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5992


根据监督者议会指令

以下文档为4/5992级机密
禁止未授权访问。

599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5992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文件服务器通知:


以下是2020年6月10日之前版本的SCP-5992数据文件。本文档为提供背景资料而被保存。一份反映已更新的收容措施和描述的修订版文档正在等待审定。


800px-Delphi%2C_Greece_Cave_%286848880694%29.jpg

SCP-5992入口

特殊收容措施:已在SCP-5992周围建立起一道长1km的围栏,使用掩盖措辞G-03“遗址”。为防止平民接近SCP-5992,标准安全防护措施已就位。

SCP-5992内部已编为临时站点-5992。应有4名在Barton服从度测试中得分至少为75的女性人员驻站。人员应每晚执行梅纳德(酒神女信徒)协议。所选人员需有在神秘性或仪式性收容措施方面的工作经验,且一经选中将无限期驻留在Site-5992。对梅纳德协议的完整描述见文件5992.1。

描述:SCP-5992为一处位于希腊德尔斐一洞穴下方2km处的超空间异常。

SCP-5992为一由已雕刻大理石建造的巨大八角形区域,宽度为150m,高度不确定。SCP-5992包含无数的“层级”,向该结构表观的顶部上升。每层的墙壁开有通向4条垂直地道的开口,且在每个顶点处装饰有无法熄灭的火炬。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地道——除了通往项目本身的地道外——连接到该结构的另一层。走过隧道的个体会发现其出现在位于自己正上方的地道口。重新进入地道可逆转这一过程,使得进入者可以在各层间上下行。

在SCP-5992的中心有一深度不定的陷洞,其周围被雕刻出一张有胡须且口部张开的脸。

附录5992.1:梅纳德协议

梅纳德协议


前言:以下协议为与临时站点5992驻站的前ASCI专家协作研发,被认为对SCP-5992的主动收容是必要的。

摘要:梅纳德协议为收容SCP-5992而研发。

协议信息:梅纳德协议遵照至少在公元前1000年就已存在的某些通用的狄俄尼索斯献祭仪式。据了解,这些仪式出现偏差会对SCP-5992的收容造成不利影响。以下是该协议的一份提纲,协议应每晚由临时站点-5992驻站人员执行。任何持有4级权限的人员可向临时站点-5992处请求获取一份对协议的完整详述。

  • 一名D级人员对象1应被送往临时站点-5992。可由站点主管决定执行协议12。
  • 由临时站点-5992驻站人员扮演“司仪”,对象扮演“容器”
  • “容器”应从rhyton2中饮葡萄酒并被retis3束缚。
  • 用鼓和排箫演奏一仪式节奏乐后,“司仪”应穿上长袍,戴上月桂冠。每位“司仪”在手腕处制造一小伤口并将该过程中流出的血倾倒在“容器”身上。
  • 使用一把kopis4从对象身上割下一块肉,由所有参与仪式者(包括“容器”)食用。
  • 在食用肉后,将“容器”从retis中释放并扔进SCP-5992中心的洞。

附录5992.2:伦理委员会内部备忘-2020年6月10日

伦理委员会内部备忘
Area 179
爱德华 T. 杜恩博士


致委员会:

上周,当一份异常研究部的归档文件缓存被上传到SCiPNET服务器进行审查时,我注意到了SCP-5992的文件,这明显是草稿文档,被认为是次要到了在文件柜里吃灰几十年都不为过的程度,而这些文件的命运也的确如此,直到一名秘书发现了它们。一共有30份左右的文件,大部分都是描述已知且妥善记录过的异常,但同时还有这个

我在下方附上了该文档。不必说,我感到十分震惊。假如这不是个玩笑,这里面有一些令人不安的暗示。具体来说,我很为这个文档背景的完全缺失而担心。没错,仪式性收容措施——即使是那些包含可怕行为的——对于某些异常的收容来说十分重要,但这里却没有对此给出正当的理由。实际上,该文档中故意避免了给出答案。

这份文档写于1965年,自此以来完全都没被注意到。如果梅纳德协议在那时就已经存在了,谁又能说它现在就不存在呢?我们到底在这里面收容着什么?

59e47d4486f39ec9.jpg

#附录-5992-SCP-SEC

我自己做了点研究。结果看来这东西最初甚至不是我们的,而是一份转移过来的ASCI文档
,在混乱中丢失了——可能是因为原文档(见附件)就和现在一样地模糊其辞而缺少信息价值。此外,那份文档提到了一个叫“Bacchanalia”的、某种ASCI接触过的狄俄尼索斯教团。考虑到,没错,美国因素,ASCI没有直接参与SCP-5992的收容,但他们为该教团提供了资源来进行收容。当ASCI合并到基金会中来,许多旧的ASCI收容资金被存档了,而这些钱的去向则不常有人关心。我尽可能地去深挖以我的权限所能看到的一切信息,显然临时站点5992也在资金分配名单上。我要提出合理怀疑:对这个异常的收容并需要人祭仪式,而ASCI根本不明白这一点,或者是被Bacchanalia误导了。

我提议直接调查SCP-5992,弄清楚德尔斐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又能对此做些什么。如果有生命由于我们的粗心大意而落入险境,我们必须刻不容缓地作出补救。

此致

爱德华 T. 杜恩博士

附录5992.3:临时站点-5992探索
注:以下为临时站点-5992初次探索的音视频抄录。机动特遣队Zeta-9(“鼹鼠”)被派遣调查站点并收集有关SCP-5992的更多信息。

探索记录5992-1
音视频抄录


日期:2020年6月11日

  • Z-9 Ajax - 队长
  • Z-9 Roswell - 火力组
  • Z-9 Skinner - 火力组
  • Z-9 Laos - 超常科学/通讯员

<开始记录>

Ajax:我们到了…绿灯

Roswell:好。

Skinner:检查,检查,检查,检查。

Laos:认真的?

Skinner:这是为——

Ajax:闭嘴,我们走吧。

小队列队进入洞穴,开始向临时站点-5992行进。每位队员打开了其肩装灯。

Ajax:异常位于下方两公里。直线距离。

Laos:我的天,臭死了。

Skinner:我正在通过开口。该死。(咳嗽声)

Ajax:你会慢慢习惯的。你在威尼斯的时候就做过这种事。

Skinner:对,去他妈的威尼斯。(停顿)今天对Ros来说可真好啊。

Laos和Ajax大笑。

Roswell:爬。就连我也闻到了。

Skinner:嗯,什么样的味道?

Roswell:闻起来就像死亡。

Skinner将他的肩装灯打向右侧,照出了一堵满是难以辨认的黑色奇术符文的墙。

Skinner:喔,喔,慢着点。

Ajax:Laos?

Laos接近了墙壁,举起她的手伸向符文。

Laos:没有线索。没有普遍性的迹象,这可能是一种已灭绝的方言。

Ajax:他们也不会停下的。(停顿)好了,继续前进。

小队前进了五分钟。无关对话已移除。

Roswell:你们没有安全感,是吗?

Skinner:为什么呢?谁他妈的会从这里出来?

Roswell:Ajax说他们献祭平民。至少曾经是这样。

Laos:可能现在还是的。

Roswell:你觉得可能会有某种——我也不知道——保护性措施?有个哨岗或者别的什么东西在这洞穴附近?我们还在给这天杀的地方出资呢。

Skinner:保护性措施?那可真是夸张,Ros!

Roswell:我们正在靠近一个曾经按常规用来扔人进去的大坑。记住这一点。

小队前进了十分钟,来到了地道尽头附近的一处开口。无关对话已移除。

Ajax:那儿就是我们的skip了,伙计们。振作起来。

小队进入SCP-5992。可见中间摆放着式样过时的基金会装备和各种物件,横贯该异常的第一层。一个简单的天花板被建造以堵住第二层中间的开口。

Skinner:如你所想,一个人都没有。

Roswell:这是个不错的地方。我几乎感觉像是穿越回了过去。

Ajax:不错。Laos,开始调试设备。Ros,Skinny,迅速把这个地方扫一遍。(指向洞口)然后我们就去对付那个了。

小队分散开来,开始探索临时站点-5992。在地面上发现了梅纳德协议中使用的几件物品。大理石地面沾有已干的血迹。

Laos:看看这些,从那个仪式来的东西。,好多血。

Ajax:我本不该这么说的,但请不要碰任何东西。晚些时候所有东西都要打包带回去。

Skinner进入了通向入口东部的地道,在第二层出来了。这一层看似是用作要被献祭的对象们的等候区。

Skinner:(大笑)那就跟我期待的一样有趣啊。

Ajax:(来自对讲机)Skinner!给我滚下来。我们等下得把站点里剩下的部分走个遍。快过来帮我们。

Skinner:好,好。

Skinner下到第一层,在那里Ajax和Roswell站在洞口边缘附件。Laos坐在角落里,从她的背包中拿出通讯设备。

Skinner:上帝啊,那得有多深?搞个落锤测试?

Roswell:谁有什么东西可以扔下去的吗?

Skinner:捡块石头啊,蠢货。

Laos:可能需要用到你,Skinner。

小队成员集体大笑。Ajax折断一根荧光棒并摇晃它,当荧光足够亮时,她将棒扔下了洞口。

沉默。

Roswell:你,呃,什么都没听到,是不是?

Ajax:没有。

Skinner:(停顿)卧槽。

Ajax:得了。(拍拍Skinner的背)拿上装备,Skinny。

<结束记录>


探索记录5992.2
音视频抄录


注意:接下来几个小时,小队搭建了一绳索系统以下降到洞中。Laos殿后,监视锚点并作为紧急情况下的接替者。现配有绳索装备的小队正在准备下降。


Ajax:各位都安全吗?

Skinner和Roswell系上他们的绳索。

Skinner:一切都好。

Roswell:我也是。

Ajax:系好绳索。Laos?

Laos:无线电畅通。在下面小心点,OK?

绳索小队将绳索的一端固定在各自的锚点,开始下到洞中。

Roswell:(咳嗽声)我的天,Ajax,你闻不到吗?

Ajax:我都已经对气味不敏感了(大笑)。我在农场干过活,记得吗?那对我的感官有不小的影响。

Skinner:所以,呃,下面到底有什么鬼东西在等着我们?

Ajax:只是许多友好的尸体,像往常一样。希望就是那样吧。

Skinner:嗯,他妈的让我们希望是这样。

小队下降了20分钟,显然并没有接近底部。

Skinner:你说我们还要这样下去多久?

Ajax:无可奉告。希望我们的绳子够长。(大笑)

Laos:(对讲机)你没事的,相信我。

Roswell停下来。他将自己与绳索扯得更近。

Roswell:你听到什么了吗?

可听见一微弱而模糊的声音。

Ajax:保持警惕。我们会没事的,伙计们。

Skinner:它在尖叫。

小队继续无声地下降,五分钟过去了。下方传来的声音音量增大。Roswell开始沉重地呼吸并将自己拽回来

Ajax:Ros,你还好吗?

Roswell:艹。艹。我讨厌那个声音。它…它听起来就像百万活物在被同时剥皮。而且它越来越响了。

Ajax:我们越快下到底,就能越快上去,懂吗Ros?你是鼹鼠的一员,而不是货架上的新鲜蔬菜。做你该做的事。

Roswell:好,没错…好的,夫人。

小队继续下降了20分钟。Skinner尝试通过闲聊来让Roswell冷静下来。下面的声音极其响亮,可被描述为模糊不清的痛苦话音组成的刺耳杂声

Roswell:(沉重呼吸声)这么多声音,都在尖叫。

Skinner:我要把他带上去吗?

Ajax:不,这对我们没任何好处。(停顿)这东西深得见鬼。我们甚至还看不到那根荧光棒。

Roswell:Ajax,我…听到字词了。它们在叫我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大喊)艹,它们不停地叫。这实在太吵了。

Roswell把两只手放在头上,尖叫起来。他向后倒去,被绳索装备支撑着。他开始抽泣。

Ajax:Roswell,振作一点!

Roswell摘下他的呼吸面罩,开始不断地把头往岩石上撞。Skinner迅速尝试将他拉回来。Roswell试图用力挣脱Skinner。

Skinner:妈的!你他妈都在做些什么,伙计?停下!

Roswell:它知道我叫什么。它在告诉我关于我的一切。为什么它知道我的名字?我得阻止它们!我得——我——

Roswell呕吐了,可能是因为极其强烈的气味。

Ajax:Laos!扶Roswell起来!快!

Roswell:你们不能下到那里去。它们在挨饿。拜托了,只是——你不能——

Ajax:Laos?你听到我了吗?

Roswell:它们在求我们离开。拜托了,请听我的话——它们,它们的话。我不能下到那里去。它在叫我。

Ajax:Laos没有回应,声音太响了。

Skinner:我们他妈的该拿他怎么办?

Roswell伸手去拿枪。Skinner从背后控制住他,将自己的靴子放在Roswell手上。

Skinner:停!停下这种蠢事!Ajax,他在试图拿枪!

Roswell:拜托,你不得不让我这么做。

Ajax操纵自己的绳索,来到Roswell面前,控制住他。Roswell向后踢一脚,撞上Ajax头部。他迅速解开自己的绳索,尖叫着向洞底坠去。Skinner和Ajax沉默不语。在Roswell的身体着地时可以听见撞击声。

Skinner:(停顿)这…这他妈的是什么。

Ajax:继续…继续前进吧,Skin。继续前进。

Skinner和Ajax在沉默中下降了五分钟。Skinner短暂地摘下呼吸面罩呕吐,称气味已经太强烈了。Skinner把手臂靠在壁架上。现在声音已经在很近处了。

Skinner:(咳嗽声)艹,…对不起,Ajax。

Ajax:你——

Skinner尖叫着向上颠簸了一下,有什么东西抓住了他的腿。他把灯往下打,照出了Roswell那尖叫着的残缺尸体,它抓着他的脚踝。Roswell看起来还能动,尽管他从一个几乎不可能使人存活的高度坠入了洞底。

Skinner:我的天——

Ajax:Skin!

Skinner立即向Roswell开火,造成了可见的创伤,但并未制止它。Ajax 把她的灯往下打。在她下方可见一堆分解程度各异的、扭曲蠕动着的人类尸体。可以看到一些尸体正在互相爬过对方,向上伸展,然后又被别的尸体拉回到尸堆中。其他一些则在猛烈而不可控的狂乱中啃食自己或其他尸体。

c6861e07fbae3da6.png

由Ajax的个人摄像机拍摄的图像

Ajax:他妈的搞什么啊。这是什么鬼——

Skinner向这些实体开火,但未起效。两位队员上升到稍微远离实体的地方。Roswell的尸体牢牢地依附着一块突出的岩石。

Roswell:Skinner…这太美了——

Roswell的尸体被另一实体紧紧压在墙壁上,尸体将它头部一侧的肉撕下来。Roswell发出咕噜的喉音,此后Ajax再次开火,使实体无法发声。

Ajax:(沉重呼吸)你——你还好吗,Skin?Skinner?

Ajax抓着Skinner的肩。两人依附在各自的绳索装备5上,离坑底有几米远。

Skinner:我…我没事。耶稣啊,那里…他们都在那里。在这儿…他妈的几百年了。

Ajax:上帝…这都是我们干的。

<结束记录>

附录5992.4:观察与回收资料

在Zeta-9的初次探索后,从临时站点-5992获得的材料被征用并记录。另外,进行了少量非正式测试以更完整地了解SCP-5992对活有机体的作用。研究结果表明,SCP-5992内的实体无法死亡,确定为一受控的ΩK级(“死亡终结”)情景。

下列片段来源于一份从SCP-5992第五层建造的生活区寻回的日志。其中大多数已无法辨认,被血迹污损。推测这些笔迹来自一驻站的正式人员。日志由研究员Starse从希腊文译成英文。

…又一个不幸者。我和姐姐教导她。她明显在害怕。她也有理由害怕。我们的捐助者不再是,她说,基金会。没什么关系。她担心…

克里斯托弗带来了“容器”。她的皮肤如乳,头发如藻。“无知者”表现出了犹豫。这是必要的,我告诉她。我们准备好让她获得新生——成为Agrios6的追随者。在地面上受尽折磨比活在地下要痛苦啊。“无知者”…

…正在风行。她是个美女,在肉体方面。必须放松她的精神。我会教导她。

…日渐壮大。我渴望与她们结合、我渴望从这有结构的存在中脱离以获得自由…自然的胜利…是我们所追随的东西。

我通知克里斯托弗。他同意了。我提出让他与Chthonios7交流,但被他拒绝。他死得没有尊严,这和他很相称。他的尸块像火箭一般被扔过水面…我的姐妹们…今晚的准备。

伊丽丝是第一个…没有尖叫。那旋律…就像甜美的,甜美的蜂蜜。“无知者”试图反抗,但被我用我自己设计的武器刺破了手腕,我吃了她的肉。终于…结合。我能在自己体内听到它们。无人接收的讯息。睡下吧,姐妹们。我最终会将我们结合起来,加入这永恒的筵席…未知的、无拘无束的快乐…

那不是痛苦。

那是狂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