一层断联,你的脑子会决定让你更有效率。必要的解离。很多的细节到现在已经消退,但我记得一件事—一道轻、柔的嘶嘶从四面八方同时传来,在火焰以及强烈的嘣吧嘣还有流血大地的声音里依稀可闻。

一道非常安静又非常竭力的尖叫。

特工从村内撤出,对喀布尔外请办公室报告了情况,而后转递到Site-34。战术响应小组Romeo-Niner被秘密部署以建立收容封锁并评估状况。配备康德计数器的职员确定此地现实处于极度不稳定且变动的状态下,批准以CH-47支奴干空投并激活一台便携式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MSRA着陆在村中央并开始运作,Romeo-Niner得以进入控制现场,此后不久评估小组0296“土与火”,而后是突击小组0995“沙魔”。全球超自然联盟部队抵达。

善后

在~450名居民中,基金会营救出98名幸存者,其中绝大部分患上了某种形式的现实操控综合征,包括但不限于:排泻出活体哺乳动物、血液及器官被置换为日常家用物品、身体无限分形、自我构思改变、基准身份及身体改变、多种心理问题并发(异常及非异常)、以及自发性内爆。这些能力在当地共认现实被强化、休谟差值随之缩小后已受相当限制,但依然有相当程度且数量繁多。

在康德计数器对现实崩溃的震中进行追踪后,发现了两个注意点:Behzadi之家与Hashem之家曾经所在之处。前者已彻底湮灭;房屋和地产消失无踪,只剩一个宽而低的大坑,Hashem, Raazyah与Hussein三人休克在坑内且出现急性麻痹,另外受有其他人的本质促动影响。Farhad的尸体,据人群所言,“不成形”,且带走了自己的母亲。

Hashem之家让作为事故根因的SCP-5495、以及Jamsheh Behzadi的液化遗骸被找到。使用了绿型及记忆删除治疗来帮助生还受害者尽可能恢复到常态。因手段机密,GOC部队在基金会占领期间未被允许驻场,引起震惊。

上述大致时间线基于幸存参与者在记忆删除4前的供词构建。


结论

SCP-5495引发的事件对全部涉事人员造成了严重生命损失,无论其生还与否。受较烈性影响者无法恢复正常,已投奔基金会作为关注人士接受人道收容。将为他们提供终身医疗。所有从Andar废墟中找出的尸体及身躯已被尽可能焚化,或以其他方式销毁。骨灰及遗骸被存放于Site-34、与SCP-5495本身在同一隔离间收容,盛放于心灵阻断钢瓮内。确信遗骸中潜在的本质促动性质此种程度的估测已超出托勒密研发当前可用的科学水平;表明基金会要么在对异常科学的理解上先进到远超此前所想,要么就是对此种程度的绿型污染已经有所经验。最少在150年内不会完全消退到可忽略水平

我不知道为何会发生这档事。神罚,让我们成了索多玛和蛾摩拉,给罗得的妻子上一课。超自然,巫术,这之类。我不知道。我知道我将永远无法拜访我家人的墓地,而这是某人的错。我甚至不知道我想不想要他们付出代价,但我想要他们知道他们都做了什么。

赶快让我和别人一样都忘了吧。

尽管ORIA整体对受到西方评判怀有恶意,在历史上他们更偏向于在全部行动中采取近乎过度的谨慎。ORIA在妥当存储及处置超常废物上的轻率与大意已造成灾难性破坏及无关平民的生命损失。然而,因ORIA完全否认关涉此事,采取报复行动或紧急调查至多可说是不明智的。


心智部门项目CHARLIE


下列加密通讯由一名深度潜伏的心智特别观察员截获。

| 09031990████Z
| 加密交流
| 至:S-001>109385
| 自:S-34>093842
| RE:燃灯行动

崩溃SRA + 受害者残骸收容@34,限4级权限
幸存者尸检安排在两周后
文档转移更新?某些管理担心ORIA外交可能试图和GOC们挑事端

| 09031990████Z
| 加密交流
| 至:S-34>093842
| 自:S-001>109385
| RE:燃灯行动

成功—大使收到文件以示配合+补偿了调走突击小组
ORIA低风险
谁会信他们?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