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32-D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 5932-D
等级5等級5
收容等级: 收容等級:
Decommissioned

charlie.png

SCP-5932在被分级为异常前

特殊收容措施:在事故5932-001后,SCP-5932实质上已被废除,收容不再必要。

描述:SCP-5932曾为27岁欧洲裔女性Charlotte Violet Owens,此前作为非异常工作员被基金会雇用于MTF ζ-12(“龟趴”)1。SCP-5932与基准人类没有差异,只是具备基金会战斗人员应有的高级搏斗技能。

在经过长度似为随机的一定时间2后,SCP-5932及其所有后续个体会通过某种尚未辨识的异常过程来复制自身。后续个体在生理和心理上完全相同,所有个体间具有一集体记忆。每一个体均可独立行为和运作,但研究表明,由于人类认知存在极限,个体的增多会损害SCP-5932的记忆及感知能力。

附录5932-1:开发

SCP-5932最初是在2008年作为安保守卫被基金会录用,她在Site-49驻守4年,直至收容突破049-213发生。在事故中身受近乎致命的重伤、又完全康复后,SCP-5932因在岗位上的典范式表现被提拔到MTF ζ-12(“龟趴”)。

于2013年,SCP-5932志愿参与海星计划—基金会开发具超级再生能力人员的工作项目。因此计划的性质,只有被认定为对基金会足够忠诚的人员才能获批接受实验。下列文件来自海星计划档案库,其内容涉及SCP-5932的开发及异常性质的初步分析。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6/27/2013

相关者:

  • 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 初级研究员Akari Ito
  • 特工Charlotte Owens

[开始记录]

Owens被关在标准人形医疗单元内,与SCP-████相连。Abelson检查元件,Ito则负责监控生命体征。

Ito:初始化进行中。

Abelson慢慢点头。

Abelson:以及你确定—绝对确定—这次的融合能够稳定吗?铰接需要尽我们所能地清洁,如果委员会让我们浪费外勤特工我肯定会受天谴—

Ito:是的,Abelson先生—

Abelson:博士。

Ito:抱歉。对象具兼容性,误差幅度约为2.4%。考虑到在SCP-████上观察到的波动,约为5.1%。

Abelson顿了顿。

Abelson:前一对象的幅度是多少?算上调整,当然。

Ito查验此前记录。

Ito:3.9%,博士。不过,考虑到各种情况—

Abelson:—人类对象比实验鼠有更高的基因复杂性,是的,我明白。

Abelson停顿。

Abelson:所以当前对象在所有获批候选人中与SCP-████有着最高的兼容性?

Ito:她是目前惟一的一位志愿者,博士。

Abelson顿了顿。

Abelson:有趣。我还以为有更多人会对永生感兴趣的。

Ito:通盘考虑的话,博士,我会认为人体实验本身就很令人反感。

Abelson:好吧,现在这就是你的工作。要习惯。

沉默。

系统表示程序完成。

Abelson:啊,弄好了。

解冻过程中产生的蒸汽从仓体内排出,中央隔间开启。

Ito靠近观察,这时Owens睁开了眼睛。

Ito:你感觉如何了,Owens特工?

Owens快速地连续眨眼数次。

Owens:我—我头疼到裂开。

Ito转身看向Abelson,他似乎并未留意,而是在用手指抚摸左太阳穴上的一道疤痕。

Owens:所有东西还都有点…模糊?

Owens眨眼,她的虹膜开始复制。

Ito:Owens特工?

Owens:出什么事—

Owens未能把话说完,一套新的牙齿就开始从她的中门齿间长出,迫使她的下颌张开到脱臼。多余的组织、骨骼和肉质从她的身体两侧突长而出。

Owens试图发出痛苦的声音,但很快因为颈部错位而失声,她的衣服也被形成中的肋架刺破。第二套器官在她暴露在外的腹腔外形成,其外包裹着新长出的组织,而后开始组合成一个模糊的人形体。

两个人形猛烈地撕裂开来,所有额外赘生物和Owens剩下的衣物被排泄掉。全部损害和切口开始愈合,最后留下了两个完全相同且没有受伤的SCP-5932个体。两名个体似乎都处于休克状态,做出蜷缩的姿势。

沉默。

Abelson:好了,我们来看看成功没有。镇静剂加手术刀,谢谢,把她的手按好了。

[记录结束]

计划报告

2013年6月28日
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很遗憾,SCP-5932-1并未再生出被截除的手指。不过,虽然海星计划似乎没有成功,共享意识对受训外勤特工而言有近乎无尽的应用潜力。能看到SCP-5932在14天隔离后重返现役岗位将是无比梦幻的,我也诚挚希望这劳动果实能在我继续处理期间用在好处。

Ezriel Abelson
高级研究员,超常生物学部11单元

附录5932-2:隔离

下列文件中记录了SCP-5932被隔离初期4 中的重要事件,造成了收容措施的建立。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6/29/2013

相关者:

  • 研究员Akari Ito
  • 安保职员Marcus Brown
  • SCP-5932-2
  • SCP-5932-4

[开始记录]

Brown在隔离单元外,Ito给SCP-5932-2递送早餐。Brown与Ito都穿着防危害材料强化气闭服。

Ito:早上好,Owens小姐。

SCP-5932-2:不是SCP-5932?

Ito没有回应,把托盘放在SCP-5932-2面前。

Ito:你得吃东西。

SCP-5932-2点头,看向食物。

Ito坐在SCP-5932-2对面。

Ito:你现在感觉如何?

SCP-5932-2抬起头,同时咬了一口面包。

SCP-5932-2:模糊地)魔幻。

SCP-5932-2吞咽。

SCP-5932-2:两个大脑。四个眼睛。八条肢体。我感觉完全正常。

沉默。

Ito:你忘记你是人类的那一刻,就是你不再是人类的那一刻。

Ito站起看向一边。

Ito:需要什么的话就告诉Brown,Owens小姐。以及恳请你,好好休息。

SCP-5932-2:噢,肯定的。你们给这些枕头里填的是什么?砖头—

SCP-5932-2停下开始咳嗽。

Ito转头看向SCP-5932-2。

SCP-5932-2按住腹部,继续咳嗽。

Ito:你没事吧?

SCP-5932-2把肢体向身躯靠拢,同时发出痛苦的声音。

Ito往回退了一步,Brown也进入房间。

SCP-5932-2倒在地板上,试图讲话。

SCP-5932-2:为什么我会出这种事—

SCP-5932-2的颈部沿着中心分裂开来,其胸口上出现一个中心腔洞,内部组织暴露在外。

Brown看到Ito震惊地看着SCP-5932-2,示意他离开单元。

SCP-5932-2在下颌处长出了大量多余组织和肉质,而后形成了第二个头部,五官和毛发也在生长形成。腹部中穿透而出的大块骨骼开始被肉质和组织快速包裹。SCP-5932-2的制服撕裂开来,其形体开始分离为两个独立的人形。

SCP-5932-2与-4躺在地板上,全身覆盖体液,不受控地抽泣着。

[记录结束]

行政提醒

2013年7月5日
主管Azalea Calloway


尽管你百般抵赖,SCP-5932仍在持续复制,当前已有64个个体。考虑到我们这只有150个隔离单元,SCP-5932会在两次复制事件内变得无法收容。这才只过了一星期,我们的站点已经快达到最大上限了。

我非常明白生物异常不应在隔离期间被干预。但是,O5指挥部已经一致投票许可将SCP-5932作为例外,以免我们的站点陷入失序之中。因此,我重新调配你导SCP-5932上,立即生效。

这是你搞的事,Abelson。给我把它控制住。

A. Calloway
Site-49主管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7/5/2013

相关者:

  • 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 研究员Akari Ito
  • 安保职员Marcus Brown
  • SCP-5932-1
  • SCP-5932-64

[开始记录]

Abelson和Ito进入SCP-5932-1的隔离单元,Brown陪同SCP-5932-64进入隔离单元,将其安置在SCP-5932-1对面。两名个体直立而坐,都闭着眼睛且双臂交叉。

Abelson:我也不喜欢,但Calloway没给我们多少选择,不是吗?

Ito咬住她的嘴唇。

Abelson:我们就希望这能有用吧。

Brown后退几步,对Abelson点头。

Abelson:那好。继续。

Ito拿起注射器靠近SCP-5932-64。

Ito:如果你不动应该不会很痛,好吧?

SCP-5932-64顿了顿。

SCP-5932-64:那里面…是什么…?

Ito没有回答并准备用注射器注射。

SCP-5932-64:是不是…要命的?

Ito:我可以看下你的右臂吗?

沉默。

SCP-5932-64突然站起,背靠在墙壁上。Brown本能地做出反应,举起手枪瞄准SCP-5932-64。

Ito:我很抱歉,Owens。但是,求你—这总要比子弹好些,对吧?

SCP-5932-64愣住而后坐下,Brown将他的手枪放下。

Ito:就想成是去睡觉了—

Ito将注射器插入SCP-5932-64的肘部。

SCP-5932-1与-64:我—我还会醒过来吗?

Ito没有回应并开始了注射。SCP-5932-64的身体逐渐开始limp,而后倒在地上不再活动。

Abelson跪在SCP-5932-1一旁。

Abelson:SCP-5932?

沉默。

Ito走到了SCP-5932-1身旁,把手搭在它的肩上。

Ito:Owens小姐?

SCP-5932-1慢慢抬头看向Ito。

Ito做出手势,Abelson起身对Brown慢慢点了点头,他对着对讲机说了些无法分辨的内容。

Ito:我很抱歉。

Abelson看向一边,SCP-5932-1按住头大喊起来,枪响声在隔离单元间回荡。

[记录结束]

实验报告

2013年7月6日
SCP-5932


由于对独立SCP-5932个体进行无效化并不会永久性影响到其他个体,我提议将定期处决多余SCP-5932个体作为对象收容措施的常态维持。除此之外,对象可以作为标准的人形异常来收容。

Ezriel Abelson
高级研究员,超常生物学部11单元

附录5932-3:收容

下列内容为SCP-5932的收容记录,由Akari Ito研究员汇编,认定其与造成事故932-001的心理状况有关。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7/7/2013

相关者:

  • 研究员Akari Ito
  • SCP-5932-1

[开始记录]

Ito进入SCP-5932-1的收容单元进行定期体征检查。SCP-5932-1坐在床上,用一本基金会制笔记本进行记录。

Ito:早上好,Ms. Owens。

Ito把扫描器放在了SCP-5932-1的手指上,给它的手臂缠上血压测量带。

Ito:今天感觉如何?

SCP-5932-1:你觉得子弹感觉如何?

沉默。

Ito:行政那边不会批准注射—

SCP-5932-1:对的。子弹便宜又高效。我明白。

Ito结束为SCP-5932-1量血压。

Ito:118/80。我还要你的体温。

Ito启动热扫描器,跪在SCP-5932-1面前。

Ito停顿。

Ito:37°。

Ito把测温仪放回口袋并起身。

Ito:你以前是龟趴的。你以前就被杀过,对吧?

SCP-5932-1抬头。

SCP-5932-1:这怎么了?

Ito:杀人真的会越变越容易吗?

SCP-5932-1蔑笑。

SCP-5932-1:这是传烂了的老调。杀人从来不会让你的良心好受—你要么还是人,要么就不是。但当你要失去点什么的时候,你到是可以说服自己这是值得的。

Ito点头。

Ito:而你又有什么必须要失去的呢?

SCP-5932-1耸肩。

SCP-5932-1:很多。但只有人才值得为之赴死。

[记录结束]

个人记录

2013年7月7日
SCP-5932


死了的人没有死
他们只是活在我的脑子里
— 《42》,酷玩乐队

Josie,

每次有一个我倒下,就像有一部分的我随之死去。我知道这很疯狂,因为我还是活着的,但我就是必须要琢磨,到什么程度就不是我了?

就像是托里拆利小号—你以前沉迷的那种递归几何学之类。每次有个我死去,曾经的我就被半分,但我永远也不会离去。但如果我只是我自己碎片的碎片,活着到底还有什么意义?

然后是你。上帝啊,我太想念你了。

Josephine Lillian Whitley。依然不知道为什么我为什么能受得了你那些理论还有思想实验还有如此等等。太过聪明以至于很乏味。该死,对我来说太过聪明—

我。Charlotte Violet Owens。我想追根溯源,我也只是另一个愚蠢的姑娘,害怕死亡或者坠入爱河。太在意自己的利益,对周边的人太有野心。你可曾知道过我对你的感受?你是否感觉也一样呢?

我希望你有。我希望你知道我我曾经太害怕死去因为我害怕离开你。我希望你知道每次我说你是傻瓜,我其实是在叫我自己傻瓜,因为我只是想告诉你我爱你但当我到处游行想自我逃因为我害怕。—

我希望你忘了我。我希望你不要在乎Charlie Owens这个狗屁人,或者我是谁,或者我在做什么。

我希望我也忘了。

然后我就没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Charlie
前MTF ζ-12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 7/10/2013

相关者:

  • 研究员Akari Ito
  • SCP-5932-1

[开始记录]

SCP-5932-1躺在床上一边揉捏脑后,Ito走入单元内。

Ito:又睡不着?

SCP-5932-1长舒一口气,转身面向Ito。

SCP-5932-1:要不是你凌晨1点在这唠叨就不会。

Ito给SCP-5932-1递来一个杯子。

Ito:茶会有帮助吗?

SCP-5932-1蔑笑。

SCP-5932-1:茶只是富人家卖死掉树叶的噱头。

Ito微笑。

Ito:这谁说的?

SCP-5932-1:Josie—一个,呃,我在龟趴的一个朋友。

Ito:嗯。

Ito把杯子放在桌上。

Ito:个人来说,我认为茶叶是对已逝之物的纪念。

SCP-5932-1没有回应,继续揉搓脑后。

Ito:这提醒我了。

Ito把一个小药箱放在SCP-5932-1身旁。

SCP-5932-1坐起来。

SCP-5932-1:止痛药?

Ito点头。

SCP-5932-1微笑,拿出一个小白药片,喝了一口水将其吞下。

Ito坐下,SCP-5932-1闭上眼同时继续揉搓脑后。

Ito:痛的有多厉害?

SCP-5932-1:痛还不是最坏的。但也没有人能做些什么。

Ito低头看向SCP-5932-1。

Ito:你介不介意告诉我最坏的部分是?

SCP-5932-1:砖头枕?

Ito微笑。

SCP-5932-1吐了口气后低下头。

沉默。

SCP-5932-1:是一秒前。知道我要死了。

Ito皱眉。

Ito:但你其实没有死,不是吗?

SCP-5932-1摇头。

SCP-5932-1:也许我还没有,但他们肯定是。

SCP-5932-1停顿。

SCP-5932-1:不是说我不知道我们中有一个能活。而是—我止不住要想这次是不是我要去死。

SCP-5932-1停顿。

SCP-5932-1:还有这种纯粹的—纯粹且终极的绝望感。—就像蝴蝶在飓风之中。我止不住要害怕。

SCP-5932-1:我可能会死,或者我可能会活到再次去死,但还是有那么多的我要被杀掉。

沉默。

Ito:我很抱歉。我是说,我甚至无从领会—但我希望,也许,这样能好些—

SCP-5932-1蔑笑。

SCP-5932-1:死怎么能变得“好些”?

Ito:我—

Ito停顿。

Ito:我是在想—想着也许有一天,死亡会变得如此熟悉,就像你们是好朋友。

SCP-5932-1:怎么,就你和我这样?除非我有严重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

SCP-5932-1躺了回去,背朝Ito。

Ito叹气并起身。

Ito:晚安,Owens小姐。

[END LOG]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 7/12/2013

相关者:

  • 研究员Akari Ito
  • SCP-5932-1

[开始记录]

SCP-5932-1正在床上听音乐,Ito进入单元内。

Ito:早安,Owens小姐。

SCP-5932-1摘下耳机并暂停音乐,而后转头面向Ito。

Ito对着SCP-5932-1的MP3播放器点了下头。

Ito:你在听什么呢?

SCP-5932-1:酷玩。

Ito点头。

Ito:总之,我是来给你量体征的。

SCP-5932-1伸出手臂给Ito缠上血压测量带。

Ito:把这放在手指上。

Ito把扫描器递给SCP-5932-1后等待。

Ito:117/80。体温。

Ito拿出测温仪对准SCP-5932-1的前额。

Ito:37°。

沉默。

SCP-5932-1:海星计划的意义是什么?

Ito皱眉。

Ito:嗯?

SCP-5932-1:对Abelson而言,我是说。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Ito停顿。

Ito:你为什么当上了海星的志愿者?

SCP-5932-1停顿。

SCP-5932-1:我差点死了一次,我觉得。

Ito:是的。在你的医疗文件里有。

SCP-5932-1点头。

SCP-5932-1:这有点讽刺,我志愿参加海星来逃避死亡,结果现在每天都要面对它…

SCP-5932-1停顿。

SCP-5932-1:如我所说,只有人才值得为之赴死。我那会儿不知道海星会对我做什么,但我为了Josie去做了。现在—

SCP-5932-1吞咽。

SCP-5932-1:我觉得我再也见不到她了。

沉默。

Ito:我觉得Abelson也一样,是想逃避死亡。只是…他在这过程中失去了自我。

[记录结束]

个人记录

// 2013年7月12日
SCP-5932//


看星星,
看它们为你如何闪亮
— 《黄》,酷玩乐队

Josie,你可记得我们以前躺在我们的铺上听着XY密码入睡,或者心血来潮,或者那晚上你剩下的随便哪首歌?你一开始就是这么把我带进酷玩的—我也是如此深入你的。

我曾经希望我躺在你身旁,我们在沙滩上看星星,只有你和我,永远。

现在,我只是很高兴我还记得。

Ito觉得我在覆写掉老的记忆,因为人类只有这么多点心理存量。该死,我现在连中间名都记不住了。不知道还要多久我会完全忘记自己的整个名字。以及还要多久我会忘记你?

而等我忘了,意义在哪?

我是说,我还会是谁?就像曾经存在过的Charlie和现在存在的这人不一样了—不确定是不是因为有什么东西从她这被夺走了,还是说她只是不再完整。

Charlie
前MTF ζ-12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7/15/2013

相关者:

  • 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 SCP-5932-1

[开始记录]

SCP-5932-1正在闭眼听音乐,单元的门开启。

Abelson:早上好,SCP-5932。

SCP-5932-1睁开眼睛突然定住。

Abelson:放松。我只是来采集你的体征。

SCP-5932-1没有回应。

Abelson:手臂,请。

SCP-5932-1没有活动。

Abelson:只是说一句,我并不想要来这。但研究员Ito今天确实没空。

SCP-5932-1叠着手臂埋下头。

Abelson:配合能加快进程。

SCP-5932-1没有回应。

Abelson叹气。

Abelson:老实说,看着我自己的错误让我…恶心。我并不想要这—

SCP-5932-1:大喊)你到底想要什么?

SCP-5932-1站起与Abelson对视。

Abelson:我想要杀死死亡。

SCP-5932-1蔑笑。

SCP-5932-1:你杀的是Charlotte。我是什么?

Abelson:你不懂—

SCP-5932-1向前倾身逼近Abelson。

SCP-5932-1:低声地)我有什么不懂的?

Abelson冷静地把头发往后拨去,用手指划过他左前额的一道伤疤。

Abelson:2012年12月10日是你肺叶被打穿的日子—也是我的头骨被打碎的日子。我们在同一天面对了死亡,而我们此后都在逃亡。

Abelson顿了顿。

Abelson:你现在死了多少回?你肯定习惯了。但我—

Abelson摇头。

Abelson:死亡把我们两人的自我都给夺去了,SCP-5932。

Silence.

SCP-5932-1:SCP-5932—现在这就是我了吗?

Abelson悲哀地微笑。

Abelson:说得对。至于我..我只是另一个博士而已。

Abelson停顿。

Abelson:我也许是活着,但死亡已经从我这窃走了Ezriel Abelson。

[记录结束]

个人记录

2013年7月21日
SCP-5932


死亡会变得如此熟悉,就像你们是好朋友。
— Ito

我不怕死。为什么我要怕?

死亡就是只小麻雀,每天晚上都来敲窗户要带我走。他每晚都在我对着玻璃入睡前来到。然后我醒了过来,好像Charlie是另一次人生的一场梦,而我只记得些残片—失序且错位。好像我再无归属。

我不怕死。我这哪叫活着?

SCP-5932
Charlie

附录5932-5:事故5932-1

下面是关于事故5932-1及伦理委员会后续相关调查的抄录。

音频/视频记录

日期:7/22/2013

相关者:

  • 安保职员Jordan McNamara
  • SCP-5932-1
  • SCP-5932-2

[开始记录]

SCP-5932-1与-2对坐在房间两侧。巨大的蜂鸣声响起,McNamara进入。

McNamara:好了,你们该怎么办。起来对着墙。

SCP-5932-1慢慢起身走近SCP-5932-2,后者站起身面朝墙壁。

SCP-5932-1站在SCP-5932-2身旁,同样面朝墙壁。McNamara靠近个体,伸手去拿手枪。

McNamara:站着别动。

McNamara把枪筒顶住SCP-5932-2的头,准备开枪。

SCP-5932-2突然转身把枪大飞出去,SCP-5932-1则对McNamara进行了锁头。

SCP-5932-2将枪捡起,McNamara挣扎着想要摆脱SCP-5932-1的锁头,对其下腹部快速打击数次。SCP-5932-1快速地用膝盖顶击McNamara的面部,同时试图束缚其手臂,此时McNamara打出多发子弹,在单元墙壁上弹开、未造成伤害。

SCP-5932-1:求你—别动了,我不想死—

SCP-5932-1话没说完就被McNamara过肩摔倒,摁在地上。

McNamara:大喊)闭上嘴 —

McNamara话没说完,便被SCP-5932-2用手枪打穿前额。

SCP-5932-1和-2彼此对坐,相互直视对方。

SCP-5932-2慢慢举起手枪,摁在自己的前额上。

SCP-5932-2:我很快就会再加入你的,Charlie。

SCP-5932-1闭眼,SCP-5932-2开枪。

SCP-5932-1痛苦大喊,SCP-5932-2倒下,血从脑中流出。

SCP-5932-1倒在地板上抓挠头部,拿起手枪摁在自己的前额上。

SCP-5932-1停顿。

SCP-5932-1开枪。

手枪内没有子弹,传出巨大的咔哒声。

SCP-5932-1笑着开始不受控制地抽泣,而后倒在SCP-5932-2的尸体上。

[记录结束]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7/22/2013

相关者:

  • 伦理委员会联络员Lee-Saeng Kim
  • 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开始记录]

Abelson坐在狭小的办公室内。

Kim开门进入房间。他走到桌边,与Abelson对坐。

Kim从夹克里拿出一个小瓶子,喝了一口。

Kim:早上好,Ezriel。

Abelson:Ezriel?我只是个博士。

Kim笑了笑。

Kim:就按你说的吧。那么,我知道你我都受够了客套,所以我们就节约时间直奔主题,好吗?

Abelson点头。

Kim把一份文件放在桌上。

Kim:我猜你知道这里面说的是什么吧?

Abelson盯住文件。

Abelson:SCP-5932?

Kim:Charlotte Owens,是的。为何你不给我简述一下她的收容措施?

Abelson:我肯定你的文件里有。

Kim:好吧,我是希望听你亲口说一遍。细节可能在转述中有些丢失,这么说吧。

Abelson把文件滑过桌子后打开,拿出第一份文件后调整了一下眼镜。

Abelson:“SCP-5932将被收容在标准人形收容单元内。在被带出单元时,每一个体应有不少于两名精通高级搏斗训练的处理员随时予以监控。”

Kim从小瓶里喝了一口。

Abelson:“每隔24小时,多余的SCP-5932个体将被安乐死—”

Kim:是杀死。

Abelson:抱歉?

Kim:就是造成某人或某物的死亡—

Abelson:我知道“杀死”是什么意思。

Kim:那也许你该考虑下把它加入到你的词汇表里。

Abelson摇了摇头。

Abelson:她没有被杀。她死不了。

Kim微笑。

Kim:是这样么?

Abelson:低声地)Owens已经去了。

Kim从小瓶里喝了一口。

Abelson:“因个别个体间具有相同性质,被选中进行处决的具体个体将通过随机抽选决定。”

Kim:那好吧。来点小演示,你不介意吧?

Abelson没有回复。

Kim从口袋里拿出一根笔。

Kim:这是一颗子弹。

Kim用笔指着Abelson的前额。

Kim:如果它穿透你的脑袋—

Kim清脆地咔哒一摁,伸出了笔尖。

Kim:—会出什么事呢?

Abelson呲牙,用手按住前额。

沉默。

Kim向后靠在椅子上,叉起双臂。

Kim:假设你当前的收容措施能永久有效,这将会是多少次死亡?

Abelson:她已经不算是活着了—她早就走了没有留下。

Kim:Owens还活着,截止我上次检查。

Abelson摇头。

Abelson:SCP-5932还活着。就算现在没有它迟早也会适应的。

Kim:你呢?

Abelson停顿。

Abelson:我适应了。

Kim大笑。

Kim:而这就是所谓的海星,对吧?

Abelson:低声地) 这就是Ezriel在我这仅剩的部分。

沉默。

Kim:好。接下来的事情是这样的。

Kim把手叠在桌子上。

Kim:你将被永久性移出海星项目。若有任何异议你可向计划管理局提出—虽然那时候你要解释下为何你会名列人体实验黑名单。

Kim顿了顿。

Kim:以及你要彻底放过Owens。让她安心死去。

[记录结束]

附录5932-5:废除记录

废除提案


项目编号:SCP-5932

项目等级:Euclid

首席研究员:高级研究员Ezriel Abelson

支持人员:不必要*

请对您申请理由对应的方框进行打勾或填选:
☐ 揭开面纱情景风险极高
☐ 极度危险
☑ 昂贵
☑ 伦理顾虑
☐ 法律顾虑
☐ 有能力废除的Apollyon级项目
☑ K级情景风险高(若是如此,请说明具体类型(多种类型):NK级2型
☐ 其他(请说明):

概要:SCP-5932的收容有违伦理,且因无无限安乐死的理论性需求无可维系。此外,SCP-5932死亡个体的焚化遗骸最终会对地球大气造成影响,令其不再宜居。

*此提案已在O5议会和/或伦理委员会直接委任下上交。

音频/视频抄录

日期:7/24/2013

相关者:

  • 研究员Akari Ito
  • SCP-5932-1

[开始记录]

Ito进入单元内,坐在SCP-5932-1身旁,对方正用手抱住脚,头埋进膝盖间。

Ito:Owens小姐?

SCP-5932-1没有回应。

Ito叹气,准备了一根注射器。

SCP-5932-1:低声地)Owens死了。

Ito看向SCP-5932-1。

Ito:Owens死了?

SCP-5932-1点头。

Ito:怎么死的?

SCP-5932-1顿了顿。

SCP-5932-1:某个对Owens很重要的人曾经问她,一堆沙里有多少颗沙粒。

SCP-5932-1顿了顿。

SCP-5932-1:一个Charlotte Owens里能有多少个SCP-5932个体?

Ito点头,没有回答。

沉默。

SCP-5932-1:你知道为什么Owens怕死吗?

Ito顿了顿。

Ito:我觉得Owens并不是怕死。她是准备去死。她志愿参加海星项目,就是—

Ito顿了顿。

Ito:我其实认为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怕死,你要知道。我认为,我们只是在害怕失去我们的所爱—害怕失去我们的自我。

Ito顿了顿。

Ito:但即便你不再是曾经的你了—即便老的你已经死去了—这也不是说你无所归属,或者你活该去死。以及我—

Ito顿了顿。

Ito:如果是轮到我,我会说我应该有生的机会。不在于你曾是谁,而在于你本可以成为谁。你不必像死亡如影随行般活着,你也不必害怕它。

沉默。

SCP-5932-1叹气。

SCP-5932-1:我觉得现在说这已经太晚了。

Ito慢慢点头,带着注射器靠近SCP-5932-1。

Ito:就想成是去睡觉了。

SCP-5932-1悲伤地微笑,抬头看向Ito。

SCP-5932-1:我还会醒过来吗?

Ito吞咽一口,慢慢地将注射器挤入SCP-5932-1的前臂。

SCP-5932-1翻起白眼,身体倒地不动。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