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877
Mirny_plane_crash_01.jpg

西安坠机现场

项目编号:SCP-587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全球出生记录数据库将定期复制到基金会服务器上,以保持对所有已登记身份者的集中记录。

基金会协议假设任何个体皆为SCP-5877实体,除非其满足以下条件之一:

  • 该个体可产生带照片的身份证明
  • 该个体拥有已认证的网络账号
  • 该个体被确认符合基金会实体数据库中的条目

将视回收到的SCP-5877实例为平民:他们需要在记忆删除之后重新进入社会。

描述:SCP-5877指代一系列类人实体。除以下特征外,这些实体与一般人类完全等同:

  • SCP-5877实例的起源,若存在,是未知的;
  • SCP-5877实例的身份,若存在,是未知的;
  • SCP-5877实例缺乏先前存在的记录;
  • 截至2007年,所有回收的SCP-5877实例都已死亡。

SCP-5877实体容易成为GoI-006(“Nobody”)的潜在成员。

基金会发现的大多数SCP-5877实例在回收时都已死亡。需承认这些案例中有极大数量无法与被损害到无法辨识的非异常人类区分;然而,已出现值得注意的SCP-5877实例案例导致基金会将整个现象标记为异常。部分此种案例列举如下:

日期 事件 常态违反
05/16/1970 加利福尼亚州雷德兰兹枫叶街的14栋房屋被火烧毁。 对这些房屋的撤离被记为成功,仅有2名个体下落不明。然而,灾难反应小队在检查房屋残骸时发现房屋之间有多于60具尸体。尸体大多在卧室或附近燃烧的床垫和毯子里发现。
11/14/1984 一对双胞胎死婴降生在都柏林医院。 此前对母亲的超声波检查只发现了一名胎儿。
08/22/1996 从西安飞往上海的40014号航班坠毁,所有乘客遇难。 确认所有列在航班行程中的人员之后,在失事地点发现了另外30具无法辨识身份的遇难者遗体。这些SCP-5877实例被绑在已确认身份的乘客的座椅上方。

回收到生还的SCP-5877实例:起初,SCP-5877被归为一种仅与尸体有关的现象。2007年,发现了生还的SCP-5877实例,通常与一群实例共同行动。自此之后,基金会已三次定位生还的SCP-5877实例。

日期:05/14/2009

实例数目:54

回收过程:基金会消息来源得知大量传言,称有人在得克萨斯采石场进行以寻找可武器化的异常材料为目的的采矿工作。尽管初步调查没有发现可支持传言的重要信息,对超常恐怖主义威胁的担忧驱使基金会对采石场进行了突袭。

突袭队没有发现异常材料。然而,该采矿工作是非法的,因为它未经批准,且雇佣了奴隶劳工,他们被迫睡在采石场。对劳工的问询和审核发现他们都是SCP-5877实例。

需注意,Tyler Maliz特工报告,在突袭搜查之后,他遭遇了一名年轻女子,她似乎一直采石场外观察这一事件,并在一本亮粉色的日记本上记着笔记。Maliz询问时,她的行为与SCP-5877实例相似。该女子后来被护送到交通工具,且可能带到了一个基金会站点。然而,她没有被记录在最终收容报告中。鉴于她行踪不定和观察敏锐的特征1,推测该女子可能与GoI-006(“Nobody”)有关。此外,因为缺少与该女子有关的个人记录,她被标记为一名SCP-5877实例。

在审核这些SCP-5877实体的同时,MTF Theta-15(“标名者”)被建立起来,以处理与身份相关的异常和与Nobody的交互。派去采石场突袭的人员被选为Theta-15的首选成员。

日期:07/22/2013

实例数目: 74

回收过程:在路易斯安那州的暴雨中追踪Nobody2时,MTF Theta-15遭遇到一个已达到最大容量的流浪者庇护所。在庇护所内和庇护所外要求进入的众多个体都无法表明自己的身份,也无法与基金会记录匹配。

Theta-15请求基金会派送交通工具,掩盖故事为使用公共交通重新安置流浪者到新的庇护所。因为此次行动的仓促性质,相信有一小部分SCP-5877实例没有被正确回收。然而,鉴于其特征,相信这对帷幕的维持不会造成重大影响。

日期:12/12/2018

实例数目:37

回收过程:基金会人员收到诸多提示称,有多对夫妇从罗马尼亚的一家孤儿院收养没被给予名字的孩子。收养过程被参与者描述为“简单”和“随意。”3

Maliz特工假借调查可能的人口贩卖,带领MTF Theta-15对孤儿院进行了搜查。搜查没有受到抵抗。所有回收的SCP-5877实例都在16岁以下。没有发现成年的SCP-5877实例和基线人类。

回收的SCP-5877实例描述孤儿院的主人为一年轻女子,较年幼的实例称其为“大姐姐”和“小姐”,较年长的实例则仅用代词指称。目前,基金会人员相信这是与之前几次回收有关的同一名Nobody成员。

每次回收SCP-5877实例之后,将对他们各自进行记忆删除,为其提供名字和个人历史,并记录在基金会内部数据库和相关政府系统中。

Nobody捕获:2023年7月18日,Nobody在抢劫科罗拉多州朗蒙特的一家酷圣石冰淇淋店后被收容。MTF Theta-15在附近的旅馆追踪到了Nobody,她没有抵抗就被扣留了。作为Nobody GoI项目协调员、国际事务专家和SCP-5353项目负责人,MTF Theta-15领队Tyler Maliz被允许就SCP-5877的事宜访谈Nobody。

快点到类比的部分,铺垫有点太长了

Nobody:我好久没有感觉这么受欢迎了。

Maliz:你为什么让我们抓到你?

Nobody:哦得了吧。就连书呆子都知道闲聊两句。

Maliz:我们追踪了你几十年,现在我们才第一次捉到你。而这是因为一场马虎的砸橱窗抢劫,你拿的只有一个该死的冰淇淋蛋糕。你来这里是有原因的。

Nobody:哦哦,原来我是在那里见到你的呀!

Maliz:所以你认识我?

Nobody:马马虎虎吧。我很擅长认脸,但对名字不太在行,所以自我介绍一下也好。如果你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很难和他闲聊了。

Maliz叹气。

Maliz:好吧。我是Tyler Maliz。

Nobody:我好像感觉到了压抑的怨恨呢。我躲了你那么久让你很烦恼吗?

Maliz:你五十年前咬了我母亲。

Nobody显得很吃惊。

Nobody:所以……首先我不记得这件事了,但其次,我感觉用我五十年前做的或没做的事情来评判现在的我并不是善良的解读。

Maliz:你给我第一印象就很差。

Nobody:那个人可能是我,但不是此时此刻坐在这里的我。

Maliz:你在转移话题。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Nobody:你不能指望我就这样告诉你一切呀。那还有什么意思?

Maliz:好吧,行。那么,你的人在哪里?

Nobody:哦?我的人?

Maliz:每次我们看到你的时候,边上都有跟你一样的人。没有名字、没有身份,事实上除了身体之外什么都没有的人。像你一样。

Nobody:说实话吧,我没想到这个粗鲁的外勤特工会在今天问我最有趣的一个问题。

Maliz:你在转移话题。

Nobody:好啦,好啦。我知道全部直接告诉你是最简单的,但我不能。

Maliz:那你有不能这么做的原因吗?

Nobody:那会违反规则。

Maliz:你有没有不是胡扯的原因?

Nobody:你有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一直把你引到一个地方,但从来不直接告诉你什么事?或者你为什么从来没有真的见过我做什么事?但你和我都知道我会把事情做好。我就像个万能的勤杂工。或者勤杂女工,当前来看。

Maliz:我不明白这怎么算个原因。

Nobody:最好的清洁工是那种把办公室收拾得很干净但从来没有在乱七八糟的现场出现的人。而没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会在水管工修理管道的时候一直盯着他看。你要是看到我在做我的工作了,那么我做的工作就没有那么好了。而如果我告诉你们我是怎么换房顶上的瓦片的,那么你们就会觉得你们自己也能这么干了,但你们最后只会从房顶上掉下来摔断脖子。这些就是作为一个勤杂工要遵守的规则。

Maliz:我今天不能再从你嘴里问出更多了,对吧?

Nobody:这是我今天给其他任何人的回答里最清楚的一条。你可以至少假装有一点点感谢。

Maliz:那我就告辞了。

回收项目:回收时,Nobody携带以下项目:

  • 一把.45口径的格洛克30。序列号已归档。
  • 一把瑞士军刀。主刀、小刀、开罐器和剥线器都因重度使用而磨损。螺丝刀被削尖,且沾上了血迹。
  • 一件皮夹克。似乎在过去的90天里都没有清洗过。
  • 一张国际薄烤饼店奖励卡。
  • 一本口袋日记。大部分纸页都被撕下。剩余条目扫描如下:

灾变TG-442号,7/14

到达灾变地。小镇没怎么变。

灾变原因:行将违反规则1

因551号羊群的规模和聚集,将要违反规则1。规模亦阻止自然重组。似有必要介入。

尾随实体:SCP,白衣

灾变TG-442号,7/15

当前信使已破旧,需寻找替代,最好有可靠仓库。

在近处公园定位到羊群扩散。已引起当地人注意,目前认为是某种夏令营。担心夜枭提问。

无可注意干扰。暂时。

尾随实体:SCP,白衣,Englewood夫人(她竟还住这)

灾变TG-442号,7/16

信使开始分解。担心再次破坏规则1。

白血球聚集551号羊群。33号高速路车祸极可能是干扰事件。很少有人会在那条路上开车,很难相信会有两辆迎头相撞。

需在不违反规则4的情况下暂时隐藏羊群。

尾随实体:SCP,白衣,Englewood夫人

灾变TG-442号,7/17

两天未见白衣。我肯定没跟丢他。猜测将有冲突。

直接接触Englewood夫人成功。克服规则4。

Englewood同意在她谷仓里储存551号羊群。使用公共交通和Englewood夫人的卡车运送羊群。公车竟然同意了,但驾驶员可能见过更奇怪的东西。

担心干扰事件升级。

目前寻找大规模重组行动。可能要用失效保护。

尾随实体:SCP,白衣,Englewood夫人

灾变TG-442号,7/18

足够信息收到。

预测灾变日期:5/21 5/22

当前障碍:白衣干扰、信使耐久、规则4,保证无重复违反规则1。

资源:笔记本、瑞士军刀、.22口径(3子弹)、联络

无重大干扰事件值得担心,但也给了我想法。

PoI-006(“Nobody”)材料报告

在查阅Nobody日志中剩余的笔记之后,我们得以定位名为“Mirian Englewood”的个体的住处。此外,有报告称,几天前有大量无家可归的个体从朗蒙特运输到距Englewood夫人住处三英里远的一个车站。若可借鉴历史,这群人应为SCP-5877实例。

问题是,我们知道Nobody有耍诡计和欺骗人的前科。这不会是他们第一次误导我们。我们怀疑他们是否刻意留下笔记让我们找到。这些也可能是栽赃。但如果它们是栽赃,为什么她会把笔记本称为资源?这必然会使人对其内容产生怀疑。

出于这些考虑,再次对Nobody进行了访谈,以获取更多信息。访谈抄录如下:


Nobody:你好呀!我有点担心我可能不能再跟你聊天了。

Maliz:你笔记里写了“灾变”。那是什么?

Nobody:这么开门见山啊?

Maliz:回答问题就好。

Nobody:好吧,我想它还挺不言自明的。灾变是指一种坏事情。

Maliz:那我问得更清楚点。灾变发生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Nobody:不知道。

Maliz:你不知道?

Nobody:我的工作是阻止它们。我要是知道灾变时会发生什么,那就说明我打破了规则。

Maliz:你又回到了规则的话题。

Nobody:有什么问题吗?

Maliz:你在用拒绝解释来辩护你的无知。这是一种很粗糙的战略。

Nobody:好吧,那我给你一些背景。把它当成物理学。我们不完全了解其中的某些部分,但它可能是建立在什么东西之上的。

Maliz:你现在就是在转移话题!我需要你告诉我这灾变是什么,这样我们才能阻止它。

Nobody:哦,你们是想自己干涉啊?

Maliz:我们不能让你去做。

Nobody:我懂了。好吧,如果你们想去修复的话,可能只要处决整个羊群就好了。

Maliz:你说什么?

Nobody:就是,你们可能要自己善后了,但确实。这么做管用。

Maliz:……哈。

Nobody:你本来指望什么?

Maliz:不是那样。那样……太大胆了。

Nobody:哦?怎么个大胆法?

Maliz:好吧,你看,在你的笔记里,你提到过好几次“干扰事件”,明显和灾变的后果有关,但你刚才告诉我你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考虑到你对自己的笔记有多自鸣得意,我倾向于相信这意味着你把这几句话加到了笔记里来强调灾变的冲击性。又或者这个灾变根本就不存在,你只想让我们在指定的日期出现在目标的房子里。

Nobody:就是说你们不去咯?

Maliz:让我说完。因为现在,我相信了你关于灾变的说辞,然后你让我只要……射杀他们?如果我仅从表面上看的话,你就是在给这些人判死刑。但你不觉得我真的会相信你。你就指望这样。

Nobody:所以你现在给我解释这些是因为?

Maliz:因为如果我读错了你在字里行间的意思,你就会更多打断我。你会对我的说法提出更多的质疑。但是……这些都不会造成你的逃脱。这些都不是最大的陷阱。最好的情况下,你会想办法无效化几个异常和一小部分我们的人,但这对大局没有什么改变,你也知道。

Nobody:也就是说?

Maliz:我们的利益可能是一致的。

Nobody轻笑。

Nobody:你听着不太高兴啊。

Maliz:你从来都不是那种会帮我们的人。

Nobody:这可真是自我中心的观点啊。

Maliz:那你能详细说说吗?

Nobody:所以轮到我做假设了。现在,我们相信这个世界上目前有七十亿个人,对吧?但如果我告诉你,实际上有八十亿呢?每八个你每天在街上擦肩而过、在地铁里看到、在餐馆里坐在旁边的人当中,就有一个没被算进去。这些人不应该存在。世界上人身体的数量多于名字的数量。我们真的能知道吗?

Maliz:我们生产的资源不足以支撑多出的十亿人。

Nobody:哦得了吧。就迂腐呗。那就假设十万人好了。说实话怎么也不可能达到十亿人。那会违反规则。

Maliz:真有什么东西能强制执行这些规则吗?

Nobody:没有明确的东西,但我相信这就是灾变产生的理由。

Maliz:对打破规则的惩罚?

Nobody:我喜欢把它想象成是宇宙在……修正作弊行为。但惩罚是可以逃脱的,因为其实不会有人在意一个羊群的死亡。就世界所知,只是又多了一具尸体罢了。你知道在枪击案中死亡十人和二十人其实没有明显区别吗?数据只在受害人有姓名、有生活、和其余的世界有联系时才有意义。杀死一个没有名字的人要容易很多。

Maliz:这就是你在做的事情吗?从……规则中保护这些人?

Nobody:把一个叫做“Nobody”的人想象成无名者们的救世主有那么困难吗?指引我迷失的羊群去往新的生活?我有我自己的规则要遵守,但到头来,我想要的就只是给他们一个恰当的名字,好让他们有个像样的生活。幸运的是,名字很便宜。唯一的要求就是它必须得是被给予的。而我……显然,我没法给别人名字。

Maliz:所以你牵着我们走,是因为我们能给他们一个新的身份,让他们重新融入社会。

Nobody咧嘴一笑。

Nobody:你真不知道把你分配给我我有多高兴。

Maliz:是啊,我也操你的。

事件5877-I:19年9月21日,MTF Theta-15被部署从Englewood住所回收SCP-5877实例。以下是事件的时间表:

<19:14> Theta-15到达Englewood住所。队伍分为两组:Puma和Cougar。

<19:16> Puma在主屋入口处敲门,同时Cougar前往谷仓,距主屋大约100m远。

<19:17> Englewood夫人打开门。她看起来很紧张。Puma队员自称上门推销员,擅自进入主屋。

<19:19> Cougar到达谷仓。队员通过红外眼镜扫描确认了SCP-5877实例的存在。扫描显示了32个明显的热成像信号。需注意,在有如此数量的个体存在的情况下,谷仓出奇地安静。

<19:19> Englewood夫人强烈要求Puma离开,表示她丈夫不喜欢外人这么晚来家里。需注意Englewood夫人已在六年前与丈夫离婚,当前正独自居住。

<19:20> Cougar打开了谷仓门。谷仓内有31名SCP-5877实例,以及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男子(下称PoI-5877),他抱着一个年幼的SCP-5877实例,用枪指着它的头。

<19:20> Cougar队员要求PoI-5877释放SCP-5877实例,并放下枪。PoI-5877的回答是要求给出Nobody的位置。Cougar拒绝透露信息。

<19:21> Englewood夫人不顾一切地想让Puma离开房子,用平底锅袭击了一名成员。Englewood夫人随后被制服,在喊叫“你们要是还在这里他会杀了我的”之后被施以镇静剂。

<19:21> PoI-5877开始咒骂,武器始终对准人质。Cougar再次要求PoI-5877投降。PoI-5877利用人质掩护,后退至谷仓后门。在他从出口离开后,可听见一声枪响。其余SCP-5877实例开始尖叫。Cougar跑出出口,发现该SCP-5877实例已倒在地上,被枪伤无效化。

<19:22> Puma完成了对Englewood夫人的记忆删除。

<19:23> Cougar发出信号,表示基金会运输设备可以安全地收集SCP-5877实例。

事件之后,30名SCP-5877实例被带到了Site-23,置于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准备在5月23日开始记忆删除和重归社会。

访谈5877.2:鉴于PoI-5877的意外出现,Maliz特工安排了另一场和Nobody的谈话,当面质询这个意外的敌意实体。

<开始记录>

Maliz:那人他妈的是谁?

Nobody:这么打招呼可不礼貌啊。

Maliz:那个穿白西装的人,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Nobody:我是说,他是计划的一部分。

Maliz: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他的事?

Nobody:你们做得真好,要是我指出了你们忘记的变量的话,我会感觉很难过的。

Maliz:他杀了你的一个人!

Nobody:不正是你说一两起死亡对大局没有什么影响的吗?

Maliz:那是对你来说!是不会在意这个。

Nobody:啊,那你说得对。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话,那人在那里是因为他是我离开这里的方式。

Maliz:不。我不相信。

Nobody:以我的生命起誓。

Maliz:你在耍我。

Nobody:确实,但我也没有说谎。

Maliz: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Nobody:因为这是我下一轮的开场。

Maliz:不。

Nobody:不……什么?

Maliz:你才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你能见到天日已经算走运了。这“游戏”太可笑了。你要告诉我你的计划,而我要阻止你。

Nobody:这就是问题所在了。你不能就这样阻止我。你还没看出来吗?这些都是计划的一部分。你对计划的了解是计划的一部分。你花在跟我访谈上的每一秒都在延迟别的什么事。等待一封邮件发到你的账户。等待你的实验猴带来什么化学品。我不能看到我隔间的外面,但我能听见脚步声、车轮摩擦的声音和安保人员的聊天声。我目前为止所做的一切都是经过精准测算的。

Maliz:……这是作弊。

Nobody:再说一遍?

Maliz:你在作弊。你不能这么说。你不能就这样声称发生的每件事都是某个我都不能证实的计划的一部分。这是违反规则的。这是懦夫的表现。

Nobody:要是这样真的违反规则,我就不会被允许这么说了。

Maliz:那你就是在虚张声势。

Nobody:可能吧。但那会改变你对那扇门以外的Site-23的情况有多确定吗?

Maliz:你怎么知道它的编号的?

Nobody:好的水管工比住户更加了解房子。

Maliz:又回到勤杂工的废话上了?

Nobody:很抱歉让你这么沮丧。

Maliz:你不是那个意思。

Nobody:我喜欢你,Tyler。真的。你让我想起了你母亲。你尽可能睁大眼睛,对你不知道的也有很好的把握。但今天,我需要你怀疑。我需要你做我的目击证人,但要细心。

收容突破警报声。

Maliz:这他——是你干的?

Nobody:当然不是了。我一直在这里。跟你谈话呢。

Maliz把头探出门外看了一眼,想要挥手召来安保人员。

Maliz:我需要SCP护卫队!我不能把这个人单独留在这里!

Nobody:但你知道吗博士,你本来可能会在突破现场。本来可能是你在指挥什么东西,或者在观察什么东西的过程。

Maliz:你给我别说了!我在想办法让我们出去。

Nobody:不用太担心那个。我反正也正打算走了。

Maliz:不好意思?

Nobody:帮我照顾好这个女孩。她为我做得很好。

事件5877-I中的PoI-5877进入访谈室,挥舞着手枪。Maliz跌到地上,伸手去拿自己的枪。坐在Maliz对面的SCP-5877实例发出尖叫。

Maliz:你是谁?

PoI-5877:这不重要。这位是谁?

PoI-5877指向尖叫的SCP-5877实例。

Maliz:你他妈到底是谁?

PoI-5877:我们今天是站在一边的,我保证。我只是需要知道你能不能认出它。

SCP-5877实例: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了不要对我开枪,求你。

Maliz看着该SCP-5877实例,后者已开始哭泣。

Maliz:等等……刚才没有人Nobody在这里。

PoI-5877:所以你认不出它?

Maliz:不。我认不出。

PoI-5877降低了枪。

PoI-5877:干。

此处有停顿。可透过收容突破警笛声听到Maliz和PoI-5877的深呼吸。SCP-5877实例不再说话,但可以听到它的抽泣。

Maliz:[对PoI-5877]你是那个灾变吗?

PoI-5877:什么?

Maliz:Nobody,它在这的时候它……它说了关于灾变的什么事情。关于强化宇宙的规则。我在想它说的是不是你。

PoI-5877:孩子,在我追捕那怪物的一百年里,一次都没有听过“灾变”这个词。

Maliz:……该死。

PoI-5877离开了访谈室,带上了门。Maliz慢慢站起来,又坐回椅子上。他想要放慢自己的心率,警笛持续鸣响。

SCP-5877实例:你还好吗?

Maliz:我被愚弄了。但,除此之外都还好。你受伤了吗?

SCP-5877实例:没有……但我需要帮助。

Maliz:帮你什么?

SCP-5877实例:我——我不知道。刚有人说我不会被一个人丢下的,因为边上会有人帮助我。然后另一个人已经走了,那它说的一定是你。

Maliz:我明白了。我猜,是的。我会帮你。

SCP-5877实例:……谢谢你。

Maliz:我还什么都没做呢。

SCP-5877实例:是啊,但是……之前没有人说过会帮我。

<记录结束>

此次收容突破被确认是在测试SCP-████时能源控制措施严重故障引起的。故障的确切起源未知,现有文件表明这些措施在当天较早时的初步测试中是成功的。引发的爆炸造成了40起伤亡,包括3名基金会人员、7名D级人员,以及回收的全部30名SCP-5877实例。

PoI-5877后来被确认为SCP-5353,肯定是在突破时引发的爆炸中进入Site-23的。他的口头报告表明,他在离开设施之前救援了几名被困在废墟下的基金会人员。

此次事件之后,对幸存者进行的一次官方调查发现,保洁员的人数少于已列入托管人预算的人数。然而,没有记录表明曾有人员失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