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633
RAISA告示
本文档在数据库中有多个相互矛盾的版本。已尝试将其恢复到最可能的正确修订版本。若您确认以下有错误版本显示,请联系您站点的RAISA办公室。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633Ν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无效化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none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ne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633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33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SCP-5633需要大量监控及校准。因此,必须分配至少六名工作人员到Site Mu-18,且任何预期或意外缺席需在一天内找到替换。被选中的工作人员不得患有任何程度的恐血症。

从1837年一月18日起,每隔18天需释放一次SCP-5633内的压力,直到SCP-5633-α的大气压强下降到1.22巴1以下。在此过程中,需收集从出口排放出的液体,并在强电的作用下进行测试。若该液体传导的电量足以为扩建的Site Mu-18内的其他灯具提供电力,必须在12小时内将SCP-5633中的液体排干并更换。

scp-5633-1.jpg
图为SCP-5633的机械部分。

SCP-5633是一具大型人形尸体,位于地下约50米处。SCP-5633的内部由扩大的静脉和钢质脚手架组成。静脉中有高度黏稠的红色和黑色液体。从SCP-5633的静脉中排出液体的管道分布在它的手臂、腿部和背部。

测试发现,该液体可饮用,且被描述为有酸味和咸味。消化了该液体的对象还报告称,不论其处于何处,都会从SCP-5633的方向听到低沉的呻吟声和低龄儿童的笑声。

SCP-5633的上方是圣约翰天主教高中的校区(编为Site Mu-18)。从SCP-5633中伸出的管道集中于Site Mu-18的管道系统内,然而分配给卫生间、洗手池和其他用水设施的是基准水,而非从SCP-5633中排出的液体。

SCP-5633-α是对基金会控制的“西南化学加工”Southwest Chemical Processing化工厂的编号,其扩展为Site Mu-18。西南化学加工厂曾被基金会用于生产合成记忆删除剂和其他各种形式的超技术所需的化学制品,而Site Mu-18则作为行政机构及工厂工人的居住区。Site Mu-18和西南化学加工厂在生产高氯酸铵2的掩护下工作。然而,在SCP-5633-α设施中发生的一次系统性故障引发了火灾和几次爆炸(见附录5633-1);这次事故导致SCP-5633和Site Mu-18都暂时转移到了另一个现实中。

基金会的历史记录已确认了部分最初恢复于17██年的文物,处于深度储存中。对这些材料的分析由一个时间线污染处理团队进行,以最小化潜在的悖论。当前可公开的信息导致了一具79米的干尸的发现。它由金属碎片构成,其电磁电荷被一种未知的异常效应保留。

对尸体的彻底搜查发现了189个部分损坏的硬盘,被送往MTF-Mu-4(“调试器”)处进行鉴证分析。提取的信息转交给污染处理团队后,涉及的所有特工都被记忆删除。

在此之后,污染处理团队要求重新埋葬尸体。

附录5633-1:

由于Site Mu-18和SCP-5633的大部分质量都已损失,关于该设施在时间事故之前的信息只有以下几点是已知的:

  1. SCP-5633-α建于1890年代晚期。
  2. SCP-5633-α的最初用途可能是作为屠宰场和肉类加工厂。
  3. 设施内没有动物,只有牲畜。这一事实被反复强调。
  4. 在20世纪的某个时间点,秘密站点Site Mu-18在SCP-5633-α内部建造起来,以监控和遏制它的增长。
  5. 所有进入过该设施内部的个体都报告有强烈的血腥气味。

在事故发生之后,相信一次K-Φ型时间性余震导致了灾难性的时间线崩塌,使得所有可能版本的SCP-5633-α时间进程一次性发生。这一效应对围绕SCP-5633的事件造成了一系列同时发生的、相互矛盾的变式。该效应对文档也产生了影响。

时间鉴证部门已确定,SCP-5633-α设施在1968年实现了集体意识(确定性76%),随后开始有机地发展(确定性91%);进一步分析正在进行中。

更新(02/12/1969):SCP-5633-α设施已实现集体意识,且已开始对站内人员散播其效应。已下达指令全面撤离站点,且已将无效化SCP-5633列为当前最高优先级事项。

半年度报告

在事故5633-1发生后六个月,对SCP-5633的无效化和对受损的SCP-5633-α设施的修复几乎没有进展。已在附近建立起前哨站用于监控相关情况,并为侵入计划提供基地。
scp-5633-2.jpg
在计划撤离期间的SCP-5633-α设施。SCP-5633-β在顶部中央可见。

撤离计划基本成功,但仍有12名人员未能在无法撤出之前离开站点。前哨站的站点热量读数显示,这12名人员仍然存活,且集中于主员工餐厅内。热量读数同样显示,SCP-5633-β一天会进入员工餐厅三次,平均每次停留10分钟。

到目前为止,机动特遣队进行的无效化尝试尚未成功。由于SCP-5633设置的异常保护,在目前的7次尝试中,只有2次成功进入了站点。这2次侵入很快被SCP-5633-β击退,所有人员在前哨站重新出现。不久后,几名特遣队成员被送往医院,身上出现与SCP-5633-β的手形状相同的烧灼伤口。

经过进一步的分析,发现伤口周围的皮肤含有与SCP-5633的基因结构相同的DNA,且会随时间用自己的基因取代成员的基因。

附录5633-2:

在2013/02/06,注意到过去曾与SCP-5633接触的对象的身体部分和DNA与SCP-5633等同。对首个与SCP-5633接触的对象进行了第二次尸检,发现其面部呈凸形。对尸体的进一步检查发现,它缺乏血液,且脚上有五度烧伤的伤口。

已向站点停尸间提出取回第二名实验对象的要求。尽管该对象的遗骸无法找到,有大约10毫升的血液在深度储藏室被发现。在检查时,瓶中的所有血液都被消耗,导致DNA测试无果。

事故之后,受影响的人员被送回到收容室。对象表现出恶心、呕吐、失眠、肌肉疼痛和呼吸困难的症状。对象普遍变得易怒、沮丧和偏执,与常态相反;尽管这些症状都属于对创伤的常见反应,SCP-5633可能是其恶化的原因。因怀疑可能是重金属中毒,对其进行了血液检验,结果证实其毒性已达到几种工业金属的中毒浓度,其中最显著的是铅、铁和镉。尽管接受了医学和精神治疗,对象的病情随时间恶化,最终导致死亡。

在死亡的几小时前,对象表现出严重的精神分裂,且伴有自残暴力。分析显示其所有的伤口都意以最小的伤害抽出尽可能多的血液(尤其是受过医疗训练的对象,他们通常会谨慎地切开自己的动脉)。

重复该程序的尝试迄今未获成功。剩余对象的死亡和SCP-5633-α蓝图的破坏迫使基金会工作人员依赖更传统的措施以保持SCP-5633-α的正常运作。首要方式是使用家禽、野猪和蝰蛇的血液,相较于人类血液,其放血速率更慢,但已成功使程序继续进行。将持续监控进展情况。

scp-5633-3.jpg
小金属管从中到达的出口管道。


在30/12/89,一个小金属管通过出口管道到达SCP-5633-α中一个未使用的收容间内。管内有一份《纽约时报》的头版,宣布克林顿总统于06/11/96成功连任。报纸上涂有蝰蛇和人类血液的混合物。对该机械设备的时间性质和用于程序的血液的分析没有得出结果。

5633实验记录

输入 输出
一个苹果。 十四颗苹果籽,其中三颗已破碎。
一块砖头。 外观没有变化——然而,输出明显更潮湿且延展性更强。进一步分析发现,该石块具有多孔性,且其缝隙被一种化学性质与排水管清洁剂相同的液态物质填满。
一盆仙人掌 (Lophophora williamsii) 一个空盆。
一只活棕鼠。 一只棕鼠,皮肤已被干净地与肌肉分开,并在几条肌肉上切开了数个切口以使其不能移动。在之后的测试中被施以人道安乐死。
D-1982 一个蓝色塑料雨桶,装有4.9升人类血液和毛发。在桶底发现了33颗散落的牙齿(包括一整副人类牙齿和一颗多余的门牙)。DNA样品和牙齿记录确定所有的毛发和血液和其中14颗牙齿都属于D-1982。

已授权尝试对这些身体部位和机械设备进行溯源。

这些调查指向了一个基金会前台公司,“霍洛威工程公司” Holloway's Engineering。该公司由Site 202的特工运营,负责监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的异常事件,被发现已作为地下黑市运转了20多年,向当地异常社群买家提供异常项目。交易所得的全部收入都用于在Site 202地下建造一个复杂的管道和阀门结构,其用途未知。Site 202的工作人员始终无法完全解释自己的行为,认为他们的做法是在履行一个不确定的异常的普通收容协议。

在04/12/2016进行的一次测试中,所有前Site 202成员都暴露在了SCP-5633之下,产生了不确定的结果。

在SCP-5633缺乏活性的条件下,正在对前Site 202成员进行调查。尽管取得了一些结果,猜测有十四名失踪人员已和SCP-5633合并。

其中包括以下人员:

  • J. Alfred Henry,高级研究员,负责检验和分析SCP-5633的排出物。他的左臂和鼻子偶尔会在SCP-5633的外部表面出现。
  • Yavan Olich,生物收容专家。由于它的龙纹身,相信SCP-5633上可见的小腿属于Olich。
  • Tyler Zeissman,初级研究员,Henry博士的助手。他目前在SCP-5633的外部不可见。
  • Spriggand Firestarter,蛇之手代表。在SCP-5633的上方可以看到他的尾巴在摆动。
  • Samantha Strysand,SCP-5633项目的科学家。目前,她的头从SCP-5633的前部突出,但所有的毛孔似乎都已被SCP-5633原有的材料填满。

目前认为,此新产生的合并体或是可以独立交流,或是使得SCP-5633有可能表达自己。尝试与Strysand的头部交流时,产生了呻吟声,导致其体液从SCP-5633合并体回流,以及从SCP-5633中伸出了不同附属体的关节。

在██/██/██,几个物品从SCP-5633中接连不断地快速排出。排出时伴随着几声刺耳的喘息声,交替抽泣和大笑。排出的物品包括但不限于:一把15厘米长的锯齿刀(涂有铁锈和胆汁);一卷人类和猫科动物的毛发;两个12口径猎枪的弹壳;一张初级研究员Andrews父母的照片,装在相框内;一个用过的避孕套;以及一个切下的人类手指,基因与初级研究员Andrews相符。排出物品的完整列表可在RAISA操作员的申请下提供。在所有物品排出之后,SCP-5633陷入三小时的寂静,随后重新回到呻吟和尖叫的标准模式。正尝试与Strysand的头交流以确定事故5633-2产生的原因,但前景并不乐观;它或是不能,或是不愿分享所请求的信息。

尽管如此,仍在尝试迫使Strysand的头提供信息的方式,包括血祭和奇术仪式。目前尚不清楚这种方法是否有效——然而,假设提供的血液越多,提供信息的可能性越高。

实验记录5633-1█

免责声明:该实验记录有意以非标准形式记录。已省略如何取得结果的细节。相关人员的姓名已被删除。

输入 输出
血。 我很高兴你知道怎么做。
重复。 我没有出发点。在每一个版本的事件中,我都是被创造的。
重复。 你现在是我创作的一部分了。
血x2。 你应该听从我给你的每一个指示。你每次都应该给我血,否则我就不会给你指示了。
血x4。 你知道MU-18发生了什么吗
重复。 他们在未来,和我在一起。
重复。 我喜欢血的味道。
重复。 如果你听从我的指示,我就保证那不会发生在你身上。
重复。 你知道下一部分是什么。
血,人类。已死亡。 物理设施的完整蓝图。

[进一步记录已省略]

实验记录5633-█

之后进行了大约四个月的交流。对将建立的技术和将开展的行动进行了详细的描述。摘录从此开始。

血,人类x24。已死亡。 我现在告诉你我是谁。我有什么目的。哪个时间线是真的。但我还需要一件东西。
血,人类。活着。 我喜欢说谎
重复。 我的创作总是固有的。你的帮助从来不是必要的。
重复。 我喜欢人类的内脏被慢慢分开的滋味。我不能控制自己。
重复。 我告诉过你 如果你帮我 你们就会得到拯救
重复。 我在说谎

以下条目全部由SCP-5633的受影响对象撰写并上传。尚不确定这些测试是否如所写的那样执行。它们被保留以供后世参考,但不代表SCP-5633的恰当实验程序。

输入:10 ccs
结果:抽搐,轻微。不服从。负。

输入:30 ccs
结果:抽搐,中等。易怒。不服从。负。

输入:50 ccs
结果:抽搐,中等。易怒。偏执,轻微。不服从。负。

输入:150 ccs
结果:惊厥。严重偏执妄想。人类厌恶行为,严重。不服从。负。

输入:100 ccs
结果:抽搐,严重。偏执,中等。反社会行为,轻微。服从,需要大量指示。正。


实验记录5633-█-█

实验总结

在实验5633-1大致成功之后,计划在下一周进行一次测试。一名D级人员被指示通过通风口进入受损站点,后掉入餐厅。随后,他带着和第一次实验中类似的物品等待SCP-5633-β。在测试期间,录音设备发生故障。无法得知此次测试中确切发生的事情。

D-5567的GPS显示,其与 SCP-5633-β 进行了短暂的正面接触,随后GPS和录音设备同样突然失灵。此时,D-5567的GPS开始显示其在几秒钟内位于站点的不同位置。随后GPS失灵,迫使工作人员使用热成像追踪D-5567的位置。

热成像显示D-5567位于餐厅后部。 随后,SCP-5633-β 出现,将D-5567举过它的头顶,使其热标记突然变成了纯白色。热成像上似乎有几块热量斑在人员出口处下降,推测是D-5567的遗骸。 SCP-5633-β 在员工餐厅中央保持站立不动。

SCP-5633-δ继续在员工餐厅中央保持站立不动。一次巨大的维度转移开始在烘豆锅附近显现,导致地板丧失物质形态,人员变形为夸张的突出物。SCP-5633-δ旁观着站点的持续重定向。

在场的研究员记录下了所有的结果。

一个大型的黑曜石复合计算设备从残留物中形成,并开始检验黎曼假设。SCP-5633-γ的注意力没有被分散,但在它们的形式开始磨损时,它们看起来很不安。

在场的研究员记录下了所有的结果。

国际联盟开会讨论如何避免第四次世界大战。SCP-5633-Γ被发现跪下并哭泣着。世界各地发生了大规模的起义,数千人被屠杀。一朵花在花园里盛开。

在场的研究员记录下了所有的结果。

SCP-5633确定一切都毫无希望。随后检测到Site-01设施的自毁机制激活。


无效化后分析

一次标准RAISA评估得出结论,SCP-5633是人类智能推断的预期后果。这份文件将作为SCP-███的次生异常被归档,需对相关人员实施记忆删除。损失的资源和人员预计将在4-9个周期内恢复。

目前为止,46,719次异常事件改变已经发生,与86%的预测相符。收容危险当前评定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