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667

⚠ 警告 ⚠


[SCP-5667]的文件现处于[调查模式]。以下为一份在RAISA雇员Bill Marlow失踪之后发现于Site-54混凝土墙内的文件的抄录,他的确切职位为保密信息。有关[SCP-5667]性质的进一步细节当前未知。

— Maria Jones,RAISA主管


寻求绿灯:

页面类型:SCP-5667

题材:其他(Keter)

页面布局:

特殊措施:因为SCP-5667之存在的纯粹性,确切措施无法确认。闭眼时所见色彩的知觉将在出生后失却。SCP-5667是。因此,它当前未知。其存在之空间已然封闭,人类思想之已疯存于水泥。最古老的门已闩死。

没有人记得自己的出生。

电梯简报:

<记录开始>


从电梯地板上录下的录像,角度朝向天花板。电梯门打开,Bill Marlow进入。有设备发出响声,他从身侧拿出一台平板电脑,用手指轻敲着屏幕。

MARLOW:呃。

Marlow把手从平板电脑上拿开,按下几次电梯按钮,直到电梯发出叮的声音,关上了门。

MARLOW:咕哝)按钮,可恶的按钮。

Marlow继续滚动平板电脑,同时电梯吱吱作响地开始移动。

MARLOW:SCP-5667,嗯。这会是什么鬼东西?

Marlow按了一下平板电脑,眯眼看它的屏幕,瞳孔反复移动。

MARLOW:哈。好吧,就当我上钩了。(轻笑

电梯的楼层显示屏快速地跳了一个数字,随后消失。电梯仍在移动。Marlow继续阅读。

MARLOW:这是什么鬼?

电梯天花板的一块瓷砖从上方移开,推到一边,上面一片漆黑。Marlow抬头看了一眼楼层显示屏。

MARLOW:咕哝)该死。

Marlow把手指卡在了电梯按钮上,逐渐变得越来越焦躁不安。他自言自语地咒骂着,转身四处看着电梯。首先是地板,然后是墙壁,然后是天花板。他走上前去,紧盯着天花板敞开的瓷砖。

Marlow从开口处被拉了过去。平板电脑掉在地板上。他没有机会发出声音。开口上方有一盏灯短暂地闪烁着变成了绿色。


<记录结束>

中心叙事:

<记录开始>


Marlow在黑暗中奔跑。除了他之外空无一物。他明显处于痛苦之中。他伸手去碰,但什么都没有找到。除了他之外空无一物。

MARLOW:操。我操

Marlow停下了脚步。他吸气,有什么东西帮他出了气。他咳嗽着倒在地上。

现实之审判者,真实之召唤者;以沙埋没我空间,锻造我身形:谁在那——你是谁

Marlow从地上撑起自己。

你必须独自回答那些问题,我恳求你:我不知道,我——

我也不行,我恳求你:才是那个问问题的人,我——我才是!你到底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锁闭的、融化的,翻腾的埋葬的色彩。从底部的裂缝里渗出。凝固成陌生的思绪。除记忆外一无所有。以沙埋没我空间,锻造我身形:你在说……你究竟在什么——

什么东西划过地面。Marlow转身去看,身体漫无目的地旋转。什么也没有。刮擦声更近了。

我是什么?:我不知道……我不——求你。求你了!让我出去……让我……我有丈夫。我们——我们刚领养了孩子,我们……

他拿出钱包,展开里面的东西,一幅全家福镶嵌在皮革的夹层中。

我是他们吗?:不你他妈的没有

你塑造真实,编辑它、伪造它,歪曲绝对真实的记录以进一步隐藏现实。现实屈从了你的意志。使用你的力量,以沙埋没我空间,锻造我身形:你怎么——我不管,我不在乎——不要碰他们。你想怎么我就怎么我吧……不要——你他妈别给我动他们。

呜呼,什么也无法完成,我是什么也做不到的空无:那么你……你到底想要什么‽

一个肯定的手势。对现实的认定,存在的路径,所迷失的。我是什么?:沉默,后颤抖地)我知道——我知道你到底他妈的是什么。你是一个怪物。一个冰冷的,该死的,怪物

绿灯发光。它发出攻击。Marlow上钩了。


<记录结束>

钩子:

<记录开始>


Marlow坐在一把椅子上,那是空无之海的唯一存在。他挣扎着,但不能移动。没有可见的束缚。钩子在他周身划过,绿灯在它一米之上发光。Marlow哭泣。

怪物:中心已确认,叙事已编定。特征仍抓不住。看啊,我的身体依旧遥远;借我生命。生命非我。我还不是生命。

钩子缠上了椅子腿,把它向后拉去。Marlow惊叫。

怪物:有外形而无特征,皮肤无孔、皮毛无发、咽喉无齿、眼眶无眼。我忘记;每个人忘记。我,被所有人遗忘,无人能记起;重新浇筑身形。徒有外形而无特征,我必须得到特征。

钩子划向Marlow的面前,在它停下时绿灯让他皮肤的颜色变得更加病态。Marlow眯眼。

怪物:你必须给我特征。

钩子挥起,撞翻椅子,Marlow仍然坐在上面,先前的呼吸被打乱。Marlow喘息。

怪物:一个钩子,用于捕捉、用于占有、用于引诱。怪物,怪物。这是我的全部,我还能是什么?

钩子重新把椅子摆正,震动了仍然坐在上面的Marlow。Marlow——

MARLOW:让我出去

怪物:我是否用牙啃咬?我是否闻到鼻子?我是否听见耳朵?我是否……

MARLOW:我不在乎……我他妈根本不在乎

怪物:……用眼观看?用舌品尝?用手触碰?用足行走?用脑思考?用臂击打?我是否?我是否?我是否?是否?

Marlow。Marlow。Marlow。他尖叫。

怪物:视角必须要达到,思虑也必须抛出。有物是无物之缺乏。无物缺乏。无物。我是否用牙啃咬?我是否闻到鼻子?我是否听见耳朵?我——

一遍又一遍又一遍直到太阳终于升起,苏醒。生动的记忆变得模糊,久远到无法唤起。被撕裂,无力的碎片扔在地板上。椅子嘎吱作响,椅子破裂,椅子,椅子,去椅子上Marlow。去椅子上Marlow然后想想你做了什么——这是你的结婚礼物,你不记得了吗?椅子,哦,椅子。不用客气,我知道你有多爱它——Marlow,你为什么起了他的姓?你怎么能——去椅子上Marlow。Marlow,Marlow,Marlow的尖叫嘶哑着他的喉咙,声带支离破碎,然后——

MARLOW:全部都是每。一。件。。我不在乎,让我走……让我……求你……你,你这该死的……绿……

怪物:我是。我是。我是。你是。我们是。

第二盏绿灯亮起。它们凝视着Marlow,看到了他的躯干、血液、器官、牙齿、手足、舌头,它们把这些都放进了视线里——放在了光线之下。微笑扭曲,绿灯微笑,钩子升起,Marlow升起。他的双眼从未如此睁大。钩子越升越高,一只手臂把它举得更高。一个躯干、血液、器官、牙齿、手足、舌头,都把它一起升得更高。它按在Marlow的前额上。

绿灯:现在你会记得我,现在你会记得你的出生。

钩子刺下。肉体四散,头骨绽开,混凝土碎裂,锁被毫不费力地撬开。门把手转动,颜色不再黯淡,它们现在成为了什么,它们现在生动了。哦天。哦我的天——


<记录开始>

补充说明:

描述:SCP-5667出生了,SCP-5667记得这件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