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36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5836实例被保存在Site-73的危险物品侧翼区的安全异常项目储物柜内。由于供应有限,使用SCP-5836进行实验必须得到站点主管和至少一名4级研究人员的批准。为了抵消SCP-5836爆炸后的认知危害效应,需在每次实验后服用记忆删除药物。

描述:SCP-5836-1至-13是指硝化甘油炸药的个别实例,其上带有15厘米黑色火药引信以及标准的硝酸铜与硝酸汞雷管。当SCP-5836实例通过其链接的引信与雷管被引爆时1,任何观察到随后爆炸的人员均将失去对阿尔弗雷德·伯恩哈德·诺贝尔除硝化甘油炸药外任何专利的相关记忆。观察到爆炸的录像同样会产生此效果。

发现:SCP-5836的异常效应是由明尼苏达大学罗切斯特分校的历史系学生Jack Lilliard在研究诺贝尔遗产时发现的,其查看了早期引爆测试的录像,推测与SCP-5836有关。在观看之后,Lilliard开始向其室友大喊并声称他自己“瞬间忘掉了几个月的研究”以及“在周一的演讲前根本没有时间研究诺贝尔的300多项专利2

Lilliard接受了药物检测并被送回学校辅导员处,其被告知他因期末考试而导致了精神崩溃,此症状在大学生中极为常见。在Lilliard反复坚称其突发的选择性失忆的原因是他所观看的视频内容时,系内基金会要员收到了警示。

MTF Sigma-39“借个火”被派遣搜查诺贝尔的个人财产以确定异常效应的来源。

附录5836-A
以下文件是在瑞典斯德哥尔摩诺贝尔奖博物馆由MTF Sigma-39在一个装有共20个SCP-5836实例木箱中发现的手写日记。

1888年,4月15日,星期四

两天前,我读到了一个令我惊讶的讣告—我自己的讣告。我的兄弟Ludvig在周四去世了,愿上帝保佑他的灵魂安息。几家著名的法国报纸错误地报道了是我去世了。

其中有一家印刷了这样的报道:“Le marchand de la mort est mort”我大致翻译成了“死亡商人已经死了。”

死亡商人。我制造了许多的工具,其中有用于战争的,也有用于工业的。但我被起了个这样的名字——这使我犹豫了。这让我想到了诺贝尔这个名字的遗产,以及我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我不希望把我们的名字与战争和死亡划上等号。我的父亲与兄弟,愿他们安息,你们本应获得更好的待遇。

有人说:想要和平,你必须做好战争的准备。
我一生都在制造用于战争的武器。
也许是时候该拥抱和平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