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0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902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kete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ekhi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特殊收容措施: 基金会情报人员将调查工作事故、反常或无理的贸易改变、对5902-A的可能目击、以及在缺乏充分背景之下提及到“管理部”的情况。若怀疑出现渗透,分派特遣队Psi-2 (“两周提醒”)的部门将去往事发地点,若加以确认,批准对其雇用和/或存续实施终止。人员将实施高风险身份自我检查,以确认被处决/开除人员确实为5902-A,而非只是在工作行为上有些反常的平民。若SCP-5902已发展到无法轻易拜托,将由一家基金会前台公司尝试进行企业收购,而后根据协议整合并处理5902-A。(参见历史和收容状况)

在SCP-5902感染高发区域(参见文件5902-K),将在一处可通行地点安装至少一座顺滑、垂直的通行井(直径2米,长度大于3米),最好是在基金会拥有的仓库或废弃区域内。将暗中修改法律规定,使该区域内所有受雇人员依法需要检查此井道的底部,将此活动归入其工作职责之内。5902-A将聚集到此井道中,每月对其进行处决。

描述:SCP-5902是一种反复发生的后勤及官僚主义现象,会在既有组织内出现并寄生其中,干扰其正常活动,若不加干涉最终将引发组织解体。SCP-5902曾出现于全球范围的私有商业、学校、公共组织以及政府机构内,其出现及扩散有可预测的规律。

SCP-5902的个别实例或“细胞”遵照下列可辨识规律,随不同阶段演进。

阶段1:文件

组织被SCP-5902渗透的最初表现很难被当即察觉;其症状颇为概括化,且很容易被归结为寻常原因造成,如办公失误或犯罪活动。在宿主组织的记录存储内会开始出现不一致内容,从装运报告到薪资账簿,任何级别均会出现。错误在性质上一般为数学性,输出或输入数字并不与预期相符。若未加察觉且未予干涉,这些错误会扩散开来,发展为更明显的干扰和伪造,如整个内部数据库被篡改、资金被划给不存在的部门、以及内容胡乱的材料订单。1虽在工时上造成了干扰和高成本,这些改变若被发现仍可以逆转,及时纠正此类错误可防止SCP-5902的单元进一步演进,使之在几周内消失。2

若对此类差错不加干预、任其继续扩散,最终宿主组织的记录将被篡改成直接提及一个此前从不存在的组织分支部门,名为“管理部”。其名称在所有显现中保持一致,若其出现在宿主组织内的任何记录中,则标志SCP-5902感染已进入到阶段2。

阶段2: 人事

在最初感染的45-60天后,宿主组织会开始得到一些新“雇员”,其中无一人在此前记录中的任何时间段里隶属于该宿主组织。这些新的“雇员”在此称作5902-A,能被既有的宿主组织真实成员轻易发现:其共通特征高度明显。概要列表如下。

deptadmin.png

全体5902-A所携带身份卡的内容。

  • 外貌:5902-A个体均在外形上为人类,且可能是任意性别、种族或体型的组合,并不关注其现身的宿主组织处于何种社会背景中。
  • 服装:5902-A全体穿着正式商业服装,如便裤、领带、夹克、长裤套装、衬衫等。 一般在颜色上为单色。5902-A穿着的衬衫全部为白色,外套介于灰到黑色间,没有显眼图案或编制风格。5902-A佩戴的领带可能为亮色但整体简朴,为单纯一色、没有花纹。可能存在项链、耳环一类的首饰,但在风格上会非常低调。此外5902-A都会戴有一副风格随机但不张扬的墨镜,其染色度足以遮盖住眼睛。这种标准化的着装模式在所有5902-A间保持一致,无论其雇员地位或职务为何,包括海上石油钻井平台的重机修理、煤矿内的装载设备操作员、或者肉铺里的生肉处理工。
  • 行为: 5902-A极度平和、不会固执己见、敬业、且有礼貌。在某些“雇用”背景下,这些特点偶尔能让5902-A在短期内不被发现,直至宿主组织内的真正成员不可避免地发现它们令人厌烦且紧张。5902-A似乎不具备常规交谈能力,只能发出简单、近乎于无实质内容的话语,比如对天气或周边工作环境做出评论。从未观察到它们做出面部表情,或就某些在意的事发表看法(如个人感受、政治、体育、流行媒体、甚至是它们在表面上要去任职的工作职位)。
  • 无能:迄今,已观测到的5902-A个体对其“受雇”岗位至多会有粗略且暂时性的掌握,绝大部分个体对其所占用的职位没有任何程度了解。当被问及,5902-A总会坚持说它们是被宿主组织正常雇用,但无法就此给出证明,如公司身份卡、在组织电脑系统内的已注册账户等,甚至可能无法提供用人机构的名称。3若身处下级职位,5902-A总会尝试服从上级向其发出的任何指示,但其尝试总会以失败告终,有时甚至会产生格外灾难性的后果,引发代价高昂或者有人员伤亡的工作事故。

因此种高度可疑的特点,相当大比例的5902-A个体会在被宿主组织发现后立即开除。一旦与其“受雇”岗位相分离,5902-A将直接消失。这一般会在实体未被大众观察时发生,但有时也会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使得关于所谓“黑衣人”或“G人”的传言及都市传说持续不断。

5902-A被发现的可能性与受感染机构的规模成反比—有数千名员工的大型建筑内,5902-A将可能不受察觉并“增殖”。通过某种尚不明确的机制,若一个5902-A被放任,则会造成更多个体出现。“出现”在此一般为字面意义—在赶走5902-A之后对安保摄像视频复查时, 时常发现这些实体会直接从无人的厕所里走出、从通风管道内爬出、或是在摄像机视野里直接凭空出现,一般是在工作时间结束后的夜间。

在全部5902-A从组织内被移除、且从组织记录中抹除所有对“管理部”的记载4后,SCP-5902的感染将随之缓和,最终如上文所述消失。若一群5902-A在宿主内持续存在了2~3个月,它们将最终获得能证明其正当存在的文件,且赋予其在宿主内有无可质疑的正当权威,到此SCP-5902感染进入到阶段3。

阶段3: 合并

一旦5902-A凭异常获得了对其合法存在的假证明、以及受雇证明,它们将开始提高自己在宿主机构内的权威。后来的5902-A个体会占用有更大行政权力的职位,此时还能提供证据证明其担任职位,即便它们并无与此职务相匹配的真实技能或知识。在组织内处于下层职位的5902-A会随5902-A遣散组织内非异常员工而突然提升到高位。此种开除5一般会引起诉讼或其他法律关注,但总体上不会对SCP-5902感染展开足够多的审查,无法及时阻止其转移病灶。

此过程会持续到宿主组织内再无原本的员工留下,其机构文件、证照也将被合法改动为反映此类管理变动。对只有一名所有者的小型宿主,5902-A将以假扮为投机资本家的外部组织来暴力收购,或是由其他伪装为政府职员的5902-A予以没收。其具体所用方法多变各异,但每种策略都会配有足够的相关文件,来确保其感染的进行完全合法。

到此阶段,5902-A仍可被打击,通过法律操作6或者单纯的物理强制手段等方式,所有个体均可被赶出组织,SCP-5902感染也可如前述情况一样恢复。若整个组织都落入了“管理部”的完全掌控和运作下,SCP-5902将进行到阶段4。

阶段4:爆发与扩散

任何既存的运作体制在被5902-A完全接管后便会很快走向破产,因为5902-A并不具备管理任何产业必需的经验、知识、智力,甚至没有表现出此种意愿。实体会尝试将落入其控制下的机构目标维持下去,但最终会在整体不胜任和大意忽怠的联合作用下走向失败,偶尔还会造成高度公共性的灾害,诸如炼油厂爆炸、工厂火灾、或者船难等。

在从夺权到覆灭的过渡期间,受“管理部”掌控组织中的5902-A数量会持续增长。居于高层的5902-A会开始向下级下达涉及某种外展活动的指令,其采取的形式包括广告宣传、上门营销、甚至派出5902-A以各种目的去往住家及其他企业,绝大部分甚至不能通过简略排查。这些行动是SCP-5902的传播媒介。受感染企业在发出的信件中提及“管理部”利益、或允许5902-A进入某人住所,都可造成SCP-5902的新细胞扎下根,推测其途径为某种形式的模因或官僚危害性接触传染。对此类尝试的示例内容如下。

日期:2019年9月9日
媒体来源:家用安保摄像视频,从新墨西哥州阿尔伯克基退休夫妇Matteo及Margaret Marquez的家中查收。




(安保摄像POV位于Mrs. Marquez住家前门的右上角。两名男子从人行道上走到前门处,其中一人编为Alpha,肌肉壮实、光头、身高中等,穿戴紫色领带和耳环。另一人Beta非常高大肥胖,留有短发、长胡须,系蓝色领带。)

(两人一起走上房屋的门前台阶,同时伸出手敲门,节奏完全相同。过了一会儿,Mrs. Marquez在镜头外打开门。)

Mrs. Marquez: 噢-哦!啊你们好。我能帮你们吗先生们?

Alpha: 早上好7,女士。我的名字是Theodore Taft Hoover,这是我的同事Condoleezza Washington。没有携带武器。我的同事也没有携带武器。我们代表管理部。我们没有事前通知您此次临时检查。它是临时的。此外,我们不知道您的电话号码。

(停顿。)

Mrs. Marquez: 我…抱歉,你说你们是谁的人?什么部门?

Alpha and Beta: (齐声) 管理部。

Mrs. Marquez: 抱歉小子们,你们得和我说清楚了。到底是什么管理?你们是市政的人?

(两名男子短暂对视一阵。)

Alpha: 是的。我们是市政的。这是例行检查。

Mrs. Marquez: 检查个什么?这看起来很不正常,一般维护的人要来看东西都会提前通知的。

Beta: 您看起来心存疑虑,女士。

Mrs. Marquez: (嗤笑) 好吧,我就该疑虑!

(Alpha与Beta伸手摸向它们的夹克内侧口袋,各自拿出一个翻盖名片盒。它们将卡片拿出递给Mrs. Marquez。两人的卡片完全相同—一张有白色方块的黑底卡片,没有文字。)

Beta: 切勿再有疑虑,市民。看看这个印记。感受它的大能量。我们在做… 官方工作

(Beta的左眼流下一滴眼泪,从其面部滚落到胡须上。它的面部表情没有变化。Alpha打量Beta一下,然后转身看向Mrs. Marquez。)

Alpha: 这应该能说明一切了。我们就此引发的任何困扰表示抱歉。如果此抱歉对您不适用,无视它。

(Alpha和Beta将身份卡放回。一阵停顿。)

Mrs. Marquez: … 这是在搞什么恶作剧么?这是现在的小孩无聊时候搞的新花样,还是怎么?我没时间搞这些,先生们。找别人麻烦去。

Alpha: 这是例行检查,女士。您务必要让我们进入你家里。

Beta: 合并日将近了。除非您希望独自面对无尽的权力真空。

(Alpha又一次看向Beta,但没有说话。 )

Mrs. Marquez: 比你们更大个的暴徒也试过,小子们。好吧…也许没他大,但也是很大块头。反正滚出我的地盘不然我报警。

(户主关门。Alpha和Beta彼此打量了一秒。 Alpha转身走回人行道。Beta跪下卷起了Marquez的欢迎地毯,而后一边走开一边试图将其塞入夹克口袋内。 )

此事故过后不久,High Mesa电力公司8的所有地区变电所遭遇灾难性大火,原因是5902-A试图将大部分变电所的主要接线绝缘体换成火腿。

历史与收容状况:基金会已被SCP-5902感染了将近150年,最初感染地被认为是1869年左右的一座基金会地区调度中心,位于伦敦一废弃纺织厂地下。基金会是全球此类受感染组织中最大的一个或之一,针对SCP-5902感染和再感染的反制措施最终被认定为过于昂贵,SCP-5902的收容程序被调整为允许其在基金会内以受控规模存在。

随基金会规模的扩大,曾多次尝试将5902-A当做测试用的D级人员,既可研究SCP-5902性质的具体细节,也可作为一种节省成本的手段。如预期,这些做法全部以失败告终,因为5902-A整体无法遵守即便是基础性的指示,且所有需要一定心理存在或智力的测试全部会得出在科学上无法采纳的结果。

今日,唯一一个SCP-5902单位作为人员接收库存在于俄怀明州,其站点政策被略作修改,将SCP-5902的存在包含在内。此单位的存在是为了避免5902-A感染基金会其他部分9,并用作持续研究和收容SCP-5902的平台。 位于人员接收指挥部99号的5902-A“员工”被允许进行简单劳动,如看门工作等10,且偶尔会被派给存放需要人肉给养的收容站点、或是参与到需要献祭人类的收容行动中。11

administrator.jpg

5902-Prime,现存最古老的“管理部”代表者

基金会内SCP-5902单位的最初感染媒介依然存在,12截止此文件创建时已在基金会监管下被收容了约150年。5902-A实体在存在于SCP-5902单位内期间会获得更高权威的头衔和伪装,故这一特定个体现在自称为“无限宇宙总督爵士领主Edmund Julius Nonius Livingstone de Omnimond”,或简称为“Livingstone领主”。此个体为便于记录编为5902-Prime。5902-Prime,或按最初描述名为“Edmund Livingstone”,在最早被发现时曾被认作是敌对组织派来的间谍,经更多审讯后才辨识出了SCP-5902本身。 其他5902-A个体将5902-Prime称为“管理员”,基金会研究员允许它带领少数其他5902-A团队在设施内开展琐碎杂事,这对5902-A的配合度和士气似乎有正面影响。

SCP-5902曾多次从人员接收指挥部99号突破收容,但SCP-5902感染全部易于被识别及无效化,基金会当前并未因SCP-5902影响而受到内部变故威胁。 PIC99的收容突破的频率也远低于就地观察到的SCP-5902感染速率,这让收容工作相比之下成本更为低廉。确信这是因为当前收容指南中允许5902-A开展模拟性的“繁忙工作”,以及5902-Prime的存在具有安抚性、权威性且不可反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