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07
1815291162_a911a62df0_b.jpg

SCP-6007-A边界

项目编号:SCP-6007

项目等级:Keter

特殊收容措施:SCP-6007引发的行为只是非异常人类性情的夸大版,对SCP-6007及其效应的直接收容被视为没有必要。不过,将对可能造成SCP-6007被发现的未获批平民研究进行经费撤销。

SCP-6007-A周围已建立周界,以伐木活动为掩盖故事阻止平民入内。

描述:SCP-6007是一种能在全球所有地点侦测到的电子信号。SCP-6007具有在扁平表面上反射的倾向。这造成SCP-6007的强度在室内显著高于户外,任何能穿透墙壁的电波都会滞留并随时间累积起来。

SCP-6007会在人脑内引发一种神经化学反应,增强个人的出游欲望。SCP-6007引发的化学结果极度缓慢,需要数年暴露于高强度SCP-6007电波后才会出现显著行为变化。

发现:SCP-6007由Dr. Matthew在对基金会站点侦测到的未解释电子信号进行探查时发现。1在完成对SCP-6007的生物学调查后,Dr. Liswell提交了下列资金申请:

SCP-6007:调查提案前言
Dr. Matthew Liswell

资金申请:$25,000美元

目的:购买航班及住宿,供6名研究员开展三次不同旅行,每次前往一个由他们选定的目的地。


作为此申请的前言,我要说我知道这看起来是怎么回事,但我保证这绝不是打着幌子带薪休假。

在我对SCP-6007的心理学效应研究得到结论后,我们依然缺少一种妥当的收容机制。虽然当前它尚且无害,但依然是一种异类的电子信号。谁知道它会不会一直无害下去?

我们知晓了SCP-6007的局部及当前影响,但也只到此为止。我希望尝试一种形式不同的研究。不再进行实验室样本,而是调查长期性的案例研究。我希望让一个受试者团队顺应自己的旅行癖,看看会把他们带向何方。

我已附上一张名单,列出已经受到SCP-6007些许影响的研究员。我知道一般我们是派D级人员做这些,但我不相信他们能知道要注意什么事。此外,我们这些白大褂也能从混凝土监牢里趁机歇息一下。

SCP-6007研究旅行记录:项目获得批准,四名研究员被选中参与,包括Dr. Liswell。禁止所选研究员之间彼此交流其旅行计划和体验,以保障每个案例的独立。下面是本项目中地点和研究员行动的简要记录。

旅程编号 地点 行动
1 日本东京;美国纽约市;英国伦敦;法国巴黎 游览博物馆、现场观看表演、其他低强度观察活动
2 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冰岛雷克雅未克;哥斯达黎加圣何塞;新西兰昆士敦 观察野生动物,白日远足,其他中强度户外活动。
3 越南河内;尼伯尔喜马拉雅山;博茨瓦纳哈伯罗内;美国安克雷奇; 背包旅行、徒步旅行、狗拉雪橇
4 秘鲁库斯科;巴西库亚巴(2次);巴西里约热内卢 全部为计划到亚马逊森林内开展长期背包旅行。

全部受试者在第4天的最后远足后都在往同一目的地前进,研究中止。

SCP-6007-A:SCP-6007-A是亚马逊雨林内一片大小约100km2的土地。实验表明,若某一人员被允许沉迷在SCP-6007引发的出游欲中,最终他们会在某种“自我发现”的任务中尝试前往SCP-6007-A。

在SCP-6007-A内遍布有四个藤蔓状螺旋体。其高度约30米,直径2米。SCP-6007振幅测量表明电波是从这些螺旋体内发出。

SCP-6007-A的边界处湿度突然降低。靠近SCP-6007-A中心处也出现植物减少。尽管本土植物稀少,当地动物仍然会频繁深入SCP-6007-A探索。除动物之外,SCP-6007-A之内似乎存在有活体的异常实体,在此编为SCP-6007-B。

SCP-6007-B是一类活体实体,外形上呈现人形,但完全由树根组成。这些树根向地下延伸到不可确认的深度。 SCP-6007-B个体的手臂末端没有类似手掌的肢体,而是一单纯的钳。组成SCP-6007-B个体头部的树根大致塑形为一面部,有空眶表示眼睛,还有一凹陷形如一直张开的嘴。然而,没有证据表明这些腔体具备感知功能。

探索:为更好理解SCP-6007及SCP-6007-A,部署开展了一次小型探索,针对螺旋结构体之一展开测量。探索以徒步进行以免扰动SCP-6007-A的自然状态。研究员Matthew Liswell及初级研究员Stephanie Liu因了解SCP-6007及户外活动技能被选中执行此行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