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595
2/55952/5595
机密
classified-lv2.svg
项目编号: SCP-5595
Safe

gumball.png

SCP-5595

特殊收容措施:SCP-5595将被收容于Site-322自助餐厅内,允许其在其中自由游荡。鼓励与SCP-5595展开带有尊重的交流,人员也可在征得SCP-5595允许后向其购买口香糖球。SCP-5595可提出关于员工进餐食品的问题;这被视为对其职责可接受的扩展。

若SCP-5595试图离开自助餐厅,将把它送回到Safe级收容间内。


描述:SCP-5595是一台没有标签的球形口香糖售货机,有钢制机身和玻璃罩,被其用作视觉及听觉器官。其金属盖和钥匙孔已被封堵,取下封盖的工作仍在继续;当前所有解锁尝试均未成功。

SCP-5595具备智能,且能通过在其主机体内的隐藏播音系统说话,但其声音高度变调,有时难以分辨。SCP-5595可以通过装在其立柜腿部的轮子来移动。这些腿使其可以短距离跳跃,由此可以上下楼梯。SCP-5595易于失去平衡倾倒,时常需要人员协助。

SCP-5595被发现于Site-332的一楼大厅中,当时站点主管Paul Lague离开休假,其自称为“替补站点主管”。执行寻获协议;SCP-5595随后被抓捕,安置于Safe级收容间内。发现一张纸质笔记卡被粘贴在SCP-5595的玻璃罩上,其上写有“听说你们需要个替补队员:) ——快乐伙计指挥”


附录一——主要采访


下列采访在最初寻获后对SCP-5595进行。


日期:03/24/2017
采访者:Dr. Anthony Croix
对象:SCP-5595


«开始记录»

(SCP-5595正对门站立,从窗户向外打望。Dr. Croix敲门。)

Dr. Croix:后退下,谢谢。

(无回复或移动。Croix再次敲门。)

Dr. Croix:我们快速聊一下。把所有问题弄清楚,好吧?

(嘎吱声传来,对方向采访桌移动。Dr. Croix进入。)

(他坐下。SCP-5595站在桌子的另一头。)

Dr. Croix:我们大概也用不上另一把椅子。

SCP-5595:是。

Dr. Croix:我们先从名字开始说?我是Dr. Anthony Croix。你希望怎么称呼?

SCP-5595:我是站点主管GEOFFREY QUINCY HARRISON三世。

Dr. Croix:(停顿)好。所以,我们就从最明显的问题开说。

(SCP-5595前后移动,似乎是在点头。)

Dr. Croix:我们已经有一位站点主管了,Dr——

SCP-5595:是的正是GEOFFREY QUINCY HARRISON三世博士。

Dr. Croix:不。是Paul Lague博士。

SCP-5595:我听说过这个PAUL LAGUE。他不是离职了吗?

Dr. Croix:是,Lague主管现在在短期休假,不过这不是说—

SCP-5595:是的,那么当前这里没有站点主管。让我(三秒噪音)站点主管GEOFFREY QUINCY HARRISON三世。

Dr. Croix:我恐怕并非如此。

SCP-5595:你要看着我的脸告诉我我不是站点主管的料?

Dr. Croix:(停顿)我可没这么说。我们确实有一位站点主管了。

SCP-5595:但人不在。是的。已经决定好了。回去工作,博士,我还有站点要主管。

Dr. Croix:恐怕不是这么回事,以及我们还没说完。我们要知道这个“快乐伙计指挥”是什么。

(SCP-5595转轮靠近Dr. Croix,开始推挤他的椅子。)

SCP-5595:这故事下次再说。是时候控制收容和保护了。(Croix起身。SCP-5595不再推挤椅子。)就要这股劲。

Dr. Croix:(对控制处低语。)实体具好战性,可能需要守卫来带走我。

SCP-5595:你好是的控制,(五秒噪点)请带我去我的办公室。DR. CROIX正在策划哗变。

Dr. Croix:(对控制处低语。)无视它。派守卫来。老实说它跑不远,但要是Lague听说他不在的时候我们搞出了突破事件,他肯定会发毛的。

«记录结束»

SCP-5595继续对门而立,并将其玻璃罩部分顶在窗户上,似乎是在看向外侧。第二天,它开始将自己反复撞到门上,持续29小时,而后又持续23小时发出噪点声。Dir. Lague在此事件期间返回,尝试再次采访。


日期:03/27/2017
采访者:站点主管Paul Lague
对象:SCP-5595


«开始记录»

(可听到有节奏的金属敲打声与噪点声相重叠。Lague靠近门边,行为停止。)

Dir. Lague:你好?

SCP-5595:啊,你回来了。入内。

(Lague进门。)

Dir. Lague:我听说了你的事。

SCP-5595:是,我是站点主管GEOFFREY QUINCY HARRISON三世,来顶替你。不幸的是,由于叛徒把我锁在这个监牢里,我无法控制收容和保护。

Dir. Lague:明白。我回来的时候看过抄录了,看来你让Dr. Croix被好好训了一遍。

SCP-5595:DR. CROIX是肮脏的阴谋者。我抵达不到五分钟就遭到袭击。(噪点)你这到底运作了一个怎样的地方?

Dir. Lague:喘口气,没必要这么激动。(停顿)让我打断下,这有些事我得先做了解。“快乐伙计指挥”是谁?

SCP-5595:(蜂鸣声,而后是十二秒的噪点声,而后沉默。)

Dir. Lague:重复一遍,谢谢。

SCP-5595:抱歉。喉咙有青蛙。HPC的存在是为让你获得更好、更便利,更多乐趣。(32秒噪点)

Dir. Lague:(嘀咕)以爱上帝之名。(SCP-5595的噪点声)好,下个问题:你知道基金会的口号,还有我们的职位体系。还有别的吗?

SCP-5595:你是什么意思?

Dir. Lague:我想快乐伙计指挥有告诉过你更多的信息。你知道些什么?

SCP-5595:就这些了。我以为我抵达后会有汇报给我的。

Dir. Lague:我并不太相信。

SCP-5595:你是说我撒谎吗?

Dir. Lague:黑月是否嚎叫?

SCP-5595:月亮是白的,蠢货。

Dir. Lague:不抱什么希望。(停顿)我们继续。你爆发到一半的时候我走了进来,这已经持续了三天—

SCP-5595:是。我被错误拘禁了。

Dir. Lague:嗯哼。总之,当我离开这座牢房,你会再开始这么弄吗?

SCP-5595:极有可能。

Dir. Lague:而我推测你不会对此厌倦。

SCP-5595:说的很对。

Dir. Lague:明白了。作为前站点主管,你应该知道诸如你这样的噪音干扰帮不了任何人。

SCP-5595:错误拘禁同样如此,这让我无法完成我的职责。

Dir. Lague:嗯,所以,我的问题来了:我们这已经有超过十五人投诉你造成的喧闹,我不能让这继续下去……而我对怎么处理你茫然无措。

SCP-5595:看这里牛仔哥,我是个值得拥有的好资产。你很走运HPC派来的是我而不是他们那里的其他笨瓜。

Dir. Lague:我要怎么相信你?我怎么知道你才是最好的?

SCP-5595:我把你们的利益放心头。让我给你看看我能做什么。

Dir. Lague:据我在录像中所看到的,你对任何人都不是威胁。

SCP-5595:还不是。

Dir. Lague:呃……要不你调查一下4层的餐厅如何。我听说那边有点不对。

(沉默。)

SCP-5595:听着像放狗屁。

Dir. Lague:我只有这些给你了。如果不,我们总可以把你丢进衬垫隔音的房间。我只需要签几份文件就完事。

SCP-5596:我不会喜欢。

Dir. Lague:想也是。现在,何不让我们一起来,我省去一些麻烦,我的员工少些头痛,而你少些孤独?

SCP-5595:我对此会表示赞同。

«记录结束»


附录二——更多事故


SCP-5595的调查在3/30/2017开始。监控记录显示该实体在午餐休息期间采访人员,整体上使餐厅多出了一个友好、虽然略有烦扰的添置。

只记录到SCP-5595做出过一次敌对事件;一名研究员试图在未得许可之下购买一颗口香糖。SCP-5595推挤该研究员作为回击,同时要求他“先[给它]买杯饮料来,”而后离开。

SCP-5595在调查的头八个月里只得出一个发现。它在静止状态下要求会见Lague主管。在得到许可后揭露称厨房人员把土豆泥换成了花菜泥,试图“给员工下毒”。Lague主管就提供关键信息对SCP-5595进行了感谢。1,而后允许它继续返回餐厅调查食物。

不允许人员告知SCP-5595近期执行的餐食项目。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