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076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076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scpmenhir.jpg

曾经位于SCP-6076收容间上方的建筑物,确信是用作墓碑。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首席 指派特遣队
Site-202 Joanne King Samuel Green 机动特遣队Zeta-39(“加兰廷氏族”)

特殊收容措施

SCP-6076当前收容于围绕其原始发现地点周围修筑的改建房间内,以钢缆将其拘束在石柱上。

洞穴内部已被衬以钢层,原本的石门已被更换为加固地库门。SCP-6076的观察将以安保摄像头远程进行;人员只可为预定的喂食进入收容间内。两台自动炮塔将全天对SCP-6076保持锁定,一旦其进入活跃便会开火射击。在最近期的活跃周期后,正在为其安装更多炮塔。

SCP-6076的喂食每三月进行一次。SCP-6076只可被喂食以狗肉,且只能由一名女性人员为其进行喂食。为减少可能的伤亡,喂食过程中只可有一名人员处于收容间内。

若SCP-6076进入活跃,机动特遣队Zeta-39(“加兰廷氏族”)将在收容间入口外就位,若SCP-6076发生彻底突破则对其进行射击。由于SCP-6076已经死亡,将其击杀是不可能的—进攻应专注于通过射击手脚来将其制服。一旦SCP-6076回到休眠状态,它将被带回收容间,再度捆绑于石柱上。

SCP-6076最初看守者的最后一名成员,Lucy L Reynolds,已被安排在收容措施必须修订时充当顾问。


描述

SCP-6076一具带有高度生理畸形的男性人类尸体,能够临时且自发地复生活动,现位于爱尔兰Louth郡内。

在外形上,SCP-6076身高2.72米,表现在出死前经受过严重伤害的痕迹,包括多处贯穿胸口的穿刺伤。然而,最突出的伤害是位于心脏原本所在位置的一个开放式洞口—分析伤口后表明其为某种矛头造成,这与SCP-6076原看守者流传下的口传记录相一致。

经检测在SCP-6076活跃期过后采集到的基因材料,确认它在基因上与正常人类没有差别。然而,它明显具备多种生理异常,具体有:

  • SCP-6076每只手上有七根手指,每只脚上也各有七根脚趾,其指甲伸长且硬化,形态类似于爪。
  • SCP-6076的双腿均有180度的扭曲—足部和胫部朝后,而踝部和小腿朝前。
  • 血管系统重度肿胀,使得SCP-6076身体各处血管高度可见,而前额和太阳穴处最为突出。
  • 每只眼睛各有七个瞳孔,呈亮红色。
  • 一只眼睛向内凹入到眼眶深处,不将专用摄像机插入其中则无法看到。另一只眼松脱在外,悬靠在SCP-6076的脸颊上。
  • SCP-6076的脸颊沿面部被剥去,下颌肌肉直接暴露在外,SCP-6076的肺部被强行向上挤到喉咙处,在其口部张开时直接可见。
  • SCP-6076头上的全部剩余毛发都在末端处猛烈直立,其硬度和张力强度足以刺穿所接触的材料。

在一年内的绝大部分时间里,SCP-6076处于死亡状态。然而,在八月内的某个时间点,SCP-6076会自发复生,并在一段长度不等的时间内狂暴行动。确信SCP-6076在活跃状态下不具备智力—证据和口传记录均表明它只是凭本能和肌肉记忆在行动,目标是杀死周围所有生物。一般而言,它会使用双手抓扯敌人,其体能和速度远超正常人类极限,但也曾观察到它反射性地使用能获取到的各类临时武器。在SCP-6076的活跃期结束后,它将再次停止生命功能,原地倒下。

记录表明SCP-6076已经死亡了至少两千年时间,但分析显示其细胞劣化的程度大致相当于五十年水平。这种劣化似乎会在SCP-6076复生时得到一定程度治愈,令其可以行动和攻击,但一旦SCP-6076进入休眠就会回复到此前状态。1在SCP-6076休眠期间,已观察到腐烂会以极慢速率推进。

SCP-6076与其他人类之间的互动方式仅有无思考地施以杀害,唯一的例外是在其休眠期间有人类女性靠近时。在此类人员进入SCP-6076周边一米范围后,尸体会将嘴张开,可对其进行喂食。SCP-6076原看守者提供的记录中推荐以狗肉进行喂食,但此种做法的具体由来尚不明确。这些记录还暗示,如此喂食SCP-6076能够削减它的平均狂暴时长。2

曾建议在SCP-6076处于休眠状态时预先施以制服,以便于在其进入活跃后收容—然而,因该尸体的次要异常性质,所有此类尝试全部失败。若有人试图伤害休眠状态下的SCP-6076,它的尸体内会开始发出橙色亮光。同时,尸体将开始发出极端巨大的热量,其烈度和范围会一直提升到威胁消除为止。


历史

SCP-6076的确切起源不明,但确信其一直以来被一脉看守者(最后演变为了当地的Reynolds家族)所收容,如此持续了大约两千年时间。在此期间,看守者依传统会用一年中的大部分时间加强将SCP-6076囚禁在山洞中的防御工事,而后在八月期间彻底离弃该场地。历史记录中宣称这足以在SCP-6076进入活跃期间将其拘禁;然而,偶尔可见供述提到一只“怪兽”在乡村四处屠杀,故实际情况可能并非总是如此。

03/08/2014,在基金会收容该异常前,SCP-6076于此情况下逃出山洞。而后它去往了附近的Kenny村,杀死了13名平民后再次回到休眠状态。最后留存的SCP-6076守卫,Lucy L Reynolds,试图在事后的混乱中用货车把SCP-6076运回山洞中,但被收到异常报告后前来响应的基金会特工拦截并拘留。此后不久,Reynolds经商谈同意将SCP-6076的收容移交给基金会。

在最初改建SCP-6076收容间时,发现远端墙壁上有一金属板,其上绘有以下信息:

此地乃荣耀之地
备受敬仰之死者在此受人铭记
在此之物既可敬又激励着我们
本信息乃是一则危险警告

在和Lucy L Reynolds交流后,确认此信息安置于此是处于玩笑目的,与收容并无关联。建筑人员已将其取走。


附录6076-1(活跃记录)

下面是SCP-6076自2014年被基金会收容以来的全部活跃周期记录。完整视频记录和目击者供词记录可在Site-202档案室依申请查阅。

日期 活跃周期时长 详情
29/08/2015 30:28 SCP-6076复生,立即被两台自动炮塔开火命中,以至它起初无法从石柱上挣脱出来。在炮塔停止装弹后,SCP-6076立即从束缚中爆发脱出,用手撕裂了一架炮塔,但被剩余的一台炮塔制服,而后回到了休眠状态。
08/08/2016 19:09 SCP-6076复生并挣脱束缚,用反复踩踏的方式瘫痪掉了一台炮塔—期间通过极快速移动躲避了火力。在完成这一步后,它将第一台炮塔的残骸投向了第二台,令其停止运作。而后SCP-6076在剩余的活跃期间里捶打地库门,在快要破门前死亡。
01/08/2017 00:11 开展测试验证SCP-6076会否在八月内接受喂食。SCP-6076吃下了女性D级人员提供的狗肉—而后复生,向前扑起一口咬下了她的一大块头骨,之后再次死亡。
19/08/2018 14:56 SCP-6076复生并挣脱束缚,而后以极快速度沿顺时针在房间内跑动,回避炮塔火力。在这期间,它从墙上撕下了一块钢板,将其用作临时武器破坏掉了两台炮塔。而后它试图击穿地库门,但未待造成足够破坏便死亡倒地。
07/08/2019 00:06 SCP-6076复生并挣脱束缚,但在炮台还未开火前就再次死亡倒地。
29/08/2020 01:11:23 SCP-6076复生并挣脱束缚,并以上述束缚带作为粗糙连枷瘫痪了两台炮塔。而后,它在五十分钟内击穿了地库门,与机动特遣队Zeta-39(“加兰廷氏族”)发生交战。三名中队队员在交战中死亡,SCP-6076也受损到无法活动的程度。在接下来的十分钟里SCP-6076一直试图爬向幸存者、想用牙齿将他们撕碎,而后再次死亡。

采访6076-1

采访由研究首席Dr. Samuel Green对Lucy L Reynolds进行,时间为SCP-6076被移交至基金会监管的几个月后。在采访前,Reynolds简短游览了改建设施,并被问及基于他对该异常的经验、是否对进一步改良有何指导意见。

[开始记录]

Dr. Green:所以,有何想法?

Lucy L Reynolds:(大笑)我想的是我总算摆脱深渊了—如果这能帮上什么的话。

Dr. Green:好吧,这我能够理解你。比起你以前工作的情况,现在是有一点点的进步。

Lucy L Reynolds:(哼声) 一点点的进步?我一直以来完全就是用垃圾来堵门,盼望它不会闯出去。我早先一直没搞砸根本就是奇迹。

Dr. Green:你听起来不是很喜欢你对这个异常的工作。

Lucy L Reynolds:有谁会呢?一辈子就给一个死人往喉咙里塞狗肉?在我之前都是我妈妈做这事,你知道的—喂食。敢赌她肯定非常喜欢这段蜜月。

Dr. Green:是,我理解这是家族传承。

Lucy L Reynolds:十三岁生日,我爸爸把我叫醒。“你妈妈病的很重,”他说,“需要你给为我做些事情了。”拉着我的手,领我去到这个该死的洞穴。给我狗肉然后告诉我余生都要做什么。好个生日礼物,是吧?

Dr. Green:这,呃,这狗肉么,是的。我们的收容专家讨论过这到底有没有必要—你父亲有没有在去世前稍微多说过这事,比如这背后的缘由?

Lucy L Reynolds:(耸肩)显然这家伙是受了什么诅咒—如果他吃了狗肉,就会把他日翻。说实话,我觉得任何人都会被生吃狗肉日翻,但我也不是什么会魔法的人,所以我不知道。我就是…照他说的做了。(叹气) 并不…并不是一直都很容易的,手拿这种东西。

Dr. Green:一种诅咒么?这点我会汇报回去,看看专家们怎么想。他有没有提到过其他事情,任何可能有用的?

(Reynolds用手指点了点脸颊。)

Lucy L Reynolds:你们在这装的这些炮塔?他还没开始动的话就别用—不然英雄之光会把你们全给日翻。

Dr. Green:(叹气)是,我们,呃,我们已经知道这点了。

Lucy L Reynolds:他告诉我的其他事情基本上就,呃,就是些传说了—而我真心怀疑其中大部分是不是真的。他是个半神、半人—所以他才这么全身一团糟,大概吧—他杀过一大堆的人,然后被一根不信者的矛给捅穿之后他就死了。大家迎来了快乐结局。

Dr. Green:你听起来有点愤愤不平。

Lucy L Reynolds:我真的没什么…愤恨,我觉得不是,对这个尸体可没有。它就是个东西,懂么?它才不管你讨不讨厌它。就像…有毒废料。你只能坐在它上面直到它不再折腾事。英雄主义的半衰期可真是地狱啊。

Dr. Green:我觉得我不会把SCP-6076的所做作为叫做是“英雄”。

Lucy L Reynolds:好吧,我觉得要取决于你的定义。你来说说英雄是什么?

(Dr. Green往后靠在椅子上。)

Dr. Green:好…我觉得就是帮忙纠正错误、保护无辜者的人,这类事情?让其他人去追赶的理想,或者这类似的东西。

Lucy L Reynolds:在过去,英雄就意味着你善于杀敌—而且很大程度上就是这回事。而我敢说躺在下面的那位朋友曾经非常善于此道。善于到了他的尸体过了两千年依然记得要怎么做。(哼声) 有人捅他一矛也不奇怪了。

Dr. Green:这到是个有趣的视角。

Lucy L Reynolds:你一辈子给一个英雄守墓,那你也会开始注意到问题。(叹气) 两千年来一直把他埋葬着,而我成了彻底日翻一切的人。经典,对吧?

Dr. Green:你已经尽你所能了,这种条件下。

Lucy L Reynolds:这种条件下。行啊,我觉得也是。

(停顿。)

Lucy L Reynolds:十三人。他们有几个我还认识,你知道么?Kenny不是个大地方。有葬礼的。

Dr. Green:我很抱歉。

Lucy L Reynolds:我听到你们的人说过“失忆”还是“记忆删除”什么的。不知道具体是个什么东西,但联系上下文我觉得你们有某种记忆神药?

Dr. Green:可能算是吧。

Lucy L Reynolds:就问问,但…如果你们给我喂一口这东西,它们可以让我把整个事情完全忘了么?我爸把我叫醒的那晚上,这么多年里一直得把那东西锁着,一直得…一直得给它喉咙里塞狗肉?它,至少,可以让我自以为我过了正常的一生吗?

(停顿。)

Lucy L Reynolds:可以么?

Dr. Green:恐怕不行。

Lucy L Reynolds:(哼声)我就知道。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