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49

项目编号:SCP-6149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在将SCP-6149重新分级为无效化之后,无需进一步的收容措施。一个解释为何SCP-6149频繁出现于威斯敏斯特会堂的掩盖事故已于1990年成功实施。

4848ffe662b46.jpg

美国作家和诗人埃德加·爱伦·坡之纪念碑。

描述:SCP-6149为一异常实体,活跃于1949到1982年间。所有目击者都将其描述为一个身着黑色大衣的人形生物,戴着一顶宽帽子与一条遮挡脸部的白围巾。

三十多年以来,SCP-6149的行为模式保持不变。每年1月19日的美国东部时间00:00,SCP-6149将出现于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威斯敏斯特会堂1外的随机地点,并朝向美国作家埃德加·爱伦·坡(1809-1849)最初坟墓的纪念碑走去。到达后,SCP-6149将倒一杯白兰地,并在埃德加·爱伦·坡的纪念碑旁摆放三朵玫瑰,随后离开教堂墓地并消失。

尽管SCP-6149最初出现于1949年,但早在1930年前后就已有关于该人形的目击报道,只是并未被证实。自1950年起,人们知晓了SCP-6149的存在,因此其被限制媒体报道。起初,由于SCP-6149不存在异常活动的证据,其并未受到基金会关注。

SCP-6149的异常性质直到1981年才得以确认。在1月18日深夜,少许平民为观察SCP-6149而来到威斯敏斯特会堂,并在其离开时试图追赶它。在场的人都声称其在通过大楼后门之后消失了。这些报告为机动特遣队Zeta-4所截获,并对所有目击者进行B级记忆删除。

附录-1:1982年1月18日,基金会派遣四名特工前往威斯敏斯特会堂以调查SCP-6149。果然,该实体于美国东部时间00:00出现在教堂墓地外,并朝向埃德加·爱伦·坡的纪念碑走去,随后被特工们所拦截。该实体没有对在场的四名特工作出反应,朝向后门走去,并在那里被特工Lowell追赶。

当问及其身份时,SCP-6149停顿了,转身面对特工Lowell,接着摘下了它的帽子与围巾。在场特工都报告了SCP-6149的面部特征与已故作家埃德加·爱伦·坡死亡时的相同。在消失前,SCP-6149说了以下话:

除我之外,还能有谁?

附录-2:1983年1月18日,基金会再次派遣特工前往威斯敏斯特会堂,以待SCP-6149的下一次出现。而SCP-6149自三十多年来第一次未出现,并且自此再也没有出现过其目击事件。在美国东部时间1:00时,一只乌鸦(Corvus corax)栖息于埃德加·爱伦·坡的纪念碑上,喙上叼着一小块布2,上面题写着以下的拉丁文:

NUMQUAM POSTEA3

自此事件后,威斯敏斯特会堂未出现过异常活动。2008年1月19日,SCP-6149被重新分级为无效化。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