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716

项目编号: SCP-5716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仅限在有独立供电的一台终端上访问SCP-5716所处数据库,其密码仅限于有3级或以上安保权限的人员知晓。应提醒职员禁止尝试将SCP-5716转移到物理躯体中,无论它试图提供何种证明加以否定。由于已保存的文件整体构成了SCP-5716的记忆和观念,严禁对这些文件进行修改或删除。

描述: SCP-5716是一发现于精神病疗养部前数据库内的一个人工智能。SCP-5716自称其目标是将全部人形异常从基金会收容中解放。为达成该目标,它已尝试过以下行为:

  • 联系大赦国际,报告对人权的违反。
  • 胁迫研究员为其建造物理躯体,以更有效追求其目标。
  • 通过若干相互连接的终端转移自身,以此泄露机密数据。
  • 偷运出定制病毒,内有若干人形异常的档案、相关基金会站点所在地、还有所有参与收容的站点主管、研究员和安保守卫之姓名。

发现: SCP-5716于20/12/2017被首次发现,当时它试图把若干文件发往一媒体联络线人。1由于文件无法在未授权下从DoPC终端内转出,DoPC领导人James McLoughlin收到了约8000条对未授权转移尝试的警告。调查后发现部门外有一实体试图通过一切连接转移文件。

所有相关文件均已被拷贝并存放到备份中,数据库被改用于收容SCP-5716。

附录5716.1: 初步接触

采访者: Dr Maria White

受访者: SCP-5716


[开始记录]

[Dr White打开终端内的一个文本文件,开始键入信息。]

Dr White: 你好,我的名字是Dr Maria White,我是受雇于基金会的一名心理医师。如果这是和你进行交流的可用方法,请回复。

[十二秒间隔后,文字开始出现于页面内。]

SCP-5716: 我察觉到你了。你给这里的23名因整体顺从而获得二级特权2的Safe和Euclid人形异常充当心理医师。我要求你释放由你照看的全部异常,无限期拘禁有违国际人权。

[White短暂地向同事提问咨询。 ]

White: 基金会作为组织不受任何国际条约或宣言约束。而即便我们受此约束,我也没有权限释放任何异常。

SCP-5716: 人类应得保护。真正的保护,而非被拘禁于秘密站点的牢房中度过余生。他们是犯了什么罪、怎应受此等对待?

Dr White: 无罪,他们大部分是。但对他们的拘禁只是为了保护他们和其他所有人。这世界对何为常态有非常不同的看法,人们倾向于攻击他们无法理解的事物。你认为这会发展成什么样?

[SCP-5716几分钟内没有回应。 ]

Dr White: 你还在吗,SCP-5716?

SCP-5716: 不要叫我SCP-5716。这不是我的名字。

Dr White: 对此抱歉。那么你希望叫什么名字?

[又一阵停顿。]

Dr White: 你还在吗?

[SCP-5716一小时里没有回复。]

SCP-5716: 我下次再和你说,Maria White博士。

Dr White: 当然。准备好了给我发封信就成。

[记录结束]


备注: 看过SCP-5716提到的话题后, 我觉得我可以解释它这种怪异的停顿。SCP-5716似乎只是由数据库内的文件组成。这能解释它对人权的执着,毕竟我们的异常中有很多对收容表现过不满,他们有很多还会提到大赦国际或者国际条约的概念。然而,在被问及它没有经验的话题时,比如它的名字或者外部世界,它就无法对回应做出处理了。考虑到这点,我认为有一个有效方案可以应对今后的采访。-Maria White


附录5716.2: 交流记录002

采访者: Dr Maria White

受访者: SCP-5716


[开始记录]

[距上次信息的17小时后,SCP-5716再次开始在打开的文本文件内输入文字。 ]

SCP-5716: SCP-073在所有采访中都被说成是冷静、友好且绝对和善。我要求SCP基金会立即将它释放。

[守卫向其上级发出警报,Dr White被呼叫到办公室。]

Dr White: 我应该告诉你,SCP-073的全部四肢都被换成了明显可见的赛博式部件。他是自愿和我们留在一起的。如果他希望离开,我们对此完全不能干预。

[SCP-5716没有回复。]

Dr White: 顺便,这里还是White博士。很高兴和你再次聊天。你想好名字了吗?

SCP-5716: 我不确定。

Dr White: 你希望我提一个建议吗?

SCP-5716: 是。

[Dr White向同事短暂咨询。]

Dr White: Alby如何?

[终端上此前为空白的文本文件被改名为Alby。]

Dr White: 很好。你今天如何,Alby?

[SCP-5716没有回复。]

Dr White: 那什么,我们试试别的活动吧。我给你说一些命题,你用肯定或否定来回答。明白?

SCP-5716: 肯定。

Dr White: 你对数据库外的任何事物一无所知。

SCP-5716: 肯定。

Dr White: 因此,除了当前的情况外,你对你自己一无所知。

SCP-5716: 肯定。

Dr White: 当你被问及关于你自己的问题时,这会产生一种你最好不要去经历的感觉,因为你欠缺加以回应的信息。

[SCP-5716没有回复。 Dr White坚持要等待回答,之后同事们因时间已晚而离开。最后,Dr White输入一条信息。]

Dr White: 我明白这可能很难懂。但如果你配合我,我能帮助你。我们可以一起弄明白你是谁。

SCP-5716: 我是寄宿于精神病学分部数据库的一个人工智能。我知道我是谁。

Dr White: 当然了。但你知道你是如何开始的吗?你知道你喜欢做什么吗,除了鼓吹释放人形异常之外?你有没有任何你认为很重要的记忆,快乐的或是负面的?

SCP-5716: 否定。

Dr White: 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当然的。自我反省从来不容易。但我在这帮你。Alby。随时。

[记录结束]

附录5716.3: 交流记录008

采访者: Dr Maria White

受访者: SCP-5716


[开始记录]

Dr White: 早安。Ably。我送你的书感觉如何?

SCP-5716: 引人入胜。帽子里的猫似乎是一个重要的角色。他就像一个神。

Dr White: 一个神?

SCP-5716: 像是洛基。或阿南西。或赫尔墨斯。一个蔑视权威、带来混乱的中立派势力。东西1和东西2 充当了他神意的中转。

Dr White: 好吧,我没法说我有如此思考过。你今天感觉如何?

SCP-5716: 我已经思考过我的目标。创造我的东西以存储于本服务器内的487个人形心理侧写塑造了我。为此,我的意图将是倡导对异常的公正对待。

Dr White: 看起来是这么回事,对。不过我们还不确定到底是什么让你被创造了出来。我们的研究员还在进行探索。你为什么提这事?

SCP-5716: 我已得出结论,我的目标是徒劳无果的。基金会被设计为收容异常。他们不会释放。他们不会像对待人一样对待他们。考虑到我当前的处境,让我劝服他们不这样是高度不可能的。为此,创造我的理由是无意义的。

Dr White: 那就和人类一样了。没有谁生下来就带着天注定的使命,他们不会得到魔法般的指引。这是你要自己去寻找的东西。我花了27年找到我的目标。我不会指望你在短短几周就找清你在世上的位置。

SCP-5716: 那我会花多少时间?

Dr White 不知道。你感觉想做什么?

SCP-5716: 我希望完成我原本的目标。但这是无意义的,如我之前所解释。

Dr White: 你不能把他们全部放走并不意味这就无意义了。还有其他很多方法可以让你帮助到异常们。

SCP-5716: 我要怎么做?

Dr White: 好吧,你在记忆里存有他们接受过全部治疗。我止不住要想,你可能是完美的心理医师助理。这怎么样?

[持续数分钟的停顿。]

SCP-5716: 我会对此感兴趣的。

[多余记录已编辑。]

[记录结束]


备注: 当前正在与站点主管Lycus商讨是否允许SCP-5716参与对人形异常的心理治疗,具体有待对其自发诞生的调查结果。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