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2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520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archon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AAFW.jpg

绝密清除设施AAF-W与SCP-5520。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没有必要收容SCP-5520。1若有必要进行收容,则必须启用“日落”协议。其时将打开休伦湖的隔板闸门,并淹没绝密清除设施Acroamatic Abatement FacilityAAF-W。这将激活种入设施的膨胀泡沫并将其密封。

必须将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战略性地放置以引导AAF-W的膨胀远离Site-43、休伦湖的湖床以及地表。

禁止一切对AAF-W的访问。

更新:除紧急情况外,“日落”协议只能由监察者议会制定。

描述:SCP-5520为前SCP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与临时站点联合主管Wynn Rydderech博士。

SCP-5520为III级现实扭曲者,此为长期暴露于机密材料的结果。与SCP-5520的通信显示出了严重的进行性认知障碍、人格分裂、人格解体、现实感丧失以及逆行性与顺行性失忆。其目标仍与基金会的保持一致,但不再直接对行政组织负责。

SCP-5520目前位于Site-43地下的一系列巨大岩洞与精炼厂中,由前站点主管V. Lesley Scout博士归类为绝密清除设施AAF-W。虽然这些设施本身并未表现出异常性质,但其规模、位置以及在此进行的活动却表现出了异常性质。人工以及自动洞穴勘测技术都无法确定AAF-W的精确范围,但最大估计有超过两百万立方米的内部空间。整个洞穴内遍布可呼吸的氧气层,这可能是SCP-5520活动的结果。

Rydderech.jpg

Wynn Rydderech博士,摄于1943年。

附录5520-1,现象概述:自1915年至1966年,Wynn Rhys Rydderech博士都引领着SCP基金会,致力于管理异常物体目录所产生的有毒物质。其绝密清除小组于1943年从奥地利维也纳搬到了加拿大的临时Site-43,其与Vivian Lesley Scout博士成为了联合主管。在其领导下,该站点的应用神秘学以及绝密清除部门成为了研究及无效化地球上的机密排放物的最重要的设施。当1965年Site-43从临时状态升级后,Scout博士在其伙伴的帮助下成为了该站点的主管。

Rydderech博士在工作了五十一年之后,于1966年11月14日从Site-43失踪。安保与收容部门搜查了其于绝密清除设施AAF-A的专用研究实验室,发现该实验室发生有明显改造,有四十三名工作人员缺席。Rydderech博士的笔记显示出了数十个相互矛盾,常为语无伦次或是难以理解的研究项目,这表明其失踪是自发的。整个站点立即进入了警戒状态。

Scout博士命令追击及镇压小组进一步调查该设施。

调查记录转录

日期:1966/11/14

调查队伍:机动特遣队Delta-43(“深坑工头”)

队伍领袖:Garth Kinsey队长(Delta-1)

队伍成员:Delta-2、-5、-6、-7、-9


记录开始。

控制室:请描述一下你们周围的环境。

Delta-1:收到。我们正站在AAF-A这应该是地下室的地方。保洁与维修部门的蓝图显示这里应该是最底层。啊……墙上的管道比图纸上显示的要多。有些看起来不对劲。

控制室:详细描述。

Delta-1:没摸过我不太确定,但至少这其中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是骨制的?也可能是瓷的。

Delta-5:骨瓷,可能是。

Delta-1:嘿。

Delta-5:关对讲机了,长官。

控制室:你们所在的大厅尽头有一扇通向楼梯间的门,对吗?

Delta-1:正确,控制室。蓝图上没有门和楼梯间。

控制台:往下走要格外小心,队长。

Delta-1:收到。

Delta-43顺利进入了设施的下一层。

Delta-1:喔,什么鬼。

控制室:详细描述。

Delta-1:楼梯底部的门也是打开着的,控制室。它通往了一条有着玻璃幕墙的隧道。我能看到玻璃外的洞壁,被……我不知道什么照亮着。就是亮着。

控制室:继续前行,描述也继续。

Delta-1:这绝对是一条连接隧道,在尽头还有一扇开着的门。我们看到洞穴外有一个……非常大的洞穴系统。非常,非常大。

Delta-43进入了邻近的设施。

Delta-2:这真他妈怪了。

控制室:Delta-2?

AAFA.jpg

绝密清除设施AAF-A2。

Delta-2:这地方看着像是……我看过的档案及修订中的四十年代的AAF-A的照片。在战争期间,就在那时他们造了这个地方。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

控制室:你刚离开AAF-A,Delta-2。

Delta-2:不,长官,我们刚刚离开了现在版本的。我告诉过你这是AAF-A曾经的样子,二十年前的。

控制室:明白。请继续。

Delta-1:等一下。

控制室:回报。

Delta-1:我们找到了某些Rydderech博士的研究员。他们正在检查管道,做着笔记。

控制室:接近他们,小心点。

Delta-1:收到。嘿!亮明身份!

录音寂静。

Delta-1:嘿!那边的!

扳手指声。

Delta-1:无应答,控制台。

控制室:明白。继续。

Delta-43穿过了新设施的五层,到达了位置与现在版的AAF-A相同的一扇门。

Delta-1:门关着,控制台。

控制室:明白。你能打开它吗?

Delta-1:好像没锁。

控制室:去看看。

Delta-1:收到。

一阵响亮的金属吱吱声,随后录音寂静。

Delta-1:……喔。

控制室:你看到了什么,Delta-1?

Delta-1:……哦。哦,天哪。啊……收到,控制台,我看到的好像是……峡谷。一条地下峡谷。无法推测其深度。有些……建筑物,在底部。墙壁上也有建筑物。看起来就像个天然洞穴系统,啊……扩张过的,有着人工造物。与我们已见到的AAF-A的改造一致。

Delta-5:看起来就像有人把十间工厂都翻了个底朝天然后堆在一起一样。

控制室:收到,Delta-5。你认为这个峡谷以及里面的东西有AAF-A大吗,Delta-1?

Delta-1:我认为这个峡谷以及里面的东西比Site-43都大,控制室。

Scout博士将Delta-43召回AAF-A以重新集结并计划进一步调查。未能再次遇见平行设施中遇见的研究员。

鉴定与技术加密部门最近完成了一个试验性的全站计算机系统的安装,该系统有着一个基本的命令行界面,即Site-43信息网络Information Network信网INFOnet)。当Delta-43回到Rydderech博士的办公室后,他们发现其网络打印机为Scout博士打印了以下信息。

[1966/11/14]

Vivian,

都怪漫画书。

我一个中年男人还看这些。这些无聊的东西能让我从毒物、病毒以及阈值的烦恼中解脱出来。在我分心的时候,我的工作表现最好。

很多往日的超级英雄都是科学家,就像我们医院。他们之所以拥有超能力是因为有些愚蠢又科学的事情发生在了他们身上。杰森·加里克2吸入了大量水蒸气,并不是什么都没得到,他获得了神速。雷克斯·泰勒3发明了一种一小时力量药丸,然后就开始像个瘾君子一样去磕。泰德·奈特4发现了能够抵消重力的办法,而后他用这个飞来飞去然后痛扁人们。我愚蠢的偶像们。

我发誓,Viv,我不是故意让自己暴露于那些机密材料的。话说回来,闪电侠也不是。

当然,即使在欧洲也会有意外发生。这里摔一跤,那里碎个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意外暴露。在我开始穿裤子不系裤带,或是在寒冷天气保暖的时候,或是在我不需要去洗手间除非我想起要去的时候,我根本就没去想它。只是变胖变热变慢变得心不在焉而已,我想。

现在,当然了,我知道这只是为了维护我的自我形象。有时候我会在半夜汗流浃背地醒来,发现自己穿着三件套的西装打着领带。有时我会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的头发又变红了,红得就像世界大战之后未曾有过一样。有一次,就只有一次,我跟妻子打了一通很长时间的电话,却忘记拨号出设施了。

或是想起来她已经死了。

我知道这是什么,你也知道。我是命运博士5。我正在向现实屈膝。事情正按照我想的方式发展,或正按照我认为的方式发展。我现在开始能够引导它了,这把我永远爱的那个你懂的人吓得魂不守舍了。你知道过去几个月我们取得了多大的进步吗?我们如何让所有的实验结果都变得完美?那是因为我想让它变成这样的。我决心要让它变成这样。

有志者,事竟成。

但我不想被关在笼子里,而你没有办法不把我关进笼子还能解决我的问题。因此,冒着对这个比喻进行过多描述的风险,我必须离开。

我希望我能很快回来。与此同时我会保持联系。你还记得我在湖边跟你说过的话吗,Vivian?现在是时候了。

我就指望你了。

——Wynn

鉴定与技术加密部门的技术人员报告Rydderech博士的办公室的终端机现正与一个位置不明的打印机联网。在与安保与收容部门协商后,Scout博士开始通过终端机和打印机与Rydderech博士通信。

[1966/11/14]

Scout博士:Wynn,请回来站点。我们能帮你。

不,你帮不了我。但我可以帮你。就在这里。

Scout博士:我们这边有全世界最好的医生,Wynn。

正是如此。最好的医生也阻止不了我这里发生的事情。我是毒理学家,Vivian,我做过研究。你也是毒理学家,所以别对我撒谎。

Scout博士:想想你的员工,Wynn。这是他们想要的吗?

我的员工不存在。

Scout博士:什么?

我的员工不存在。是我虚构的他们。我的整个部门里面都只是我想象出来的幻影,我只是想象着他们现在在这里。查查他们的工作记录,你就明白我意思了。你知道为什么一共有四十三个人吗?这样我就不会忘记到底有多少个人,然后招引一顿调查。

我患这种病已经很长时间了。对不起,我没早点告诉你。

Scout博士:我们可以一起解决这个问题,Wynn。你和我一起。

为什么你要一直重复我的名字?你以为我不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想让你看到我这个样子。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Scout博士:那你想让我做什么?就让你躲在地下直到窒息或是饿死?

我想要你成为一名科学家然后让我一个人做我自己的工作。我现在快有突破了。很快了。就当这是一次延长的研究休假吧,我不久之后就能恢复如常了。

Scout博士:现在谁在说谎,Wynn?

Scout博士:Wynn?

Rydderech博士之后被分为SCP-520。本档案使用当前版本的SCP-5520分类,并对附件进行了修改以反映这一点。

在接下来的十四个月中对AAF-A的复制品进行了彻底的检查,结果显示其与原先的一样,已经被停止使用。据确定,SCP-5520与其幻影工作人员已经搬进了洞穴中更大的当时已被扩大了两倍的设施。

由于SCP-5520在此期间与Site-43完全没有联系,Scout博士指示追击及镇压小组向下滑入更大的被称为AAF-W的结构中,并对其进行调查。以下是其部分探索记录。

调查记录转录

日期:1968/02/20

调查队伍:机动特遣队Delta-43(“深坑工头”)

队伍领袖:Garth Kinsey队长(Delta-1)

队伍成员:Delta-2、-4、-5、-6、-8


AAFW2.jpg

绝密清除设施AAF-W,外部。

Delta-1:好吧。真令人毛骨悚然。

Delta-5:谢天谢地有个绞盘。

控制室:你看到了什么,Delta-1?

Delta-1:有一个……机械做的摩天大楼。龙门架、管道、储罐、烟囱等等都从地底伸出来。

Delta-5:一个摩地洞大楼。一个以洞穴为顶的大楼。

Delta-1:这肯定是全国最大的建筑之一,控制室。当然也是地下最大的。

控制室:了解。开始你们的探险。

设施的第一部分类似于在维也纳的绝密清除小组实验室。现场无幻象研究员。设施的第二部分是特工们所不熟悉的。

Delta-1:我觉得这里的结构不匹配任何现有的设施,控制室。这墙是橙色的。

控制室:待命,Scout博士正加入我们。

Delta-1:收到。

Scout博士:你说是橙色的墙,Delta-1?

AAFW3.jpg

绝密清除设施AAF-W,内部。

Delta-1:这没错,博士。

Scout博士:中间有一条灰色的条纹?

Delta-1:……这没错,博士。你去过这地方?

Scout博士:这里是卡迪夫的毒物实验室。是我们一起学习的地方。

Delta-2:你在那的时候这里有日光灯吗,长官?在,呃,1910年代?

Scout博士:好吧。Wynn……对象,可能现在已经不是他自己了。记住这一点。

MTF Delta-43转过墙角进入一个大房间,里面摆满了闪闪发光的铜管。SCP-5520站在房间中央,指着每根管子点头。特工们进入房间后,他转过身面对着他们;他开始哭泣。

SCP-5520:我不会记得明天。我……我甚至不会记得明天,明天。我甚至不记得明天今天。

Delta-1:目视目标,控制室。

SCP-5520:他是你们的朋友吗?

Delta-5:他毫发无损,控制室。看起来有点受惊,没什么大不了的。

控制室:带他过来,Delta-1。

Delta-1:收到。Ryd——

SCP-5520:有时候我感到……困惑。有时候。

Delta-1:Rydderech博士?能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吗?

SCP-5520:喔……我……对不起,是我的错。那我的错吗?对不起。

Delta-5:什么?你说话毫无逻辑。

其中一根管子开始剧烈震动。声音震耳欲聋。但还能听见SCP-5520的声音。

SCP-5520:他去哪里了?

Delta-五伸出手以稳住管子。当他的手碰到它时,他消失了。声音停止。

SCP-5520:喔,我不会碰它的。

记录结束。

43-Delta的剩余五名成员随后被SCP-5520通过未知方式送回AAF-A。Rydderech的办公室中已经有一条消息在等着Scout博士了。

[1968/02/20]

Vivian,

对你的人的事情我很遗憾。你再也见不到他了。

我已经把我的设施与AAF-A连接上了。请把任意的新的物质通过管道送来给我,我来看看我能做些什么。

Scout博士: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已经不是基金会研究员了,你是个SCP项目。

这是个好办法。我已经在设施的墙壁上种下了一种化合物 ,会膨胀至填满装它的容器,固定它碰到的任何东西,麻醉人形生物。它是用水来激活的,所以你只要打开通往我洞穴的闸门就能摆脱我了。

哦,对,我的洞穴现在有闸门了。我希望水下黑豹不会介意。这是他们的隧道,你知道吧?他们用这个来往于湖泊之间。我相信你不会在听到这些口述历史中没有什么错误的时候感到惊讶。

无应答。我想我怪不得你。

所以,你们现在给我准备了特殊收容措施。我们将其称为我们的工作关系框架吧。

把我的提案提交给O5和伦理委员会。让他们来处理。我们都知道你跟这个问题关系太密切了。

好的工作还在继续,Vivian。也必须继续。

根据O5议会的命令,Site-43从此时起“雇佣”SCP-5520为顾问研究员。尽管Scout博士强烈反对该种做法,但他同意继续担任SCP-5520的联络人。

基金会开始向AAF-W发送有问题的物质。地质测量表明,在接下来的30年内,人造复合物每天都在以缓慢、稳定的速度增长。Site-43设施的效率也在相应地提高,SCP-5520经常通过其前办公室的打印机向基金会提供特供研究论文及化学配方。

下摘录Scout博士与SCP-5520之间的部分通信。

[1969/01/24]

Scout博士:好吧Wynn,我们现在要给你送点有强腐蚀性6的东西。

啊,你终于要下来看我了?我想你了。

Scout博士:我会告诉安保与收容部门你还是有幽默感的,这也许能让他们放心下来。不论如何,请看看你能用这玩意做些什么。如果我们能改进它,我们就能锁定创造它的对象。

我会看看的,但是我同情的是那个对象(原因很明显)。


[1970/10/13]

Scout博士:你在下面还好吧?

我发明了一种剥离人体粘膜的方法。

Scout博士:什么?为什么?这不是你应该要做的工作。

我要去治粘膜炎!还有普通感冒。

Scout博士:粘膜可以让我们不至于生病,Wynn。

喔。

Scout博士:但你知道的,对吧?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在开玩笑。让你们放轻松,记得吧?


[1971/06/04]

Scout博士:我们无法理解你给我们发来的数据。

这是基础的酶设计,Vivian。

Scout博士:我们还没发明酶设计呢,Wynn。

喔。好吧,那么,等你发明了再告诉我吧。


[1972/06/29]

Scout博士:停什么,Wynn?

停下别再把你他妈的烂厕所冲下来到我身上了不管你是谁


[1972/07/04]

Scout博士:你还在吗?

上次的事我很抱歉。我有点糊涂了。

Scout博士:是的,好吧,我们正在为你解决这个问题。你还需要什么吗?

那些水闸的情况如何?

Scout博士:水闸没问题。

可能你应该要测试一下它。

Scout博士:你什么意思?

Scout博士:Wynn?你什么意思?


[1973/08/17]

Scout博士:我给你发的是Site-19研发的新型抗精神病药物的化学方程式以及合成大纲。它将完全抑制你的现实扭曲症状。我要你制造它,我要你吃了它,我要你回家。

Vivian,

这方程式太聪明了!非常感谢你能给我发来这个,真的对我很有帮助。我给你发一个化学以及措施改进的清单,现在打针应该快多了。

Scout博士:但是你吃了没有,Wynn?

Scout博士:Wynn?


[1975/12/19]

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吗

Scout博士:你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是谁

我知道你了什么

你把我推到这里

你把我在这里

想要我在这里

碍手碍脚

Scout博士:是你自己下去了。我想让你回家。

你觉得我很蠢吗

你觉得我还不懂吗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你对我做过的事

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忘记你对我正在做的事


[1975/12/21]

Vivian?

你在哪里?

Vivian?

我真对不起。

此时Scout博士重申了他对这个项目的反对,并拒绝进一步的参与。SCP-5520继续定期向鉴定与技术加密部门传送关于其活动的评论,显然没有意识到(大部分时间)Scout博士的离开。以下是部分摘要。

[1976/06/11]

手性存在吗,Vivian?这是个严肃的问题。手性存在吗,还是这是个我编造的东西?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1979/03/08]

我不记得我的眼睛。


[1980/08/17]

你在哪里,Vivian?你为什么不在这里?请查收五百页的中毒症侯群报告附件。


[1980/08/17]

为什么这里从来没有下过雨,Vivian?这里应该下雨的。我需要这里下场雨。


[1985/12/21]

昨天我治愈了癌症。今天我不记得怎样治的了。除非我昨天想象了治愈癌症,或是想象了我忘记了怎么治,或是想象了个癌症,或是想象了个昨天,或是想象了个今天。或是


[1988/05/06]

请查收一页的文字的附件。他们是对的。


[1990/01/18]

我已经为AAF-C起草了新的手册,Vivian。你一定要照着我们二十年前建造这个设施的时候那个手册去做。你不想让我刚刚想的事情重演的。


[1991/09/12]

我知道你不是Vivian。

附录5520-2,事件摘要:1996年2月9日,V. Lesley Scout博士试图颁布“日落”协议并处决SCP-5520。根据O5指示安装的安保措施阻止了这一行为,Scout博士被传唤至至Site-01以进行直接询问。以下为其与O5-8的部分采访记录。

[1996/02/09]

Scout.jpg

V. Lesley Scout博士,1996。

O5-8:请让我弄清楚你为什么这么做。

Scout博士:他把自己的生命都交给了我们,全部,从头到尾。为了做好工作。我欠他这个……恩惠。

O5-8:你所说的恩惠,我可以称之为处决。他的生命还没有结束。

Scout博士:恕我直言,长官,您的意思是还没有他结束生命。我们不是在说某人被遗弃的祖父,某个只是需要他的亲人来看望他来让他的一天充满欢乐的人。我们不是在说某个有着认知障碍的只是需要耐心和感情来过完有意义的生活的人。

我们在说的是某个已经完全孤独已经失去理智三十年的人。Wynn Rydderech的大部分都已经不在了,而他的剩下的部分正在大声呼救,而我们却没有去听。

我请求过您,一次又一次,让我把他带回来这里。让我看看我们能不能帮到他。但您拒绝了我,一次又一次,而我终于意识到您永远都不会让他好起来的。如果可以的话,您会让他永远病下去,然后您就可以从他的病中获益了。

我们是在通过异常手段去延续一个谎言,因为这对我们来说很方便,这不是我,或是他,签约工作的基金会。或是建立,只要您喜欢的话。

O5-8:你是一个谈论异常延续的人。你现在多少岁了,Baggins先生?一百一十一,对吧?

Scout博士:我还是我自己。Wynn不是了。而他在这件事上给我留下了明确的知识。他信任我。作为他的朋友,也作为他的伙伴。

O5-8:我可以访问信网的源。我已经看到Rydderech在说什么了。就在上周他就要你去“探访一下Ashley。”那听起来不像是一个要脱离社会的人。

Scout博士:您知道Ashley是谁吗,长官?

O5-8:不,而且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关系。这是他的女儿?他的猫?

Scout博士:他的兄弟,长官。他死掉了的兄弟,在1918年伦敦大停电的时候被一辆公交车撞了。

录音寂静。

Scout博士:他在受苦。而我们也在让他受苦,就因为他对我们有用。你知道他想要什么。要是您看过源的话,您可以看到他在乞求。但您不在意。这不是他的问题,这是您的问题。

录音寂静。

Scout博士:您想听到Wynn,真正的Wynn,是怎么想的吗?

Scout博士从他的西装中掏出一张叠好的黄色的文件。

Scout博士:让我给您读读这个。

O5-8:这是什么?

Scout博士:这是他写的一封信。他让我在如果他……妥协了之后打开它。他在我们最后一次到达顶层的时候把它交给我,也就是站点正式成立那天。1965年4月1日。

我在三十年前打开了它。

O5-8:很好。上面写了什么?

Scout博士:上面写了,

“Vivian,

我很高兴上一次能够看见这个湖并与你分享这一刻。作为我自己。在……"

Scout博士停顿。

Scout博士:“在这要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发生之前。我知道这对你来说很难理解,但我必须要离开。我对你,对站点,可能对我自己都是个危险。我试着隐藏他,我试着控制它,但我快控制不住了。我消失一段时间对大家都好。

希望,我还会回来。

但如果我回不来,我需要你帮我了解一些事情。我需要你了解我是谁,是什么。这样你也会明白你在那里的黑暗中看到的,或者听到的是不是我。这样你就会像从前一样,做你该做的事。就像我们曾经一起做的那样。

你还记得我们在卡迪夫说的那些吗?我知道你已经转向魔法词句以及发霉、死气沉沉的过时玩意了,但我相信你没有忘记。这些词句里也是有魔法的:“我们是化学,我们也是电。”

仅此而已,没有别的了。你和我是我们的电化学反应的总和。电是我们有意识的自我的火种,而化学则是我们心脏的跳动。

我们脑海中的那些潮湿、迸着火花的电脑是现存最强大的思维与感知机器,比我们能够设计的任何东西都要复杂。比任何桥梁、任何飞机、任何方程式的故障点多要更多。它们最终总会出故障,而我们也一样。这种瞬息万变是魔法的一部分。火种熄灭了,心脏停止了跳动。

有时候火种先熄灭,而我们就会迷失自我。我们会变得不是自己。

语言是有力量的,Vivian,但化学就是力量。要是你改变了化学,你就改变了你自己。

而且并不需要太多。

你非常忠实的,

——Wynn。”

录音寂静。

O5-8:就这么多了吗,Scout博士?

Scout博士:是的,长官。

O5-8:我们会好好考虑的。

Scout博士:……谢谢您,长官。

鉴定与技术加密部门在O5的指导下继续与SCP-5520定期通信,Scout博士于1996年4月1日从SCP基金会辞职。

同事们,

根据你们1915年4月1日的聘取通知,我必须恭敬地、追溯地,谢绝。你们不是我想象中的那些人,而我,可能,也不再是我想象中的那个人。

你们可以保守你们的秘密,你们也可以从中获益。两者不可兼得。若是你们继续从我们的朋友的疯狂中获益,你们很快就会发现再也无法隐藏他。真相会大白于天下。

我还想再去看看那个湖。

——Site-43主管V. Lesley Scout

他退居到Nexus-94范围内的大本德镇,一年后因年老体衰而去世。同日收到了SCP-5520发来的以下消息。

[1997/04/01]

Vivian,

太阳为你而落,却从不为我而落。

我期待着见到你,昨天。

而今天,工作还要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