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73


3/61733/6173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173
Keter

SCP-6000%201.jpg

SCP-6173。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现已确认的已分化SCP-6173实例应收容在Site-173中的1号 ~ 20号大型收容室中,未分化实例应收容在21号 ~ 25号收容室中。为了防止其异常性质显现,指派SCP-6173研究小组对收容室进行24小时监视。在收容室内安装多个安保摄像头,以尽可能减少盲区。

描述:SCP-6173是一组来源未知的异常实体,可以被大致分类为未分化和已分化的实例。

未分化的SCP-6173实例通常以灰皮肤、多足的生物形式出现,约0.7米高,但由于下述异常性质,它们的外形种类多样且不定形。由于未知原因,若长时间没有生物对未分化的实例进行观察,它们的躯体将流体化,外形发生改变。变形的速率和形状因实例而异,而且据推断变形是无限次的。

当一个人类(下称观察者)第一次直接或间接地观察到一个未分化的SCP-6173实例时,它的主要异常性质就会被激活。初次观察后,观察者会产生某种情感上的依恋1,随后开始着迷于它的身份。当观察者对它的身份得出自圆其说的解释时,对SCP-6173的情感就会缓和,痴迷也随即消失。随后,SCP-6173实例将获得与观察者的解释一致的特性。处于这种状态的实例即称为已分化的实例,并且这种状态是永久不变的。

无论它是否分化,如果长时间没有被人类观察,SCP-6173有小概率分裂躯体,产生未分化的实例。

SCP-6173实例的确切数量尚未确定。目前基金会发现和收容的SCP-6173实例总数为206例,但据基金会研究小组估计,这个数字还不到现存实际SCP-6173实例的1%。


附录一 – 几例SCP-6173的实例


AsanoTricksters

一个普通民众在推特上发布的SCP-6173-73,-79和-83的草图。已据博客的图片及配文完成收容。

编号 细节 观察者解释
SCP-6173-1 一个0.8米高的实体,类似于一个未分化实例的基本形态(见最上图右侧)。它将周围10米的温度保持在-3°C以下,从而产生雪。发现于日本茨城县。 一个雪仙
SCP-6173-17 一个1.5米高的实体,在未分化实例的基本形式上生长着类似手的突起。通过未知方式发出钢琴的声音。由一名基金会员工在日本端岛发现。 一件乐器
SCP-6173-42 一个形状不规则的流体。它以未知方式感知周围的生命,并通过变形和硬化躯体来对它们发起攻击。发现于法国Ardèche山谷。 未知
SCP-6173-73 一个顶端生长着仙人掌的实体。用来种植仙人掌。发现于佛蒙特州的斯托。 一个自动移动的花盆
SCP-6173-79 一个长瘦,约10米高的实体,有类似四肢的触手。它会以周围的一个人类为目标,从后方高速靠近。据证实,它拟态电线杆和树木。发现于佛蒙特州的斯托。 一种为了惊吓目标而拟态并伏击目标的实体
SCP-6173-83 一个顶部有壳状器官的实体。当有人靠近时,它会发出声音。它可以自动以每小时60公里的速度移动。它非常活跃,已被目击在居民区周围移动。发现于佛蒙特州的斯托。 一种孱弱的生物,通过摇响外壳来恐吓它的天敌
SCP-6173-101 一个至少30米长,有100多条小腿的水平宽长实体。发现于德国的黑森林。 未知

附录二 - 附增日志


介绍:下列日志是在对SCP-6173进行实验时记录的繁殖过程的摘录。

试验方法:将SCP-6173-83带入实验室;由于SCP-6173的异常性质,直接肉眼观察或使用普通相机无法观察其繁殖过程,因此由基金会研制的特种观察设备S-ENOM拍摄记录。

补充:特种观察设备S-ENOM是2018年开发的一种视频摄像机,因需要应对越来越多的性质会随着能见度和感知度而改变的异常。相机本身的异常属性使得它亦不可能被认为是“可见的”。


[开始记录]


[01:16]实验开始。SCP-6173-83在实验室内无规则地移动。

[01:34]SCP-6173-83的移动开始减缓。

[01:37]SCP-6173-83完全停止移动。

[01:38]SCP-6173-83的躯体液化聚合为泥状。

[01:39]SCP-6173-83的躯体逐渐分裂为左右两部分,大约在三分钟后分裂完全。此后,这两个SCP-6173实例分别称为SCP-6173-84和SCP-6173-85。

[01:42]SCP-6173-84和SCP-6173-85以黏液的形式静止了几十秒,然后二者先后形成了躯体。值得注意的是,它的形成似乎是从腿开始的。

[01:46]SCP-6173-84的躯体形成完毕。

SCP-6173-84站在SCP-6173-85前面,无规律地移动它的三条腿。这可能是沟通信息的部分过程,但细节尚不清楚。


[记录结束]


附录三 - 历史


SCP-6173相关记录 - 历史

关于SCP-6173,各国的一些历史文献都认为SCP-6173参与形成了某些文化和自然环境。这增加了SCP-6173与人类历史和地理密切相关的可能性,因此我们增加了对SCP-6173的研究人员。在研究中我们发现了许多SCP-6173的关联事件,以下列出了各类的典型例子。


#1

地点 - 芬兰


芬兰是桑拿浴的发源地,许多家庭都有自己的桑拿浴。它也以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方式发展,例如将汽车和公共汽车的内部改造成桑拿,并开发了各式各样的桑拿。

其中,有一种与外界一致的文化,尤其在拉皮省,桑拿房里摆放有形状与SCP-6173-73非常相似的大锅,用来蒸桑拿的石头摆在大锅内,以用于进行löyly式桑拿2。这种文化的确切起源尚不清楚,但人们相信坩埚的形状是基于一种来自该地区的未知生物的形状,这种生物被称为Mootera。据一些史料记载,这种未被识别的生物的特征与SCP-6173的未分化状态高度一致。

#2

地点 - 日本


在日本,以万物有灵论为基础的社区形成和文化创造3自古以来一直存在。

由于SCP-6173的特性,它的存在被称为Agutsu,即一种令人恐惧的怪物,会变成此人最害怕的东西并发动攻击。
随着日本宗教文化的衰落,这种文化几乎消失了,但此生物在一些地区被证实仍然存在。

+下列31个地区中的89个例子


附录四 - 分析


SCP-6173相关记录 - 分析

当发现SCP-6173遍布在全球各地,对人类和自然史产生深远影响后,对其的调查和研究更加广泛深入。研究也包括基金会组织的内部及其异常,并揭示了SCP-6173可能是基金会所收容的几个异常项目的起源。
以下文件摘自一名研究人员的会议记录,内容是关于可能涉及SCP-6173的异常项目。

会 议 记 录

04/20/2021

与会成员

  • Mia Andrews博士,SCP-6173研究组组长
  • Taki Soichi,SCP-6173研究组助理
  • Mathew Carpenter特工

[开始记录]


[无关内容略过]

Mia博士:……所以,Carpenter先生,咱开始说正事儿吧。你说的“有些异常可能与SCP-6173有关”是什么意思?

Carpenter特工:对了,博士,您熟悉SCP-████么?

Mia博士:没错儿。我前几天看了这个档案,我想是在印度尼西亚发现的一只巨大的壁虎,据说是该地区的神。

Carpenter特工:那就对了。它的异常性质就是它“于新月之夜显现,视其者皆悦”。但这本身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的历史。根据当地传说,SCP-████的外观和性质是从外界获得的,它的原始形态不是现在这样子。

研究员Taki:你的意思是,它的原始形态很像SCP-6173?

Carpenter特工:……对,据说它曾有七条腿,身体是灰色的。那时候的长老看见了它,就领受了神的启示,那个生物就依启示而显形。这就是今天的SCP-███。我认为这个所谓神圣的启示,就是“对SCP-6173的解读”。

Mia博士:[叹气声]对啊。如果真的证明了它本身就是SCP-6173,那么SCP-████还会被编号6173的。还有什么要报告的吗?

Carpenter特工:没了,就这些。谢谢您。我是说,我冒犯到您什么了吗?

[沉默]

Mia博士:不,我是说——不是你的错,我只是最近太烦这些报告了。

Carpenter特工:哦,我明白了。不好意思。

研究员Taki:我理解您,博士。那么这是——第十个了?

Mia博士:对啊。前几天我刚刚给SCP-████重新编了号,因为我们证明了它跟SCP-6173有关。我们已经有11个源自SCP-6173的项目了,而且还有17个可能是SCP-6173的实例。喔,那现在就是18个了。你不觉得,我这个项目研究组是最荒谬的了吗?

研究员Taki:不过我喜欢研究异常的来源。……话说回来,SCP-6173是什么——说真的,它们到底是什么?

Mia博士:我想他们就像滴水嘴兽4。你见过那个吗?

研究员Taki:雨水的排水沟吗?

Mia博士:是。滴水嘴兽最初就是为美化排水沟而造的。它们形状不一,包括动物和人,再有恶魔和怪物。最常见的是做得像魔鬼和怪物的滴水嘴兽,这吓到了后世的人们——他们以为这滴水嘴兽先前自己会动。滴水嘴兽就是从这种恐惧中诞生的。也就是说,滴水嘴兽是人类想象出来的怪物。

研究员Taki:我懂了。SCP-6173还获得了人类想象中的属性。SCP-6173会……迫使人们想象自己,然后获得这些属性。这是什么意思,SCP-6173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无关内容略过]


[记录结束]


SCP-6173相关记录 - 智力

2021年2月5日,在进行其他实验时发生了涉及SCP-6173的事件。实验对测试对象D级人员进行预处理,使其丧失所有的情感和智力5。下录实验日志。

实 验 记 录

负 责 站 点 实 验 监 管 实 验 对 象
Site-205 James Rice D-50090

[开始记录]


05/02/2021

[15:59]D-50090被缚在实验室内的椅子上。

[16:00]实验室中喷洒了一种能抑制情绪产生的气体。

[16:03]实验室内摆设的电视屏幕开始播放可以使智力迅速下降的认知危害。D-50090因其副作用而抽搐。

[16:05]用一种特殊的电磁波扰乱对象的情绪产生。理论上,D-50090再不可能拥有任何情绪。

[16:19]安装于室内的扬声器开始播放含有模因效应的音乐,音乐持续了七分半钟。

[16:27]音乐、电磁波、气体和图像播放均停止。

[16:30]实验负责人进入室内,进行简单的智力测试和情绪控制实验;D-50090在智力测试中得分极低,证实其情绪已丧失。

[16:34]D-50090被安置在特殊收容室中。第一天的实验结束。

05/03/2021

[04:20]D-50090在睡眠时身体发生异常变化。对象的身体开始抽搐,从睡眠中醒来并高声尖叫。

[04:21]尽管他在前一天失去了情绪,D-50090陷入精神错乱并表现出强烈的恐惧。随后对象咬破右臂,用血在床单上画上符号;对象将床单撕成小块,并将它们组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形状复杂的物体;D-50090笑着对它说:“这是艺术。”

[04:22]D-50090向其制造的物体祈祷并喃喃自语。无法听清内容。

[04:23]D-50090的物体由于未知原因开始移动;D-50090尖叫并试图逃跑。物体变为一个无头人形雕塑,接近D-50090并折断对象的脖颈,对象死亡,血液崩溅于监控摄像头,使得后续内容不可见。

[04:25]基金会工作人员到达收容D-50090的房间,发现两例未分化的SCP-6173实例。

[04:27]两例未分化的SCP-6173实例全部完成分化。由于分化后的实体不具危险性,工作人员将其完好地收容。


[记录结束]


附录五 - 结论


根据上述补充材料和进一步研究的结果,关于SCP-6173的起源和性质,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结 论

05/20/2021


综上所述,我们假设SCP-6173的原始形态是一个“概念”。经过对附录4所述事件的详细调查,证实了某种实体在D-50090醒来之前侵入了他的身体,而这个实体就是SCP-6173。D-50090已丧失智力和情感,但似乎在SCP-6173附身的那一刻又失而复得。对于D-50090非常害怕的东西,他将恐惧的概念具象化,然后形而上地简化为“艺术”。——所以D-50090可能是在试图给这种恐惧以存在的形式。令D-50090欣慰的是,这件艺术品变成了一件雕塑,它攻击了D-50090并折断了他的脖子。然后,雕塑继续繁殖,产生了两个未分化的实例。

我们猜测,SCP-6173是最接近我们所谓“情感”的概念。SCP-6173进入缺乏智力和情绪的生物体,诱使他们产生强烈的情绪,并以有形的方式输出这些情绪。这种形式是SCP-6173从概念转化为形而上存在的媒介,也可能即是SCP-6173作为一个物种进行繁殖的媒介。

换句话说,目前所收容的SCP-6173的数量不足全部SCP-6173的1%,而是不到0.01%。只要有人类存在,SCP-6173就会形而上地出现、繁衍,并不断影响人类历史。

为什么人类总是试图把不可理解的变成可理解的存在?SCP-6173可能与这种习性有很大关系。不论雕塑、音乐、电影、戏剧等等,都是把对于未知的恐惧,比如说对自然灾害、怪物和恶魔等有害事物的恐惧,转化为一种可以理解的媒介。也许SCP-6173就是这背后的原因,引导我们,让我们的情绪具象化。


试图给无形以形,赋有形以情,来表达我们之所欲。

这可能就是我们所谓之“艺术”。

我们必须收容艺术。

——Site-173,SCP-6173首席研究员
——Mia Andrews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