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50
169px-Hari_Singh_Nalwa_british_museum.jpg

SCP-5550-1的推测身份

项目编号:SCP-5550

项目等级:Keter [原为Thaumiel]

威胁等级:4 [原为 3]


特殊收容措施:在12/11/2020事件之后,不应干扰SCP-5550和Site-28。如果发生涉及SCP-5550和站点的事故,工作人员将尝试收集SCP-5550,并将其送回收容间。当地的战术防御部队将继续尝试找到一条不会被SCP-5550-1发觉的进入Site-28的途径。

描述:SCP-5550是Hari Singh Nalwa,现为PoI-1342的三盒骨灰。SCP-5550被放置在一个可以追溯到19世纪旁遮普地区的火葬瓮中。每晚,一个由骨灰组成的二级灵体,编号为SCP-5550-1,会显现在存放SCP-5550的容器旁。SCP-5550-1自称是PoI-1342,但是由于SCP-5550-1的当前状态,基金会无法证实该声明。SCP-5550-1表现出高度的智慧,经常尝试与人员友好交谈。

当将SCP-5550放置在任何人造结构的最高点时,SCP-5550-1的效果将会被激活。任何被SCP-5550-1认为对该建筑结构内的任何居住者“怀有敌意”的实体都将遭受急性和突发恐惧症的影响。虽然恐惧症的类型因人而异,但SCP-5550-1引发的恐惧症的最终效果是阻止任何受影响的人进入受保护的建筑物200米以内。

发现记录:在巴基斯坦-阿富汗的开伯尔山口地区,一处混沌分裂者的防御工事遭到午间突袭,随后SCP-5550被发现。由于SCP-5550-1的能力,之前在夜间的突袭都失败了。占领该地区后,发现SCP-5550吊在废弃建筑的外墙上。其被回收进行观察,这时SCP-5550-1的异常效应被发现。

以下附上一份初始测试记录。

采访者:Trevor Mago博士

受访者:SCP-5550-1


<记录开始>

[Mago携带小公文包进入收容间。]

MAGO:你好,SCP-5550-1。

[SCP-5550-1微微一笑。]

5550-1:你好,陌生人。

MAGO:你好。我是Trevor Condon Mago博士,叫我Mago博士就行。

5550-1:好吧。你似乎很随和。虽然我必须提醒你,请注意我的话中的“似乎”。我这人有点儿谨慎。之前那些穿着黑色盔甲的人也很善良,就像你一样。至少一开始是这样。

MAGO:讲讲那些事吧,5550。

5550-1:你看,Mago博士,就像玛雅1的世俗欲望一样,这些虚伪的战士用甜言蜜语引诱我。声称在这种情况下我会受到尊重的。然而,这是一个可怕的谎言。[SCP-5550愁眉苦脸。]

MAGO:[叹气]我听说我们的人试图重建你被发现的那栋建筑周围的区域,至少···可以说是很多次了。

5550-1:正是我的意思。我向你保证,我对我自己和我的家乡的成功感到非常骄傲。我们非常擅长我们所做的事情;也就是保护无辜者不受压迫,并且只有无辜者。

MAGO:我明白了。我想,在我们的突袭行动中,你并没有被利用。他们足以潜入到你的旧基地。

5550-1:我从没说过你们无辜的。

[Mago皱起眉头。]

MAGO:嗯。

5550-1:我被用来驱逐平民。无辜的人。只是因为我被告知他们怀有敌意。我躺在战士们站岗的小塔顶上。夜幕降临时,我能听到它。我能看见它。看到他们所有人。看到它。当我伤害孩子们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的哭声,让他们做了可怕的噩梦。至于那些老兵,当我听到他们为炸弹落下而哭泣时。我伤害了他们所有人。

[大约一分钟的沉默。]

5550-1:这样……很痛苦。我不喜欢为那些人而活。

[Mago点点头。检索PoI-1342的图像后,他将其显示给SCP-5550-1。]

5550-1:我想那是…我吗?

MAGO:的确如此。你,以及你的记忆,对你的信仰来说是最重要的。

5550-1:记忆?

MAGO:啊。看。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

[22秒的沉默,夹杂着Mago博士偶尔的开口和随之而来的停顿。]

MAGO:你,嗯,你死了。已经有200年了。

<记录结束>


笔记:SCP-5550-1不允许知晓蓝星行动的存在2、印巴分治3、或者任何其他对印度和散居的锡克教徒产生负面影响的事件,以及任何当前的新闻媒体。

采访者:Dr. Trevor Mago

受访者:SCP-5550-1

前言:在采访之前,SCP-5550-1被目击到其显形的那段时间里在其收容区域周围表现得情绪低落。


<记录开始>

[Mago携带小公文包进入收容室。]

MAGO:你好,SCP-5550-1。

5550-1:你好,陌生人。有一段时间没见了。

MAGO:是的。

5550-1:我为我幼稚的行为道歉——我想你们都关心我。

MAGO:嗯,不是全部。有些人比其他人更自私。

[SCP-5550-1皱眉。]

5550-1:我明白了。

MAGO:我可以向你证实,至少是。

5550-1:与绝大多数人相比,一个人算什么?

MAGO:比以前多一个,5550-1。

5550-1:有道理。

MAGO:我猜你有点…困惑?

5550-1:的确如此。你很敏感。[SCP-5550-1翻了翻眼。]

MAGO:请允许我简要地解释一下我是谁,以及我们——我的组织——是什么。

5550-1:请吧。

MAGO:我是一名博士,受雇于SCP基金会,这是一个国际性非政府组织,致力于收容那些违反科学规律的东西,以及那些通常被认为是“正常”的东西。

5550-1:诸如···[SCP-5550-1指向自己。]我吗?

MAGO:嗯,是的,你就是我们要收容的那种人。我们与世界各地的政府合作,但我们与任何一个政府都没有关系。我们对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没有义务。

5550-1:我认为这样一个组织会在与一个国家联合的压力下崩溃。你们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团体,如果你们坚持做这些你声称的事情。

MAGO:幸运的是,现在的世界非常和平。没有人在为我们的忠诚而战斗,没有人试图把我们引向有利于任何国家的方向。我们唯一的目标是保护人类不受这些危险的事物的伤害。

5550-1:你说世界是和平的。现在我的人民在世界上的状态如何?我最后一次记得他们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始穿着奇怪的红色制服,上面系着白色的带子4。我有很长时间没见到他们了。我担心可能发生了什么事。

MAGO:这些制服在平民中很常见,但是你们的人民是安全的。你不在的时候,他们的帝国兴旺发达了。

5550-1:所以他们是安全的。嗯。[SCP-5550-1向后靠了靠。]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让我给你讲个故事。

MAGO:这就不必—

5550-1:这不是一个请求。

[SCP-5550-1清了清嗓子。]

5550-1:我的最后一段记忆是在一个熟悉的地方,我在贾姆鲁德。我正站在同名堡垒的城垛上。这里有许多人,我们的人,他们的人。两军相接如洪流激撞,五分之一的战场被赤红浸透,血流成河,尸积如山,喊杀声震如雷霆。我向战场望去,感觉到了一些东西。我的士兵们干得很漂亮,但都在撤退。我看了看,又感觉到了什么。一颗子弹,它已经击中了我。我被带进医院,但坚持要回来。

MAGO:那你回去了吗?

5550-1:当然。我所听到的只有尖叫声、呐喊声、哭叫声和笑声,还有令人恶心的刀剑劈砍和挥舞的声音,那是多么可怕的不和谐的声音。我拿着武器,要求带我回到顶端,然后我上去了,再望一眼,战场瞬间沉静。那些人,茫然站立,呆若木鸡。看到了,他们开始溃逃。这些爬出地狱的恶魔,屠杀无辜的混账,转身就跑。那是令人高兴的景象。我闭上眼睛,撒开手(中的武器)。

[研究员Mago似乎有点担心。]

MAGO:我明白了。真是令人高兴的景象。

5550-1:你已经确认过了我们赢得了这场战斗,而且在未来还会赢得更多。我们的Kesari5在风中勇敢地翻腾着,我们的Nagaras6被用力敲击着,因为我们知道锡克教帝国依然强大。

[SCP-5550-1拍了一下胸脯,脸上露出骄傲的微笑。]

MAGO: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说一些与我之前所说的有关的事情。

5550-1:好的,说吧。

MAGO:早些时候,我提到我们组织中有很多人并不关心你。这并不是因为他们不关心你,而是因为他们非常专注于收容和控制其他更加危险和致命的异常。

5550-1:他们一心想着保护别人的安全……他们能保护自己的安全吗?

MAGO:这就说来话长了。

<记录结束>

事件5550-1
2/3/2020,一小队混沌分裂者试图在一次夜间突袭中攻破Site-28。部署SCP-5550来阻止袭击。


<开始记录>

SCP-5550-1在Site-28的屋顶上,坐在一个角落里。几名混沌分裂者特工聚集在SCP-5550影响范围之外的一辆车周围。

5550-1:嗯。他们还没有靠近。也许他们知道我是谁……

混沌分裂者特工处发出一道闪光,一枚火箭弹击中了SCP-5550-1旁的房顶。SCP-5550-1从屋顶边缘撤退,但SCP-5550-1并没有因此受到伤害。

5550-1:那是什么?

第二辆车在远处迅速靠近。它进入SCP-5550的范围,并立即尝试调转方向。车辆快速转弯,可以看到几名特工从车上出来,倒退着向其他特工走去,同时盯着Site-28。

5550-1:什-什么?不,这不可能。他们为什么会害怕呢?

SCP-5550-1移动到屋顶外部,专注地观察印在上面的基金会标志。他转过身,凝视着远处的特工,他们每个人都在启动紧急瞬间移动符文。一些人抽搐地倒在地上,尖叫和哭泣,试图激活他们的符文。

5550-1:[大喊]你为什么害怕他们?

无名特工:[大喊]看看你自己!

剩下的特工在基金会战斗人员到达之前完成传送。SCP-5550-1没有从屋顶边缘移动,直到消失。

<记录结束>




使用SCP-5550进行测试,以确定其作为可能的安全设施的价值。所有试验都是在基金会的设施内进行的。
具有敌意的实体 实体意图 实体行为 结果
基金会警犬队 指示攻击Bangot特工 当看到Bangot特工在SCP-5550-1旁边时,试图冲向Bangot特工 暴露于SCP-5550-1环境下,受到相同的影响。其影响已证实不局限于人类。
Glaros特工 巡视并检查特工Bangot是否在建筑内 挥舞着他的枪并从很远的地方指向Bangot特工 标准效果,尽管强度比其他报告的试验有所降低。“敌对”实体的意图似乎比行动更重要。
Glaros特工 在近距离战斗范围内突袭Bangot特工特工一次 以随意的速度行走 标准效果。“敌意”行动似乎没有表现出触发SCP-5550-1的效果。
Bangot特工 在Site-28的边界外射杀一只猫头鹰。 坐下来。 无影响。非居住者必须对居住者采取“敌对”行动。
Bangot特工 站在Site-28的边界外,砍倒Site-28内部的一棵树。 用一把小而钝的锯子走向Site-28。 标准效果。“敌对”的范围似乎扩展到了针对非智慧实体的意图。
Bangot特工 用头撞墙。 用头再次撞墙。 标准效果。该测试的性质表明SCP-5550-1的效果具有自动特性,可以扩展到自毁行为。

以下是袭击记录的节略日志。

日期 袭击记录 记录和结果
10/13/2020 混沌分裂者 击退后,SCP-5550-1表现出了痛苦,以及对基金会标志的轻微反感。
10/30/2020 蛇之手 尽管SCP-5550-1的影响范围缩小到190米,但还是被击退了。
11/10/2020 全球超自然联盟特工 需要现场安保人员的介入来击退攻击,因为尽管受到SCP-5550的恐吓影响,特工仍能继续接近Site-28。
12/02/2020 蛇之手 SCP-5550对没有携带实体武器的攻击者没有影响,要求现场工作人员参战。SCP-5550-1在12/10/2020之前没有再与任何基金会人员接触。



采访者:Mago研究员

受访者:SCP-5550-1


<开始记录>

5550-1:我相信我已经讨论过我对整个计划的怀疑。

MAGO:是的,但-

5550-1:如果我必须诚实,我的好朋友,我很矛盾。

MAGO:为什么?

5550-1:我知道我做了什么。我一生都在为正义而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不知道那些人是谁——他们做了什么,他们是否有家庭,他们的内心是否真的存在着邪恶。

MAGO:这是为了更大的利益。你所做的工作是让数百人远离危险,让本应在这里工作的人到更需要人力的地方去。

5550-1:每个人都这么说,是的。然而,我不禁觉得我在这里做的事情弊大于利。我过去常常为正义而战。当我看到一大群人在奔跑时,我感觉很正确。但不是现在。绝对不是。

MAGO:等一下-

[SCP-5550-1向Mago举起手。]

5550-1:让我说完。为什么我到处都能看到你们的标志?圆圈,箭头,是每个人心中的恐惧。甚至那些我声称要保护的人也害怕自己。他们都能看到,而且他们不会停止看到这种恐惧。就是这样。

MAGO:我-

[SCP-5550-1看着Mago,他又一次举起了手。]

5550-1:没有做什么。我所做的只是加剧了这个问题。这对我来说很难控制,这导致了一些负面影响,这点我知道。我在几个过路人的脑海中看到了我自己。我好像死了似的。

MAGO:我不同意,但-

5550-1:如果我有个地方让自己冷静下来,也许会更好。

MAGO:我明白了。

[SCP-5550-1的语气变得稍加柔和,但仍带着强硬。]

5550-1:Mago,我跟你说过我的家乡吗?

MAGO:很多次,SCP-5550-1。

5550-1:在旁遮普,我们曾经有几棵榕树和芒果树。我常常坐在它们的阴凉处照顾它们。然而,我几乎看不到那么多的树。也许我应该种一些。

<记录结束>

事件5550-2
在12/11/2020晚上,SCP-5550的效应自发地开始影响Site-28的每一个员工,除了研究员Mago。这是SCP-5550和Mago研究员的第22次会谈。

<开始记录>

所有现场工作人员都试图尽快逃离Site-28,几名研究人员昏迷不醒地躺在中央楼梯井的底部。现场警卫丢弃的武器和装备散落在设备储物柜周围,所有收容间均处于紧急隔离状态。SCP-5550-1显示在Site-28安保中心内,缓慢踱步。研究员Mago走进来,当他接近SCP-5550-1时,差点被一把椅子绊倒。

MAGO:Nalwa,你在做什么?除了我,所有的人都被吓得跑出了大楼,而且没有即将发生的袭击。你发现某个地方藏着一枚炸弹吗,那里可能会有袭击吗?

5550-1:Mago,朋友,没有危险。我只是需要时间去思考。

MAGO:我们可以带你去屋顶,给你一些时间——

5550-1:不,那样不行。我需要独处的时间来考虑我的想法。

MAGO:但是为什么要来安保中心呢?

5550-1:这个地方真迷人。你可以从这里看到很多东西,包括你称之为站点的内部和外部。

MAGO:嗯,是的,我们需要知道发生了什么,以确保每个人,包括你在内,都是安全的。

5550-1:Mago,我已经看到我的人民发生了什么。

Mago睁大了眼睛,向安保中心的出口后退了一步。

5550-1:我知道你不仅努力对我隐瞒了这些信息,而且还让我觉得他们过得比实际情况更好。我想这是为了让我自满并愿意为你们的组织工作,不是吗?

MAGO:哦,操,好吧!上帝,我不那样对你撒谎,但那是命令。我想从一开始就告诉你真相,因为我知道对你撒谎是不对的。

5550-1:但是你做了!你被要求去做某件事,但你没有去做正确的事,而是按要求去做。

MAGO:我尽我所能去战斗!我反对利用你为自己辩护。我为你守望,不是因为我被迫,而是因为我有这个能力。我从一开始就站在你这一边,我从一开始就想帮助你。

5550-1:不,不,不。这只是一个诡计,一个让我再次为你们工作的诡计,我比以前更加确定这一点。

MAGO:不,根本不是这样的。我是站在你一边的,Nalwa,我想帮助你!

5550-1:如果你想,你就会无视你的命令!

MAGO:为了基金会我别无选择!

5550-1:那你就是在进一步证明你不在乎。

MAGO:Nalwa,听我说。你已经切断了这个站点的通讯。我们不可能联系到上级。除了帮助你之外,我没有理由来这里。

SCP-5550-1慢慢靠近Mago,看起来和他周围的环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Mago对SCP-5550-1的步步紧逼表现出畏缩。

5550-1:你撒谎。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一个更大的目的——为了伤害我!你不站在我这一边,你在这件事上对我撒了谎,然后你在其他事情上都撒了谎!我只不过是一件武器。所有人都在端详着我。他们永远不会停止这样做。

Mago开始逃离SCP-5550-1,向最近的出口冲刺。

5550-1:我被告知我是在保护无辜的人。我会保护无辜者。但你不在其中。

Mago跑出维修出口,在穿过门的时候绊倒了。他继续从Site-28跑开,偶尔回头看看站点。

<记录结束>

基金会有大约57次试图重新夺回站点,其中28次都失败了。由于执行这些行动的成本极高,这些行动已暂时中止。

笔记:SCP-5550-1接管Site-28后3周,强烈的风暴导致SCP-5550-1 2天没有出现。原本负责保卫Site-28的当地战术防御部队在此期间试图占领Site-28,但在头两天行动因天气条件而无法进行,并在第三天早晨被一个较小的SCP-5550-1实体显形强行阻止。SCP-5550-1所有之后的的显形都是以这个新尺寸出现。

世界范围内关于森林中的鬼魂引起伐木工幻觉的报道正在调查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