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678

2038/1/25

我们团队刚在5678项目上开展。看起来还挺大的。但也许只是因为这个数字在我们的计数系统里的表示方式对我来说看着太大了。不过,它似乎有些重要的东西。而且当然它以后还会重新编号的,所以谁知道呢。

具体来说,我们在记录19号那天Site-27的损毁情况以及相关的一切。是啊,就是那坨乱七八糟的东西。Ramsey说她这次想让我来处理文档。要是让我来猜的话,我觉得是有人要求她把五个项目都放一放,然后集中精力来做这件事,你懂她的,她不喜欢留着没做完的事情不管。Ramsey总是说“从你知道的确定的事情开始”,而我们依旧对很多事情一无所知,所以我就从对Chao的采访开始。事情就这样发生了,我也在场,而且我比大多数人都更了解Al。从此我可能会去阅览其他GOI的声明,搞清楚我们作为基金会是如何定义它的,等等等等。应该不会太难。

每日思考:
- SCP是怎样编号的?
- 5678哪里特别了?5678有什么特别的?

附录5678.1:对Al Chao的采访

受访者:PoI-2149,“Al Chao”

采访者:Martina Ramsey博士

前言:Chao在2037/1/19的Site-27事件发生后主动联系了基金会。之前与Chao有过接触的Lupe De La Cruz博士也参加了这次采访。

<开始记录>

Ramsey博士:Alison Chao小姐,感谢您——

PoI-2149:我还是喜欢“Al,”要是你不介意的话。而且不要先生、小姐……什么什么的。那些都别说……无论那叫什么。

Ramsey博士:那么很好。感谢您联系我们,Al。在我们尝试解决1月19日的事件时,您的见解无疑会被证明是有价值的。

PoI-2149:当然。尽管我不太确定我的证词到底有多大的价值,而且我当时并不在场。那么你想知道什么?

Ramsey博士:为什么您不先开始用自己的话来描述一下你所目击的事情呢?

PoI-2149:那么基本上,我当时刚刚抵达现场,在那片高原上俯瞰着你的站点。Site……二十九?

Ramsey博士:二十七。

PoI-2149:妈的,差点!无论如何,从我的优势位置这里可以看到一群人。你懂的,当然那些都是臭虫、混分、以及那些我只能假设他们是手的成员的那些人。而且当然,还有你的人在外面转来转去,他们离大楼最近。

Ramsey博士:你看到有多少个了吗?

PoI-2149:你的人?我不知道,我没数清楚人数。可能大约二十个?大约有十个看起来像研究员的家伙以及几个吓人的特工模样的。特,呃,特遣队的人。不过这些人更少了。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了。

Ramsey博士:这样就行了。请继续。

PoI-2149:嗯,事情发生的时候我就略看了一下事件经过并且判断出这不关我事。那整栋楼就直接[他用两只手做着动作,抬起手然后伸出去。]砰!爆炸了。我告诉你,在现实生活中看见爆炸?真的跟在电影里,或是在电视里,比如,流言终结者还是啥的,都不一样。它会与你同在。在这之后……我是说,我不知道,我吓坏了。我他妈以最快的速度离开了那里。可能形象差了一点。但对,那差不多就是这样。

Ramsey博士:您能告诉我这一切发生在什么时候吗?

PoI-2149:我在7:00过几分钟抵达高原,可能是7:10。所以实际上爆炸我猜应该是发生在7:15吧?可能又过了几分钟?

Ramsey博士:现在,小——Al,我们有情报说您与我们只知道称作“黑皇后”的一个组织保有联系。

PoI-2149:拜托,你知道我不会说这个的。

Ramsey博士:我们只是想知道黑皇后知不知道这件事情的发生。你一开始为什么在那里?

PoI-2149:你是在暗示我跟爆炸有关?[他看向De La Cruz博士]拜托了,Lupe,你知道我不会干这种事的。

Ramsey博士:求你了,Al,我们不相信你跟——

PoI-2149:我可能不是很赞同基金会的观点,但我不会干这种事!

Ramsey博士:行吧,Al,让我换种方式问问题:你在那里干什么?你为什么会在毁坏发生的时候正好在那里?

PoI-2149:[他环视了一下房间,叹了口气]听着,即使黑皇后存在,这我不能证实也不能否认,我也不是他们的一员。而即使我是,我也不会从他们那里得到关于那一天的消息。一群与异常有关的团体聚集在一个地方,这必然会引致任何知道该去寻找什么的人的注意。我去那里只是为了去确保一个人的安全。

Ramsey博士:……然后呢?

PoI-2149:他没在那。还不错。

Ramsey博士:好吧。在我们结束采访之前,您还能告诉我们更多关于那天的事情吗?

PoI-2149:让我想想……实际上,对了,还有一件事。我刚想起来,那还有一个人拿着个呃,一台很大的老式摄像机对着大楼。我一开始以为他们是手的人,但现在想想他们也没跟别的手的人一起来。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

Ramsey博士:我们会去调查的。感谢您今天的参与,您的见解非常宝贵。若您能想起别的什么请告诉我们。

<结束记录>

最后声明:Chao被安全释放。到目前为止,Chao未有进一步与基金会取得联系的尝试。

2038/1/26

Al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工作基础。我对Ramsey用黑皇后的事伏击他感到很不好受。Al是我们与黑皇后唯一的线人,但这他们似乎对她一无所知。对他们。那个组织。什么都行。

继续这个话题,我已被允许访问与基金会共享的GOC备忘录。希望这能弥补Al证词中的漏洞。我会将这一点添加到文章中,我也已经开始动身了。

每日思考:
- 哪一种更可信,是现场某人的目击描述,还是一个编制者与该事件毫不相关的大组织的备忘录?
- 哪一种更可信,是一个想要在某种程度上希望展示自己的亲密朋友的证词,还是一个有着非常具体的议程需要推进的组织的描述?

附录5678.2:全球超自然联盟备忘录

在38/1/19事件之后,基金会向全球超自然联盟发函询问其在事件中的参与度。联盟发回了一份部分删节的备忘录,从他们的角度记录了这一系列事件:

内部备忘录


2038年1月23日

goc_color.jpg

计划:
UTE-9372-████████ █████


该月早前的1月19日,我们参与了很多影响前基金会Site-27的事件。以下为该事件的时间线,以及我们自己所目击的事情的描述。


7:00:24 GOC队伍███████,由████████████████带队,部署于███████,据信该地区周围存在异常现象

7:09:14 GOC队伍███████抵达Site-27并与蛇之手成员产生接触

7:10:22 基金会研究人员(13人)及特工(10人)离开大楼

7:12:43 混沌分裂者特工抵达

7:13:59 GOC特工开始向正在撤离的基金会工作人员移动

7:14:07 Site-27爆炸,造成数名基金会人员伤亡。根据目击者的证词,一架安装于附近的摄像机与其同时爆炸

7:17:55 蛇之手成员取下摄像机并离开区域

7:24:42 混沌分裂者成员离开区域

7:43:16 其他站点的基金会成员抵达并清理现场,并向GOC问询方才发生的事件


突破收容的异常仍未被抓获,且仍未知部署时是否处于基金会监管之下。尽管有些说法与此相反,GOC与基金会Site-27的毁坏没有任何关系。这仅是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发生的情况。此时我们正在协助基金会弄清2038年1月19日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使一切回到正轨。


2038/1/27

太棒了!我们现在有确切的时间了。虽然有点奇怪,Al并没有提到收容突破。无论怎样,多亏了GOC的观察,我们有了一条更精确的时间线。我还在习惯跟摄像机一起工作。现在我得说一下细节。

算了吧,我才从Ramsey那里知道我们刚从蛇之手那里得到消息。她想让我马上把这个加到文件里。让我看看都拿到了些什么。

每日思考:
- 蛇没有手

附录5678.3:蛇之手的声明

38/1/27,基金会收到一份发自蛇之手的文件,声称对SCP-5678的负责。文件内容如下:

尘归护封:发自蛇之手的声明

在2038年的一月十九日发生的事件之后,文明世界一直处于震惊之中。信息已然泄露,并胆敢去启发那些希望睁开眼睛的人。

的确,在那决定性的一天,有几个我们的人在基金会的Site-27。我们原本计划去帮助释放被监禁的一些囚犯,但当我们抵达时,我们要找的人已经被释放了。

然而,我们也是在那之后才知道的。我们组织了一场越狱,在出来看看发生什么事的狱卒之间引起了骚动。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我们非常后悔。

我们本希望大楼在混乱之中被清空,但看起来还未明确,且我们大大低估了冲击区域。我们将计划的最后一部分付诸行动,捕获到了一张揭示真相之物的照片,并引致了随后的设施内爆。

我们对仓促执行这一计划以及对在随后的毁坏中失去的狱卒的性命感到遗憾。我们看着这栋大楼逐渐倒塌,并听着那些肯定是死掉了的人的尖叫声。

请放心,我们的这些人会通过适当的方式受到惩罚,并很有可能被逐出蛇之手。

2038/1/28

这就带来了新的麻烦。内爆?Al和GOC都在说这是一次爆炸。听起来他们好像都在为自己一无所知的事情作解释。但Al和GOC都说他们在那,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们终于拿到了摄像机,两个GOI都确认了其中一张照片是在毁坏瞬间拍下的(“揭示真相之物的照片”),所以内——或就是爆炸,我们应该能很快就弄清楚这一点。

每日思考:
- 摄像机,在很大程度上,都是相当可靠的来源。

附录5678.4:取自5678-1的照片

以下照片拍摄自SCP-5678-1,未经编辑。

Empty-room.png

现位于Site-19的一个空房间的照片,之前用于测试SCP-████。

Researcher-Woods.png

在最初的测试中,研究员Woods的表情是中性的。


Site-27.png

一张Site-27的照片,确认拍摄于2038年1月19日7:14:07。


2038/1/29

好消息,不我是说坏消息:那摄像机是个异常。我昨天终于见到那些垃圾照片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我们试图接触蛇之手,看他们是否会去解释它的作用,因为我们的实验没有产生任何有用的结果。有时它会改变照片,有时又不会,我们又只有一个实例是从照片里移除掉什么东西。它通常都是添加的。

不管怎样,我需要专注于我们得到的混分声明。Ramsey最近对我这个任务的进展更关心了。我说不出为什么。也许通过这次声明,我们就能最终得到对所发生的的事件的解释。

每日思考:
- 蛇之手都是骗子,摄像机也是

附录5678.5:混沌分裂者报告

SCP-5678事件发生几天后,基金会特工截获了一份来自混沌分裂者的关于1月19日事件的报告。

CI%20Document.png

DeCIRO目录编号:POR-38/024-423

文档类型:操作后总结报告

收稿日期:2038-1-22

撰写者:德尔塔指挥部

操作很成功。我们的特工成功地将那个基金会站点消除了。异常已被释放,监察者也如计划中一样死亡。基金会处于一团乱中,不知道该如何收拾残局。

2038/1/30

你们两个组织不能同时为一件事负责,傻逼。我他妈累了。而且他们说“消除”了它是什么意思???它是炸了还是向内坍塌了?!选一个并坚定好立场!别再迷惑我了。

而且那件试图摆脱监察者的事情呢?这没道理。监察者都会尽可能远离各种异常,而GOC以及蛇手都证实了有收容突破发生,那么为什么监察者会在Site-27?

Ramsey收到了一封关于5678的邮件而我现在必须要去看看。她正为这件事生着气;我们现在都在夜以继日地做这个项目。

每日思考:
- 从你能确定的事情开始做:
- 在7:14:07左右的某个时候,Site-27以某种方式、形状或形式不复存在
- 以下组织确实有参与其中:混沌分裂者、全球超自然联盟、蛇之手、SCP基金会
- 摄像机当时在Site-27……随便吧,不知道是什么的时候
- 我昨晚又看了罗生门1。无评论。

附录5678.6:全球超自然联盟回信

发件人: Alistair Murdoch <agentMurdochA@goconline>
收件人: Researcher Martina Ramsey <sr.Ramsey.M@scipnet>
主题: 1月19日
日期: 2038年1月30日

研究员Ramsey,

我在听说了1月19日的不幸事件之后本想联系你的。GOC不知道我在写这封邮件,但毫无疑问他们很快就会知道的。我写这封信是为了去纠正我的组织可能已经带给你们的一些误解。

事实上,正如我们组织先前所述,我们在那并不是要去摧毁突破收容了的异常;是你们基金会向我们寻求帮助,以收容一件高度不稳定的,似乎刚刚突破收容的异常。整件事情都非常的神秘,我们甚至都不知道我们到了Site-27后要面对什么东西。我们被告知要在现场听取简报。很显然,那并没有发生而且……好吧,Site-27已经没了。我很想告诉你是怎么没的,但我现在也记不起来了。根据初步报告,我们能确认有13位基金会人员伤亡。我不知道为什么GOC要将这个对任何人保密。或者为什么,正如我怀疑的一样,你们基金会正在对你保密。

不过我还要再说一件事:我们在Site-27消失之前并未见到任何收容突破的迹象。

我希望这能在某种程度上对你们有用。

Alistair Murdoch




那真

啥?我们向GOC寻求帮助??我觉得奇怪的事情是有发生,但没那么多。还有另一件蛇手的事件要看,是对我们关于摄像机的事情的回应。Ramsey看起来一天比一天糟。我为她担心。我为自己担心。

每日思考:
- 基金会将竭尽所能地保护正常生活
- 基金会可对其工作人员隐瞒任何信息。尤其是那些最需要它的人

附录5678.随便吧:蛇之手回信

现在蛇之手有更多信息来补充了。很好。

感谢您联系我们。虽然我很惊讶基金会想将它说出来,但当我意识到它是关于什么的时候,我很快就明白了。关于2038年1月19日事件以及蛇之手在这些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似乎有些错误信息在传播,而因此我承担起了澄清这些错误观念的责任。

确实有几个手的成员在基金会站点附近,为了释放一个最近被捕获的异常。然而,我的研究表明,他们的计划并没有成功,但他们坚称他们造成了一些影响。我不认为他们是在说谎或在欺骗自己。

你们找回的那个你们说是一件神秘的人工制品的摄像机。我们在这里所能确定的是,它揭示了真相,即使那个真相看起来与它的环境格格不入。我们也知道它不可能会像你们所说的那样,从图像中编辑掉什么东西;它只能将现有的东西加上去。我真心希望你们能能弄清那台摄像机的奥秘。

最后,这里还有一条我相信你们会感兴趣的信息。在你们的站点被毁坏后,有目击者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走向高原的边缘,装作刚刚到达的样子,在那里站了几分钟,此时下面的人陷入了混乱。

我希望这条信息能对你们有所帮助。

-L.S.


什么都他妈说不通了!每个人说的话都互相矛盾。几个GOI在争论他们看到的事情是一回事,但现在那些GOI内部的人也声称看到的不一样?那天他妈的发生了什么事?

我要跟Al谈一谈。

每日思考:
- 在罗生门中,伐木工承认了他在死者身上偷了那把匕首。但是在它原型的短篇小说《竹林中》2却没有这样的场景。为什么电影要改编这个?这又说明了什么?
- 有十三名已确认的研究人员伤亡
- 有十三名监察者

某日研究员Lupe De La Cruz再次联系Al Chao,这对每个人来说都很糟糕。我会再找个时间把这个放在另一个附录里面。

Al


我们得谈谈。



我不觉得你在Ramsey采访你的时候有完全直言不讳


啥?

你从哪听说的?

我们在不同的组织中收到了更多消息。有人说你是在之后才到的Site-27



爆炸后?

消失后?

随便了。

好吧他们是错的

或者他们在说谎

我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你。

Lupe,你认真的?

听着我不是什么完美的人但我他妈也不会去骗你。不仅是在这件事上



但你可能会在其它事情上撒谎?就像你到那的时间?


你他妈在逗我

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会去相信狱卒,你们觉得不是你们的人都是可疑的,然后你们就会想尽理由不去信任他们



要是我朋友Lupe De La Cruz要跟我聊天的话就告诉我我会很乐意跟你讲那些最蠢、最细致的细节




正因那不是你。而我并不想跟屏幕那边那个人说话。



这绝对是我应得的。我只需要完成这份垃圾文件就行了。Ramsey和我看起来都很憔悴。我们都很久没遇见过别人了。

每日思考:
- 我是个糟糕的朋友
- 我搞清楚这件事之前还不能停下来

描述:SCP-5678指的是Site-27于2038年1月19日产生的毁坏 消失 损失。基金会遭受的伤亡人数很少 很多 至少13个? 不详。由于对事件本身 证词 傻逼照片证据 事件的理解被异常干扰 与报告冲突 出现误解 不一致,获取与收容关于该事件的信息已被证明是困难的。

SCP-5678-1是一台能够拍摄异常照片的相机。SCP-5678-1能展现真相。 SCP-5678-1只会对图像进行增添,而不会进行删减,除了那次它用最古怪的方式对图片进行了编辑。 SCP-5678-1被发现与SCP-5678事件之后 期间 有关联,并已从蛇之手处恢复 偷回? 给我们了? 取回。

SCP-5678-2是一种尚未被确认的异常,其于Site-27的损失之前 之后 前后逃脱了收容 由蛇手协助越狱了? 根本不存在? 突破了基金会的监管

Site-27现在成为了一片废墟 完好 被爆破 被内爆 一次性都发生了? 其实是Site-01 已经消失了。

Ramsey和我已经好几周没接到上级的消息了。这是否意味着我们摆脱了困境?

每日思考:
- 要是监管委员会死了我就能直接回家然后忘掉这一切
- 要是监管委员会死了谁在这期间管理着基金会?
- 就剩下Ramsey和我了吗?

特殊收容措施:关于SCP-5678的新消息需尽快转发至研究员Martina Ramsey与Lupe De La Cruz。先前获得的信息都没关系了 都是矛盾的 将被限制在4级权限。

SCP-5678-1应被摧毁 保存于标准储物柜中。

SCP-5678-2仍然在逃 未被收容 说真的我找不到一点证据能证明这玩意曾经存在过 应尽早被收容。

我们能看到基金会的解散吗?

每日思考:
- 可能监督者都死了
- 可能他们根本就不存在
- 我好几天没见到Ramsey了

项目等级:Neutralized?3

项目等级:Safe4

项目等级:Apollyon5

我什么都不懂了。

每日思考:
-



























- 从你能确定的事情开始做。

项目编号:SCP-5678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